軒轅寒只是劍意被毀,一時之間不能回過氣來罷了,根本沒有什麼具體的傷勢,但他卻不同,雖然只是一個劍靈虛體,可劍意被毀這種事情對他來說,無異於將幻化神劍本身切除一部分

Home - 未分類 - 軒轅寒只是劍意被毀,一時之間不能回過氣來罷了,根本沒有什麼具體的傷勢,但他卻不同,雖然只是一個劍靈虛體,可劍意被毀這種事情對他來說,無異於將幻化神劍本身切除一部分

一樣!

他就是幻化神劍的劍意凝結到極致后經過歲月的熏陶才生出的劍意虛體,而之前在和邪九霄的對轟之中,血妖的那驚天一擊之下,已是將他的一成劍意徹底摧毀,別看只有一成,但卻是

總量的一成,如果這樣的對轟再來九次的話,如果沒有意外,結局應該都是一樣的,而那時,邪九霄不過是*縱傀儡而已,根本沒有什麼消耗,但對他來說卻不同,如果剩下的九成劍意盡數

消耗殆盡的話,那也就是他這個劍靈消散於世間的日子!

並且,劍意的凝結極為緩慢,如果不出意外的話,這消耗掉的一成劍氣至少也需要上百年的時間來重新積澱才可恢復,這已經是最好的結果了,如果再這樣下去,真的到了幻化神劍需要

再重新生出劍靈的程度,恐怕沒有個上千年是不太可能了……

「呼,呼,呼。」

邪九霄也是大喘著粗氣,手心之中有著汗液浮現,縱然他現在的戰力可謂是大陸第一,一對一的話,大陸上已經沒有任何人可以勝他,可對付起劍靈和軒轅寒二人的聯手,也仍是有些困

難,畢竟這可是兩位玄聖境巔峰的超級強者,

不過,如果當真拚命的話,他將所有的傀儡盡數祭出,也不是不能拿下這兩人的性命,畢竟,邪愧術的恐怖,可不是一般人能夠想象得到的,如果擁有足夠的高階傀儡,以邪愧術*縱,

甚至在短時間之內以一己之力對抗滅劍盟的七位域主也不是不太可能,只不過那樣的話對他心神的消耗極大,至多不過撐上半柱香的時間罷了,不過,縱然只有半柱香,整個九天大陸,能夠

做到這一點的,也就他邪九霄一人了!

「再來!」

軒轅寒狂嘯一聲,劍氣再次滔天而起,瘋狂的向著血妖衝去,而劍靈見狀,縱然不願再做消耗,可也只得無奈的跟了上去,任何時候,幻化劍主的決定他都要徹底的遵從!

青、藍、兩道極致劍影又一次的和那龐大的血影糾纏在一起,劍刃橫飛,血煞漫天,雙方又是斗得難解難分,無數劍刃轟在血妖身上,卻只能留下一道道白色的痕迹,根本對其連一點的

傷害都做不到,可每當軒轅寒二人想要祭出大殺招之時,血妖又會突然暴起,令得他們實在是頭疼至極,對於一個怎麼打都打不爛的鐵殼子,縱然二人修為已達到巔峰,卻仍是沒有絲毫辦法

「劍靈、你先纏住這傢伙!」

再這樣下去的話,他們二人遲早會被耗死在這裡,畢竟邪九霄的消耗比起他們來簡直是九牛一毛,軒轅寒顯然也是察覺到了這一點,一身劍意狂舞之下,將血妖震退了幾分,咬牙沖著劍

靈大喝一聲,隨即便是頭也不回的化為一道青色的極致劍光沖著邪九霄劃破虛空而來!

血妖的戰力與軒轅寒和劍靈聯手之後的戰力相差無幾,但血妖卻是可以無限戰鬥下去的傀儡,縱然是邪九霄不去*縱,他也有著靈魂烙印在其上,可以使其自行戰鬥,融合了無數九品傀

儡的血妖,就算是不用邪九霄親自*縱,戰鬥力雖然會下降,但也差不到哪裡去,而要想結束這場戰鬥,就必須要先將邪九霄這傢伙幹掉,不然的話,他二人極有可能真的被血妖擊殺於此!

「交給我了!」

劍靈回聲道,幻化神劍在手,帶起無匹的劍氣瘋狂的將妄圖追趕軒轅寒的血妖死死纏住,瘋狂爆發之下的他,一時之間也是和血妖斗得難解難分,有著半神器幻化神劍在手的他,已經可

以對血妖造成一些破壞,這讓他在勉力之下,也是將血妖糾纏起來。

「邪九霄、拿命來!」

軒轅寒所化的青色極致劍光轉瞬之間便是出現在了邪九霄的身前,滔天劍氣化為千萬柄細小的青色玄力劍刃向著邪九霄衝殺而來,殺氣滔天,顯然,軒轅寒在此刻也是終於拼起命來,邪

九霄的修為不過是玄聖中期,至多再加上一個九品初期的靈師修為,就算是合在一起,沒有了傀儡的情況下,絕不可能是他的對手,而只要他能夠將其解決掉,這場戰鬥,滅劍盟就贏了!

不過……似乎、軒轅寒還是有些小看邪九霄了,一個活了近五百年的老油條,怎麼可能如此輕易的便讓其得手!

「軒轅寒,你莫要以為,老夫這幾百年來就沒有點變化了!」

邪九霄冷笑一聲,淡然凝視著向他攻來的千萬柄青色劍刃,不屑一笑,這每一柄劍刃都足以對玄聖境初期的武者造成致命傷害,甚至,就連玄聖中期的強者也不可忽視這種層次的攻擊,

如果是以前的他,或許在躲閃不及之下,也會被軒轅寒得手,可,現在的他,已經不是當年的邪九霄了,為了邪傀師一族的復興,他對自己的性命,可是寶貴的很,如果不是有著絕對的信心

可以掌控局面,他也不會在此和滅劍盟的人開戰。

之所以沒有在得到吳俊的第一時間撤走,就是因為他想要試探一下,經過千年沉澱的大陸,到底到了一個什麼樣的程度,好為未來邪傀師重出大陸做個準備,不過,現在看來,大陸這千

年來,似乎是安逸的日子過的太多了,相比起每一天都生活在陰暗潮濕地下世界的邪傀師而言,大陸強者這一千年來的進步,要差的太遠了!

突兀間,虛空之中有著一道長長的影子閃過,只見一條至少有十多米長的蠍尾驟然浮現在邪九霄的身前,將那致命的無數青色劍刃盡數抵下,長長的蠍尾宛若骨節一般被不知名的力量連

接起來,一直延伸,直到邪九霄的身軀之後……

而本要繼續發動攻勢的軒轅寒卻是驟然停住身形,恨恨的凝視著邪九霄,臉色有些猙獰,極為忌憚,不知為何,在剛剛的某個瞬間,這條蠍尾從其身上爆涌而出之時,本來對他並沒有多

少威脅的邪九霄本身,卻讓他生出一股極其強烈的威脅感!

…… 「呵呵,軒轅寒,老夫說過,今日,就要你再感受一下,千年前吾邪傀師的恐怖!」

邪九霄蔑笑一聲,既然他已經被軒轅寒所干擾,不能再*縱血妖,那便好好陪這傢伙玩一下吧,反正以血妖的實力,就算不用他去可以*縱,也足以讓那劍靈費上一般心思了,而他,現在只需要專心的去對付軒轅寒就行了!

邪九霄並未再祭出新的傀儡,血妖雖是他的最強傀儡,但也仍有不少其他的傀儡可以用來對付軒轅寒,可現在的他並不像那麼做,他現在,倒是想試試這從未動用過的底牌!

只見其輕喝一聲,無數血氣從體內噴涌而出,將上半身的衣物盡數震碎成一片片細小的破布,將其體表徹底的裸露開來……

「你…怎麼可能!」

軒轅寒有些口齒不清的喃喃道,看著此時邪九霄的身體,他已經有些獃滯了,沒想到,邪愧術經過千年的進步竟然已經強大到如此程度了,邪九霄此時的樣子,更加激發了他對邪愧術的渴望,如果讓他得到的話,那抑制住他的最終瓶頸也有可能出現突破的契機,到時候,他很有可能成為九天大陸數千年來除卻玄天老祖以外的另一個成功踏入天境的傳奇!

不過,這一切的前提都是他還能活下來,而此刻在他面前的邪九霄,甚至已經達到足以威脅到他性命的程度!

……

此刻的邪九霄,已經和人類這個詞有了極大的出入,甚至,在某種意義上,他已經不算是人類了!

任性首席別亂愛 只見其胸腹之間竟然都是些不知是什麼天地至寶製成的索線和八隻如同蜘蛛一般的銀光燦燦的蛛矛,一條長達十餘米的節節蠍尾在其尾椎之處相接,邪九霄那原本應該充斥著血肉的胸腹已經徹底化為傀儡之身,整個上半身,唯一所剩下的幾處人類之身,便是心臟之處和脖頸之上,其餘的地方,已經和傀儡無異!

「哈哈哈哈,想不到吧,吾邪傀師已經將邪愧術運用到這個程度了,軒轅寒,傀儡的最高境界便是以身為傀,老夫將自己製成傀儡之後,已經過去了數十年,修為還是可以繼續提升,而戰鬥力更是暴漲,現在的我本身的戰力,已經足以和你這等玄聖境巔峰的武者交手,最重要的是,如果沒有外因的話,我甚至可以一直活下去,十年、百年、千年、乃至於萬年、都不是不可能的事情,這就是邪愧術,讓吾邪傀師自豪的邪愧術,讓你們這群道貌岸然的偽君子日思夜想的邪愧術!」

「軒轅寒、老夫告訴你,邪愧術,永遠都不會落在邪傀師以外的人手中!」

邪九霄越說越是激動,八隻蛛矛在腰間伸出,接著索線狂舞起來,長長的蠍尾之上寒光刺眼,不知不覺間,他的眼角竟是有些濕潤了,邪愧術,一千多年來,為了這東西,到底死了多少人,都說邪傀師是惡,這只是那些嫉妒邪傀師的人所言,真正想要將邪愧術用在邪道上的人才應該是惡!

既然你們都想要邪愧術,那吾便讓你們知道,邪愧術並不是誰都可以得到的!

邪九霄瘋狂的爆掠而出,陷入對邪傀師的悲哀情緒之中的他已經再沒有了絲毫顧忌,這幅傀儡之身的堅固程度較之血妖也有過之而無不及,縱然是軒轅寒的劍氣,如果沒有充足的準備也休想取他的性命,而現在,他就要讓其看看,邪愧術,並不什麼人都有資格拿的!

邪九霄那血紅的雙眸死死盯住軒轅寒,眨眼間便是出現在其身旁,一記蠍尾破除虛空一般的帶起數道殘影狠狠扎向其的胸膛中央,八隻蛛矛在索線的脫離下,從八個不同的角度向其狠狠抓去。

「幻化劍影!」

而面對這突如其來的變故,軒轅寒也只得臉色難看的喚出無數劍影將那攻勢抵擋下來,不過,他卻仍是有些小瞧這傀儡的力量了,以身為傀的邪九霄,可遠遠不止玄聖境中期那麼簡單,恐怖的力量驟然發作,軒轅寒還未反應過來便是被震退出數十米,雙掌有些顫抖,邪九霄將自己製成傀儡之後的力量,竟然不比那血妖差多少!

「邪傀師已經達到這個程度了嗎……」

軒轅寒駭然,低沉的怒喝一聲,他實在是不敢相信,這千年來沒有露面的邪傀師,初次現身,竟然就將他和劍靈完全壓制,這讓他終於有些理解到,為什麼千年前的那場滅世之戰,明明九天神兵有著邪傀師數十倍的數量,卻仍是不敵,最後在玄天老祖付出生命的代價下才得以險勝,這群邪傀師,根本就是一群變態,強大的可怕,甚至能夠將自己製成傀儡,來達到不死不滅的程度,這些都是人類能做得出來的嗎?

「不要太小瞧滅劍盟了!」

軒轅寒在短暫的獃滯之後,終於是回過神來,毅然決然的再一次爆發出無匹的劍意,怒喝一聲,向著邪九霄暴掠而去,與其戰在一處,以指為劍,和其身上的八隻蛛矛與蠍尾瘋狂的對轟起來,一時之間,整個天際上都是劍刃飛盪。

漸漸的,戰局也是僵持了下來。

以身為傀的邪九霄雖極大的將戰力提升,但也不過是達到了和沒有掌控幻化神劍的軒轅寒不相伯仲的程度而已,要想將其壓制,甚至是取勝的話,除非是他可以將自己煉製的更強,或是修為得到提升,不然的話,在很長一段時間內,也就只能達到和軒轅寒不相伯仲的程度了。

但能夠做到這個程度,已經足以讓邪九霄自傲了,以一己之力,抗衡九天大陸名副其實的兩大巔峰強者而不敗,甚至血妖對陣劍靈的那一邊還隱隱有些佔上風的意思,這種戰績,縱觀整個大陸,也就他邪九霄能夠做到而已!

……

而在血雷界之中三人的戰鬥達到白熱化之時,外界的混戰也是徹底爆發,其壯觀程度,絲毫不比邪九霄他們的戰鬥要弱!

十三位九品邪傀師,除卻一位負責保護吳俊的九品邪傀師不參加戰鬥之外,其餘的十位邪傀師,剛好是和滅劍盟的六位域主以及妖域六大強者展開了混戰,十二具九品血傀的力量實在是恐怖,若不是有著吞天蝠的族長地罡和滅劍盟的星奕、千極兩位域主抗住了一半的壓力,其餘的同層次玄聖境強者跟本就不是這些可以碾壓同層次強者的血傀的對手,一時之間,血雷界之外的天空之上,也是一片末日的景象,狂風不止,毀滅性的能量也不時的爆發。

然而,在這數十位玄聖境強者都陷入白熱化的戰鬥之中時,卻未有人注意到,下方的山脈之中,有著一隻潔白如玉的雪狐跪坐於地,仰望著天際之上的戰鬥,極為人性化的流出了幾滴淚水…… 「主人……」

雪狐極為惹人憐愛的嗚咽著,滴滴淚珠滑落而下,那一雙粉藍色的妖眸之中儘是一片複雜的情感,縱然吳俊現在是整個九天大陸共同的敵人,邪傀師,但在她心中,其永遠都是那個在她

最弱小的時候遇到的有些懦弱的少年,如果當真不得不為的話,白小霜寧願化身邪魔,墜入魔道,也要追上吳俊的腳步,可以和他並肩站在一起,為此,就算是被整個大陸百億生靈共同唾棄

也在所不惜!

……

「千極劍訣!」

隨著一道輕喝聲的響起,那虛空之上彷彿被破開了一般,有著一道狂傲至極的劍意從天而降,將那籠罩方圓百里地界的血霧都是破除出一個大洞來,璀璨至極的紫色劍光凌厲而下,向著

三位邪傀師爆轟而去,千極的額頭之上青筋暴起,宛若一條條蚯蚓一般,極為猙獰。

而面對如此凌厲的攻勢,三位邪傀師卻是有些不屑,這種層次的攻擊雖強,但妄圖以一己之力擊退他們三位九品邪傀師,恐怕就有些異想天開了!

三人十指狂點,邪氣狂涌而出,灌注到三具九品後期的血傀身上,霎時間,三具血傀皆是瘋狂起來,極為靈活的向著那道劍光暴掠而去,三隻血拳狠狠的轟在那凝形的劍意之上,在三位

邪傀師略帶嘲諷的目光下,千極的這最強劍訣便是連一點波瀾都未引起便被三具血傀轟殺成虛無,而造成的反噬也是令他身形爆退了數十米,一口鮮血噴了出來,好不容易穩住身形后,才是

陰沉至極的將視線投向那三位邪傀師,心中有著壓抑不住的怒火。

這位滅劍盟第三域主此刻的模樣著實是有些狼狽,那彰顯著滅劍盟域主尊貴身份的劍袍早已被轟成破布掛在身上,而其胸腹之間也是有著十餘處口子和凹陷,以一己之力抗衡三位九品邪

傀師對他來說簡直是不可能的事情,戰鬥才剛剛開始,他便已經快要撐不下去了,縱然他已經拚命,但卻仍是時不時的被血傀抓住機會在他身上來上一下,每一擊,都令他的傷勢更加嚴重一

分,有著相當於數位玄聖境後期強者戰鬥力的血傀,只需一具,便可以牽制住他,而若是兩具的話,他就只能疲於奔命,一下子對上三具,甚至讓他極有可能隕落於此!

不過這也是無奈之舉,如果他和星奕不挑起大梁的話,今日的這一戰,論起單打獨鬥來,也就他和星奕還有地罡能夠取勝罷了,剩下的人,只能是被虐殺的結局,只是,撐到現在的他,

也已經是強弩之末……

「殺!」

在千極還未調息好狀態之時,卻見一具血傀不知何時已經出現在他的上方,此刻,正猙獰著向他一拳砸來!千極臉色驟變,在這種距離之下,他只來得及將手中的那柄聖器長劍護在身前

,而血傀的那一拳也在此刻終於到達,帶起漫天血煞,轟在那柄長劍之上!

轟然一聲巨響,僅次於半神器的聖器長劍竟是在那股血煞之氣糾纏而上的瞬間便是黯淡下來,而一股震蕩巨力也是轟然爆發,千極此時只感覺雙臂被撕裂了一般,彷彿炮彈一般的從天上

滑落而下,轟擊在那一片狼藉的山脈之上,將整座山都是震成了漫天石屑,塵煙散去,只見千極的雙臂和胸口已是一片血肉模糊,躺在亂石之中顫顫的發抖,口中血如泉涌,而那柄聖器長劍

則是黯淡至極的在其身旁,毫無光彩。

他不甘的瞭望天際之上仍在繼續的混戰,卻是連一點起來的力氣都沒有,以一己之力抗衡三位邪傀師的他,在這一刻終究是堅持不住了,現在的他,已經氣若遊絲,毫無再戰之力,甚至

,若是繼續勉力施為的話,極有可能隕落於此!

「千極!」

星奕暴喝一聲,眼眶欲裂,一劍震退身前的兩具邪愧,轉瞬之間便是出現在其身前,一道與其同屬性的劍氣緩緩輸入到其體內,將千極的傷勢先行平息下來,短時間之內應該是沒有性命之憂了,二人之間的關係極為複雜,數百年來的爭鬥,已讓他們從年少輕狂的大敵,轉變為惺惺相惜的對手,關係匪淺,任何一人出事,另一人都是會徹底瘋狂起來。

「小子,先穩住局面再說!」

地罡沉喝一聲,和三具血傀戰的難解難分,除卻血雷界內的那幾個大能外,這裡戰力最強的就是他了,以一己之力抗衡三具血傀而完全不落下風,足以彰顯其吞天蝠的恐怖實力,不過,現在的局面卻是讓他有些亂了陣腳。

之前,他和千極各自對付三具血傀,星奕對付兩具,剩下的四具,妖域的五位強者對付兩具,滅劍盟剩下的四位域主對付兩具,基本上還處於平衡的局面,可現在,千極這邊一倒,整個戰局的平衡都是被打破,接下來,邪傀師一方,必然會佔據絕對的上風!

而且,如果再這樣下去,血雷界內的那幾位還沒有動靜傳出來,外面的所有人,都將極有可能被邪傀師全數殲滅!

「星辰劍訣!」

暴怒的星奕自然知道現在的處境對他們來說極為不利,但事到如今已經再沒有別的路可走了,他們只能在此死戰到底,不過,這群邪傀師雖強,但也不要太小看他們了,縱然是在場的所有人盡數隕落,他也有把握,讓這群邪傀師付出代價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