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其看着哥嫂弟妹們都有個孩子喊爸爸媽媽,他們羨慕極了。

Home - 未分類 - 尤其看着哥嫂弟妹們都有個孩子喊爸爸媽媽,他們羨慕極了。

等到安諾成爲他們的養子,感情越發深厚,彼此真心依賴,她纔沒有羨慕過別人。

結果許許一句話,她就又要沒有兒子了。

眼淚在眼眶裏打轉,安佳人到底是什麼都沒有說,轉身去給安諾倒水。

安諾緩過勁來,蒼白着一張俊臉,柔柔弱弱的說:“許許,你想讓我怎麼樣,直接跟我說,我都聽你的。從我認識你,就是這樣的。”

蘇慕許挑挑眉:“是嗎?你可沒少管我。除了你,沒人敢說我的不是。”

“我……”安諾一時無言以對,生怕惹着她。

他確實沒少管她,但都是趁她心情好的時候哄着勸着的,引導她做一個好孩子,並且從未強求過。

她願意聽,他會很高興。

她不樂意,他也不會失望。

蘇慕許傲嬌的哼了一聲:“你什麼你?你就是恃寵而驕。有句話說的真對,被偏愛的都有恃無恐。大家都寵我,我就很任性。我寵着你,你就敢管我。那你以後多管管我吧,我想學好了,做個好孩子,做個賢妻良母。”

一番話,聽得安諾激動到發抖,即使心裏不敢相信,人已經本能的連連點頭,感恩戴德的望着她,目光極爲熱切,再無平日裏的憂鬱。

安佳人看着這一幕,心裏很難受。

她也高興許許願意接受安諾,可是她知道安諾不再姓蘇意味着什麼嗎?

會有很多人議論他被蘇家掃地出門的。

他能面對的了嗎?

蘇俊北將妻子的反應都看在眼底,很是心疼,試探着說道:“許許,你才十八歲,這件事不着急現在辦吧?”

蘇慕許燦爛的笑:“我是才十八歲,但可以先訂婚呀!安諾是你們的侄子,還是兒子,跟是侄女婿沒什麼區別吧?不妨礙你們把他當兒子來疼,對不對?”

“話是這麼說,可是……”蘇俊北有些難辦。

她倒是不怕侄女生他的氣,可他怕鬧到老爺子那裏,他不佔理。

畢竟當初收安諾爲養子,也是侄女極力促成的。

現在侄女願意跟安諾訂婚,是安諾的福分,老爺子肯定不會怨她。

安諾當然知道蘇俊北和安佳人怎麼想的,他們太在乎他這個養子了。

他們對他視如己出,比他親爸媽還要好,他又怎麼會不懂得感恩。

可許許說的對,他是誰,他們都會愛他,但許許不一樣。

他考驗他,讓他選,而他想要跟她在一起,就別無選擇。

“姑父,您罵我吧……”安諾愧疚到紅了眼睛,“我對不起您對我的疼愛。我太喜歡許許了,就算她是跟我開玩笑,我也控制不住我自己,想要聽她的。”

這一聲姑父,喊的蘇俊北渾身一震。

看來沒有轉圜的餘地了。

安佳人的眼淚奪眶而出,心疼的看着安諾:“諾諾,你真想清楚了嗎?這不是小事。許許還小,你是知道的,不用太急着確定的,再等等不好嗎?”

言外之意,她還小,不懂事,沒個定性。

前天還要求顧謹遇脫衣服,今天就要求他離開蘇家,太過善變。

安諾並不聽勸,開心的說道:“姑姑,我喜歡許許,你也是知道的。她第一次到家裏,我就很喜歡她,您還說喜歡一個女孩子,就要更加努力,成爲更好的自己,才能離她更近。您是支持我的,不是嗎? 重生八零小美好 不管我是不是您的養子,我都把您當媽媽看待,您相信我,好嗎?我不會變的。”

蘇慕許默默的看着,鼻子有點泛酸。

喵的,差點被感動了,心裏跟貓抓了一樣。

這要是上一世的她,一定被感動的一塌糊塗。

可她現在眼睛不瞎,知道安諾是爲了得到更多,才放棄了養子這一身份。

養子哪裏有孫女婿這身份穩。

蘇家可從未出過一個離異的。

“等回家再說吧,”蘇慕林站起身來,有些生氣,“你們今天都掉到河裏,怕是腦袋進了水,不知道自己在說些什麼。”

蘇慕許張口要反駁,對上二哥不怒而威凌厲的目光,瞬間慫了。

二哥很少管這些閒事的。

她掉到河裏,他很擔心,也沒問一個字。

能說這麼多,必然是忍了很久,實在忍不住。

“對,林林說的對,這是大事,等我們都回家了再說。”蘇俊北趕緊附和道。

安佳人沒說話,只紅着眼睛,祈求的望着蘇慕許,希望她不要太快做決定。

蘇慕許被看的難受,挪開目光,煩亂的說:“行吧,等出院了再說。不過我不能確定過幾天會不會改主意。說不定顧謹遇那個不識好歹的突然開竅,來跟我道歉,我被他哄好了也說不定。”

話音剛落,顧謹遇出現在病房門口,手裏提着一個精緻的果籃,還有一束淺綠色康乃馨。

蘇慕許:“……”

真是說曹操,曹操到。

這綠色,莫名有點應景是怎麼回事?

“聽說你病了,順道來看看,好些了嗎?”顧謹遇打過招呼後,來到安諾的病牀前。

安諾很是慌亂,快速看了蘇慕許一眼,見她板着臉,看都沒看顧謹遇,才略微鬆了一口氣,笑着回道:“沒事,發燒而已。謝謝顧總關心。”

顧謹遇笑道:“應該的,你是我籤的藝人,過完春節就要開始培訓,可別出什麼岔子。你的舊傷還好嗎?”

安諾:“有點疼,應該沒什麼事,顧總不用擔心,會好的。”

顧謹遇:“那就好,不然很影響戲路,總不能演一個什麼動作也做不了的殘廢。”

蘇慕許:“……”

啊啊啊啊,好想笑怎麼辦?

這貨明擺着是來給人添堵的。

好想跟他說四個字——乾的漂亮! 安諾有一種極大的不祥的預感。

當顧謹遇旗下的藝人,太容易被公報私仇了。

還是找個機會跟蘇慕白談一談解約的事比較保險。

顧謹遇話不多說,道了別就要走,由始至終沒看蘇慕許一眼。

蘇慕許很是不忿,將顧謹遇攔在門口:“你瞎嗎?我是透明的?”

顧謹遇這纔看了她一眼,輕飄飄的,冷淡淡的,“蘇小姐,是你自己說的,井水不犯河水,再見只是陌生人。”

“我說過?我怎麼不記得了?”蘇慕許尷尬的笑笑,抓了抓頭髮。

這話她沒說過!他現場編的還挺符合她的人設。

顧謹遇禮貌的笑了笑:“您貴人多忘事。請讓一讓,我還有事。”

蘇慕許讓到一邊去,看着顧謹遇離開,心裏七上八下的。

演技不要這麼好吧?很扎心的!

“許許……”安諾心疼的看着蘇慕許,“你沒事吧?”

蘇慕許回過神來,笑道:“沒事,能有什麼事,不就追過他一陣子,有什麼了不起。”

安諾沒再說話,心裏悶得慌。

只是追嗎?

她的初吻都給顧謹遇了。

他是不是應該感謝顧謹遇不識好歹?

“哦,我還親過他,”蘇慕許拍了下腦門兒,“不過也不虧,我的初吻也是他的初吻。”

安諾:“……”

“許許,”安佳人趕緊叫住蘇慕許,“你餓不餓?”

蘇慕許:“啊,真有點餓了。”

“我們先去吃飯吧,我也餓了。”

蘇慕許點點頭,又問安諾想吃什麼,她給他帶回來。

安諾想起他不舒服時,她給他帶過超辣的麻辣燙,超難喝的排骨湯,胃裏一陣翻涌,差點當場吐出來。

“我還不餓,你先去吃。”他是真的怕了。

蘇慕許立即挽着安佳人就走,蘇慕林起身跟上,蘇俊北留下來照顧安諾。

三人離開病房後,蘇俊北坐到病牀邊上,憂心忡忡的望着安諾,“安諾,你想好了嗎?許許她任性慣了,也不是個說話算話的,你真要……”

後面的話,蘇俊北有些說不出口。

這三年來,安諾就是許許的小跟班,被牽着鼻子走。

許許是沒少護着安諾,幫安諾在寧城的世家公子千金當衆爭取了尊嚴和地位,可……在許許的面前,他仍舊很卑微。

安諾笑了笑,對蘇俊北說:“爸爸,您疼我,我知道,從小就知道您和媽媽格外疼我,我媽也想過將我送給你們養,她再生一個,是我不同意。您放心,不管以後發生什麼,我對你們的感情是不會變的。”

“我怕的不是這個啊,”蘇俊北重重的嘆了一口氣,“我怕的是你什麼都沒抓住。許許的性子,你會很被動,很吃苦的。”

“我知道,我都知道,”安諾無奈的笑起來,“可我喜歡她。喜歡一個人,是身不由己的。”

“可她喜歡顧謹遇。”蘇俊北心疼的看着安諾。

這一個多月來,他瘦了好多,整個人丟了魂兒一樣。

他什麼都不說,可他們都看在眼裏,他是真的喜歡許許,特別害怕失去她。

可是,許許只把他當哥哥,他應該是知道的,卻還是犯傻,想要爭取一個機會。

哪怕知道許許是一時興起,仍是不惜一切的想要試一試。

安諾只笑着,沒有說話。

不知道說什麼好,說什麼也沒意義。

他不會改變主意,也不會後悔。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