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克神主神色一僵,頓覺臉上無光。

Home - 未分類 - 庫克神主神色一僵,頓覺臉上無光。

所羅門將軍嘿嘿笑着打圓場道:“嘿嘿嘿~奎因殿下不要這麼說嘛~不管怎麼說這班卡茲大皇子現在已經被我們徹底控制,二皇子的勢力也岌岌可危,至於那個廢物三皇子…竟然丟下自己的城堡跑了!哈哈哈~咱們距離徹底掌控班卡茲也只是時間問題了嘛~”

“哦?廢物?倭島覺得那位三皇子纔是班卡茲如今最清醒的一個人….呵呵呵…”

那毒蛇奎因說着便目光放空,對着空氣開始傻笑。

“那位三皇子….對目前的局勢看的很透徹….明智不敵便立刻選擇斷尾求生….那份果敢和決斷力…真是讓人着迷呢…”

看着這位變態毒蛇竟然開始舔嘴脣,所羅門和庫克神主相視都打了個寒顫。他們知道,只要這位“毒蛇殿下”露出這種表情,多半是那嗜殺的毛病又犯了…

然而就在這三名班卡茲動亂的幕後黑手正慶祝間,一名衛兵卻跌跌撞撞的跑進了大廳。

“神…神主大人!不好了!”

庫克神主眉毛一皺:“大呼小叫什麼?沒見到我正在招待客人嗎?”

那士兵顧不得什麼客人,徑直跑到庫克神主身邊,對着他耳語了幾句。

“啪~”

神主聽完直接將手中的水晶酒杯掉在了地上,摔成了粉碎!

“什麼!?我們的金庫被洗劫一空?!開什麼玩笑?!”

庫克神主渾身顫抖,他一把揪過士兵的衣領,也顧不得平日裏那種高高在上的威嚴形態,面目都猙獰起來。

“到底發生了什麼!”

他咬着牙問道。

“是…是一羣從天而降的女妖!她…她們洗劫了所有金幣!”

士兵哆哆嗦嗦說出了自己親眼所見的一幕,雖然到現在他自己都有些不敢相信。

“她們…長着人的身子和麪貌…卻有着鷹的翅膀和爪子!我們…我們被從天而降的攻擊打懵了,根本毫無還手之力….”

“女妖??!”

聽到了神主和士兵的對話,所羅門將軍和奎因也變了臉色。

庫克神主頹然的坐在了王座上,口中喃喃道:“這怎麼可能…班卡茲哪裏來的女妖?這怎麼可能….我的金幣….我的金幣啊!”

“庫克神主,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所羅門將軍站起了身,皺眉問道。

“我….我的金庫被襲…金幣盡數被劫…..是一羣女妖乾的!”

所羅門將軍聽完面露狐疑之色。

“女妖?….庫克神主….這…該不會是你自編自演的一齣戲把?”

“什麼?!你…!”

庫克神主氣的騰一下站起身。

他渾身顫抖,對於對方問出的話反應極大。

“你居然懷疑我自編自導演…?我特麼上哪找一羣女妖去~!!”

所羅門將軍冷哼一聲:“哼~那我哪知道?”

“你!….我還說是你做的呢!”

“行了!都別吵了!”

毒蛇家那位奎因皇子低聲喝道:“現在不是互相猜疑的時候….很明顯,除了我們三家以外,還有人盯着班卡茲這塊肥肉….”

“恩?還有人?”

庫克神主和所羅門將軍都是一愣,卻看奎因已經站起身,走到了那名士兵身旁。

“你知道…那些女妖…往哪裏逃了嗎?”

“是…是往….西邊飛走了…”

士兵顯然很害怕這位毒蛇家的奎因皇子,說話都不利索了。

卻見奎因雙手搭在士兵肩膀上,安慰道:“噓噓噓~~~別怕~冷靜…給我說說,那些女妖的數量…還有她們的穿着…”

“咕咚~”

士兵嚥了口唾沫:“數…數量大概有上百隻…衣着…其中一個帶頭的女妖衣着很奇怪….像是幾條破布被連在身上…其他女妖…都沒怎麼穿衣服…”

“哦?破布嗎?…恩….”

“咔嚓!”

毫無預兆的!那奎因雙手掰住士兵的腦袋,直接擰斷了後者的脖子!

“穿着破布的女妖…飛向西邊….庫克神主,讓你的信徒們去迷霧之地瞧瞧….”

奎因如是說。 小女妖拉斐爾今天可謂是滿載而歸。

她率領着一衆鷹身女妖們,跨越了無主之地和銀月河,根據拉娜所繪製的地圖,突襲了班卡茲的三處金幣窩藏點。

好吧,這是拉娜臨走之前從德里亞三皇子口中得知的金庫所在。

由於班卡茲剛剛完成政權更迭,正處混亂之際。因此拉娜特別交代她先從此處下手!

爲了能夠多帶一些金幣走,拉斐爾甚至還在領地內湊足了十枚儲物戒指。

這些戒指雖然儲藏空間不是很大,但裝滿金幣仍然能夠節省不少體力。

而那些沒有儲物戒指的女妖們,則用幾個大袋子分別將金幣捆綁在內。

雖然這一趟她們飛得很累,可內心確是無比喜悅的。當然在這個過程中不可避免的有金幣從空中灑落,也不知道會砸到哪個幸運的傢伙。

根據拉娜的地形指示,掠奪完了翡翠城之後,她們將一路向西南方向行進,來到曾經二皇子的都城進行第二輪掠奪。

之後便是三皇子離開之時沒有帶走的東西。當然,裏面並不包括金幣。可一些裝飾品以及字畫也不能放過。

對着三處標記的位置下完手後,拉娜吩咐女妖們向西進入迷霧之地,在幻滅森林稍作休整再從那裏直接南下飛躍銀月河,繼而回到魔林。

她這麼做其目的已經達成,那位多疑的毒蛇王子已經聯想到了銀獅公爵。

看來這位銀獅子的頭號女粉絲變臉還變得真快,前腳才說要給人家生孩子,後腳就暗地裏陰了對方一把。

當然西格還被矇在鼓裏,根本不知道自己已經無形中得罪了毒蛇家和熊家,還有那位新聖王三股勢力。

不過這些對西格來說似乎也並不是什麼問題,因爲他和灰熊家原本就互有摩擦。而且以西格的戰術目標來說,進攻熊家和毒蛇家是遲早的事。他的目標可是統一萊恩大陸,繼而君臨六王大陸!

“哈哈哈~ 這次咱們搞了這麼多金幣回去,不知道克洛澤會不會表揚我?”

拉斐爾在心中得意的想着,但她看到纏在自己身上破成爛布條的死庫水泳裝,心中就沒來由的一痛。

也不知道那位小領主會不會再送自己一件新的?現在穿習慣了這件衣服,就算破掉也不捨得換下來。

而在拉斐爾給那聯盟三人組造成不小麻煩的同時,奧莉薇婭的機動魔騎兵也已經將鐵蹄踏入了魔林南面的培亞公爵領地。

培亞公爵是霍爾格三世的親弟弟,培雅霍爾格。

只不過這位親王胸無大志,就喜歡窩在自己那一畝三分地兒裏享受着土皇帝一般的生活。

他的土地雖然算不上特別肥沃,但麻雀雖小,五臟俱全。穩定的水源,儲量還行的礦山,以及易守難攻的城堡,都是他能夠安居一地而不被騷擾的資本。

只不過這麼好一塊地方卻由這個庸才佔領,這多少讓他周邊的人都有些蠢蠢欲動。最起碼他的那位金鱷魚侄子就一直在打他的主意呢。

當然培亞公爵沒大志是沒大志,可他並不傻。他知道奔雷平原上的金鱷魚實力強大,覬覦他的領地許久。所以他在靠近奔雷平原的隘口處修建要塞和防禦攻勢,還挖出了幾條護城河。就是爲了阻擋對方的可怕的騎兵。

但相對於西面,北面的防守就鬆懈了許多。畢竟那裏是那個號稱三廢的私生子領地,他根本就沒將對方放在眼裏。

然而這日,裴亞公爵正窩在自己的城堡壁爐旁,聽着財政大臣彙報一年的領地收支情況。

一名士兵卻匆匆的打斷了他和財政大臣的對話。

“公爵大人!斥候來報,在領地北方出現了一隻來歷不明的騎兵隊!人數大約在一千左右。”

“嗯?北方來的騎兵隊?”

校花的貼身高手 培亞公爵擡手,讓財政大臣先停止彙報。

他看向來人又問道:“知道是誰嗎?打的什麼旗幟?”

“那是….,似乎是一面黑烏鴉旗幟,以前從來沒見過。”

“黑烏鴉?那是誰?”

培亞公爵琢磨來琢磨去,也不知道霍爾格有這麼一號人物。

旁邊的財政大臣插嘴道:“公爵大人,該不會是鷹澗峽谷的那位三皇子吧?”

“他?”

公爵挑了挑眉毛:“那個廢物私生子?呵呵~他能在魔林生存下來已經是個奇蹟了,難道他還想打我們的主意不成?還有那黑烏鴉旗幟是怎麼回事?有人會用烏鴉來當做家徽和旗幟嗎?”

雖然嘴上嘲笑了一番,但培亞公爵還是謹慎道:“讓斥候再探,並且向對方發出警告,不允許他們繼續前進。”

“是!大人!”

士兵退下,而培亞公爵對這一千人左右的騎兵並沒有放在心上。因爲他手下常駐士兵就有將近兩萬人,騎兵隊更是有五千之衆。

雖然他的士兵並不像太陽花大皇子和那個金鱷魚那般精銳,可人數的絕對優勢有時也能彌補訓練上的不足。

士兵退出之後,培亞公爵和財政大臣繼續着剛剛的討論。

“來年的財政款項分配都搞出來了把?還有王都那邊的進貢準備的怎麼樣了?”

“公爵大人,已經準備好了,整整五千枚金幣!相信皇帝陛下一定會滿意的。”

“嗯~很好!只要我那個皇帝哥哥仍然在位,我就能當一輩子的公爵,哈哈哈~”

培亞公爵頗爲得意的說着,還笑了起來。卻不知財政大臣已經在心裏將自己這位公爵鄙視了一個遍。

用不用這般胸無大志?還當着自己的下屬說出來?這位培亞公爵果真一點城府都沒有!如果沒有那個霍爾格三世當做哥哥,恐怕他也就只能在王城裏當一個富家紈絝罷了。

查看完了領地的賬目,也做完了來年的財務分配工作,培亞公爵伸了個懶腰,準備去享用自己的午餐。

他這個人志氣沒有多少,但卻儀式感十足。即便吃的只是一片煎蛋,他也要準備好刀叉和紙巾,並且要細嚼慢嚥,優雅的進餐。

他總說這是身爲一名皇室貴族所應該有的風度。

而今天的午餐則是他最喜歡的北地小牛排。所謂北地,指的就是霍爾格的北方那裏,有一片牧場是專門爲皇室養殖食用牛與食用羊的。

聽說那裏的牛羊飼養在野外,並且每天定時定量的運動,隔三差五還能來一頓溫泉洗浴。這樣養出的牛羊肉質鮮美口感絕佳!在烤上五分熟的時候,那肉汁和絲絲血液流動在味蕾之上,只讓人飄飄欲仙~~~

可今天培亞公爵剛送進嘴裏一小塊牛排,就又被闖進來的士兵打擾了雅興。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