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心吧,父親,我定不會讓你失望。”

Home - 未分類 - “放心吧,父親,我定不會讓你失望。”

葉筱微微點了點頭,和長老緩慢的離開。

一座小山上,佳兒的臉略微有些火辣,眼眸微眯,紅潤的小嘴微翹,眼睛緊盯着葉晨。

“佳佳,你這是幹嘛,你盯着我看啥?你把我看得害羞了。”薄薄的嘴脣抿成了一條有些倔強的線條,葉晨黑色的眸子發現唐佳佳正緊着自己。

葉晨就像那犯錯的孩子,摸頭不知腦,疑惑的看着這個稚嫩的臉龐微微一紅唐佳佳。

“葉晨哥哥,我已經三年沒有看到你了。”唐佳佳露出一絲微笑,微微翹起那紅潤的小嘴。繼續道:“你以前怎麼叫我的,你就怎麼叫我吧,你這樣叫我,感覺怪怪,我還是喜歡你叫我佳兒,嘿嘿。”

紫色衣衫在身的唐佳佳,葉晨蕭炎眨了眨眼睛,雙眼緊緊的盯着少女俏美的小臉。收斂在唐佳佳身上的目光,道:“好吧,佳兒。”

“其實,我–”葉晨欲言而止,突然間,竟有一絲說不出口。他想告訴佳兒,自己並不是那個真正的少爺。可是自己這樣說,佳兒能相信?能接受嗎?

淺淺的柳眉微皺,見聞欲言而止的葉晨,佳兒有點奇怪的看着葉晨:“小晨哥哥,怎麼了?”

“一言難盡”

“對了,佳兒你能幫我一個忙麼?”葉晨想起了自己來到這裏的目的。

“嗯?”一雙大大的秋水眸子,流轉着那淡淡好奇的目光看着葉晨。

“能不能,幫我找一找,名叫萌兒和薇兒的小女孩,他們長相幾乎一模一樣,對了,還有一個老人陪着她們”葉晨嘴角挑起一抹桀驁,看着微微翹嘴的佳兒。

“葉晨哥哥,你認識她們?”佳兒臉色微微輕沉,淺淺的柳眉微微輕佻。

“如此說來,你見到了。”聽聞,葉晨露出一絲笑容,但隨即停止了那瞬間的微笑,察覺到佳兒的那纖細狹長的美眸思慮眯成一道細縫,臉頰露出一絲輕沉。

“葉晨哥哥,聽聞一位長老說,在路徑雅瑪帝國的路遙中遇到了兩位模樣十分相似的女孩子,還有一位老人。”佳兒露出一絲淡淡的凝重,繼續道:“那位長老說,路徑小店,上前去準備就餐,進了小店後,發生小店已經被洗劫了一番,地上躺着兩個受傷的孩子,還有一位重傷的老人”

“什麼?他們受傷了?嚴重嗎?佳兒,你快告訴我。”聽聞,葉晨猛然頓起,露出驚慌的神色。緊接着道:“他們在什麼地方,能帶我去嗎?”

“葉晨哥哥,他們已經無大礙了。”佳兒沒有想到,葉晨如此激動,微微沉吟,道:“我想,你和他們的關係一定很好很好,使其爲親人一般,是嗎?”

葉晨看着佳兒一雙彎曲猶如月牙的美眸,知道他們沒有大礙後,才緩緩的坐在佳兒的旁邊,道:“嗯,和佳兒你同等重要。”

“嘻嘻,葉晨哥哥。”佳兒,此刻,露出一絲微微的笑容,那俏美的臉頰,露出一對小酒窩,讓人沉醉。

佳兒的眼神,說出的話,讓葉晨,道:“幹嘛呢?”

“你真好。”

捎着頭,似是有些無措,腦袋略微一漲,有點摸頭不知腦的看着佳兒,戲謔的說道:“佳兒,要是願意,我會守護你一生一世,嘿嘿,一直都會守護在你身邊。”

俏美的小臉微微一紅,眼眸微眯,偏着小腦袋看着葉晨,輕笑道:“我相信你,葉晨哥哥。”

看着眼前這個微微挺了挺那豐滿的胸脯,緊盯着自己的佳兒,葉晨微微點了點頭。他沒有想到,一句如此戲謔話,好像當真了。葉晨的手親暱的拍了拍薰兒的腦袋。 望着同佳兒並肩齊走的葉晨,贏得衆多男子異樣的目光,打量着佳兒身邊的葉晨。

此刻,佳兒正領着葉晨在葉氏家族的府邸內,往房間走去。

“傳聞,三少爺,現在已經是一個廢人,怎麼和佳兒走得如此近呢?”

“據說,三少爺,已經不在是當年的那絕頂修煉天才了。”

“哎,可惜了。”

葉晨沒有想到,自己不能修煉的消息竟然傳了出去,暗暗吃驚。自己不能修煉,他們是如何得知的?難道是,葉晨想起了甦醒時,在房內的長老,或許自己的體質被長老查詢到了。

不過,葉晨自然懶得和他們計較什麼。畢竟自己只是來這個世界鍛鍊而已,不過,自己的體質不能修煉,對心理上也是有一定的打擊。好在,葉晨還可以修煉軒轅訣。

“葉晨哥哥,你真的不能修煉了嗎?”佳兒聽聞,一雙好奇的美眸不帶任何流露的看着葉晨。

“佳兒,如果我真的不能在修煉了,是不是你會看不起我呢?”葉晨現在並不想讓佳兒知道自己雖然不能修煉這個世界的祕術,但卻能修煉來自域外的祕術。

“葉晨哥哥,瞧你說的,怎麼可能嘛,我帶你去見一個人,他或許有辦法讓你再一次修煉。”佳兒微眯着眼睛,拉着葉晨的手,含笑而道。

她想起了一個或許可以打破葉晨不能修煉的體質,那就是自己的師傅。佳兒的師傅是一個神祕的煉藥師,是這個世界最無尚的存在,煉藥師,是一個極其稀少的存在。

“能不能打破無法修煉的體質,其實無所謂。”葉晨微眯着雙眸,淡淡的露出一絲笑容,他即便不能修煉這個世界的祕術,但他卻能修煉軒轅訣。

“五個月後,乃是龍神帝國家族刷新排位的時間,到時你不想去嗎?”佳兒那雙美麗的秋水眸子,靜靜的盯緊着葉晨。

聽聞,葉晨移走在佳兒身上的眼神,走了幾步,才緩緩的說道:“家族排位。”凝重神色,轉身看着佳兒,繼續道:“如今,不能修煉,如何去參與。”

佳兒,聽聞,邁動步子,走到葉晨的旁邊,纖細白皙的玉手帶有一絲顫抖的拉着葉晨的衣角。輕吟的說道:“走吧,我帶你去見師傅。”

“嗯?好吧。”葉晨見聞佳兒如此,也不想拒絕,他到時想見見佳兒的師傅到底是什麼樣的人,竟能博得許多修煉者的重視。

“咦?這不是失蹤三年之久的絕頂修煉天才麼?”一個身穿白色服飾,和葉晨年紀相仿的男子,手中拿着一把鴛鴦作秀的扇子,出現在並肩齊走,準備去見佳兒的師傅前面。

“天佑表哥,有何事?”佳兒那慵懶的淺淺柳眉見到葉天佑微微皺了皺。

“佳兒表妹,表哥這不是聽聞葉晨表弟回來了,特意拜訪嘛。”葉天佑打開扇子,昂首挺胸,一副悠然自得的神態,走了過來。

“葉晨表弟,聽聞你不能在修煉,可否爲真呢?”來到葉晨和佳兒的身邊,葉天佑直言不諱,開口便說道。他對葉晨有很大的不滿,看着葉晨和佳兒似乎關係很曖昧,心裏很不爽。

“葉晨哥哥,能否修煉,與你何干?哼。”見到葉天佑如此出言,佳兒那俏美的臉頰瞬間垮了垮,繼續道:“葉晨哥哥,我們走”

葉晨隨佳兒離去,留下葉天佑在原地呲牙俐齒,一雙黑色的眸子,不以爲然的看着遠離的兩個身影。“哼,看你能囂張多久。”

葉晨和佳兒離開葉家,直接來到一個偏僻的地方,這裏有着奇特的味道,千種味道相容,讓精神爲之輕微振了振。

入眼的是一片藥田,各種奇特的植物栽種在藥田裏,散發着濃郁的清香。

“葉晨哥哥,這便是師傅住的地方。”佳兒那紫色衣裙,隨風飄逸,露出那白皙嬌滑的肌膚,山巒秀麗,俏美佳人。添香菊色,隨風而起。

這裏,靈氣逼人,葉晨停頓片刻,道:“佳兒,你師傅是藥師嗎?”

“嗯,我師傅是一位神祕藥師,很少有人知道他的存在,有着恆古傳承。”佳兒微眯着眼眸,紅韻的俏美臉蛋露出一對小酒窩。

“唰-”一道光影伴隨一陣清風,一個披頭散髮的老人出現在葉晨和佳兒的身前。

“師傅,你來了,嘻嘻。”佳兒露出淡淡的微笑,修長的畫眉微微彎曲。

“你這丫頭,他是你帶來的?”藥老拍了拍佳兒的小腦袋,看着葉晨道。

“師傅,這個是我葉晨哥哥,他原本是一個絕頂的修煉天才,可如今卻不能在修煉,你能不能幫幫他。”佳兒俏皮的雙眸,露出一絲絲淡淡的憂傷。

“恆古聖體。”藥老驚訝的發現,眼前這個眉清目秀的少年,是早已覆滅的恆古聖體。如今卻現世。

恆古聖體,很難發掘,體質和普通人無疑,沒有一定的勢力無法察覺。恆古前,出現一次,橫掃天下,可不知何原因,唯一出現過的恆古聖體突然在世間徹底失去蹤跡。

“小子,你隨我來。”藥老露出凝重的神色。眼神中卻閃爍着激動的神色。

“師傅,葉晨哥哥,有希望再一次修煉嗎?”佳兒見聞藥老那凝重的神色,微淺的美眉皺了皺,感覺有絲異常。粉脣被潔白的貝齒輕咬着。

“很難,但也並無沒有希望,丫頭,你先回去吧”藥老此刻的臉色越發的凝重。

恆古聖體,很難打破,體質和普通人無疑。但是倘若被打破,進入修煉的狀態,那將是一個無敵的存在。

“師傅,那我先回去了,你要幫幫葉晨哥哥。”佳兒眨巴眼的看着藥老,又輪動着那雙大大的雙眸看着葉晨。

“去吧。”

葉晨隨藥老來到一間非常隱蔽的茅屋,一股清香的藥味傳來,說道:“爲什麼這藥味都是清香的,卻沒有帶着苦澀。”

“嘿嘿,苦澀變甘甜,散發清香,這才能練出絕頂丹藥。”藥老微笑着,隨即盯着葉晨,臉色一變。

葉晨看着藥老的神色,不由的渾身不自在,疑惑的盯着藥老,黑色眸子緊盯着。“那個,老頭,你這什麼眼神,怎麼感覺色眯眯的啊?你難道有不良嗜好?”

聽聞,藥老,徹底眩暈,敲了葉晨的腦袋道:“媽的,臭小子,亂說什麼,我是在看恆古聖體,可沒有看你。”藥老戲笑,被眼前的這個小子弄笑了。

“你看恆古聖體,幹嘛看我啊?感覺怪怪的。”葉晨看着藥老的話語,愣愣的看着這個古怪的老頭。

“你就是恆古聖體。”藥老眼發精光,對葉晨來了興趣,他多少年,沒有遇到能難倒他的事,如今,出現了恆古聖體,戰意高昂,似乎遠離戰場的那股傲氣,被點燃。

“什麼是恆古聖體?”葉晨微微皺了皺眉。

“萬年難遇之聖體,舉世無雙,修成,可縱橫天下。”藥老微微擡起頭,看着屋頂。

聽聞,葉晨微微一頓,露出驚容,道:“那可以修煉嗎?”

“很難,但是並不是沒有希望,我試試看。”藥老側頭看着葉晨,露出一絲壞壞的笑容。

‘媽的,這笑容,好詭異。’葉晨心裏看着藥老,罵道。

“小子,罵得可爽?”藥老的笑容,更加詭異的看着葉晨。

藥老的話,讓得葉晨震驚的看着藥老,道:“老頭,你能知道我心裏的想什麼?”眼神不可思議的看着藥老,此刻,覺得眼前的老頭,很神祕很古怪。

“你認爲是什麼就是什麼,你爽完了,到我爽了。”藥老緩慢的走向葉晨,一雙似約成細縫的眼睛,緊盯着葉晨。

“你想幹嘛?”葉晨下意識的退了幾步,藥老的行爲,着實讓得自己渾身不自在。

“自然幫你打破聖體禁錮。”藥老停下,露出一絲慎重。

“昂?這樣啊,怎麼做?”葉晨那懸起的小心臟,徹底落下了,被藥老的這動作,視其不良行爲。

“你隨我來。”

跟着藥老,走進另一個房間,這裏,堆放着許多藥材,透出淡淡的藥味。透過那狹小的窗縫,可以模糊的看清楚外面。

“脫點衣衫。”藥老淡淡的說道。

“幹嘛?”

“在廢話,爺抽你,進去。”藥老翻了一個白眼。

屋內,一個大大的木頭而制的桶,能容納三人。葉晨聽聞藥老的話,是要自己脫掉衣衫,進去。看着藥老那凝厲的眼神,葉晨道:“老頭,你先出去吧,你在這裏,我不好意思,會害羞。”

藥老似笑非笑的看着葉晨,露出一絲笑,一臉古怪的表情,道:“我先去準備,你好了說一聲即可。”

很快,葉晨脫掉所有的衣衫,進入了木桶,對外面的藥老喊道:“老頭,我準備好了。”

片刻,進來的藥老,讓葉晨那粗細的眉梢緊緊挑了挑。藥老舉着一個偌大的木桶走了進來,不斷的有水溢出。看得葉晨瞪大了雙眸,心道:這有千斤吧?這老頭力魄如此大。

這世界,果然很瘋狂,等老頭來到身前逐步的時候,問道:“老頭,如果我修煉了功法,到了其他的地方,還能用嗎?會不會受到限制?”

“什麼地方?”藥老皺了皺眉頭。

“就是另一個世界。”葉晨淡淡的說道。 “另一個世界?你怎麼會突然說起這個?”藥老蒼白的眉梢,緊緊皺在一起,幾千年前的那件事,他是知道的,同時也經歷了。

“老頭,你直接回答我就可以了,到了另一個世界,還能用麼?”葉晨心中猜想,要是自己在這裏辛辛苦苦努力了,回到地球不能用的話,豈不是太失望了。

“當然能用,不過每一個地區的天地靈氣不同,有的地方几乎沒有,去了也無法修煉。”藥老舉着木桶,繼續說:“你也知道另一個世界?”

“藥老,不滿你說,我不是這個世界的,我是從另一個很遠的地方來的,你相信嗎?”葉晨說道。

“當然相信,我很想知道,你們那個世界,是一個什麼樣的地方。”其實,藥老一直都想去傳說中的天之樂土。不過,卻是不知道如何而去。

“我們那裏,也算是高科技文明時代。”說話的同時,葉晨看到藥老一臉的疑惑,知道他聽不懂自己說的話,然後說:“和你說了你也不會懂。咱們是兩個世界的人。”

“確實不懂你說什麼。”藥老說道。

隨後藥老舉着偌大的木桶,笑意盈盈的向着葉晨走來,那詭異的眼神,讓得葉晨微微皺眉。

“不大嘛,還沒有成年”藥老舉着木桶,看着葉晨的下體,詭異的笑着說道。隨後,將帶着芳澤的水緩緩倒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