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夢櫻的身體感覺很痛,真是的自己怎麼就這樣放下心來呢?

Home - 未分類 - 洛夢櫻的身體感覺很痛,真是的自己怎麼就這樣放下心來呢?

但是洛夢櫻她不後悔,她和他應該留下點什麼,自己這樣離開,你會不會恨我。

洛夢櫻一轉眼就把衣服換好,她看著他,摸著他的臉,把他的輪廓都刻在自己的心裡。

洛夢櫻都不知道自己是什麼時候,愛上了這個男人,可是她根本就是偷來的一切。

洛夢櫻在他唇上吻了一下,她都沒有發現自己眼睛都紅了。

她打開房門還是回頭看了一下說:「再見。」

洛夢櫻打開門,走了出去。

離玥看了時間已經四點了,她認為洛夢櫻可能不會來了,可是洛夢櫻說的話,就不會隨意改變。

「玥姐我們都在這裡等了好久了,你確定她還會過來嗎?」

「對方不來,我們就一直在這裡等著。」

離玥是很有耐心的人,可不會因為錯過時間就離開的,她會等到她下其他命令,否則她不會離開。

「別吵有聲音。」離玥反應很快,聽到了開門聲。

洛夢櫻出來了,他們看到很快就下車站在洛夢櫻面前。

「少主,少主,你來了。」離玥站在洛夢櫻最近的地方。

「出發吧!」洛夢櫻怕自己不走她的心會動搖。

「少主,我們匆匆忙忙的離開,真的不要告訴娜娜和雪晴嗎?」離玥對洛夢櫻改變計劃。

「他們不知道我們回去才不會阻止,走吧!」洛夢櫻如果過了明天再走就會一切都是在他們的監控之下了,所以她都算計好了。

兩架飛機都有翅膀的標誌,她的飛機標誌是紫色,洛夢櫻從五年前就沒有見過這倆飛機了。

那裡早就站滿了人,他們都隱藏在黑夜裡,直到洛夢櫻的到來他們才從黑夜裡出現。

「少主好!」

「少主好!」

「少主好!」

「少主好!」

「大家好,我們回家了,出發吧!」他們都是和離玥出來的人。

「是少主。」

洛夢櫻看著帝皇市,想不到自己匆匆忙忙的來,現在也是匆匆忙忙的離開。

「你們聽說了沒有,少主的飛機已經離開了她應該要回來了,你們打算怎麼處理她。」

「回來你覺得她一個小丫頭真的可以讓他們家起死回生嗎?」

「就是當年不是說她死了嗎?」

「死了,你相信嗎?如果相信就不會讓人直接追殺她。」

「閉嘴,這些話可以說嗎?如果留下證據,你覺得這裡還有我們的位置嗎?」

「這個島上一直都是他們家族的產業,如果她真的要對付我們,你們有勝算嗎?」

「對這個孩子比辰曜還有害怕,一定不能讓她回到島上。」

「對我贊成,前段時間我們發現了星雲系統被人進入了,如果是幽少主她,那麼我們根本就沒有能力和她面對面和她對抗。」

「我們當年已經都找過了,應該不是在她手上吧?」

他們都翻衣倒櫃的找了,只是他們不知道,洛夢櫻從來就沒有把在他們眼中重要的東西放在身上。

「我們還是要小心,如果真的在她手上,我們應該也要想到辦法處理。」

「如果飛機進不來就不用擔心了。」 雖然節氣已經到了將近立夏的時候,但是山中的夜晚,卻還是帶著一股沁人肺腑的涼意。。更新好快。更不用說神農架的平均海拔,還在1700米以上,夜晚的寒意就更加清冷料峭。

跟林白一道的那些旅行團團員,下車后紛紛抱怨不跌,只恨自己來的時候,少帶了幾件厚衣服。但這樣的氣溫,對於林白而言,不過是毛毛雨罷了,根本造不成分毫影響。

而且林白根本就不會跟隨這旅遊團大軍,在導遊的帶領下,像群小學生一樣列隊前行。所以趁著這小小的騷亂,他便悄沒聲息的將身形遁入了夜色中,直接向地處神農架人跡罕至之處的岱家山趕了過去,想要儘可能的節約此行的時間。

不過林白卻是不知道,他的突然失蹤,在旅行團內卻是引起了一場小小的風波。旅行團的導遊在來之前,早就知道了林白不會同行之事,但那些團員們卻是對這個身份來歷神秘的年輕人,突然消失的事情好奇萬分,一個個追問導遊不迭,把他搞的是頭大無比。

但林白哪裡知道旅行團內發生的事情,只是在寂靜的夜色下,借著手中的帶有軍用衛星定位系統功效的導航儀,向岱家山奔赴而去。

不過讓林白沒有想到的是,一進入神農架的原始森林內,林白登時便感受到了一種充沛的天地元氣。雖然經過封印仙門,天地異變后,世間各處的天地元氣都已充沛無比,但這神農架的元氣濃郁程度,卻還是要比尋常之處強上數倍不止。

而且這裡的天地元氣和尋常元氣還不同,絲絲縷縷間,更孕有一種磅礴的生機,給人一種十分舒適的感覺。這種感覺,叫林白讚歎不止。雖然燕京四合院內的天地元氣也算充沛,甚至還要比此處精粹一些,但相較起來,卻是少了這一分生機。

不過不知為何,林白總覺得這生機似乎有些奇怪,好像並不是天地自然而然逸散出來的,而是隱隱約約存著一些道法運轉的痕迹,彷彿是被什麼以大神通風水局製造出來的。

若是換做平時,林白肯定是要仔細揣摩一番這其中的蹊蹺。但眼下事態緊急,林白哪裡有時間去追尋這些旁枝末節的小事,只是大踏步向著山內前行不止。

夜色漸深,山間有霧升起,和天地元氣混雜在一起,就如同是一朵朵仙雲,將山間崎嶇的道路,渲染得猶如是踏向仙界的仙路般神異。而在山林間健步如飛的林白,就如同是翩翩然漂浮在白雲之上,駕雲飛翔的仙人般出塵脫俗。

「這神農架果然不一般,看起來說不好真是神農氏嘗百草的地方,竟然長了這麼多的奇珍異草!」前行一段后,林白不禁感慨出聲。

雖然這一路,他前行的速度極快,並沒有將注意力放在外界。但一路行來,卻還是發現了不少放在外界珍貴無比的藥草,雖然這些藥草的年份都並不算高,對於林白而言,也沒有任何助力,但是放到外界,卻也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寶貝。

不僅如此,此處不但多生藥草,而且群山環抱,山林蔥蘢間,更是多有小溪飛瀑自山崖間傾盆而下,水花四濺,猶如片片玉屑。不少地方,更是形成了極為難得的天地自成的風水寶地,只可惜此處如今已被國家嚴密保護起來,倒是沒人能把這些寶地利用起來。

不過仔細算起來,這實際上倒也不算是什麼壞事。在林白看來,神農架的豐秀絕倫,可說就是這些風水寶地所造就的,兩者可說是相依相存。如果真的放開了這些地段,讓人隨意進入,就算再小心去布置,也難免會打破天地平衡,破壞此處的風水,造成難以彌補的損耗。

而且人工雕琢,終究是無法跟天工開物這樣的神奇造物,所能相比的。

且行且看,若不是心中惶急,腳下速度極快,林白如今的模樣,倒真是有些像古時候那些隱居在山林內,行看流水潺潺而逝,坐觀雲捲雲舒的隱士。

在武道修為進入到先天境界之後,林白的體力已經到了一個遠超常人的地步,是以腳力極快。而且岱家山的位置,本就在神農架的外圍地區,是以在天將黎明時,他便已趕到村外。

經過這麼多年的開發,雖然岱家山的位置相較於其他景區,已經算是比較靠近邊緣位置了,但是在走進村落後,林白還是發現了不少打著農家樂招牌的小飯店。

雖然天色剛近黎明,但這些農家樂已是開始準備接待進山遊客的早餐。在神農架中,流傳著這樣一個說法:『吃的洋芋果,烤的疙瘩火,白酒伴著臘肉喝,神仙日子不如我』。

雖然遊客蜂擁而入,但山裡的村民們還是保留著難得的純真。那些所謂的地溝油,明礬油條,催熟雞,也還沒有進入到這裡。所有的食材都是他們親手栽培,親手收割的真材實料,雖然製作的方法極為粗糙,但卻是保留了食物最原始的香味。

聞著空氣中漂浮著的香味,林白不禁有些食指大動,肚子也咕嚕嚕響個不停。奔波了一夜,他這會兒也著實有些肚餓了,而且他來岱家山,本就是要打聽有關禁蛇的消息。這些生意人最是健談,找他們詢問一番,說不好就會有意外的收穫。

「小兄弟,這麼早就過來了,不會是趕了一夜的山路吧?」看到林白走進院子,正在院子里生火做飯的一位中年人急忙迎了過去,面上滿是不可思議之色。

「我這人性子急,來了這邊就想進山看看,就一邊看著山景,一邊走了進來。」林白嘿然笑了幾聲,從口袋裡摸出根煙,遞給那中年人,溫聲道:「這會兒有吃的沒?」

「怎麼沒有,你先去屋裡做,馬上就給你端過去!」聽到林白這大大咧咧的話,那中年人憨厚一笑,大手一招,領著林白便向屋內走去,一邊走,一邊讚歎道:

「年輕人,你膽量可真夠大的!我在這開了這麼多年店,敢在神農架走夜路的,還就獨你一個!難道你進山的時候,就沒聽那些導遊他們說過野人什麼的,不害怕嗎?」 “該死,這是什麼情況。”孫堅吃驚的看着眼前的景物。

“快,給我下去幾個勘察一番,速度。”來不及多想,讓手下去虎牢關裏面看看。

“是,你們幾個跟我走。”聽到孫堅的話,程普立刻就行動了。

帶着一千的精銳士卒衝了下去,沿途仔細的打探,不放過任何一個地方。

而孫堅則是焦急的等待,心裏在祈禱。“德謀,你可要小心,不能有事啊。”

時間過去一刻鐘,程普還是沒有消息,這讓孫堅有些慌張。

“快,再去人看看。”連忙派了一萬士卒下去打探。

“主公,德謀不會有事的,就算有事,咱們也應該能聽到聲音纔對。”黃蓋在一旁安慰着。

“公覆啊,我實在是擔心,萬一德謀在出事,這可怎麼辦。”孫堅着急的說道。

自從祖茂死後,他就一直有些低落,要知道祖茂他們,可是一直從江東就跟着他,走南闖北,一路上患難與共,親如兄弟。

“主公,你看,那不是德謀嗎!”黃蓋看着低落的孫堅,不知道怎麼勸說好,忽然眼角發現了程普的身影。

“哦,在哪?在哪!”孫堅一聽,趕忙問了起來。

“在那裏,德謀這裏。”黃蓋指向了程普的方向,並且大叫了起來。

“主公。。。”程普也是連忙喊道,並且快速的跑了過來。

“主公,我回來了。”程普拱手說道。

“德謀,你沒事吧,到底出了什麼事,怎麼許久不回來。”孫堅上下大量着程普,發現沒有傷痕也就是放心了。

“放心吧,主公,如今虎牢關內是一個呂布大軍也是沒有,都走光了。”程普興奮的說道。

“哦。真的?太好了。走咱們下去看看!”聽到程普的話,孫堅一下子來了精神。

要是呂布的大軍還在,他只能去和他拼命,給其他諸侯的軍隊創造條件,但是呂布的大軍一走,他就不費吹灰之力的拿下虎牢關。

雖然不是強攻而下,但是他終究是拿下虎牢關,不要管是打下來的還是撿來的,都是他的功勞。

孫堅在程普的帶領下,參觀了一下虎牢關,確定了呂布大軍的離去。

“哈哈,太好了,咱們這次搶下一個天大的功勞,哈哈,來人。”孫堅坐在一個寬敞的廣場上,心情很是舒暢。

“主公!”一名士卒跑了過來,小心的問道。

“你,帶上幾個人,去聯軍大營,告訴其他諸侯,就說我孫堅孫文臺拿下虎牢關,讓他們速速進關。”孫堅興奮的說道。

“是,你們幾個跟我走。”那名士卒腳上幾個人,就快速離開了,直奔聯軍大營。

“哈哈。。。”那名士卒走後,孫堅高興的笑個不停。

一想到,等下其他諸侯那吃驚的表情,他就那個開心啊。

。。。

“什麼,你說孫文臺拿下虎牢關了?這是真的嗎?”袁紹抓住那士卒的肩膀,大聲的問道。

“是的,我家主公已經拿下虎牢關,請各位諸侯前往。” 寵愛甜心:總裁,非誠勿婚 那士卒不卑不亢的說道。

“好,我知道了,你回去吧。”袁紹聽完,放下了他,並且讓他離開了。

等那士卒離開,在座的十七個諸侯都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明白到底放生了什麼事情。

“這孫文臺拿下虎牢關你們怎麼看?”袁術想了一會,實在是想不明白就問了出來。

“我看那孫文臺是不是傻了,竟然說出這樣的話,估計是戰鬥吃力,讓咱們去幫忙,只是不好意思,才這麼說的?”馬騰說道。

“不對,我怎麼感覺一點戰鬥的跡象也是沒有,是不是虎牢關真的被他拿下。”公孫瓚接着說道。

“有這個道理,搞不好是呂布自己走了,讓孫堅撿了一個大便宜。”王匡也是猜測道。

“對,可能是洛陽出事了,董卓讓呂布回防,也就是虎牢關這時沒有守軍。”曹操思考了一會,想到了這個可能。

“好,不管他拿下沒拿下,咱們去看看就知道了。走。”袁紹聽着其他諸侯的意見,直接拍板說道。

“走,看看虎牢關到底放生了什麼事情。”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