他現在所在的地方,是一個四四方方的房間,除了四面牆壁以為,別無他物。房間有五六丈寬,在靠近右手邊的位置,有一個黑色的魔神印記,顯得極為恐怖。身處其中的他,都有些毛骨悚然,不知這什麼都沒有的小房間,究竟留有冥天給他的什麼。

Home - 未分類 - 他現在所在的地方,是一個四四方方的房間,除了四面牆壁以為,別無他物。房間有五六丈寬,在靠近右手邊的位置,有一個黑色的魔神印記,顯得極為恐怖。身處其中的他,都有些毛骨悚然,不知這什麼都沒有的小房間,究竟留有冥天給他的什麼。

「這裡毫無再進入的入口,難道是在這裡感知修鍊嗎?冥天那傢伙也是,直接告訴我是什麼不就的了嗎,非要我自己來探尋。」陳風一臉苦笑道。

「這裡不是玲瓏神塔,這是你的心境,心境領域。」

就在這時,腦海中突然傳來了冥天的聲音,令陳風一陣疑惑。

心境?領域?究竟是什麼玩意?

「這裡是我專門為你創造的冥族練心地,需要靠天資領悟才行。閉上眼睛,用你的靈魂之力感知這裡的一切,你會發現,這裡並不是如此狹窄。

不過,感知的時候要小心,一旦你成功進入到練心地,你的靈魂就會變成實質,所受的任何創傷,都會真實的印照在你的身上。這是考驗你心智的重要一關,我也幫不了你。當然了,如果你連練心地都進不去的話,將來的成就,是絕不可能突破瓶頸的。」

突破瓶頸,這瓶頸究竟是什麼。

雖然冥天沒有明說,但陳風還是隱約的猜到了,當即心中隱隱有些興奮了起來。

陳風費了千辛萬苦的努力,終於是將武道實力提升到了化神境大成,這般實力,雖然還不足以笑傲時間,但他終究還是不會放棄武道。

一個冥幻的危機解出來,將來也許還有第二個冥幻,第三個冥幻,所以,他必須要快速的強大起來。

五大院的危機,紫晶王朝的危機,天神界的危機,雖然都幸運的被他化解了,但作為一個男子漢,陳風絕不會讓這些悲劇再次發生。

這個瓶頸,他一定要突破,一旦放棄這個機會,可能陳風要為此付出好幾百年的努力。

「放心吧,我一定能成功的。」

蘇逸沖空氣中淡然一笑,旋即盤膝而坐,閉目凝神,用那浩瀚如海的靈魂之力,還是緩緩的感知周圍的一切。

一個人,一扇門,四面牆壁,整個房間的信息不斷傳進他的腦海。一切都沒有任何的變化,一切都和他剛剛所見到的一模一樣。

感知持續了半個時辰,陳風仍舊沒有一絲懈怠。漸漸地,漸漸地,他感覺自己周圍的一切,開始逐漸變得模糊起來,四面牆壁也在緩緩向後倒塌,中間那造型猙獰的魔神,裡面充斥的能量,開始閃耀了起來。

「卑微的人靈,接受吾的招引吧。」

那魔皇之影,忽然口吐人言,旋即陳風只覺眼前空間一震,整個人飄飄忽忽的沖向了一個嶄新的地界。

砰~

就在他快要闖進去的時候,一股強烈的震力從門裡傳來,將他震飛了出去。周圍的場景瞬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他的身形到退出幾百丈遠,最後落在了一處巍峨的城牆之上。

巍峨的城牆,遼闊的戰野,數萬雄兵皆聚於城下。打著無名的旗號,身披土黃-色鎧甲,一個個健壯如牛,氣勢鼎盛。

凄涼的哀風劃過,彷彿夾雜著厲鬼的吼嘯,穿過陳風的耳膜,令其有些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

低下頭,忽然看見,自己不知何時穿上了一身大將軍的白銀輕鎧。金剛大劍緊握手中,鋼盔上的鮮紅花翎隨風而擺。自己的身後,是一群翹首而待的士兵,以及蜷縮在一起的城民百姓。論數量,他們不過才五六千人眾,而城外的敵人有幾萬之多,相差之大,簡直沒有任何較量的餘地。

「大驚軍,請您下令,我們誓死捍衛家園。」為首的幾名副官,將手中長矛狠狠戳在地上,一臉憤慨的說道。

「這是怎會回事,為什麼一切都如此的真實。」

陳風望著眼前的一切,每一個人、每一個事物都是那麼的真實。自己明明是在練心地的,不知怎麼就跑到了這裡來,如果說這是虛擬幻境的話,那他就算自殺,真身也不會死。不過,他卻是不會傻傻的那麼做,冥天之前和他說過,這練心地奇異無比,若是靈魂在這裡死去的話,那便再無復活的可能。

嘗試著運用了一下武元力,陳風當即更是無語,這裡的空氣中毫無任何武元力,他體內的武元力也悄然消失了,想要施展強大的武技,是斷然不可能的了。

「武技不能施展,只能用簡單的武技招式了嗎。但是,這城下的幾萬人要如何對付?如果他們將我殺了,我到底會不會死。」陳風眉頭微皺,雖然他不清楚這到底是什麼地方,但顯然是對他的考驗。

這煉心地,似乎沒那麼簡單,掉以輕心的話,怕是會發生危險。

轟~

轟~

就在陳風遲疑的功夫,城下那彪悍的戰士們已經開始攻城了。

一道道巨石划空而落,將城內居民兵將砸的亂作一團。那巨石的威力絲毫不遜色於武技能量,帶著強力的勁勢,足以將一間堅固的房屋轟塌。

血肉橫飛,慘叫不斷,所有的生命在這一刻,彷彿都變的不值錢了。

陳風雖然經歷過很多鐵與血的戰鬥,也曾竟殺過一些人。不過,面對眼前的景象,他的心,開始狂跳不止。那是一種憤恨和驚恐的感覺,哪怕他已經達到了化神境大成境界,但在面對真正殘酷戰爭的時候,也難免會產生懼意。

「大將軍,救命啊……」

一個老婦人,懷裡抱著幼小的孫子,從街道上跑了過來。那雙充滿滄桑的眼瞳里,流露出一抹絕望的光芒,她一直呼喚著陳風……直到……直到被呼嘯而來的一顆巨石,砸到在地……

「啊……」

待陳風趕到之時,那溢出的鮮血已經染紅了地面。強烈的自責感涌然於心,一道驚天的怒吼聲,響徹天際。

「我不能害怕,我不能後退,不管這裡的一切是真是假,今天我都一定要闖出去。」

陳風手提大劍,轉身沖城門而去,眼看他首當其衝,身後的幾千名士兵立刻抖索精神,成群結隊的緊隨而至。

「既然你們叫我將軍,我說的話你們聽不聽?」看到眾人跟隨,陳風再次大喊了一聲。

「誓死效忠將軍……」整齊的話語,響徹不斷,雖然面對幾萬敵人,但這裡的士兵們卻無有一人退縮。

「好,給我打開城門,殺光那群王八蛋。」

陳風現在氣勢如虹,他知道,如果繼續守在這裡,那他們註定會當活靶子的。還不如背水一戰,提刀衝出去與其廝殺,這樣的話,至少遠處的投石車便失去了作用。雖然敵人比自己一方多出好幾倍,但戰爭全憑一股氣,殺一個夠本,殺兩個賺一個,陳風現在就是這個想法。管他什麼練心地,現在的蘇逸只有一個目的,那就是殺戮。

喀拉拉~

隨著弔橋的大門被打開,外面瞬間傳來了滔天的喝喊聲,視線之內全是敵人,那嘈雜的環境,令人的耳朵幾乎失去聽覺。

「殺呀……」

眼看城門開啟,那群敵兵彷彿饑渴的餓狼一般,嘶吼著衝殺而至。在那幾丈寬的弔橋上,簇擁成了一團,還沒到近前,便是有很多被同伴被擠進了護城河裡。護城河的水下,安置的都是鋒銳的鋼刺,那些落下的人幾乎都被刺了個通透。還有倖免的想要爬上來,最後也都被相繼掉下去的人壓死,這般情景,令陳風終生難忘。

刷~

十幾道長劍破空而至,由於陳風傳了亮銀色的將軍鎧甲,所以他便是成了眾人主要攻擊的目標。

「找死!」

陳風暴吼一聲,身形前沖,手中闊劍一個橫斬,憑藉他拿手的玄雷劍技,這一劍的威力強悍無比。雖然不是神器青虹琉璃斬,但這把金剛大劍也頗為鋒利。

大劍劃出一道銀芒,將前面的一群敵兵攔腰斬斷,鮮血噴洒半空,賤了陳風一臉,那股血腥的味道,令他十分反感。這就是戰爭,不管你是將軍還是士兵,官宦還是平民,在這一刻,只有生和死兩個抉擇。要麼提刀斬乾坤,要麼龜縮送小命,與其說是抉擇,倒不如說是無奈。

「破空斬。」

陳風早已拋開內心的一切情愫,他知道,人性在這裡只會成為對自己的束縛。刀光箭雨之下,稍有一絲一毫的猶豫,便會人頭落地。

破空斬,玄雷劍技中的一招,但在這亂戰之中,卻特別好用。腳踏星斗,長劍前伸,下一刻,陳風彷彿一陣旋風般,瘋狂的旋轉了起來。鋒銳的劍芒劃過敵人的身體,凡是沾染到一絲一毫,都會即可送命。

那些人紛紛後退,不過,又哪裡退縮的了。幾萬人擠在一起,想要後退出去,難如登天。

以陳風為中心,一排排的人眾被斬殺,木質的弔橋上,早已被鮮血染成了紅色。腳下全都是屍體,護城河內的鋼刺已經完全被屍體遮蓋住,失去了作用。箭雨如蝗災般漫天飛舞,陳風手下的兵將們不斷用盾牌為其阻擋,很快,這場戰鬥便成了僵持的消耗戰。

就這樣,半個時辰過去了……

面對普通的士兵,陳風以武鬥家的能力足足擊殺了上千人。不管他在怎麼強,也終究會累,拿闊劍的手腕已經開始發酸,體力也明顯的下降,雖然有無盡的精神力作為支撐,但血脈也終歸有個極限。

臂膀和大腿上已經中了兩箭,陳風連拔出箭羽的功夫都沒有,他的眼睛已經紅了,整個人的意識漸漸模糊,剩下的只有將強的意志。

噗噗噗……

雖然陳風個人實力高強,但城內的兵將卻也都是凡人,幾番苦苦的掙扎之後,死傷已經過了大半。還殘餘的人,越來越少,勝負,似乎早已成定居。

轟隆隆……

「殺呀……」

一陣滔天的呼喊聲,從城內爆發而出,令陳風不由自主的回身觀瞧。

城內,火光衝天,殺聲四起。東西方緊閉的兩扇城門已經是被攻破了,敵人前後包夾,很快便是將他們都逼到了弔橋之上。

從身旁的幾百人,到幾十人,再到最後的幾個人,陳風都是親眼見證著他們的死亡。

長劍繼續劈砍,雖然已經沒有任何實質的意義,但陳風仍舊在那麼做。血液已經將他從頭到腳的浸了一遍,那銀色的鎧甲被染成了紅色,蕭瑟無情的戰爭中,只剩下了他一個人在苦苦支撐。

又過了半個時辰。

噗~

終於沒有了力氣,一劍斬斷兩個人,但卻卡在了第三個人的體內。就是這半秒鐘遲疑的功夫,身旁數十道鋒利的劍刃,早已貼近了他的脖頸。

「呼……老子值了。」陳風眉頭一挑,在生死之間的一刻,他竟然發自內心的笑了。

唰~

就在那千鈞一髮之際,白光忽然一閃,所有敵兵全都消失的無影無蹤。

屍體,鮮血,碎石,城牆,一切的一切,全都崩碎開來,只有陳風,靜靜的呆立在玲瓏神塔的第十層。

嗡~

眼前乳白色的氣旋閃動,旋即化為冥天的麽樣。

冥天飄蕩在半空,目光含笑的看著陳風,聲音柔和的說道:「你在這煉心地,體悟到了什麼?」

陳風渾身冷汗直流,他苦笑道:「我體會到了自己的無能,第一次,覺得自己是如此的弱小。」

冥天點點頭,道:「對了,這就是你最大的收穫。作為一名武者,隨著自己實力的提升,都會越來越覺得,自己擁有掌控天地,毀滅萬物的能力。但是我要告訴你,萬千鴻蒙,無數位面,比你我強大的人,數不勝數,真正的強者,需要有一個謙卑的心態,而這,就是煉心地的目的。」

「恭喜你陳風,你已經體悟到了帝王心境,這是你將來踏入帝王境的最重要的東西。」

帝王心境!

陳風聞言,仔細想想,霎時瞭然。

在天神界和諸凡界,所有人都覺得帝王是無敵的存在,而真正的帝王境,卻其實不過如此。

在更多的世界中,比帝王更強的,比如冥幻和冥天,多不勝數,一個小小的帝王境,又能如何呢?

陳風微微點頭,旋即輕鬆一下,這是一個武者積壓在心頭的強大負擔,一旦放下這個負擔,他反而會輕鬆的面對任何一刻的修鍊。

「好了,這一次真的要道別了,想來我也不會再來你們這個世界,咱們的淵源,到此為止。」

冥天淡笑一聲,旋即身形淡淡消失,化為無影無形。

翌日。

清晨大早,淡淡的薄霧,還籠罩在獸域上空。

在龍神殿門口,眾多獸域的強者,全都齊聚一堂。

「陳風,真的要放棄大主宰的位置嗎?你現在已經得到了眾人的認可,就這麼輕易放棄,未免太可惜了。」禺疆出言勸道。

陳風看了看已經打點行囊準備和他離開的三皇子蕭策以及燭炎,對眾人拱手道:「承蒙諸位幫助,我陳風能有今天,離不開你們的關照。不過,我畢竟是紫晶大陸的人,我父母都在那邊,所以,我要回去,奉養他們。」

聞聽此言,上古七凶獸同時點頭,道:「那便祝你們一路順風,反正從獸域到紫晶王朝也是不遠,我們無聊了,就去找你喝酒。」

「好,我會好好練練酒量等你們的。」陳風爽朗笑道。

「爹,為什麼不讓我跟他一起去。」

林若雪今天換了一件淡黃-色的青衫,那冰山雪蓮般的氣勢,悄然收斂,如今的她,方才是真正的傾城美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