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神袍散發着溫和的純白光輝,懸浮在墨羽的上方,一層層的光輝籠罩着墨羽,光明所至,墨羽腦海中的血海如同陽春白雪般消融着。

Home - 未分類 - 光明神袍散發着溫和的純白光輝,懸浮在墨羽的上方,一層層的光輝籠罩着墨羽,光明所至,墨羽腦海中的血海如同陽春白雪般消融着。

噗通!

墨羽手持龍闕巨劍跪在了地面上,頭顱碰撞在龍闕巨劍上,發出咚的一聲巨響,鮮血沾染了龍闕巨劍巨大的劍刃,一條筆直的紅線順着劍刃滑落,一條金色的龍紋緩緩浮現在劍刃之上,瀰漫而出的神威猶若天獄,驚得上方的光明神袍急速退避,回到了呂柔身旁,不敢再次靠近墨羽。

“吾名龍闕,沉睡萬載,今日甦醒,卻不能助你,吾甦醒之時,即是吾散滅之時,萬年天緣,龍闕神兵復甦,必會助你登峯造極,散了、滅了,終歸天地!”一道威嚴的聲音感慨的訴說着,讓所有人都是心神震駭。

沉睡萬年,竟然守護了這柄巨劍萬年,一直與衆人朝夕相處的龍闕巨劍來頭居然如此之大,靜下心來思索,衆人亦是心中明悟,如若只是一柄巨劍,即便是聖器,也早已毀在極兵交戰中,然而經過數次與極兵交戰,這柄巨劍卻是生生擋下了極兵攻勢,而無絲毫破毀之跡,着實讓人驚歎!

“前輩,一路走好,墨羽絕不會辱沒龍闕威名!”墨羽低沉的訴說着,話語中有着無盡的堅毅與果決。

刺殺三皇子結束了,雖然並沒有成功擊殺三皇子,但是此戰亦是讓衆人心神盪漾,感悟甚多,絲毫不比擊殺三皇子差。

刷刷刷……

黑色的天空之上突然涌來了很多幽冥強者,佇立於天際之上,神色驚愕冰冷的注視着墨羽幾人,整座混元城中人,皆是沒有人想到三皇子的行宮居然遭到了襲殺,幽冥等級極爲的森然,大一級壓死萬人,三皇子的行宮平日裏幾百米內無人敢靠近!

墨羽幾人等若是做出了一件驚天動地的大事,必將傳遍整個幽冥,讓億萬冥獸感到震撼,近乎是直搗黃龍!

嗡嗡嗡!

墨羽幾人的身體上迸發出了刺目的金光,一股空間波動瀰漫而出,腳下生出了一個金色的傳送陣,隨時會被傳送出幽冥。

“墨崖,你過來,我帶你離開,今日一戰,日後在幽冥內沒你好日子過!”墨羽神色淡然的說着。

遠處廢墟中的墨崖手持一柄墨綠戰戟,向着墨羽邪魅的笑着,向墨羽揮了揮手,道:“富貴險中求,我若是活着離開幽冥,必會尋你一戰!”

墨崖說完便是騰空離去,身後有着近千名冥族強者追殺,一路血光帶屍骨!

墨羽亦是邪魅的笑着,目光凝視着遠去的墨崖,道:“狡猾的傢伙,我欠你恩情,你可盡情一戰,呵呵。”

嗡嗡嗡……

墨羽最後凝實了幽冥一眼,眼前一陣模糊,身軀微震,再次出現在了獸域祕境中,眼前的金色萬丈石壁開始噼裏啪啦的作響,最終轟然一聲巨響,破裂爲無數巨大的碎石,如同一場隕石雨,墜落在大地上,一條嶄新的道路出現在墨羽眼前,毫無人煙痕跡! 墨羽幾人凝視着這條嶄新的道路,心生激盪,因爲這條道路太過奇異了,盡然是用黃金鑄就的道路,黃金路上沒有一絲灰燼,顯然是從未有人經過此地,黃金道路遙指遠方,天際上的金色赤陽灑落下道道光輝,讓這條黃金路越加的耀眼。

“我感受到了無盡的力量凝聚在黃金路上,而且我探測不出這條路的盡頭到底在何方,若是貿然前進,無法預測會發生什麼。”呂柔嬌媚的小臉上神色凝重的說着。

同樣,這條黃金路給了墨羽、青荒、慕容皓辰幾人一種如同汪洋大海般的力量,與自身想必,自己的力量雖然能夠摧山倒嶽,但卻只是一粒塵沙,淹沒在黃金道路上!

“調整狀態,一會我先上,你們在後!”墨羽堅定的說着。

青荒幾人亦是果決,明曉不能勸動墨羽的決定,同時也知道這對於墨羽的帝路有着好處,開始盤坐在地,調整精神狀態。

一個時辰過後,墨羽四人齊齊睜開雙眸,筆直的身軀佇立於殘破的大地上,金色赤陽之光灑落在幾人身上,如同爲其鑄就了一件黃金聖衣,威武不凡!

“小心一些。”墨羽出聲提醒着,腳下快速的邁出步伐,攜帶着一股有我無敵的氣勢,踏上了金色大道。

轟!

墨羽腳步剛剛踏上了金色道路,便是感受到了一股威壓,轟隆隆的壓在身軀之上,壓得身體噼裏啪啦的作響,墨羽眼眸中微露出驚駭之色,這竟然是帝皇之威,猶若億萬鈞之力,內蘊着來自靈魂的威壓,壓在墨羽身軀上。

而身後的青荒一步踏入黃金道路上,卻是感受到了另一種強悍的威勢,不同於帝皇之威,卻是對青荒有着巨大的壓迫力,讓青荒眸光中迸射興奮與驚駭,這是神武八將中,荒將一脈的力量,極爲的特別,這種力量壓制在青荒身軀上,卻是讓青荒內心受益良多,感受着祖輩的那種蓋世之威,體悟着那種層次的力量,無不讓青荒得到諸多的好處。

緊隨青荒身後的呂柔,慕容皓辰在最後爲呂柔斷後,也許是兩人互相配合時間長了,開始出現一種莫名的關係,很是奇怪,卻是讓的兩人暗中竊喜……

呂柔踏上黃金道路,迎接的卻並不是那種蓋世的壓力,而是一種足以淨化時間的光明力量,純粹到了極點的光明力量籠罩着呂柔,滋潤着她的的嬌軀,同時亦是讓呂柔精神感悟不斷的增長着,那是一種對光明的明悟,每踏出一步,這種明悟便是會更加的透徹一些,此時的呂柔心靈晶瑩透徹,沐浴在光明下,最爲輕鬆,很快便是超越了墨羽,讓墨羽三人嘴角直抽搐,卻是無法太過分心……

排在最後的慕容皓辰揹負着白龍劍,感受到的是另一種威勢,那是一種凌厲到極致的劍意,仿若能夠一劍破山河,劍斬虛空,御劍而行,超脫天地一般,慕容皓辰心中震撼,這是傳說中劍神的威勢,那種劍意、劍氣,即便是不經意間散發出一絲一毫,都是能夠斬碎虛空,殺人於無形之中,可怕至極!

呂柔已經被三人默默排除在外了,那簡直就是在享受,輕鬆愜意,一個時辰過後,便是消失在了三人眼眸中,走出了黃金道路,懸坐於虛空中,靜靜的感悟着一路所獲。

墨羽三人一步比一步艱難,身體都彷彿是要散架了一般,腳步沉重的行走在黃金道路上,但是三人皆是意志如金鐵般的人物,絲毫未曾生出退後的念頭,緊咬着牙,鉚着一股狠往前行走着。

不知過去了多長的時間,三人在黃金道路上摔倒了不知道多少次,皆是身體劇烈顫抖着爬了起來,踉踉蹌蹌的前行着,意志堅定如神鐵,有着氣吞萬里如虎的氣概。

三人走着走着,步伐越來越快了,健步如飛,壓制在身體上的那種威勢漸漸地減緩着,確切的說並不是威勢減緩了,而是一路增長着,只是三人蔘透了那種威勢,不由自主的便是能夠抵禦、消融那種威勢。

三人最終踏出了黃金道路,一經踏出,迅速地盤坐於虛空之上,快速的沉澱感悟着,不知何時體內應經積攢了磅礴的玄力,如同即將破堤的洪流,等待着開閘放水,匯入大海!

轟!

墨羽的身軀一顫,體內積攢的玄力開始爆發了,如同海嘯般的玄力,洶涌澎湃的衝擊在墨羽體內的經脈中,那種保持在即將衝爆經脈的刺痛感,讓墨羽緊咬牙齒,身軀卻是不動如山,不在有着任何顫動。

洶涌的力量衝擊在墨羽體內,玄力修行上的一道道瓶頸如同虛設,被摧枯拉朽的破開,力量倍增着,墨羽盤坐於半空,卻是如同一尊活火山佇立於此,隨時都能夠爆發出驚人的戰鬥力!

轟轟轟轟!

四道不同色彩的光柱沖天而起,攪動着漫天風雲,雷霆凝聚滾滾作響在九霄之上,讓千里外的很多獸域強者都是感到了畏懼,不敢輕易的靠近,但也引來了很多真正的強者,快若閃電的衝向墨羽幾人的方向。

墨羽四人雙眸睜開,各自眼眸中皆是凝聚着駭人的神光,如同兩輪赤陽鑲嵌在瞳孔中,讓許多獸域強者不敢直視。

墨羽站起身軀,看着周遭的衆人,嘴角掀起了邪魅的笑容,發現了很多的熟人,太清龍族的龍青兒、雷霆虎族的雷嘯天,還有九陰騰蛇族的騰印皆是在此,墨羽目光凝視遠方,隱隱將發現了魂獸密宗的氣息,嘴角的笑容越加冰冷邪魅。

“諸位,來此有什麼事情麼?”墨羽笑呵呵的問道。

來此的獸域強者沒有一千也有八百了,皆是無奈的看着墨羽,他們來到這裏時,那些雷霆異象早已經消散,只有墨羽幾人盤坐於此,就連黃金道路都是消散了,毫無出現的痕跡。

“我們來此做什麼,還需要向你區區一個人類過問麼?!”一道陰冷尖酸的聲音響起,一名神色極爲陰柔的男子走出在騰印身旁,此人名曰三狸,乃是在獸域祕境內被騰印懾服的獸域強者,這種懾服在四大霸族中稱之爲獵捕。

雖然四大霸族掌控着獸域祕境,但每一次開啓,都是會邀請一些大族的年輕子弟進入獸域祕境中,藉此讓四大霸族弟子將其懾服,歸屬於四大霸族中,也正是因爲如此,四大霸族的地位越加的強大!

刷!

墨羽右手食指擡起,一束紫金光芒破開了虛空,快若閃電般穿透了三狸的頭顱,怦然一聲倒地,即便是龍青兒與雷嘯天都是神色略微驚異,剛纔的速度太快了,快到即便他們能夠看清,但卻是無法阻止的地步,當然也有一部分原因是墨羽出手太過突然了。

看着自己懾服的強者被墨羽一指戳死,騰印佇立於身旁竟然來不及出手,內心驚駭,怒火熊熊燃燃氣,眼神陰翳冰冷的注視着墨羽,猩紅的蛇信子不斷的吞吐着,威勢極爲駭人,身旁的獸域強者快速的後撤,他們都明白,這是騰印即將出手的徵兆!

“怎麼,你不服氣麼,想要一戰,儘管上來好了,太過呱躁的人,死的也早,對吧?!”墨羽戲虐的冷笑着。

騰印手持赤紅戰戟一步步的走出,眼眸中漆黑一片,如同無底黑洞,能夠吞噬一切,陰測測的笑了起來。

“人類,你進步的倒是很快呢,半步清靈期,竟然讓你如此的囂張了,無知者無畏啊,就讓你嚐嚐天差地別的力量吧,你永遠追趕不上我,亦無法擊敗我!”騰印冷冽的說着,清靈一重天中期的力量迸發而出,讓的許多獸人神色驚恐的倒退着。 騰印要出手了,龍青兒與雷嘯天皆是眸光微凝,深知他在獸域祕境內,獲得了一番不小的機遇,三人的實力在同一線,看向墨羽的眼神,有些擔憂。

“你很煩呢,想出手何須藉口,儘管來好了!”墨羽淡然的說着,給人一種風輕雲淡的感覺。

“成全你!”騰印神色陰冷的說着,身影快如電光,襲殺向墨羽。

鐺!

ωwш⊕ ttкan⊕ ¢ 〇

墨羽手握龍闕巨劍一記斜斬直挑而上,與迎面襲來的赤紅戰戟交擊在一起,發出了穿雲裂石般的碰撞聲。

巨大的力量貫穿而來,卻是無法讓的墨羽退後半步,迎着漫天槍影一步踏出,龍闕巨劍上金色的龍紋浮現,一聲響徹天地的龍吟響起,墨羽的進攻如同瘋魔一般,力量與速度皆是達到了極致。

鐺鐺鐺!

數個呼吸間,兩人硬憾了幾十記,騰印手持赤紅戰戟滑退出數米,神色陰沉的凝視着站在原地巍然不動的墨羽,兩人交戰產生了巨大的能量貫穿之力,騰印爲了化解選擇了退後,而墨羽以身軀承受那股摧山倒嶽般的力量,渺小的身軀,在這一刻勝過了萬丈山嶽!

桀驁、不屈、堅毅、信仰、唯我、帝心,帝路不可退,唯有堅不可摧的意志,方可證帝道,能承受的,爲什麼要退縮,以身受攻,無人可阻其腳步!這是墨羽在黃金道路所感悟出的一些帝威!

“吾之帝心、吾之帝路,無堅不摧、無人可擋,天地唯我!”墨羽低沉的自喃着,眼眸中迸射出駭人的神光,倒提着龍闕巨劍襲殺向騰印,手起刀落,一記力劈華山攜帶着震人心魄的龍吟,斬向騰印的頭顱。

鐺!

龍闕巨劍落下,帶着披靡天下無人可擋信念與威勢,斬擊在直挑而上的赤紅戰戟,近乎無堅不摧,將騰印斬出幾十米,狼狽的手持赤紅戰戟止住退後的腳步,眼眸中有些瘋狂的盯着墨羽。

帝路不可擋,這是一種源自血肉骨骼中的信念,在剛纔騰印兩次被擊退,凝聚出的帝心已經開始出現了裂痕,在墨羽的威勢下,開始微微顫慄,如同臣子遇見君王!

“不可能,我的帝心竟然出現了裂痕,該死的人類,我要你死!”騰印憤怒的咆哮着,知曉自己無論如何都不能在後退了。

騰印開始了完全獸化,赤紅的光芒湮沒了騰印的身軀,刺目的耀眼,一股血脈上的威勢散發而出,讓的許多獸域強者神色驚愕,快速的後退着,九陰騰蛇族血脈至陰至柔,但血力卻是極爲霸道,一旦獸化,血脈威壓足以壓死一些普通的獸域強者。

騰印居然選擇了完全獸化,我的天呢,這個人類到底有多強大!

半步清靈居然有着跨階的戰鬥力,逼迫的騰印不得不選擇完全獸化,完全獸化,這是生死一戰的戰言啊!

也不完全是強大的戰鬥力,這個人類擁有着無堅不摧的帝心,氣吞萬里如虎的氣概,九陰騰蛇族乃是至陰,缺少陽剛霸氣,這也是騰印證帝道的最大缺陷!

無數獸域強者低聲議論紛紛的說着,眼神不由自主的投射向了雷嘯天,雷霆虎族天生蘊含雷霆之力,至剛至陽,此時的雷嘯天亦是凝聚出了帝心,如若是雷嘯天出手與墨羽一戰,必將十分的慘烈!

雷嘯天無奈的笑着,他並不是不想與墨羽一戰,而是與家族高層意見一致,認爲不可與墨羽生死一戰,無論兩人誰隕落,都將是神武大陸的一大損失,尤其是在這個幽冥即將徹底復甦的亂世,不可妄動!

嘶嘶嘶……

蛇鳴嘶嘯沖天,尖銳的聲音刺破了許多獸域強者的耳膜,鮮血直流,痛楚的倒退着,而遠處的青荒手持梵龍金槍,同樣是發出了一股滔天威勢,精通御蛇之術,欲要與騰印生死一戰!

“墨羽,讓我來與他生死一戰吧,同爲蛇族,吾乃荒脈傳承,絕不會敗於九陰騰蛇之手!”青荒手持梵龍金槍堅定的說着,誓要與騰印一戰!

墨羽璀璨的笑着,輕輕拍了拍青荒的肩膀,倒退出數步,爲自己的兄弟騰出一片戰場!

青荒眼神熱切的注視着即將獸化完畢的騰印,梵龍金槍閃爍着金光,瀰漫着一股龍威,荒脈最初亦是蛇脈,只是一脈脈的傳承,早已超出了蛇脈,成爲龍,卻亦非龍,極爲特殊,但那股龍威卻是如假包換!

這人是與墨羽一起的,我曾經在鳳族內見到過,此人擅長御蛇,沒想到居然要對完全獸化的騰印出手,這是欲要馴服騰印啊!

這傢伙的實力只是在吞噬巔峯而已,憑什麼敢挑戰完全獸化的騰印,要知道一旦騰印完全獸化,實力絕對不低於清靈二重中期,這可是我們獸域的資本呢!

難說呢,墨羽既然會放心讓他上場,應該不會這麼簡單的,等着看吧!

諸多獸域強者已經退後了近千米,遙遙的觀望着場中即將交戰的兩人,各自議論紛紛的說着,而龍青兒與雷嘯天則是對視了一眼,有些不解,但卻並沒有輕視青荒。

“人類,你們該死,隨便出現一個,就敢挑戰完全獸化的我,我要活活祭煉了你們,抽筋拔骨,祭煉生魂!”騰印已經完全獸化了,一直關注着戰場變化的他,憤怒的咆哮着,這是對他帝心的一種極度打擊,裂痕開始逐漸的增多。

“唧唧歪歪,完全獸化,有利有弊,獲得純粹狂暴的力量,必然要以部分靈智作爲暫時交換物,失去靈智乃爲至強者,卻亦爲最弱者,九陰騰蛇族,千年了,該了斷了!”青荒森冷的說着,殺氣森然。

嘶嘶嘶!

騰印蛇嘯沖天,數百丈巨大的深紅色身軀竟然是生出了一片片的怪異鱗片,每一個鱗片上都有浮現出一個個符文,極爲不凡,咆哮着轟殺向青荒。

“荒祕籍-蛇皇浮生咒!”青荒快速的移動着,低沉的吟咒聲響徹着,右手持梵龍金槍,在空中不斷地揮舞着,刻畫出一個個神異的符咒,金色的符印漂浮在天空上。

這些金色符文如同一座座山峯,轟擊在騰印巨大的身軀上,符印爲之,卻率先對騰印發出了精神攻擊。

轟轟轟……

符印如山,轟擊的騰印巨大的身軀陣陣作響,不斷地顫慄倒退着,符印消散,卻是在騰印的巨大蛇驅上留下了一個個神異的圖案。

“這是荒脈爲對付我九陰騰蛇族鑽研出的祕術,看來萬蛇國欲要復仇,已經謀劃良久了,真以爲這樣就可以擊殺我麼!”騰印聲音森冷的怒喝着,龐大的身軀不斷地顫抖着,很快一具蛇皮出現,騰印來了一記脫皮。

“你既然通曉我萬蛇國謀劃良久,自是應該知曉,我們怎麼可能疏忽蛇皮脫換這一招呢!”青荒冷冽的笑着。

騰印身軀徒然停了下來,一道道的符文再次浮現出表體上,那些符文刻畫進了騰印的肉身血脈、骨骼內,以騰印目前的實力,想要發現並抹除掉,近乎不可能。

“該死的蛇人國,我九陰騰蛇族絕對不會放過你們的,必將讓其屍血成河!”騰印痛楚的咆哮着,聲音淒厲駭人。

巨大的身軀上凸起一個個巨大的膿包,膿包砰然破裂,腥臭的血氣瀰漫而出,讓千丈外的衆多獸域強者眉宇微皺,忍不住這股腥臭氣味急速退後。

騰印擺動着巨大的身軀,不斷地顫抖着,痛楚的嘶嘯,眼眸怨毒的盯着青荒,想要將其撕成碎片,卻是無能爲力。

嘭!

騰印的身軀砰然一聲炸裂,竟是承受不住那種痛楚,自己自爆了!

漫天碎肉血蹦散而開,空氣中到處充斥着腥臭氣味,青荒手持梵龍金槍,目光冷戰的掃視着九陰騰蛇族剩餘的強者,一步踏出,快若閃電的襲殺而去,帶起了道道血花,這是千年的血仇,只能以血來洗刷! 所有獸域強者呆在原地注視着青荒的殺虐,一衆九陰騰蛇族的強者完全沒有抵抗之力,蛇皇浮生咒之威縱橫蛇族,染者即死!

太清龍族與雷霆虎族的強者皆是精力原地,並沒有出手,他們都很清楚那段千年前的血仇,九陰騰蛇族是時候爲其鑄就的大錯,承受復仇的怒火了!

青荒一身血跡的回到墨羽身旁,神色興奮的笑着,千年血仇得以報,心中大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