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女俏臉上立時露出了喜色!

Home - 未分類 - 兩女俏臉上立時露出了喜色!

蕭戰冷哼了一聲,沒好氣道:「高興什麼,待會兒你們就知道本少爺的厲害了!」

天伊月忐忑的瞥了一眼邊上的劍靈兒,小心的道:「不知冤家到底要如何報復我們姐妹?」

蕭戰眯著眼睛道:「你們兩個還是處女之身吧?」

天月怡同天伊月對視了一眼,隨即齊齊點了點頭,後者媚笑道:「我們兩個的確都是處女,這點憑冤家的媚術能力應當一眼就瞧出來,絕對無法做任何假的,只是不知冤家為何會突然問這一出了?」

蕭戰輕咳了一聲,笑容興奮的道:「很好!非常好!本少爺就喜歡你們姐妹這種成熟型的美女了,征服起來那成就感定是難以言喻。哈哈哈!說說看吧,你們這《復魔》媚功除了上述能力外,還有什麼獨特的地方沒有?」

「這個嘛……」

兩女有些遲疑,對視了一眼之後,道:「『復魔』功修鍊的乃是復魔體,這種體質主要就是以y邪之力同r欲之力為主,其實了,冤家不用我們說也知道,想我們這樣每寸血肉中都充盈著y邪之力與r欲之力的身體,對於男人來說,只要他們能力足夠強大,就是一種最極致的享受,至於有何特點,我們姐妹還從未真正與男人好過,現在還不知曉。」

蕭戰咧嘴笑道:「不知道沒關係,現在就由本少爺親自上陣來研究一番吧,到時你們不就知道有何獨特的地方嘛!」

天伊月期待的道:「那不知冤家到底要如何研究?」

蕭戰眯眼將兩女仔細打量了一番,渾身山下,每一寸肌膚內散發出一陣陣魅惑的光波,目光掃視間,他感覺自己身心內的**升騰起來,很快就難以遏制起來。這魅惑的光波撩人之極,哪怕是兩女身上的衣裳很是獨特,也無法將她們身段的惹火遮掩掉。

很豐滿,很翹,滿意的點了點頭,蕭戰的嘴角一個邪邪的笑容立綻,大力的在兩女的屁股上拍了一巴掌,他興奮的道:「還愣著幹嘛,你們快點兒將褲子給本少爺脫了!」

兩女臉上露出了羞澀的神情,她們的姿態同樣的又羞又怯,不過在蕭戰的注視下她們還是依言領命,沒有絲毫的猶豫。

蕭戰笑得很是邪惡,他命令兩女趴伏在茶几上,在劍靈兒的含笑的注視下,他掀起了當中一個的裙子,沒有絲毫的遲疑。

「啊!」

一聲驚叫,美人兒急速扭頭,她那俏顏上寫滿了令蕭戰狂亂的媚態,狂風暴雨之下,她哀求道:「冤家,雖然伊月不反對用後邊迎接的你的臨幸,但伊月還是處女,你豈能這樣欺負伊月!」

蕭戰哈哈大笑,意氣風發之極,對於美人兒的哀怨求饒,他沒有絲毫的憐惜之情,彷彿當日所受的所有怨氣在這一瞬間全出了。 如此報復,只讓蕭戰自得意滿之極,使盡各種手段,拼勁全力氣力,他可謂是沒有絲毫的憐香惜玉之情。

對於《復魔》功,蕭戰志在必得,報復一番過後自然少不了幫助兩女,讓她們能夠順利將這門玄功練到大成,然後想方設法的奪取過來。

《復魔》達成后所形成的複製能力屬於一種天賦技能,哪怕兩女功力消失了,這門天賦技能也不會受到絲毫的影響。

雖然如願以償的修鍊有成了,但是天伊月同天月怡完全沒有了當初的意氣風發了。最開始兩女想象的就是將蕭戰「情火」複製過來,可是當《復魔》功練到大成之際,她們頹然發現,玄功所產生的複製能力是分級數的,目前的她們屬於第一級,要想將「情火」複製過來至少需要達到五六級的程度,就憑她們現在的一級程度的能力,根本無法將「情火」複製過來。

對於兩女的失望,蕭戰卻顯得異常興奮,雖然他的複製能力同樣屬於第一級,但是他還有吞噬,同「化形之竅」的複製能力,只要三者結合,絕對能讓他的「複製」能力更上一層樓。

想到這裡,蕭戰立時準備嘗試,他讓劍靈兒護法,隨後盤膝坐下,開始了將三種技能合併。

三種技能融合時是以「化形之竅」為核心的,原本「化形之竅」就具有吸取他人優良天賦基因的能力,當蕭戰煉化之時,新獲得的複製能力以及吞噬能力,瞬間就被其煉化、吞噬了。當三者合一,一個全新的複製能力產生之時,蕭戰立時睜開雙眼,哈哈大笑起來。

看著一臉頹然之色的兩女,蕭戰微微笑道:「如果本少爺沒有記錯的話,你們兩個好像修鍊的都是劍道吧。」

天伊月興緻不高道:「我們修鍊的的確是劍道,不知道冤家為何有此一問?」

蕭戰嘿嘿笑道:「很好!很好!你們既然都修鍊了劍道,那今後你們就做本少爺的劍鼎吧!」

天伊月蹙眉道:「什麼是劍鼎?」

蕭戰興奮的道:「這個劍鼎嘛,其實就是一種身具劍之體的劍女,是用來給本少爺雙修之用的美女。你們兩個既然修鍊劍道,現在又具有『複製』能力,這就省去了簽訂『共生契約』這一過程了。你們兩個都是極致虛武,如果能夠修鍊成劍之體,在『複製』能力的作用下,定能將本少爺的劍道複製過去,到時那個雙修的效果絕對可以達到不可思議的地步。」

天伊月吃驚的道:「冤家想要讓我們姐妹做你修鍊的爐鼎?」

蕭戰眯著雙眼道:「沒錯,如今你們兩個已是『情種』深種,再加上大量的『情火』烘烤,這輩子你們已是本少爺的禁臠了,除了臣服你們沒有其它任何的選擇。做劍鼎的好處不言而喻,你們不但可以很快修鍊出劍之體,還可以繼承本少爺的劍道,變得更加的強大。」

天伊月遲疑道:「可是我們想要的乃是『情火』,這個劍道並不是我們姐妹主修的能力。」

蕭戰極其霸道的道:「你們兩個沒有選擇的餘地,劍道必須學,劍鼎也必須做,至於那個『情火』還是等你們的『複製』能力上去了再說吧,只要你們成了本少爺的劍鼎,『情火』完全不是問題。」

說到這裡,蕭戰扭頭看向一旁的劍靈兒,笑道:「靈兒,她們兩個都是極致玄武,要讓她們凝練出劍之體還是得有你來負責,為夫可沒那能力辦到。這段時間靈兒就去夢境空間內,監督她們兩個,希望她們能在最短的時間內完成劍之體,到時為夫就讓她們複製為夫的劍道,讓她們成為名符其實的劍鼎。」

劍靈兒含笑點頭,她伸手一吸,立時就將兩女攝入手中,光芒一閃見她就已進入到了蕭戰的夢境空間內。

解決完兩女,蕭戰還未來得及實驗複製能力,戰嫣嫣就已來到,蹙了蹙黛眉,對於屋內殘留著的男女**之後所留下的氣味,她搖頭道:「你這傢伙,現在這個時候竟然還有心情荒唐。」

蕭戰一把將戰嫣嫣摟入懷中,親了她一口后道:「嫣姨誤會了,戰兒可不是存心荒唐,先前同天伊月以及天月怡兩女做這事可完全是為了修鍊。」

「修鍊?」

戰嫣嫣嗔道:「你同女人鬼混的確可以增強修為,但那全都是男人能力的修鍊,現在可是處於關鍵時刻,本身的實力才是重中之重,就算你變得在怎麼極品,也對於對敵沒有多大用處,只有真正的增強修為才是正途。」

蕭戰猛搖頭道:「嫣姨這就不知道了,戰兒獨創了一門雙修奇法,通過讓無數美女練成劍之體,隨後與她們雙修來磨練自身劍意,讓自己的劍道境界在最短的時間內突破到第四境。只要戰兒的劍意突破到第四境,就算是遇到初位玄武,也能戰而勝之。」

說到這裡,蕭戰向戰嫣嫣仔細介紹了一番劍之體的玄妙,以及與之雙修的種種好處。

聽到蕭戰的仔細講述,戰嫣嫣臉上滿上讚歎之色,身處玉手輕撫著蕭戰的臉盤,嘆道:「難怪才一段時間沒見,戰兒的修為竟然就已完全超出了嫣嫣,原來這其中還有這種異想天開的雙修之法。這劍之體真是強大,竟然可以將血肉都化為劍氣,一旦練成,人就很難被殺死了,戰兒不如將這方法也傳於嫣嫣,讓嫣嫣也來做你的劍鼎吧。」

蕭戰愕然道:「那怎麼行,嫣嫣乃是我的最愛,豈能讓你來做劍鼎。」

戰嫣嫣搖頭笑道:「夫妻間的雙修而已,有何不可,對於這劍之體嫣嫣是勢在必得,戰兒難道不願同嫣嫣分享嗎?」

蕭戰急忙搖頭道:「怎麼會,別說是這劍之體了,就算是在重要的東西對於戰兒來說都沒有嫣姨來得重要。既然嫣姨想要留戀劍之體,那戰兒自當全力相助,讓嫣姨早日練成劍之體,讓修為更上一層樓。」

當下蕭戰將凝練劍之體的心得一股腦的透過神識,傳入了戰嫣嫣的腦中,就在他欲要協助其修鍊之時,戰嫣嫣卻是搖頭道:「現在不忙,嫣嫣還有事情跟戰兒商量。」

蕭戰聞言愕然道:「什麼事情?」

戰嫣嫣笑道:「這次正一派之事戰兒怎麼看?」

蕭戰理所當然道:「自然是將這正一派給滅了喏。那個惡魔界處在正一派腹地,如果不將他們連根拔除,我們戰族根本就無法毫無後顧之憂的接近惡魔界,更別說解救其中被封印的族人了。」

戰嫣嫣點頭道:「戰兒說得沒錯,那不知戰兒自己打算怎麼做了。」

蕭戰繞了繞頭,遲疑道:「這是就不大好辦了,畢竟正一派很有可能存在著齋武,就算是沒有齋武的存在,正一派也不是我能夠對付得了的。如果戰族的真的與正一派大戰,別說是虛武了,就算是一般境界的玄武都沒有資格參與,真正起到作用的只會是族中玄武巔峰境界的族人,我的實力雖強,但是比起巔峰境界的玄武還是差得太多了,如果自己的劍道無法突破到第四境,這次戰族與正一派的大戰,我根本就沒有參與進入的能力。」

戰嫣嫣笑道:「你有自知之明這很好,也省去了嫣嫣一番唇舌。這次不單戰兒沒有能力參與其中,就算是嫣嫣以及諸位姐妹都沒有人能夠參與進去。因而嫣嫣同諸位姐妹商議了一番,決定將解決困擾族人的詛咒做為首要目標,爭取早日進入冥域,抵達傳說中戰族的發源之地,最低的要求也要將你們戰神一脈的輪迴池取回,讓你們戰神一脈復興強大起來。」

蕭戰眉頭立時緊蹙了起來,好一會兒才遲疑道:「咱們真的不管正一派的事情呢?」

戰嫣嫣點頭道:「那是自然,就算我們想要管,也沒那能力去官,參與其中根本起不到關鍵的作用,還不如早日進入冥域來得實在。」

蕭戰想了想之後點頭道:「嫣姨說的有理,這事咱們已拖得太久了,現在那個魂宗怕是實力已經盡復,要是他們忍不住進攻了天鼎派,被滅或者重新躲入了冥域,對於咱們來說就麻煩了。通往冥域之地的乃是一座上古戰場,要知道進入冥域必須有『冥神的皇冠』,不然以我們的實力要想通過那個上古的戰場實在是太難了。」

戰嫣嫣笑道:「當然了,咱們也沒必要太急,畢竟現在仍是身處大申,正一派的地盤,他們現在已布下了天羅地,等著咱們自投羅,一切都需等咱們離開了大申再說。在進入冥域前,戰兒最好把未了之事統統解決了,一旦離開天元,要想回來,那就不知道要等到何年何月了。」

聞言蕭戰陷入了沉思,好一會兒他才道:「以咱們現在的實力要對付魂宗應當不是太過困難的事情,不過說到未了之事還真是有幾件。對了,嫣姨,不知道這次的天元青年武道大會怎樣呢,還有沒有如期進行?」

戰嫣嫣微微笑道:「自然要如期舉行了,現在正進行得如火如荼了,不過這些一跟戰兒沒有絲毫的關係了,在正一派的地盤,你只要一現身立馬就會被群起而攻之。來時嫣嫣已去過了天鼎派,這次他們已另派人選參加,戰兒不用擔心爽約了。」

聞言,蕭戰點頭道:「那這麼一說,我就只剩下一件事需要解決,等離開劍宗之後,我就去一趟天鼎學院,將那蕭薰跟蕭逸帶上,然後跟他們去血脈五族的聖地,完成當初的承諾。」

說到這裡,蕭戰緊緊的摟著戰嫣嫣,含笑道:「咱們現在不說這些了,說起來已有很長時間沒有見到嫣姨了,戰兒十分想念你。」

戰嫣嫣伸手在他的屁股上狠狠擰了一下,笑眯眯的道:「不久前你同兩個妖女大戰過了,現在還有精力嗎?」

蕭戰戲謔般一笑,伸手扶上了戰嫣嫣的胸口,大力一捏間,他的雙眼立時圓睜了,不可思議間失聲道:「嫣姨,你豐滿了!」

「有多豐滿?」

戰嫣嫣笑得很是嫵媚的道。

蕭戰五指伸張,全力呵護間,猛咽著口水道:「怕是堪比媚姨也絲毫不遜色了,嘖嘖嘖!嫣姨真不愧為媚姨的親姐妹,這沒開就難分軒輊,旗鼓相當了。」

戰嫣嫣嘴角微微上翹,笑道:「戰兒啊,你一直想要將我姐姐同我侄女一道弄上床,不知道這次大申之行有否如願呢?」

聞言,蕭戰苦笑道:「本來一切都計劃得好好的,誰知會發生意外。」

戰嫣嫣吃吃笑道:「要不要嫣嫣祝你一臂之力呢?」

蕭戰嘿嘿笑道:「這事嫣姨就不用操心了,如今時間充裕的很,沒有了外力的干擾,想來憑戰兒的能力,要如願以償定是輕而易舉才是。」

說到這裡,他沿著口水道:「嫣姨,戰兒口渴了。」

聞言,戰嫣嫣臉上的媚態瞬間消失了,轉而變得溫柔似水起來,看向蕭戰的眼神更是透著一股濃濃的溺愛,只讓後者心靈猛地一震悸動!

很快蕭戰猛地甩了甩頭,將腦中那晃蕩的念頭甩了出去,他毫不猶豫的一把拉開了戰嫣嫣的衣襟,如饑似渴間,貪婪的解渴起來。 獲得了複製能力,蕭戰的「化形之竅」再度進化,產生了全新的能力,自然而然,他打算將這一新產生的能力應用起來。

至於要如何運用,蕭戰目前還沒有什麼頭緒,同戰嫣嫣在穿上共訴衷腸之後,他將霽月叫了過來。

霽月一身火紅,見到蕭戰的時候她顯得異常的幽怨,一雙魅惑的眸子內迸射出焚盡一切的情火,一扭腰肢,翹臀隨之一盪,就這麼坐到了蕭戰的懷中。

玉臂緊挽蕭戰的脖子,豐滿到無以復加的胸脯緊壓住他的胸膛,飽滿侵襲間,她哀怨的道:「爺,您已有很長時間沒有疼愛月月呢?」

美人在懷,蕭戰身心猛盪,激動異常。

懷中的霽月裙下空空如也!

這其實根本算不上什麼值得激動的事情,畢竟霽月修鍊了「起舞弄影」,什麼也不穿實屬正常。對於霽月的喜好,蕭戰可謂是知之甚深,兩人間更是早已做盡了男女間能做到一切事情,豈會緊抱著她就激動了。

那蕭戰為何會如此激動了?

其實非常的簡單,蕭戰發現美人兒的衣裳很是獨特,她竟然穿上了麗蝶與茹妃那樣可虛可實,完全有實質化**之力編織而成的衣裳!

可虛可實,那情形完全可以想象,存心想要挑逗蕭戰的霽月定是會將這能力盡數使來,好得償所願,排解身心內的幽怨之情。

蕭戰幾乎是本能的將雙手落在了霽月的翹臀上,相觸間那毫無一絲阻礙的感覺,讓他**的同時,不由苦笑起來。

雙手用力的捏了捏,蕭戰苦笑道:「月月,別使壞,咱們現在還不能更進一步。」

霽月幽怨之極的道:「為何不可以,月月不知已和爺來過多少次了,還有什麼好顧忌的。」

蕭戰苦笑道:「本來我是打算等你們劍之體大成就與你們雙修的,但是現在新的情況出現了,我只得將雙修給推遲了。」

霽月撅嘴道:「什麼新情況,竟然讓爺如此謹慎?」

蕭戰嘆道:「我發現同你們雙修,磨練劍意,提升速度的確是快過獨自修鍊,但是哪怕效果再好,再快,也不能讓我順利突破到玄武。無法之下,我就只能暫時不和你們雙修了,等到徹底結局了這個難題之時再和你們雙修。」

霽月蹙眉道:「什麼難題,爺說來聽聽,看看月月能否幫您解決?」

蕭戰嘆道:「先前我的思路完全錯了,認為只要你們練成劍之體,並讓劍意達到第三境的極致,就能協助我突破到第四境。可是經過了一番深思熟慮,我發現就算我跟你們所有人都雙修一遍也不會順利晉階,因為你們並未達到要求,原因就是我所修鍊的乃是九大劍道,每種劍道都包羅萬象,要想順利突破到第四境,據必須將每種劍意練到極致。同時九大劍道同修,為了避免衝突,要求九種劍道同時練到極致,自然而然,最佳效果就是讓你們至少掌握九種其中一種,當然最佳情況就是你們同時掌握九種,只有這樣才能讓我順利的突破到第四境。」

霽月蹙眉道:「同時掌握九種這未免也太難了,現如今光修一種**劍道,月月就感到吃了了,別說九大劍道,就算是一個詭異劍道就讓月月頭疼之極。」

蕭戰嘆道:「再難也必須達到,爺現在想要的就是儘快提升實力,爭取在進入冥域之前順利突破到玄武境界。」

霽月嗔道:「修鍊九種詭異劍道,月月並不反對,但是為何要讓月月禁慾,不能享受到同爺**的快樂?」

說話間這丫頭很不老實,身上特殊的衣裳讓她肆無忌憚之極,這麼坐在蕭戰的懷中,劍氣攪卷而來,瞬間就將蕭戰的褲子絞得粉碎,幾乎是剎那,一股強大到吸力陡升,勢欲強行將他吞噬。

蕭戰渾身猛地一顫,他急忙伸手按住了霽月的臀,惱道:「月月,您可別胡來。」

霽月痴纏的勁又犯了,蕭戰的惱怒非但沒有讓她罷手,還得寸進尺來,幾乎是瞬間,她的一雙美腿就盤住了蕭戰的腰肢,竟想霸道的來個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對於霽月的蠻不講理,蕭戰完全沒有生氣的感覺,他發現自己非常的喜歡她的這股子痴纏勁。

霽月的功夫雖然強悍霸道之極,但是蕭戰一點兒也不含糊,只要他不想,她完全奈何不了他。幾乎是剎那,為了杜絕這丫頭的痴念,蕭戰有男變女化作了霽月的模樣,只讓她的強勢瞬間失去了目標。

霽月愈發的幽怨了,看著眼前這跟自己一模一樣的心上人,她惱道:「爺,你怎麼這樣折磨月月?」

蕭戰拍了拍霽月的翹臀,笑道:「有本事你變成男人啊,爺一定滿足你。」

霽月撅嘴道:「月月可沒那本事,不過就算能行,月月也沒那膽子感滿足這種情況下的爺。」

蕭戰嘿嘿笑道:「好了,咱們言歸正傳,說一說爺為何將你叫來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