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用不到這人情,跟組織內的高手打好關係也是不錯的事情,說不定,什麼時候人家高興了就指點你一下修煉也說不定,或者直接給你點什麼寶貝也說不定,這種事在組織裏面都是發生過的。

Home - 未分類 - 就算用不到這人情,跟組織內的高手打好關係也是不錯的事情,說不定,什麼時候人家高興了就指點你一下修煉也說不定,或者直接給你點什麼寶貝也說不定,這種事在組織裏面都是發生過的。

至於直接把馬賊叫走的情況,那自然是來的馬賊頭子,跟打軒轅世家商隊的馬賊頭子是熟人了,許諾一點好處,然後就直接把人給叫走了。

這些事情林浩然倒是多少知道一些,不過他要的就是這效果,自然不會管了,至於軒轅楓,那就壓根不知道,而軒轅天辰自然更不可能知道了。

“太祖叔,這是我真是想不起來,我就不知道我什麼時候認識過這麼厲害的人物。”聽到首位上老者的問話,軒轅天辰連忙站了起來恭敬的回答道。

這時候,軒轅天辰心中也是苦笑連連,這事情也不知道又多少人問過他,單單軒轅雲龍就問過他不止十次,但是他還真不知道這認識自己的到底是誰呢!有時候連他自己都懷疑是不是自己真認識這麼一個厲害人物,而被忽略了。

“哎,這樣吧!雲龍,我看天辰現在也辭去了族長之位以及帝國元帥之位,要不你帶着他和天月去墜落域走走,看看有沒有什麼線索,畢竟那人說認識天辰,並且還給了天月一枚玉符,應該不會還天辰和天月的,你看怎麼樣?”老者嘆了口氣,然後看向了軒轅雲龍。

雖然是詢問的口氣,但是衆人都知道,這事情肯定就這麼定了,軒轅雲龍也很明白,既然老者都這麼說了,那這事情誰也無法改變了。

“好的,祖叔,我安排一下,明天就帶他們前往墜落域。”軒轅雲龍戰力起來,恭敬的答道。

“恩,好了,這事就暫時這麼定了,大家都散了吧!雲龍你過下到我院子裏來一趟。”說着老者就站了起來,而軒轅雲龍則是看了一眼軒轅天辰,然後朝後者點了點頭,便趕忙跟着老者出去了。 東大陸墜落域自由之城仙客來酒樓。

此刻,正是正午時分,熱鬧非凡,在客棧二樓一普通包房,正做着二男一女三位客人,難得以爲看上去年過六旬的老者,另一人卻是一中年大漢,身材魁梧,濃眉大眼的,看上去菱角分明,而女子卻是清雅脫俗,美得不可方物。

此三人正是離開天河城,前來墜落域查探消息的軒轅雲龍以及軒轅天辰和軒轅天月三人,三人離開軒轅世家已經快半年時間了,在墜落域也都逛了將近三個月時間了,不過具體的消息根本就沒有差到。

當然,也並非是一無所獲,多少還是找到了一下信息,只是大多都是無關緊要的,而另外一些切實不能確定的,在這幾個月裏,三人也經常會自由之城休整,今天正好三人又回到了自由之城,三人便來了這仙客來酒樓。

“哥,你說這事情會不會跟小楓有關啊?”軒轅天月突然開口問道。

軒轅天月會這麼問並不是毫無根據的,而是這幾天查到的一些消息表明,一年多兩年前有可能軒轅楓來過這自由之城。

會查到這消息,主要還是當初軒轅楓在墜落域救下玄天商隊時,說出過自己是來自北斗七星的人,而當年拍賣大會之後,金劍成等人追殺軒轅楓,在自由城外大戰之時,軒轅楓也報過北斗七星的名號。

於是軒轅雲龍三人便着重探查了一下當初自由之城外面的那場大戰,於是便從一些當初觀戰的人口中得出了當時大戰的大概情況,而從衆人的形容來看,當初被圍攻的少年與軒轅楓非常的相似。

“這個,恐怕不可能吧,當初大戰的時候,楓兒的確是離開了天河城,並且失去了蹤跡,但是那時候他也只不過離開天河城半年多的時間而已,並且楓兒不能修了這事情大家都知道,就算他原力突然覺醒了,也不可能有那麼高的修爲的。”軒轅天辰愣了一下,然後無奈的苦笑這搖了搖頭。

要說那個以一敵十幾個尊者的高手是軒轅楓,軒轅天辰怎麼也不肯相信,那也太不復合事實了,就算是家族裏面最厲害的尊者,也不一定能有那麼強的戰力,說一個半年前還沒有原力覺醒的人,突然變得那麼強大了,打死他他也不會相信。

“恩,這個應該不是小楓,不過也不否認那人認識小楓,然後通過以下易容手段,把面貌變成了小楓的摸樣,並且當時在場的人也說了,那人的頭髮是銀白色的。”軒轅雲龍沉默了一會兒道。

“恩,也是啊,那會不會是那個名爲北斗七星的組織裏面某位高手把小楓給收進組織,所以…”軒轅天月有試探性的向軒轅雲龍問道。

“恩,這個可能性很多,並且這樣很多事情也就能夠說得通了,不過…”軒轅楓雲龍點了點頭,然後又好像想到了其他的什麼情況,而不敢確定。

“不過什麼啊,爸?”軒轅天辰和軒轅天月都不解的看着軒轅雲龍,很顯然他們沒有理解軒轅雲龍那個“不過”後面的意思。

“不過這樣不是威壓的可能,並且小楓原力不能覺醒,誰會看重他呢?這個有點說不通,但是有一個可能性更大,那就是小楓被某個強大的存在佔據了身體,而小楓的交換條件,可能就是幫助我們軒轅世家。”軒轅雲龍面色陰沉的說道。

“這…”軒轅天辰兩人都目瞪口呆的看着軒轅雲龍,一時間不知道說什麼好。

畢竟軒轅雲龍這個推測比軒轅天月那個要有說服力的多,首先就如軒轅雲龍說的,軒轅楓原力根本就無法覺醒,退一萬步說,就算他原力覺醒了,那都是快十五歲了才覺醒的原力,怎麼可能有高手會看上他的天賜,原力覺醒當然是越早越好的,這一點就註定了,軒轅楓不可能加入北斗七星,不可能被大人物看中。

再有就是就算軒轅楓加入了什麼強大的組織,或者被組織高層看中了,人家也不可能那麼不遺餘力的幫助軒轅世家,軒轅楓一個剛加入的人,不可能有那麼重的分量。

但是如果照軒轅雲龍的推斷,那麼這一年多來,那什麼組織丟軒轅世家做的這些事情不但能解釋通,並且有着強大的說服力,因爲那人佔據軒轅楓身體的時候,希望軒轅楓配合,所以答應了軒轅楓保護軒轅世家的要求,同時也以此來補償一下軒轅世家。

這樣一來,不但前面這兩個問題迎刃而解了,就連自由之城外面的那場大戰都能解釋得通,那人之所以有這跟軒轅楓一模一樣的面容並且有着強大的實力,那根本不難解釋,因爲那身軀本身就是軒轅楓的,而實力是因爲佔據軒轅楓身軀的那人本身就實力強大,這樣一來就完全能夠解釋得通了。

“那現在我們怎麼辦,還要繼續追查下去嗎?”軒轅天辰聽了軒轅雲龍的話,臉色陰沉得可怕,不管怎麼說,軒轅楓畢竟是他的親生兒子,就算軒轅楓再怎麼廢物,哪怕就是白癡,那也是他們軒轅天辰的兒子,就這麼被第二給抹殺了,軒轅天辰不憤怒纔怪。

“查,當然要查,哼,這人也太過份了,我們必須的把他找出來,還真以爲我們軒轅世家好欺負了。”軒轅天月同樣非常憤怒,他沒結婚,從小就對軒轅楓寶貝的不得了,比軒轅楓的父母還寶貝他,就算軒轅楓不能修煉,軒轅天月一樣的將他當成寶貝一般護着。

可以說,整個軒轅世家,沒有任何人比軒轅天月對軒轅楓更好,甚至同樣疼愛軒轅楓的母親,也未見得比軒轅天月對軒轅楓好,而現在居然有人抹殺了軒轅楓的靈魂,軒轅天月的憤怒可想而知。

“天月,不要胡鬧,這事情事關重大,必須看太祖他們的態度行事。”軒轅雲龍呵斥了軒轅天月一聲,然後又向軒轅天辰,有些傷感的道:“天辰,這事情恐怕要委屈一下了,畢竟對方太強大,並且如果我們猜測沒錯的話,就算找到了對方,恐怕小楓也不可能在回來了,一切還得以大局爲重啊!”

軒轅雲龍這麼說,並不是他不在乎軒轅楓的死活,而是正如他說的,第一如果猜測沒錯,那麼軒轅楓現在肯定已經不在了,就是算找到對方也是毫無用處,二是對方所表現出來的實力實在太過於強悍,如果與對方發生衝突,對軒轅世家不利。

假如軒轅楓是軒轅世家的重要人物,並且還沒死去,那麼發動力量救助也是應該的,但是軒轅楓不過是家族的一個廢物而已,並且猜測沒錯的話,還是已經死去的的廢物,爲了這麼一個人,賭上整個家族,軒轅世家肯定是不會這麼做的。

這也是最理智的決定,而軒轅雲龍作爲家族的核心人物之一,對這事情的利弊自然是看得清楚,知道家族肯定不會幫軒轅楓報仇的,也正因爲這樣,纔會對軒轅天辰說這一番話,希望軒轅天辰能理解這種做法。

“我知道,爸,你就放心吧,我能理解家族的難處。”軒轅天辰略的淒涼的點了點頭。

“爸,大哥,難道就這麼算了,這絕對不可能,哼,小楓不就不能修煉嗎?你們就誰也不關心他的死活了,有你們這樣做爺爺和父親的嗎?”聽了兩人的話,軒轅天月面色激動的站了起來,大聲質問其了其父親和大哥。

“天月,這不是感情用事的時候,你要理解家族的處境,這樣做對家族有害無益的。”軒轅雲龍大聲的向軒轅天月呵斥,不過語氣中卻少了幾分嚴厲,多了幾分無奈何傷感。

“哼,什麼家族利益,連家人都保護不了這家族還有何用,難怪小楓會…會出…出走呢,這樣…嗚…的家族還有什麼…可…以留戀的…嗚嗚!”說着軒轅天月就哭了起來,一臉傷心欲絕的表情。

“天月,先坐下,不要鬧性子,這事情得先看看家族怎麼處理的,畢竟不能爲了楓兒一個人將怎個家族都個搭進去吧!”看着軒轅天月傷心的樣子,軒轅天辰心裏也是非常的不是滋味,自能苦澀的勸解起軒轅天月來。

“哼!”軒轅天月坐下之後不再吭聲,一個人生起了悶氣來。

“好了,我們先回客棧,然後明天我們就啓程會天河吧!這事情就交給家族來處理好了!”軒轅雲龍顯然心情也是極其不好,在看看軒轅天月兩姊妹也是一副失落的樣子,便決定會客棧休息了。

回到客棧,三人也都沒什麼興致,便各種回房休息去了。

次日,軒轅雲龍和軒轅天辰都收拾好了東西,準備打道迴天河城,只是一直不見軒轅天月出來。

“天辰,你去叫一下天月,讓她快一點,我們今天還急着趕路呢!”軒轅雲龍向軒轅天辰招呼了一句,便自顧自的收拾東西去了。

“天月,天月,時間不早了,快點收拾東西走了,爸說今天還得急着趕路呢!”軒轅天辰點了點頭,走到旁邊那軒轅天月的房間叫道。

“客官,不用叫了,這位姑娘昨天晚上就已經走了,這是她讓小的交給客官您的信件。”就在軒轅天辰叫喊的時候,客棧小二小跑過來,遞給了軒轅天辰一封信件。

“走了?”軒轅天辰有些愕然,一時間反應不過來,不明白軒轅天月怎麼就這麼不聲不響的走了。

“是啊,那位姑娘昨天晚上就已經走了,如果客官沒別的事情,那小的就告退了。”小二看着軒轅天辰,認真的說道。

“恩,沒事了,你下去吧,謝謝了。”軒轅天辰這時候也反應了過來,然後擺了擺手,示意小二可以下去了。

“那小的就先告退了,客官如果有什麼需要儘管招呼小的就行。”說着,小二便快步退了出去,只留下軒轅天辰一人在愣在哪裏。

愣了一會兒,軒轅天辰拿着軒轅天月留下的信件去早了軒轅雲龍,看完信件才知道,軒轅天月是去找北斗七星了,她說家族不爲軒轅楓報仇,她自己去,如果不能爲軒轅楓報仇,她就再也不會家族了。

“胡鬧,簡直就是胡鬧!”看完信件,軒轅雲龍勃然大怒。

“爸,現在怎麼辦?”軒轅天辰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軒轅雲龍。

“哼,不管她,那神祕組織可不是那麼好早的,別說她一個人,就算出動整個家族也不一定能找到,隨她去吧,憑她的修爲,應該不會有什麼太大的危險,等她鬧夠了自然會回去的。”軒轅雲龍沉默了一下,然後決定不管軒轅天月,直接回天河城去了。 這裏是一片巨大遼闊的沙漠,風沙飛揚,一望無際,陣陣狂風怒吼,無情的摧殘這這片大地,使得已經寸草不生的沙地,變得更加的千瘡百孔,整個沙漠沒有任何生機可言。

“轟隆!”

一聲巨響壓過了狂風的怒吼聲,響徹了這片天地,沙漠的上空詭異的拉開了一跳縫隙,縫隙瞬間張開,吐出了一團黑影,隨即有消失了,恢復如初,要不是空中還有着那團下墜的黑影,簡直讓人不敢相信剛剛發生過的那詭異事情。

“碰!”

裂縫吐出來的那團黑影砸在了沙地上,掀起一陣塵土,不過這點動靜更整個沙漠上肆虐的狂風相比根本就如同石沉大海般,沒有給這片天地帶來任何的變化,狂風依舊肆虐,沙漠依舊空洞,雖然狂風怒吼,卻給人一種死氣沉沉的壓抑感。

“靠,這又是什麼鬼地方啊,我靠,死鳥,這都第幾次出問題了啊!”一個怒吼聲在風沙中響了起來。

“意外,意外,純屬意外!本尊保證,下次絕對不會再出意外情況了,本尊敢用人品擔保,這絕對是最後一次意外。”隨着這爭執的聲音響起,在剛剛從天空中掉下的那團黑影出詭異的出現了一隻火紅色的大鳥。

會說它詭異,實在是原本空無一物的空中,突然空氣凝聚,形成了這麼一隻大鳥,並且剛纔說話的兩個聲音,正好有一個就是出自這隻大鳥,先不說他出現的方式詭異,單單這鳥會說話就也夠詭異的了。

不用說,這突然爭執其的一人一鳥正是軒轅楓和菜菜,兩人會突然出現在這裏,這就得從一年前說起了,那也就是從軒轅楓在寶來滅了黑狼教,幫季無名報仇之後開始說起。

當時,軒轅楓獨自一人離開了寶來王國,一路南行,打算先去一趟地獄山脈的北斗七星訓練基地看看,然後便回一趟天河城,出來一年多了,軒轅楓也打算回去看看。

本來如果就這麼趕來的話,軒轅楓老早就應該回到天河城了,但是計劃不如變化快,就算計劃得再完美,也總會於是一些突如其來的變化改變了原來的計劃的。

軒轅楓這次就遇上了意外情況,他一路南行,只是在經過一深山的時候,突然發現了一個破損的傳送陣,於是便停下來研究了一些。

他研究了半天,研究不出個四五六來,於是便想起了菜菜,雖然菜菜這死鳥經常坑人,但是畢竟是來自宇宙中的外星鳥,相對來說比軒轅楓見多識廣的多。

菜菜一聽說軒轅楓居然又發現了傳送陣,馬上來了興致,於是便跟軒轅楓一人一鳥研究了起傳送陣來。

並且菜菜擔心軒轅楓沒決心研究下去,它便跟軒轅楓說,只要把這傳送陣研究透了,對以後開啓北極島的那座星際傳送陣有幫助,軒轅楓一聽,自然就有了更大的興趣,然後便開始了漫長的研究。

在這研究期間,軒轅楓也的確有不少的收穫,對傳送陣的瞭解也明白了不少,更明白了他們研究的傳送陣是一座星球內的傳送陣。

在菜菜的幫指揮下,軒轅楓硬是把那破損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傳送陣給修復好了,同時也懂得了一些佈置傳送陣的竅門,但是這時候軒轅楓也才發現,他已經因爲在這深山修復這傳送陣而停留了六個多月了,那傳送陣也研究的差不多了,於是軒轅楓便打算啓程南行了。

就在這時候,菜菜卻出了一個餿主意,說是實驗一下他們修好的傳送陣,起初軒轅楓打死也不試,覺得這傳送陣雖然修好了,能傳送了,但是這傳送陣都破損了不知道多少年了。

軒轅楓實在擔心傳送的時候出問題,還有就是誰也不知道這傳送陣會把人傳去那裏,萬一傳遠了,要回來有的耗費很多時間,單耗費點時間也就算了,要是傳到了什麼危險地方,那麻煩可就大了,軒轅楓不想冒這個險,覺得還是老老實實的趕來來得把穩些。

可是菜菜卻是不停的慫恿軒轅楓試試,信誓旦旦的說這是一個雙向傳輸陣,並且這傳送陣絕對不會出問題,至於傳送陣另一面的地方,菜菜說如果傳過去距離地獄山脈更遠的話,那就再傳回來就行了,要是距離更近了,那就更好了,可以省掉不少趕路的時間。

軒轅楓聽了之後,覺得菜菜說的也有道理,並且菜菜還說經過這半年時間的研究,它也基本能夠自己架構傳送陣了,只要再去對面研究一下,它單獨建星球內部傳送陣也不是什麼問題,雖然軒轅楓對菜菜的話表示懷疑,但是他內心其實也很想試試,這個花了他半年多心血修好的傳送陣,於是他就親身體驗了一次傳送。

軒轅楓想象中的意外並沒有發生,軒轅楓安全到達了傳送陣的另一面,那是一座海島,軒轅楓研究了幾天時間才確定,這海島是處在東大陸的西面,也就是處在東大陸與西大陸之間,並且據海里面的一些海魔獸說,這海島距離東大陸起碼有個半月的路程。

也就是說,軒轅楓想要不用傳送陣趕回去,就必須趕個半月的路程,才能抵達東大陸的大陸西部,而要從西部的海岸線抵達地獄山脈,居軒轅楓所知,最少也要一個月時間,如果這島嶼處在東大陸的西北面的話,要的時間會更多,也許四五個月才能到地獄山脈也說不定。

不過軒轅楓對此並未多想,他的想法很簡單,直接再坐傳送陣回去就行了,這個沒有什麼好擔心的,這事情還沒來的時候就想好的了。

可是天不遂人願,就在軒轅楓打算坐傳送陣回去的時候,菜菜告訴他,這傳送陣原本倒是雙向傳送陣的,但是現在卻不能傳送回去了,因爲傳送陣傳往東大陸的傳送陣主體被人拆走了,現在必須得重新建才行。

軒轅楓一聽,鬱悶到了極點,還沒來的時候他就知道這死鳥靠不住,所以將黃金聖龍旺財也帶了過來,現在果然靠不住,沒法,軒轅楓決定直接乘坐旺財趕回東大陸。

這時候菜菜卻告訴他,讓他不用急,要建一個回去的傳送陣主體最多也就一個月,只要等一個月他們就可以直接傳送回去了,不需要去趕路。

軒轅楓想了又想,實在是有些怕了這坑爹的鳳凰,但要是乘坐旺財趕路,那最少也得兩三個月才能回去,所以最後軒轅楓覺得還是相信這死鳥一次。

這一等有事一個月過去了,傳送陣終於有建好了,軒轅楓帶着旺財迫不及待的通過傳送陣,可是進入傳送之後,意外又發生了,傳送了一半,傳送陣就出了故障,他們被直接從虛空中拋了出來。

不過幸運的是並未受傷,並且還回到東大陸,身處西華帝國西部的一座深山裏,這樣一來雖然出了點意外,但是總歸還是省了一個多月的路程,軒轅楓也就沒追問菜菜的罪責了。

本來這事情到這裏也就完了,軒轅楓只要再趕兩個月的路就能進入地獄山脈,但是菜菜卻說他可以佈置一次性單向傳送陣,雖然傳送的距離不會太遠,但是總比趕路強,說是隻要十天就能佈置好,差不多能傳送一個月的路程。

對於菜菜的話,軒轅楓向來不太相信,不過禁不住菜菜的磨嘰,最後答應了,軒轅楓等了十天之後,菜菜的傳送陣終於是建好了,軒轅楓再次忐忑的登上了傳送陣。

這次就悲劇多了,傳送到一半,軒轅楓再次被從虛空中拋了出來,並且還被空間撕裂傷得不輕,連趕路都不能趕了。

不過比較欣慰的是,傳送的方向沒錯,他們前進了二十多天的路程,這一發現,使得軒轅楓心裏好過了不少,雖然受了點傷,但終歸沒白受,只要休息三五天就能痊癒。

就在軒轅楓養傷期間,菜菜再次建了一個一次性單向傳送陣,軒轅楓傷好之後,做了半天思想鬥爭纔再次登上了傳送陣。

這次軒轅楓沒在受傷了,並且安全的着陸了,出了傳送陣之後,菜菜還囂張的叫着他的傳送技術成熟了,得意得一塌糊塗,不過軒轅楓也沒跟他計較,菜菜能佈置傳送陣,對他來說也是件大好事。

只是軒轅楓愉快的心情並沒有維持多久,當他向人打聽到了所處之地是,軒轅楓的臉型就變得難看了,因爲他們被傳送到了北辰帝國的北面,從這去地獄山脈,最少也得三個月的路程,這一個結果讓軒轅楓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呵呵,失誤,失誤,小小的失誤,只是傳遠了點,我們再傳回去就行了。”菜菜尷尬的笑着向軒轅楓解釋起來。

“靠,還傳,你是不是想玩死小爺我啊,打死我也不坐你的傳送陣了。”軒轅楓可不再相信菜菜了,堅決不再做傳送陣。

到了北辰,軒轅楓也就沒打算急着回地獄山脈了,決定先回天河城看看,畢竟他所處的位置也只距離天河城一個月的路程而已,也不算太遠。

不過這個結果沒堅持了幾天,軒轅楓便又改變了主要,讓菜菜佈置傳送陣了,正應了那句計劃沒有變化快。

正當軒轅趕往天河城的時候,軒轅楓受到了林浩然的傳信,說是軒轅天月到處找他,還四處找北斗七星的麻煩,說是要爲軒轅楓報仇。 以軒轅天月那帝級初期的修爲,自然不能給北斗七星造成什麼實質的傷害,畢竟北斗七星裏面,修爲最低的正是成員也都有着帝級初期的修爲,戰力更是堪比很多帝級後期甚至巔峯的高手,原因無他,因爲他們都用在強大的戰技。

但是軒轅天月的身份卻讓得北斗七星的成員爲難了,雖然不知道軒轅天月與軒轅楓的關係,但是軒轅天月是軒轅世家的人,而組織有一直盡力保護軒轅世家的人,這使得北斗七星衆人在面對軒轅天月的時候束手束腳的,生怕不小心傷到這位姑奶奶那就麻煩了。

最後沒法了,只能讓人纏住軒轅天月,然後向組織請示處理辦法,林浩然收到傳信,不敢怠慢,別人不知道軒轅楓就是軒轅世家的小少爺,林浩然可是知道得一清二楚的,而這位軒轅天月正是軒轅楓的親姑姑。

林浩然連忙下令讓組織裏面的高手先擒住軒轅天月,並且要求毫髮無損的擒住,對於北斗七星的真正高手來說,要擒住軒轅天月並不傷到她本人也不算什麼難事,畢竟軒轅天月的修爲實在太低,只有帝級初期的修爲,隨便去兩個神級高手便能輕鬆擒下她。

並且林浩然派出去的並不是神級高手那麼簡單,而是好幾名組織裏面的尊者階高手,以這樣的陣容,要擒下軒轅天月自然是小菜一碟,可以說是大材小用也不爲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