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哥,你能不能帶我回去一趟?」柳兼霞小聲問道,滿臉期待。

Home - 未分類 - 「唐哥,你能不能帶我回去一趟?」柳兼霞小聲問道,滿臉期待。

「當然,你這個媳婦總得見公婆一趟。」唐春笑道。

「我這雙眼,唉,還是不去了。」柳兼霞臉色又沉了下來。

「沒事,相信我,相信你夫君我今後擁有蓋世神通的時候會幫你恢復的。」唐春說道。

「我相信你夫君。」柳兼霞深情款款,可惜的是眼睛無法傳情了。

晚上,柳府管家柳邦恭敬的來請姑爺唐春。

一進堂廳,發現柳域主一臉憂鬱坐在椅子上,貌似心情相當的不爽。

「唐春,老祖宗的身體一天沒能重新塑體柳府一天難安。」柳域主說道。

「呵呵,沒問題了。晚上咱們就給他們重新塑體。」唐春笑道。

「六塑凝生丹煉製出來啦?」柳域主一愣,站了起來。

「這次煉製出的凝生丹因為有著老牌真仙境強者的精血。雖說不是真血,但是,效果卻是相當的不錯。品級達到了荒階下品,可以稱之為半仙丹了。」唐春笑道。

下邊,在柳府全體核心族人簇擁之下。唐春成功給柳道德柳壽倆人實施了融合術法。使得倆人重新融合了肉身,開始進入恢復階段。

而且,再加上唐春半仙丹級別的破境丹相助下。兩人提力都小進了一階。

柳道德達到了脫凡境第二個層次銅級,而柳壽達到了脫凡第一個層次鐵級階。

包括柳域主也達到了鐵級脫凡境。柳家實力不降反升。這一切都是唐春這個姑爺帶來的。

因此,唐春的地位在柳府簡直就是至高無上的。

風聞了這個消息后,雷魚島域唯一的另外三家三星宗派實力的家族族長都過來祝賀。

當然,表面上是祝賀,實則上這些傢伙心裡都在發酸發悶發苦。

給唐春這麼一搞,柳府雷魚第一大家的屁股坐得穩當如鐵。沒有哪家再敢幻想著去橇柳府的屁股了。

這一切變數都是唐春帶來的。

而同時,唐春的四大手下羅列跟趙窮成功晉級銅級脫凡境。而宋軍跟李然成功晉級鐵級脫凡境。唐春四大手下全都跨入了脫凡境界。

而且,吞天妹仔蝶青眉領導的蟲族軍團已經初具規模。

完全可以跟脫凡境第三個層次銀級打成平手了。而千鬼船因為加入了花包天的半仙魂魄陰靈。因此,千鬼船也擁有了戰勝銀級脫凡境的實力。

如此一來,唐氏軍團綜合實力完全可以跟滅殺金級脫凡境顛峰強者了。實力直追半仙境強者。

北城扶桑 一個月後。唐春帶著夫人柳兼霞以及屬下的軍團人馬離開了雷魚島域直奔朝武島域而去。

而愛兒這隻老蛇妖也不曉得躲什麼地方閉關修鍊恢復去了。

譚笑天恢復過後告別唐春,帶上蓋世一生離開了雷魚島域去外遊歷去了。而且,有可能的話會尋找師尊八十一劍。不過,直到目前譚笑天都不清楚師尊所居住的武王府在什麼地方。

當然。走前唐春也相助蓋世一生提功到了道境。

至於譚笑天。唐春是無能為力了。因為。他是半仙境強者,再提的話就是地仙境了。這種級別的提功破境丹的層次要求要特別的高。

至少要達到荒階上品,仙丹的地步。目前唐春還是無法煉製出此類高等級的丹藥出來的。

耀世之光8號是由羅列親自操控。而雲龍游天這傢伙只能當副手了。

幾天後耀世之光8號全力啟動了仙陣飛速在虛空中飛行著。

「唐春,因為你體內含有一絲神耀。所以,當你突破到半仙境界時就可以施展瞬移身法了。」這時,撼岳的聲音傳來。

「瞬移,聽說此類高階功法要到地仙境時才能初步的施展。而且,一次性瞬移的距離並不長。並且,十分的耗費體能的。」唐春進入撼岳塔。

「呵呵,你不一樣。我說過,因為你體內含有一絲神耀。

雖說不到你身體內仙元的半成。但是,神耀可是神域之物,是神人修鍊才能產生的一種神的能量。

就是天仙境界者也不能擁有。只有天仙境界者渡過了大劫,爭奪到了神格才能讓體內的仙元一部分轉化為神耀。

神耀的質量太高了,根本就不是仙元所能比擬的。

因此,地仙境才能初步擁有的術法而你在半仙境甚至在脫凡境顛峰時就能初步掌握了。

我現在就傳你瞬間之法,你可以慢慢練習。雖說以你現在的身手效果不怎麼好。

但是,在關鍵時刻保命還是相當有用的。你的什麼跨段位虛空法門那只是一種雞肋術法。

而且,布陣用的仙石量多,並且麻煩。有的時候高手封凍了整個空間你想施展都無法施展出來。而瞬間的速度快,並且,應用靈活。」撼岳說道。

下邊,唐春在大帝神廟練習瞬間之術。

唐春發現,所謂的瞬移實際上就是瞬間移動。

其實就是瞬間撕破空間再從另一端冒頭出來。一次性瞬移一閃就可以到達千里之外。

當然,這個得看施展者的境界跟功力了。如果給天仙實施開來一次性就可以到達幾千里之外。

大帝神廟一年時間過去了,唐春在仙陣之中大量仙力相助下終於初步的掌握了這門術法。

而且,一閃就到了五百里之外。看得撼岳的殘念都有些瞠目結舌,嘆道:「天才,你這身體簡直就是天作之合。本來想你至少也得到半仙時才能施展的。想不到現在就能用了。雖說距離短了點,但是,總算是能用上了。」

「用是用上了,但是,一閃就耗費了我全身仙元的二成左右。來三次就耗光光了。非不得已時不敢亂用,如果跑不掉的話就得挨打了。」唐春謙虛的說道。(未完待續。。) 「呵呵,你有外掛丹田所以才能在現在的境界施展瞬移。

如果沒有一千多個外掛丹田的話你的仙力還是不夠施展瞬移的。

知足吧,人家半仙都難以施展的能力你現在銀級脫凡境就能施展了,還有什麼不能滿足的。」撼岳笑道。

「少主,這段虛空海好像有些問題。」這時,趙窮進來說道。

「嗯,估計有人想搞事兒。既然想搞事兒咱們就陪他們玩玩就是了。」唐春冷笑道。

「會不會是小聖母,那就麻煩了。」趙窮有些擔心。

「不會是她,那女人早躲什麼地方恢復修鍊去了。沒有幾十年絕對不敢冒頭的。」唐春搖了搖頭,龍眸張開。真仙境神識隱秘的發射開去搜索開始。

唐春發現,前面虛空之中有一片沸騰著的藍色海洋。

海洋好像給煮沸了似的一直在咕咕冒騰著高溫熱氣,而水柱升騰起足有千丈之高。整個虛空海都在歡騰著,好像火山爆發似的。

而在歡騰著的熱浪之中有一個古怪的三角狀線條若隱若現。

龍眸化成藍色光針進入了虛空之海。

不久,龍眸接近了那三角狀線狀物。

發現三角狀物涵蓋了幾百里範圍,似乎這種東西是一種高能量的禁固裝置。

龍眸截取了一點吸收回來擱入輪迴旋渦之中一分析,唐春頓時一震。因為,這三角線狀物形成的能量居然是仙能量。

而且是一種病毒性的仙能量。一經染上的話就會中毒。

「這是仙禁。」撼岳看了后說道。

「嗯,仙蟲形成的仙禁,師尊認識這種仙蟲嗎?」唐春看著手中不斷在跳躍著的一些細如塵埃樣的蟲子。發現這種蟲子通全呈顯的是金色。

而蟲子外形長得有點像是毛毛蟲,身體上布滿了毛狀物。而一些金色的能量就是從毛狀觸鬚中射出來的。

「不認識,從沒見過。」撼岳說道。

「少主,這是地氓。」這時,吞天母蝶青眉說道。

「地氓,什麼東西?」唐春問道。

「一種相當可怕的病毒蟲,此蟲發出的金色光線居有令人迷幻的效果。

如果合力布成蟲陣的話威力相當的恐怖。一些高階煉器大師常常把它們融煉入仙器之中。

你一接觸到就給迷幻住了,還不得任由他們宰割了。」青眉說道。

「你們能吞噬嗎?」唐春問道。

「不能。此蟲的天敵叫『明目蟲』。因為它們能迷惑人。而明目蟲卻是能清心明目,不讓你給迷幻住。自然,此蟲就發揮不出威力來了。」青眉說道。

「明目蟲的目的是清心明目,哪咱們吞服了清心明心的清咒丹豈不是就可以不用被迷惑了?」唐春說道。

「嗯。應該有效果。不過。這清咒丹的品級不能太低。不然。你是無法抵擋住仙禁的。」青眉說道。

「沒事。」唐春一聲冷笑,鑽入大帝神廟煉丹。

在撼岳指導下,一個月後。幾顆荒階的半仙丹級別的清咒丹出現。

唐春一指彈去,三顆清咒丹猶如丹炮一般破開虛空之海瞬間到達三角線條處爆開了。

而同時,蟲族軍團以及趙窮,千鬼船一起出動,全方位包圍了三角線狀物。

大戰在虛空之海中展開了,地氓失去了最大的攻擊手段。不久,仙禁給成功告破。

而仙禁一破,三條身影顯露了出來。居然是納家的納蘭鴻天納林以及納魚三人。

不過,三個傢伙現在慘啦。給全包圍了。一水寒閃著恐怖的仙能一捧下去直接就把納蘭鴻天半邊肩膀都給劈塌了。

而納林這位大東王朝來的葯令使給趙窮跟羅列兩人合力一劍穿心而過。納魚給宋軍二人合力早碎屍萬段了。

只不過在短短的分把鍾時間內,納家三位高手全毀在了唐底兵團之下。

「唐春小兒,你會遭到大東王朝納家最殘酷的報復的。」納蘭鴻天一聲狂吼,三角蟲團居然詭異的爆開了。其中一隻指頭粗的地氓居然化成一溜金光破開虛空海而去。

「抓不了啦,納蘭鴻天把魂魄融於了此蟲身體之中飛走了。它應該是地氓蟲王,這種蟲王在搏命之下可以撕開虛空而去的。」青眉說道。

「納蘭家要找事咱們就奉陪,過段時間我要去大東王朝了。哪咱們再斗一場就是了。」唐春一聲冷笑,把納林跟納魚的魂魄融入千鬼船,此船實力更是大增了。

在虛空的日子裡,唐春抓緊在大帝神廟中修鍊。

以九道劍陣為主,這九道劍陣融合之後發出的巨大威力就是撼岳看了也驚嘆不已。

偶爾的時候唐春也會收起耀世之光8號施展跨段位虛空術以加快前行速度。

二個月後,唐春一行人到達朝武島域天陽城。

唐春並沒決定直奔方家,而是在天陽城客棧休息一天。

晚上的時候雲龍游天跟羅列匆匆回來了。

「方家情況很不妙,現在已經給林家逼上絕路了。

關鍵的問題就是方蓮,林家現在投靠了朝武二星宗派八極道。

在八極道撐腰之下更為囂張了,並且,已經下了最後通碟。

明天晚上要求方家準備好,林家要過來迎親。」雲龍游天說道。

「林家那傢伙都死了幾千年了居然還想拉方蓮陪葬,玩冥婚。簡直是欺人太甚。」羅列憤然道,「要不是雲龍游天阻著,我真想直接衝進去滅了林家。一個小小的林家,舉手可滅。」

「就是八極道又如何,連脫凡境高手都沒有。少主。乾脆我們四個出馬直接滅了八極道跟林家就是了。不勞少主去忙這些小事了。」趙窮哼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