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的唐影,雙眼緊閉,絲毫沒有在意龍彪他們三個人的包夾,負手而立地站在操場上。

Home - 未分類 - 此時的唐影,雙眼緊閉,絲毫沒有在意龍彪他們三個人的包夾,負手而立地站在操場上。

因爲龍彪之前已經是被唐影給狠狠地踹了一腳,所以此時他看見唐影依舊還是那副無所謂的模樣,他就覺得自己更加憤怒了。

龍彪心道,你這是瞧不起對手麼?

龍彪緊握着棍棒,給他的兩個弟兄分別使了一個眼色,便是猛然的衝了上去,三個人快速地把唐影給死死地包圍了起來,幾乎是根本就沒有一點兒縫隙讓唐影逃走。

突然,天空中下起了下雨,龍彪的心情也由此變得有些煩惱起來了,舉起棍棒正準備向着唐影揮去,可是此刻,唐影猛然睜開雙眼,幾乎是一瞬間就把抓住了龍彪那粗壯的手臂,並且還稍稍一用力,就使得龍彪手中的棍棒落下來了。

續而手腕驟然用力,完全的把龍彪給控制了起來,唐影向前跨了一步,手臂上已是青筋突爆,用力的把龍彪一舉,便是把他擡了起來,狠狠地給扔了出去。

雖然龍彪很胖,也很耐打,但是他的對手是唐影,那麼他就不用想了,不死也得殘廢!

“真的需要提醒你一句,是時候該回去練練了。”唐影轉過身,淡淡地道:“你們兩個,也要試試麼?” 那兩個龍彪的弟兄看見了唐影既然把龍彪活生生的給甩了出去,臉上頓時冒出了大量的冷汗,腳步也不聽使喚的向後退了兩步,臉色也是漸漸地變得有些蒼白了起來。

因爲他們知道,龍彪可一直都是他們三個人當中最厲害的,可是在眼前,龍彪面臨一個瘦小子的時候,卻被眼前的這個瘦小子給打敗了,而且打敗的過程是令他們在場的每一個人都很驚訝。因爲他們沒有想到的是,龍彪那麼壯的一個人,既然會被一個骨瘦如柴的人給打敗了。

這樣的情況,發生在了他們每一個人眼裏,都是覺得很驚訝,當然,這樣的情況不只是鍾帆他們幾個人,還有正站在遠處的魏東楊夢穎以及唐璐三個人,同時還有的一些人,就是剛做完課間操的高一高二的同學們。

當他們看見那個彪悍的大漢衝向唐影的時候,再看見唐影的突然出手,楊夢穎立刻就激動起來了,因爲唐影並沒有因那個大漢的衝擊而受傷,反而還去把那個大漢給控制住了,這樣的情況,可能出現在正常生活當中的並不多,當然,這也足以證明他是來自外公那邊的人。

楊航這麼多年以來雖然沒有和她提起過外公那邊到底是個什麼樣的地方,而外公每一次到皖江市來探望楊夢穎的時候也是從來沒有提起過他那個地方是什麼地方,所以,楊夢穎也就只有在家偷聽着自己的爹地與外公打電話時他們所交流的話語中發掘。

雖然這樣的做法很不道德,也不符合楊夢穎的性格,但是楊夢穎總是覺得,爹地外公雖然不肯告訴自己,但是卻也不能不准她自己去挖掘吧,自己的爹地每一次總是說外公是來自一個很強大的地方,但卻又不肯告訴自己那個很強大的地方到底是什麼地方,所以楊夢穎也對自己外公的住處越來越感興趣了。不斷地去挖掘,不斷地去思考,終於,在她見到影的那一刻起,看着他蒙着面紗,楊夢穎就開始有些猶豫起來了,因爲自己的爹地手裏,並沒有一個保鏢會蒙着面紗的,而影卻是蒙着面紗,所以她回來的時候就在想,他會不會是外公那邊的人手呢?

既然他要選擇來救我,那爲什麼還要蒙着面紗來呢?

楊航的每一個保鏢,楊夢穎都是見過的,所以楊夢穎當時就用排除法排除掉了自己爹地那邊的人手,其次,楊夢穎又開始想到了自己的外公,每一次在家聽見爹地打電話給外公的時候,爹地都是讓自己先回玩自己房間去玩的,所以,楊夢穎就開始實行起了她的計劃,表面上是在自己的房間玩,但是實際上是靠着牆邊偷聽楊航打電話時所說的內容。

所以,直到現在,她才能夠肯定,唐影是自己外公那邊的人,因爲從她的分析來判斷,自己爹地之前已經是和自己說過的了,唐影是自己外公那邊過來的,一開始她是有些不太相信,但是,從現在看來,楊夢穎信了,的確是信了,只不過,還有一個問題,一直是令楊夢穎非常疑惑,那就是唐影,到底是不是之前救她的那個人,影。

鍾帆三個人也是一臉驚訝地看着龍彪,特別是王峯強,因爲在他看來,彪哥那龐大的身軀以及他平常在社會上橫行霸道的經驗,肯定能夠幫助自己挽回一下場子,好讓自己在面子上過得去一些。可是,到了現在,他完全的傻眼了,根本就不知道唐影一個人是如何做到能夠把龍彪給舉起來再甩出去的,這樣的情況發生在他們的眼裏,真的是再稀奇不過了。

此時的龍彪,被唐影甩出去的時候,背上的骨頭就已經‘咯嚓’的響了一聲,隨着他落地之後,清脆的聲音似乎是變得更爲響亮了一些,導致在場的每一個人都聽得清清楚楚的,同時,也令他們開始對唐影產生了一種恐怖感。

龍彪如此巨大的身軀,在唐影面前都是如此輕而易舉的給打殘,那麼對於他們這些人來說,就更加的不用再去想要怎麼對付唐影了,恐怕自己現在在唐影的眼裏,只不過是一個跳樑小醜罷了。龍彪的那兩個弟兄在心裏默默地念叨着。

“不……不……不用了,不用了。”其中一個弟兄已經是被嚇的不成樣兒了,於是膽怯地說道:“我們……我們……我們馬上就……就……就走。”

“記得把他也給我拖走,這裏可是學校。”唐影指了指自己身後的龍彪,淡淡地說道:“以後在社會上混,可是還真的要有兩把刷子,不然的話,被別人打的讓你母親都不認識你,那可就真的是無家可歸了。”

“是……是……是,我們這就……這就走。”那個弟兄看着唐影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樣,實在是覺得自己再不離開的話,下一秒可能就會變成龍彪那個模樣,小心翼翼地說道。

說完,他和他的弟兄就過去拉着龍彪從學校的後門離開了。

直到現在,鍾帆三人都還沒有回過神來,因爲他們實在是沒有想清楚,唐影到底是如何做到的?

只不過,唐影可是沒有給時間讓他們繼續思考,雨漸漸地大了起來,唐影可不想在剛入學的第一天就成爲落湯雞,續而給老師們和同學們留下一種不好的印象。

於是他很快地走到了鍾帆他們的面前,表情很是不友好地對着他們仨說道:“以後你們如果想要整我,麻煩你們請不要請這麼沒有品味的人來,他們三個,除了長得比我壯一些,還真的找不到一點兒值得我所戰鬥的一面,連我的一招都接不住的人,還真的不配做我的對手。其次,就是你們不想考大學,請不要把我也給帶上,因爲我不是你們這些富二代***,如果以後再發生這樣的事情,請你們不要在高考之前發生,還有,不要讓我發現是你們叫的人,如果一旦被我發現了,對手接不住我一招的話,那麼,我就拿你們試手,我可不敢保證,你們的下場會不會有龍彪那麼嚴重!”

唐影說這句話的時候,其實就是明擺着在警告他們,因爲他不想讓自己在高考之前這麼寶貴的時光所受到任何的阻礙,因爲他清楚的明白,方老頭子讓他來到皖江市上學,並且保護他的外甥女楊夢穎成功的考上自己心儀的大學,進入大學階段,讓其不受到一點兒傷害就可以了,而她只要成功的進入到了大學,那麼唐影的這項任務也就完成了,續而再去完成自己的下一個任務。

與其說方雲是讓唐影來保護楊夢穎不受到傷害,還不如直接說是讓唐影來休假的,雖然要面臨着高考,但是,對於唐影來說,這樣的高考還能夠難得住他?只不過是方老頭讓他體驗一下平常人們的生活罷了。

唐影的話一說完,就離開了操場,向着教學樓走去。

唐璐此刻也是撐着一把傘在教學樓大門那裏等着唐影過來,因爲現在是下起了大雨,而唐影昨天晚上又幫她收拾了衣服並且還搬去楊家別墅,所以唐璐爲了報答他,就獨自一人站在了教學區門口等着唐影回來。

“你……”王峯強被唐影這麼一說,心中原本已是被滅火器消去了一些的怒火立刻就像是浴火重生了似的,正要去把已經快要走到教學樓的唐影給拉回來,卻被張勇偉給拉住了手。

“君子報仇,十年不晚。” 重生後夫人每天福氣爆滿 張勇偉的心情就相對的要比王峯強穩定一些了,勸道:“反正裏高考還有一年的時間,我們有的是時間對付他。”

“是啊,看來,我們還是得靠天霸哥叫人來解決唐影了。不然的話,這樣下去,我們要何時纔是個頭啊。”鍾帆搖了搖頭,有些無奈地說道:“畢竟,他纔是我們四中的校霸之首啊!”

王峯強一聽要去找張天霸,他就頓時不願意了起來,道:“可是,老大,如果這樣的事情都去麻煩天霸哥的話,那我們的……”

“夠了,這件事兒就這麼定了,這麼久多和天霸哥那邊的人打好交道,把關係都給我弄好一些,這樣好用於我們的合作之中。”鍾帆沒等王峯強把話說完,便是怒道:“既然他唐影想要高考,那麼我們就不讓他高考不就行了!”

話一說完,鍾帆就離開了操場。

“是。”王峯強點了點頭,很是不甘心地應道。

王峯強雖然不甘心,但是在自己老大既然發話了的情況下,也只能是一聽便是,不過想了想也對,張天霸認識的人,可都是一些社會上的人,如果讓他來解決,這不就是輕而易舉了麼?

……

魏東和楊夢穎看着唐影打敗那個大漢之後,就一起回到了教室準備上課,畢竟外面可是下着大雨的。

只不過,在魏東回到教室之後,並沒有回到自己的座位上,而是在講臺上一邊宣揚唐影是如何將他們給打敗的情景說了一遍又一遍,一邊還繼續地說道自己一定要認唐影做老大! 唐影和唐璐很快地就走進了教室,因爲外面已經開始下起了濛濛細雨,雨勢也越來越大,使得那些在操場上的同學們和在籃球場上打籃球的同學們不得不盡快地回到自己地教室。

唐璐走進教室後,就回到了自己的課桌上,因爲楊夢穎找她有點事兒要說,只不過,很快地,唐璐手裏就拿着一個卡通版的棒棒糖向着正站在教室門口的唐影走了過去,唐影看見這一幕的時候,心中不免苦笑了一下,搖了搖頭,便是向着自己的座位走了過去。

可是,正當唐影要開始邁步的時候,唐璐突然走了過來,一把拉住了唐影,並且還一臉笑嘻嘻地說道:“唐影,給,這個是夢穎姐姐讓我給你吃的!所以,你必須得吃了喔!”

“呵呵,那麼,爲什麼她不親自給我呢?”唐影結果棒棒糖,苦笑着搖了搖頭,道。

“呃……這個……那個……”唐璐被唐影這麼一問,還真的有些不好回答,於是看了看四周,發現班上大多數同學的目光都是在注視着自己和唐影的,禁不住俏臉一紅,湊到了唐影的耳邊,小聲地說道:“因爲夢穎姐姐,她不好意思啦!”

話音一落,唐璐便是羞紅着自己的小臉蛋轉身就快速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寫着作業,決定不去再看唐影。唐影看着唐璐羞澀地回到了座位上,於是他就將眼光轉移到了楊夢穎的身上,續而發現她正在看着自己,只不過,當楊夢穎發現唐影正在看着她自己時,俏臉也是頓時就紅的像個小蘋果似的,不敢再繼續看下去。

對此,唐影也是一臉的無奈,苦笑着搖了搖頭,心道,爲啥現在的高中生都是這樣的?要是在神祕特使局裏,有這樣敢做不敢當的女孩子,那不是早就被別人欺負死了。想了想,可能是楊夢穎是大家閨秀吧,難免會有些害羞。

唐影剛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便是從自己的數學書上看見了一張粉紅色的小紙條,這個時候,唐影就真的表示非常非常地無奈了,爲什麼高中生不喜歡直接告訴對方而要以小紙條的方式告訴對方?這樣的情況不是隻有在小學初中才會出現的麼?怎麼到了高中還會有人傳小紙條?

而且這個紙條還是粉紅色的,唐影覺得非常的無奈,因爲他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這個傳紙條的主人肯定是一個女同學,其次想到的就是,自己才第一天入學上課,人都還沒有認識幾個,就會有女生傳紙條給自己?這未免也太快了一些吧!難道是自己走了桃花運了?還是自己昨天晚上的行爲,使得班上了有女同學看見了對自己一見鍾情了?

唐影越想越糊塗,所以,乾脆就沒有繼續往下想了,抱着一副很開心的心情打開小紙條,一看,上面寫着的內容既然是:晚上還是住我家吧,這樣你也方便一些,楊夢穎。

本來唐影還是抱着是班上的那個女孩子給自己的小紙條感到開心愉快的,但是打開一看,原來是自己的大小姐楊夢穎給自己寫的小紙條,唐影這一次真的是被打擊到了。原本他的心情還是很開心的,但是一看是楊夢穎的,唐影瞬間就開始呆滯了起來,雖然說不讓他出去找房子住,這個唐影很欣慰,不用他出房租費了,但是,當他看見紙條是楊夢穎寫的,他就只能是……

好吧,這樣的一個紙條,也正式的說明了,自己通過了楊夢穎的考覈。到了這個時候了,唐影也只能夠是往好處去想了。

楊夢穎此刻也正是在自己的頭腦裏想着,唐影看到了那張紙條,到底會怎麼想?因爲她昨天晚上可是親自打了一個電話給自己的爹地的,告訴爹地讓他今天搬走,可是現在,自己又有些不願意了……

上課鈴聲突然響了起來,唐影看了看鐘帆的位置,見他們還沒有回到教室裏來,不由得搖了搖頭,面對這些富二代子弟,當真是對他們的這種行爲感到失望,甚至是無語。

上課上到一半的時候,唐影的課桌上不知什麼時候又突然冒出來了一張小紙條,上面寫着的是唐影留這三個字。對於今天一個上午便是收到了三張紙條的事情,唐影還真的是非常無奈了,他原本以爲是鍾帆傳過來的,可是擡頭一看,發現鍾帆此時還沒有回到教室裏來,所以,他絕對不可能在這個時候給自己傳紙條,那麼,傳紙條的這個人,不是鍾帆,也不是大小姐楊夢穎,那又會是誰呢?

唐影帶着一絲疑惑地打開了紙條,有些驚訝地發現,上面寫着的內容竟然是:唐影同學,我想讓你做我老大,可以麼?

看完了紙條上的內容,唐影又在紙條後面看了看寫信人是誰,可是,上面並沒有寫寫信人是誰。於是,唐影就擡頭向着四周瞟了瞟,最終,唐影還是找到了這個寫信人是誰了,並且他還發現,那個寫信人還帶着一臉的笑意正在等待着自己的回信。

而唐影也是勉強地笑了笑,然後就拿起筆桿子在紙條上寫到:你是誰?

隨後,便是把紙條包裹了起來,向着前面的那個同學扔了過去。

……

皖江市,國際大酒店的一個普通房間裏,兩個白髮蒼蒼的老人正在交談着一些什麼。

“武鬥大會的事情,玄老,你準備怎麼辦?”一個長老淡淡地說道。

“還能怎麼辦,車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橋頭自然直唄!”玄老搖了搖頭,苦笑道。

“據我所知,這次的武鬥大會,好像並不能夠讓家族裏的成員來參加的吧!”長老有些無奈地說道:“你不會是還真的要讓紫凝月那丫頭去參加吧?”

“呵呵,呵呵,你看我像是那樣的人麼?”玄老笑了笑,道。

“當然像了,誰知道你這個老頭子到時候又玩出什麼花樣?”長老不服氣地道:“我可是在這裏先告訴你了啊,武鬥大會那天,紫凝月那丫頭不能上場,因爲他是你們家族裏的人!”

“那我把她拙出家門不就可以了,到時候她就可以上場了。”玄老一副無所謂的樣子道。

“你還真的是狠心啊!我說,紫凝月那丫頭可是紫族的公主之首哎,你把她弄出家門,紫族族長不把你這個太上長老給殺了纔怪!"長老看着玄老那副淡定的模樣,道。

”呵呵,他敢殺我?哈哈,我笑了,恐怕他連我一根毛都碰不到就死了。“玄老很驕傲地說道。

”得了得了,知道你玄老厲害還不行麼!說正經的,你這次準備怎麼辦?“長老看着玄老那開心地模樣,就知道他在開玩笑,於是揮了揮手,道。

”還能怎麼辦?讓凝月上場唄!“玄老嘆了一口氣兒,道。

”不是,我說你還真的讓她上場啊?“長老無奈到了極點,道。

”呵呵,那當然不可能。“玄老叼着菸斗,邊抽邊說道:”如果真的讓這個丫頭上場的話,那麼,你覺得各家族還需要派弟子來參加這個武鬥大會麼?“

玄老這不是在吹紫凝月有着多麼強大地實力,也不是在說她有着多麼地令人出衆,但是事實上,就是這樣的,‘女神’這個稱號,就是那麼名副其實的落在了她的身上。

單從她的相貌這一點兒來看,她就可以完全地秒殺掉世界上任何一個女人,甚至是可以讓世界上面的男人都無條件地臣服於她一個人。

而她的實力,那就更加地不用說了,整個世界上,能與她對抗的人,除了她的師傅玄老這個殺手之王之外,能夠與她對抗的人,還真的是少之又少。一個女人,擁有實力與相貌互相媲美,不稱‘女神’,那豈不是浪費了‘女神’這兩個字了!

”呃……“長老被玄老這麼一說,還真的不知道要如何說下一句了,於是表情有些難堪地回答道。

的確,如果真的讓紫凝月那丫頭去,那麼武鬥大會是根本就沒有必要再進行下去了,因爲紫凝月的容貌真的是可以迷倒一片男人了。所以長老換了一個話題,道:”那武鬥大會你準備讓誰上?到現在爲止,你都還沒有采取一點兒行動的啊,莫非,你難道是不想參加這次的武鬥大會了?“

”那你是希望我參加呢?還是希望我不參加呢?“玄老看了一眼那位長老,反問道。

”如果你不參加的話,那麼我就一定可以讓我的徒弟把第一名的位置給坐穩的,因爲我的對手,在這個世界上,除了你,還真的找不出第二個了。“長老很是得意的說道:”到時候,哼哼!“

”到時候,到時候你會怎麼樣?“玄老一臉邪笑地看着長老,道:”難道還能夠把這天給掀起來?“

”我會,我會……“長老有些有氣無力地說着,可是,當他看到玄老一臉邪笑地看着他,就不知道該怎麼繼續往下說了。

因爲他看到了恐怖的前兆。 玄老見長老有些害怕了起來,不禁覺得有些好笑,說實話,在他們這些各家族中的長老當中,也就只有他,纔有一定的威脅力。於是玄老苦笑道:“好了,好了,離武鬥大會開始,還有多久時間?”

“哼,反正離武鬥大會還有九個多月的時間了,如果你還不做一些準備的話,那麼,武鬥大會的冠軍一定就會是我的了。”長老被玄老這麼一唬,頓時就有些不服氣了,道:“哦?我還忘了一件事兒呢,你到現在,都還沒有一個家族身份的徒弟在呢,到時候,武鬥大會可是不準有家族背景的弟子上場的!而如果你現在就開始去找徒弟的話,那麼即便是找到了,恐怕訓練程度也會要很久吧!”

“呵呵,這個就不用你來操心了。”玄老揮了揮手,道。

“哦?難不成你還要讓一個菜鳥去參加武鬥大會?”長老有些得意洋洋地說道:“到時候,估計不用我的徒弟出手,你的那個菜鳥徒弟都會被別人打死!”

九個多月的時間,要將一個普通人培育成一個合格的殺手,這實在是有些使人不太相信。因爲,做一名合格的殺手,必須要有一顆極其兇殘而接受能力又要很強的心,作爲一名殺手,要與平常人接觸的畫面要多得多。

有可能上一秒你還在與別人玩的其樂不容、歡天樂地,下一秒就有可能會是在血流不止的地方,殺着一羣極其可惡的人,而那畫面,是平常人不敢想象的,只要你對別人仁慈一點,那麼返過頭去的時候,你就會變成一具屍體。

所以,長老纔會覺得這是一個不能再可笑的笑話了。

“呵呵,那你信不信我會讓我的菜鳥打遍整個武鬥大會上的參賽弟子呢?”玄老猛地吸了一口菸斗,吐了一口氣兒,喃喃地說道。

“你……”長老被玄老的一句話說的頓時就緊張了起來,不由得瞪了他一眼,說道。

其實,這樣的情況也不是沒有發生在玄老身上過,紫凝月那丫頭,就是被玄老訓了半年的時間就成爲了衆弟子當中最厲害的一個了,半年的時間,令他們這些人是想都不敢去想的,但是玄老卻做到了。他們這些人訓練弟子訓練了兩三年了,既然還打不過一個才訓練了不到半年時間的人,而且那個人還是一個女人,可想而知,玄老的訓練計劃是有着多麼的恐怖的。

當然,玄老的訓練計劃,一般都是會讓自己的弟子同意了才肯讓他們去做的,只不過,這麼多年以來,玄老的徒弟,也就只有紫凝月那丫頭承受的了,要是換做別人,恐怕早就換了師傅了。

“好了好了,今天差不多到這兒就可以了,我也該回去繼續我的乞討生活了。”玄老揮了揮手,站起來就準備出門離開房間,臨走時他還是說了一句話,道:“也要順便開始我的尋徒之路咯!”

‘砰’地一聲,門關了起來,房間裏只剩下了九幽長老一個人站在那裏,苦笑地搖了搖頭,道:“真的是一個老瘋子啊!榮華富貴擺在你的面前你不要,非要去過什麼乞討生活,真的是想不通你是怎麼想的。”

……

上午的課程,唐影基本上是聽了半節課,睡了半節課的,因爲語文和英語這兩門科目對於他來說,本就是易如反掌的。身爲一箇中國人,如果連語文都不懂的話,那麼只能是說,語文不及格,枉爲中國人了。

而對於英語這門科目,長年在國外執行任務的唐影,早已是精通了各國的語言了,不管是美式英語還是英式英語,即使是英國貴族式、皇室英語,對於他們這些長年在外的特使們早已是熟能生巧。只不過,那些語法之類的東西,唐影上課時還是比較對那種東西感興趣的。

除此之外,在第三節下課的休息時間裏,魏東厚着臉皮找到了唐影,並且還死皮賴臉的要求唐影收他爲小弟,於是,這樣的情景,遭到了全班人的一片白眼,可是他卻並不在乎別人的眼光是什麼樣的,依然是以那種‘走自己路,讓別人去說吧’的心理情緒來做事的。

唐影對此也是非常地無奈,因爲他覺得,自己今天第一天才到學校上課,如果就收一個同學做小弟的話,即使是有學生處主任胡輝文在那幫着自己,可是還有校長那一關要過呢。收小弟這件事兒,本就是一件容易讓人覺得自己像個黑老大似的,所以到最後,唐影也只能是說了一句,讓自己再考慮考慮。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