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亞克狼狽的回到隊伍中,並沒有急着回飛船,先是配合其他的作戰機甲掩護隊伍全部撤回到飛船上。

Home - 未分類 - 尼亞克狼狽的回到隊伍中,並沒有急着回飛船,先是配合其他的作戰機甲掩護隊伍全部撤回到飛船上。

一會後,所有士兵都回到了飛船上,這個時候尼亞克才脫下了機甲,來到了駕駛艙,將之前在地穴內的情況描述了一遍。

“什麼?!”哈齊爾大怒,“你是說我們耗費了這麼多心血,損失了那麼多人,到最後一塊礦石都沒有得到?!”

尼亞克無話可說,他剛剛進入母巢深處,就遭到了大量高等階爬行動物的圍攻,能活着回來就不錯了,哪還有機會奪取那藍色礦石?

哈齊爾憤怒的在原地打轉,半晌他才猛然站住,只見他盯着屏幕上華炎所在的位置,冷聲道:“他怎麼會出現在母巢內,那火蟒是他的寵物,爲什麼要阻擋我們的機甲部隊?”

“船長,你是說,這個人族苦修者也是爲了那礦石而來?”尼亞克吃驚道。

哈齊爾悶哼一聲,只見他目不轉睛的看着華炎,冷聲道:“很有可能,甚至那礦石已經被他奪走了。”

此時,華炎正坐在土丘上品嚐地球的特產水果,卻見的那飛船的一道艙門突然打開,而後兩道身影直接衝了過來,卻是兩個機甲戰士飛了過來。

其中一個機甲正是尼亞克控制的,而另一個機甲的等級不算特別高,只有升龍境的戰力,然而當那機甲的面具位置打開以後,華炎才吃驚的發現這男子正是飛船的船長,之前他用靈識掃描時見過這船長。

“苦修者,報上你的名字。”哈齊爾冷聲道。

尼亞克站在哈齊爾旁邊,儼然是一副保鏢的模樣,根本沒有露出真容。

華炎微微一笑,反問道:“你呢,尊貴的船長,請報上你的名字。”

“我,艾尼亞王國二等公爵,哈齊爾。”哈齊爾鄭重道。

“哈齊爾公爵,很高興見到你,我叫華炎。”華炎友好的伸出一隻手。

哈齊爾看了眼華炎伸出的手掌,而後用那機甲的機械手臂直接握了上去,同時哈齊爾動用了力量。

華炎不動聲色,手上用力,卻聽得“咔咔”的聲音傳來,卻見那機甲手掌徹底被華炎捏扁,完全變形了。

“好厲害的苦修者。”哈齊爾皺眉道,“你爲什麼會出現在這裏?”

“先前不是告訴你了嗎,我是跟你們一起過來的。”華炎笑道,以他的實力若想教訓這船長,就算這艘飛船動用全部力量只怕都不是他的對手。

因爲他發現這艘飛船最頂尖的機甲就是尼亞克所穿的這套,從始至終都沒有出現第二套,由此就可以看出這飛船的頂尖戰力在什麼範圍。

哈齊爾繼續道:“那你跟我們來有何意圖?”

華炎也不囉嗦,直接從空間戒指中拿出一塊藍色礦石遞給了哈齊爾。

看到這藍色礦石,哈齊爾的眉頭皺的更深了,看樣子那母巢內的礦石還真是被華炎取走了。

“你想要什麼?”哈齊爾也是聰明人,華炎得到了礦石還不走,肯定是有所條件,或許是想利用這藍色礦石跟他做交易。

“沒什麼,只想交你這個朋友。”華炎笑道。

這下輪到哈齊爾徹底詫異了,本來他還在想如果動武不能困住華炎,該用什麼籌碼換回這些礦石的,誰知華炎的條件這麼簡單,僅僅是交朋友?!

“這是我第一次在太空闖蕩,對於星空有很多的不解之處,而且缺乏經驗,但是我知道你是艾尼亞王國的公爵,想來可以幫助到我。”華炎很是直接的說道,“你雖然自身實力不強,但是你背後的艾尼亞王國卻相當強大,我希望藉助到你的力量,日後在星空之中也好有所依仗。”

雖說華炎說的很大膽直率,但是哈齊爾不會這麼輕易的就信任華炎,只聽他說道:“不知道我有什麼可以幫到你的?”

華炎直接拋出一幅畫卷給哈齊爾:“首先,這些礦石算是交你這個朋友,你再幫我找一個人,至於日後還有沒有其他方面的合作,那就看這一次的合作是否愉快了。” 哈齊爾似信似信的接過那畫卷,打開一看,卻見上面畫着一個人族女子。

“幫你找到她,那些礦石就是我的?”哈齊爾皺眉道,貌似這天下還沒有這麼好的事情,僅僅是找一個人而已?

華炎微微一笑,解釋道:“別以爲多容易,對於這女人的信息我僅僅只能告訴你她的名字,你需要在全宇宙幫我搜索她的下落。”

“只要她在我艾尼亞國度控制的星系,我一天之內就可以找到她,可若是她生活在某個荒星上,世界可就長了。”哈齊爾嚴肅道。

“放心,我也不會爲難你。”華炎笑道,“我對於時間沒有太嚴苛的要求,只是越來越好,不管找不找得到,我都會付給你一半的礦石。”

哈齊爾猶豫了一下,道:“成交。”

華炎一擺手,卻見土丘上就是突然冒出來小山般大小的一堆礦石,全都是那藍色的礦石,如果這僅僅是一半的話,看起來總量也是很驚人的。

“現在就可以給我嗎?”哈齊爾欣喜道,實際上他也沒有想過可以得到這麼多藍色礦石,在他預估中全部的礦石能有這小山的一半差不多就可以了。

如今華炎直接將這麼多給他,僅憑這些他就可以向艾尼亞國王交差了。至於剩下的那一半,他完全可以自己私吞,貢獻給自己的種族,說不定可以製造出高階的機甲來。

想到這哈齊爾看華炎的臉色都變得和藹起來,只聽哈齊爾笑道:“放心,既然你坦誠相待,我自然不會騙你。至於這個女人,我會盡快幫你找到她。”

華炎點點頭,沒有說話,他都這麼大方了,這哈齊爾如果還不識擡舉,那他也只能去艾尼亞星球去尋求其他人的幫助了。

那尼亞克也進入過母巢,深知母巢內的兇險,若是沒有華炎將這藍色礦石取出來,只怕以哈齊爾飛船上這點力量,還不足以成功完成任務。

所以華炎從某種程度上來說,實際上是幫了哈齊爾一把。

“我們此地的任務已經完成,不知道華炎朋友是跟我們一起走,還是留下聯繫方式,等找到了那女子的信息我也可以去找你。”哈齊爾笑道。

“叫我華炎就可以了。”華炎道,“如果不麻煩的話,我想跟你們一起走,這樣如果你幫我找到了那個人,我也可以儘快知道,並將剩下的礦石交給你。”

哈齊爾哈哈一笑:“不急不急,既然華炎你願意跟我們一起走,那就請吧,我們馬上就要離開這星系了。”

華炎點點頭,而後就是跟着哈齊爾回到了飛船內部。

這飛船內部的空間極大,容納五萬多人的起居飲食完全夠用了,華炎走在長長的通道內,一時間有種回到地球的感覺。

不過這些現今的技術是目前地球還沒有掌握到的,或許唯有在一些電影中才可以看到類似的場景,只是那畢竟是虛構的,暫時地球還沒有如此先進的技術。

“對了,那美麗的女子是華炎兄弟的妻子嗎?”哈齊爾脫下了機甲,帶着華炎來到了駕駛艙,並沒有因爲華炎的身份而忌諱什麼。

華炎微笑不答,哈齊爾也沒有追問。

現如今華炎在他眼中就是一個金礦,華炎手中有他想要的東西,而且他還摸不透華炎的來歷,但可以肯定的是華炎必有過人之處,不同於普通的苦修者。

“之前跟我在星空中戰鬥的那個人穿的機甲很不錯,你們飛船上只有那一套嗎?”華炎突然問道,對於屏幕上那浩渺的星空他並不怎麼在意,而是悠閒的坐在了一旁。

哈齊爾笑了笑,道:“對,那可是頂級的機甲,製造條件非常的苛刻,我能夠弄到這一套可也是託了很多關係纔拿到手的。”

一旁的尼亞克聽華炎問起自己穿的那身機甲,忍不住瞪了華炎一眼,因爲華炎只關注機甲,居然完全無視他這操控機甲的人。

或許是感受到了尼亞克那炙熱的目光,華炎轉頭看了過來,兩人四目相對,誰都沒有說話。

哈齊爾咳嗽一聲,道:“尼亞克,對客人尊重一點。”

尼亞克冷哼一聲:“不就是個苦修者而已,先前若不是船長讓我退回來,我一定可以打爆你。”

華炎一怔,而後哈哈大笑起來。

“你笑什麼?”尼亞克忍不住道,“我可是艾尼亞王國的機甲戰神,那可是被國王親自頒發過獎章的!”

“你的機甲很不錯。”華炎笑道,“但是你這操作者嘛……”

說着說着華炎就不再多說了,而是端起一杯艾尼亞特有的飲料喝了一口。

“有能耐再跟我打一場!”尼亞克大怒,上前一步就要去抓華炎的衣領。

哈齊爾不由怒喝道:“尼亞克,注意你的身份!”

雖然自傲,但是尼亞克還是冷靜下來,在他們的種族裏等級尊卑觀念極重,哈齊爾的地位比他高,他不得不聽命於哈齊爾的命令。

“不好意思,讓你見笑了。”哈齊爾衝華炎說道,“這小子被慣壞了,沒大沒小。”

“沒什麼,既然他想跟我再打一場,那就再打一場好了。”華炎笑道。

哈齊爾和尼亞克同時一驚,沒想到華炎居然同意了。

華炎看着尼亞克,笑道:“不過我也要一套機甲,我們用同樣等階的機甲來打一場,怎麼樣?”

聽到華炎這麼說,哈齊爾才放下心來,之前那一戰華炎憑藉一雙鐵拳把那套頂級機甲都打出了裂縫,如果再用那套機甲,損失肯定會更大,要知道維修費用可是很高昂的。

而尼亞克卻是欣喜若狂,華炎是一個苦修者,對於機甲根本不熟悉,而且還要用同等階的機甲跟他一戰,明擺着是找虐。

“怎麼,不敢了?”華炎見尼亞克不說話不由笑道。

“開玩笑,不敢的是孫子!”尼亞克冷哼一聲,而後就是離開了駕駛艙,顯然是去做準備了。

待尼亞克走後,哈齊爾纔不由道:“華炎兄弟,你是個苦修者,對於我們艾尼亞王國的機甲應該不熟悉吧?”

華炎聳聳肩:“沒什麼,熟悉熟悉就好了。”

“……”

飛船內有專門的機甲操作場地,這個時候飛船內稍微有點地位的人都趕到了,他們聽聞有苦修者要跟尼亞克比拼機甲操作,頓時一個個來了興趣。

尼亞克雖說未必是艾尼亞王國最出色的機甲操作者,但是僅憑他獲得過機甲戰神的稱號,就足以看出他在機甲戰鬥上的成就之高。

而那苦修者聽說僅憑肉身就可以跟穿着機甲的尼亞克戰鬥,不過現在兩人要穿上同等階的機甲進行戰鬥,也就意味着比拼的不再是自身實力,而是對於機甲的操縱能力。

華炎是一個苦修者,本身對於機甲就不熟悉,又只能利用機甲的戰力來戰鬥,完全是以己之短,攻敵以長。

場地已經劃分好,接下來就是等待戰鬥雙方入場了。

由於華炎是第一次操作機甲,所以哈齊爾專門找人給華炎介紹了一下機甲的操作情況。

尼亞克也不着急,首先是來到了戰鬥場地,不斷的鼓舞觀衆給自己營造氣氛,而就在場地邊緣,華炎還在那裏細聽講解員給華炎講解如何操作機甲。

臨陣磨槍,華炎的表現讓人不由得連噴噓聲。

不過華炎並不在意,而是仔細的聽講解員細述每一個細節。

然而就在華炎準備登機的時候,又一個難題出現了,由於這飛船上的機甲都是爲哈齊爾的種族設計的,所以操縱者的位置空間也是構造的很大,華炎雖然身高足有一米八七,但是在這羣石頭人面前還是瘦小了太多。 看着那完全可以包容自己兩個半身位的巨大位置,華炎忍不住搖了搖頭。

這機甲的操縱者空間太大了,以他的身板坐上去,操作起來肯定會困難很多,這無疑是一個難題。

“呦,別丟人現眼了。”

“下去吧,苦修者!”

“連坐都坐不上去,還比什麼,趕快滾開吧!”

四周傳來了無盡的噓聲,幾乎所有人都是站在了尼亞克這邊,誰叫華炎是外來挑戰者呢。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華炎突然紮起了馬步,身上更是涌現出恐怖的威壓,讓臨近華炎的幾個石頭人不由得連退數步,還以爲華炎怒極要動手了呢。

哈齊爾雖然也是想要巴結華炎的,但是這一刻忍不住按動了手中的一塊指令板,只要華炎敢動手,他就會毫不猶豫的下達指令。

此時,華炎身上涌現出一團金光,那金光開始很是模糊,可是隨着華炎身上的氣息越來越重,那金光也是越來越璀璨,最後卻聽得一陣“噼裏啪啦”的聲音從華炎的體內響起。

在衆目睽睽之下,華炎的身軀直接暴漲到一丈高,魁梧的不能再魁梧,就連他身邊的石頭人站在一旁也是略有不足。

沒有理會四周那驚恐的表情,華炎直接一步就是跳上了機甲,而後機甲迅速合攏,將華炎包裹起來。

“嗯,不錯,很有意思。”高達五丈的機甲之上傳出了華炎的聲音。

衆人盡皆忍不住咽口唾沫,這華炎實在是太兇悍了,居然可以生生改變自己的骨骼肌肉。

機甲邁動步伐,而後走到那講解員面前,只聽華炎問道:“這機甲上的陣紋該如何驅動?”

那講解員完全被華炎先前的表現給鎮住了,直到身旁的一名石頭人士兵推了他一把他才反應過來:“你的意識連通了機甲以後,可以自主選擇攻擊模式,裏面有選項,比如……”

經過小半個時辰的解說,再加上華炎的臨陣操作,終於是對機甲戰鬥有了一個初步的瞭解,至於細緻方面還需要在戰鬥中不斷摸索。

觀戰的人雖然仍瞧不起華炎一個初學者能戰勝尼亞克,但是見到華炎剛纔那驚人的表現以後一個個都不敢說話了。

“來吧!”華炎準備就緒後,終於是走上了戰鬥場地,對面的尼亞克早就等候多時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