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D,這幫小畜生,真當自己是誰了啊!

Home - 未分類 - MD,這幫小畜生,真當自己是誰了啊!

要我留下陰煞,絕對不可能!

“這殭屍我不會白要,回去告訴你們師門,崑崙派唐楓欠了你們一個人情。” 那個叫楓師兄慢悠悠開口說,隨後他丟下這句話後就不再理我,與其他三人一起從我身旁走過,而那個小平頭青年走向陰煞。

“啊!唐師兄!您就是崑崙派的唐楓,唐師兄!”我突然一聲驚叫,裝作很激動,聲音都好像因爲激動而變得顫抖。

這時剛從我身旁走過的四人腳步都微微頓了頓,就連那個走向陰煞的小平頭都轉過了身,挺直了腰板望向我,好像我喊的唐師兄是他一樣。

我轉過身,連忙繞到那四人身前,裝作越來越激動的樣子說:“真的是你!唐師兄!”

那個唐師兄微微的點了點頭:“你是哪個門派的弟子,原來認識我!”說到別人認識他,他的樣子看上去沒感到一點奇怪,好像自己本來就很出名一樣,而他身旁的幾人也是一臉的不以爲然。

“當然當然,小弟天劍宗劍無常,仰慕唐師兄已久,沒想到竟然能在這裏見到您。”我露出好像壓不住自己心中激動的樣子,手足無措的向前走去。

就在這時,我咧嘴一笑,心神一動,雪發匕首出現手中,施展千變萬化手,寒光一閃,快速鎖定那個什麼狗屁唐師兄的脖頸。

哈哈,當日擺下兇陣想滅老子的就有崑崙派兩個老雜毛,今夜就讓老子殺他幾個小雜毛泄憤! “嗤!”這把匕首果然夠鋒利,一刀刺破那個狗屁唐師兄的咽喉沒感到絲毫的阻力,就跟刺進豆腐裏似得。

事情可能發生的太突然,我的動作實在太快,此時在場的每個人都看傻了眼,顯然不敢相信這是真的,就連那個咽喉被我刺穿的唐師兄也一臉的不敢相信,瞪大了雙眼。

而與此同時,我心神一動,那個就站在陰煞身前,也是滿臉不敢相信看着這邊的小平頭遭到厄運,陰煞向前伸直的雙臂卡住了他的脖頸,張開嘴露出那兩根尖利的獠牙,對着脖頸猛地一口咬了下去。

“啊———”那小平頭張大嘴發出一聲撕心裂肺的吼叫,在黑夜裏迴盪,隨即我的靈魂之力便掃到他的身體如氣球被放氣了一般,快速乾癟下去,短短几秒,他身體裏的養分都被陰煞給吸乾了,成了一具面容枯黃的乾屍,只剩下皮包骨,而且幹皺皺的,彷彿死了幾百年都沒腐爛,剛出土的屍體一般。

我將匕首從那個唐師兄的咽喉中拔出,此時那個唐師兄還瞪大着眼睛,一動不動,隨即他的咽喉處,鮮血如爆裂的水管般狂噴而出,身體向後倒去。

說來繁瑣,其實這些事都發生於一瞬之間。

其餘三人回過神來,有個高瘦得如竹竿一樣的少年驚道:“你……你竟然殺了唐師兄。”他的表情還是有些呆愕,還是不敢相信這種事竟然會在他眼前發生。

我轉過頭,對着他甜甜一笑,旋即再施展千變萬化手,一刀毫不留情的捅在他的胸口。

“呃啊!”一聲慘嚎,我匕首一拔,那個高瘦的少年被我捅出一個窟窿的胸口,鮮血狂噴而出,隨後他也步上了那個唐師兄的後塵,向後仰倒。

“小高!”那個拿羅盤的胖子大叫一聲,這時剩下的兩人才意識到了危險,身體快速向後倒退,與我拉開一段距離。

“你,你知道你在做什麼嗎?難道你想你們天劍宗被滅門!”小胖子衝我怒喝道。

“哈哈,正有此意!”我大笑一聲,這時我靈魂之力掃到,三具突遭我毒手的三具死屍,皆浮出半透明人形白影。

我心神一動,靈魂之力御動誅邪劍首先斬向那個唐師兄屍體上浮現的白影,再而回斬那個高瘦男,最後小平頭。

“啊!啊!啊!”黑夜裏隨之響起三聲淒厲的慘嚎,三道白影皆被我的誅邪劍斬碎,自此之後,這三個人神形俱滅,永遠地消失在天地間。

“你……御物,築基境界。”除了那個拿羅盤的小胖子外,此時還剩下一個看上去倒斯斯文文的眼鏡男,他此時用手指着我,聲音在顫抖,顯然他明白了自己不是跟我在一個境界。

而他用手指着我的時候,我看到他順便看了一眼地面那個狗屁唐師兄的屍體,看到他這樣,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這夥人中,應該那個唐師兄也是築基境界,只可惜被我給秒殺了。

“你究竟是什麼人?天劍宗在年輕一代,只有少宗主劍吟達到築基境界,而劍吟我見過。”那個小胖子開口說,我看到他倒比那個眼鏡男要冷靜些。

“哦,天劍宗劍無常,前些日子我剛升級而已。”我對他們笑了笑,回道。

“呵呵,我不管你是誰,今夜以後,你就等着崑崙派無止境的追殺吧,哈哈……哈哈哈……”小胖子笑道。

我在想爲什麼每個人說這種對白的時候,都會發出這樣的笑,以前那個詭異組被山野打趴下的那個人也是這副模樣。

“這個就不用你來操心了,你們還是安心給我上路吧。”我說,隨後我心神一動,手中的雪色匕首也快速飛出,猶如一道白光劃過夜間的空氣,射向那個眼鏡男。

“拼了。”我看到那個眼鏡男一咬牙,不退反進,往腰間一抽,一把柔劍出現在手,隨手一揮,身前全是劍影,不過在我的靈魂之力下,我能看清他揮劍的速度很快,不過那些劍影,對我來說都不過是虛影而已。

劍影罩向飛向他的白光,不過我控制雪色匕首靈巧的避過,不想浪費時間與他的劍相碰,速戰速決,控制雪色匕首直抵他的咽喉部位。

我漸漸的喜歡上了那種咽喉如水管爆裂,向外噴灑的血腥場面。

“眼鏡。”這時他身旁的那個小胖子突然喝了一聲,隨即我看到那個本來要用軟劍抵擋的眼鏡男,突然往他身旁的那個小胖子身後一閃,MD,原來剛纔是假動作,我心神一動,雪色匕首一轉彎,橫刺那個小胖子的脖頸而去。

就在這時,我的靈魂之力捕捉到那個小胖子突然咧嘴陰邪一笑,“鐺!”一聲脆響,小胖子身遭突然出現一個雞蛋一樣的金色護身罡罩,就跟開了魔法盾一樣,將我的攻擊擋了下來。

但是從他剛纔那個陰邪的笑看來,事情應該沒有那麼簡單。

果然其實,我靈魂之力看到,剛纔那個眼鏡男突然出現在了我的身後,揮動手中軟劍直刺我的後背。

“幽靈閃!”我心中一聲低喝,旋即施展幽靈閃往旁邊一閃快速避過,而正當我面向那個眼鏡男的時候,我發現他突然又消失了。

這個好詭異的身法,比我的幽靈閃還要詭異。

“幽靈閃。”我心中又一聲低喝,因爲我發現了那個眼鏡男又出現在了我的身後,向後襲來,而正當我想反擊他時,他又不見了。

“幽靈閃!”

“幽靈閃!”

“幽靈閃!”

我連續了閃了好幾次,因爲那個眼鏡每次消失之後,都會在我的身後做偷襲。

而雪色匕首也因連續攻擊了那個小胖子,每次都被他的護身罡罩擋下,這時我也操縱它飛回到了我的身旁,但雪色匕首每次去刺那個眼鏡男的時候,那個眼鏡男還是會突然消失,讓它刺了個空。

一下子我陷入了被動,我隨即從衣袍的空間中拿出黑色木板,雙腳快速踩上,飛向了天空。

而就在這時,我發現那個小胖子笑得越來陰險,我頓時意識到了不妙,果不其然,那個眼鏡竟然也隨我在虛空中浮現,那把軟劍又一次刺向我的後背。

“啊,不好!”我一聲驚呼。

(今天網絡不穩定,不好意思,更新的晚了些。) “鐺!”

我精神一震,差點忘記了我身上這件刀槍不入的衣袍。

眼鏡男那把劍刺入我的後背,就如同刺在了堅硬的鋼板上,由於是軟劍,劍此時都彎成了半月。

一劍未斃我的命,那個眼鏡男又旋即消失。

我暗歎一聲好險,慶幸眼鏡男刺得位置是我的後背,不是我的後腦,不然我可真的就一命嗚呼了。

這時我也不敢怠慢,心神一動,身上的白袍重新化爲黑袍,戴上連體帽,我整個人都籠罩在黑袍中,這種感覺,就像穿上了烏龜殼一樣。

“鐺!鐺!鐺!鐺!鐺!”那個眼鏡男一下出現,一下消失,每次出現都會在我身上刺上一劍,不過我根本無動於衷,而那個眼鏡男在我每次要襲擊他時,他就突然消失了。

雖然攻擊力不強,但是TMD怎麼這麼能躲。

我再看向身下護身罡罩下的那個小胖子,我右手在虛空中一動,一道雷符的符文瞬間成形,我大喝一聲:“雷!”

符文亮起一道白光,“轟!”“嗷!”雷鳴與隱隱約約的龍吟之聲同時響起,緊接着龍形閃電出現,如龍入海,猛地向那個小胖子撲去。

“轟轟轟轟轟!”龍形閃電如衝擊波一般向下狂猛衝擊,身下響起劇烈的轟鳴,可是我的靈魂之力掃到,龍形閃電還是被小胖子的護身罡罩擋在了外面,直到龍形閃電消失,小胖子還是安然無恙的站在了那裏。

TMD,怎麼這麼堅硬,這樣下去,我根本解決不了這兩個崑崙小雜毛的命。

“哼哼,你滾吧。”小胖子擡頭了頭,咧嘴一笑滿臉不屑的說道。

說完這句以後,他又說:“不過從今以後,你將遭到我們崑崙派無休止的追殺,殺害了我們崑崙的弟子,你將會死的很慘。哦,不對,你不一定會死,我們崑崙會斬斷你的四肢,將你當豬一樣圈養起,每天餵你豬食,直到你老死。”

“哈哈哈。”此時那個眼鏡男也突然出現在了這個小胖子的身旁,一聲狂妄大笑,接着小胖子的話道:“等你死後,你的靈魂將成爲我們崑崙煉丹師們的藥引。”

看到這兩個小畜生這副狂妄的嘴臉,我恨不得現在就扒了他倆的皮。

可我好像真的沒辦法解決他們。

“陰煞。”我看了一眼地面的陰煞,剛纔沒有我對他發佈命令,他自己蹦過去將其餘兩具屍體的血都給吸乾了,地面多了兩具乾癟的乾屍,鮮血對於殭屍來說,有着無法抗拒的誘惑力。

不過他沒有成爲屍妖之前,估計讓他過去也傷不了那兩人,要是把這具極陰極煞賠進去了,那我就虧大了。

“走!”我對陰煞喝了一聲,收到我的命令,陰煞一蹦一跳的往前方的山林中蹦去,我操縱腳下的黑色木板也往那方向飛去。

在我飛入進了山林中,我拿出一張隱身符,貼在額頭,隨後又折身而回,TMD,兩個小雜種,別說老子卑鄙,老子就是卑鄙咋了,看老子殺你們個措手不及。

“呼呼呼呼!”我剛一回去,看到那個小胖子蹲坐在地面,整個人就好像虛脫了一樣,大口大口喘着粗氣,剛纔囂張的模樣已經蕩然無存。

“呼呼……好,好險啊。”小胖子一邊喘着氣,一邊說道。

“是……是啊小胖,多虧了你手上這個金光八卦羅盤,不然我倆今天晚上也栽在這裏了,剛纔真是嚇死我了。”那個眼鏡男心有餘悸的樣子說。

“眼鏡啊,你別說啊,我其實比你更害怕,這開啓金光八卦羅盤所耗的精元巨大,差一點我就裝不下去了,就得唐師兄他們一樣了。”小胖子說着,看了一眼那三具乾癟的乾屍,身體都不自覺的抖了一抖。

“你體內還剩多少精元啊。”眼鏡問。

小胖子苦笑了一下,說:“沒有了。”

“啊!沒有了啊!”眼鏡男驚叫了一聲。

“是啊,開啓金光八卦羅盤護身罡罩,又助你換形移位,所耗的精元是巨大的啊。要是那小畜生再對我來下攻擊,或者放那個殭屍來咬我,估計我們就……哎……”

聽了小胖子的話,眼鏡男倒吸一口涼氣。

隨後他又慶幸的一笑:“幸虧那小畜生蠢,走掉了。”

“呵呵,是啊!”小胖子還沒回答那個眼鏡男的話,我搶先笑了一聲,回答道,隨後我摘掉額頭的上隱身符,出現在夜空,俯視着他們。

聽了我的聲音,他倆先愣了愣,隨後臉色大變,眼鏡齊刷刷的看向了我,我對他們友好的笑了一笑。

“你!你還沒有走!”那個小胖子突然驚聲大叫。

我依舊對他們保持友好的笑,緩緩開口說道:

“是啊,這麼晚了,我放心不下你們,所以回來看看。”

“你!你好卑鄙!”那個眼鏡男對我咬牙切齒道。

“是呢,有時候我也是這樣認爲我自己的。”我回答他說,隨後右手一揮,雪色匕首化爲一道白光,衝着下方那眼鏡男飛刺而去。

“哦!不!不要!小胖,救救我。”那個眼鏡男發出驚恐的大吼,手中軟劍又在身前揮動,揮出道道劍影,準備抵擋我發出的白光。

可是在我的靈魂之力下,這些劍影都不過是虛設,而他那詭異的身法也不過是那小胖子手中的羅盤搞得鬼,所以他肯定死!

“呃啊!”白光在我的操縱下靈巧地避過劍影,飛入他的咽喉,再從他的後脖頸中刺出,血花四濺,在月光下顯得特別的妖豔。

那個眼鏡的面容還帶着痛苦與不甘,不過已經永遠定格了這一副面孔,身體向後倒去。

“啪。”身體與大地接觸發出一聲聲響,我看到那個小胖子的身體隨着響聲顫了一顫。

“剛纔好像屬你最囂張吧。”我看向那個小胖子,語氣淡然的問他道。

“啪!”小胖子膝蓋一軟,隨即雙腿跪倒在地,“求……求你……別殺我!”

“給我個不殺你的理由吧。”我對他說。

“啪!啪!啪!啪!”這時我剛纔命令回來的陰煞也已經蹦回來了,有節奏的一蹦一蹦。 看到陰煞,小胖子嚇得更甚了,連忙開口回答我說:“今天晚上的事我絕不會說出去,我發誓,如果我說出去了,就讓我不得好死,天打雷劈,魂飛魄散。”

我搖了搖頭,對他說:“我覺得還是死人更容易保密,而且你看,我的寵物還沒有吃飽。”

“啪!啪!啪!啪!”陰煞又向那邊蹦了一段距離。

“啊,我求你了,我不想死啊,求你了,求您放過啊,我願意爲您做任何事。”小胖子拼命磕頭向我求饒。

我只笑着對他搖了搖頭。

小胖子咬了咬牙,好像做出了什麼決定,又開口說:“我……我可以成爲你的奴隸,將永遠臣服於你,如果有異心,你只要心神一動,我將會立即魂飛魄散。”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