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到這裏。

Home - 未分類 - 說到這裏。

張春琴笑臉吟吟,看着眉姐,說道:“對了夫人,我們拍賣會上得到的競拍物品,現在是……”

“哦,您說拍賣品,我回頭就會派人將東西,給送到你們家……”

“不是。”

張春琴搖頭,商量的說道:“雨柔的什麼詩人收稿,送回我家可以。但是,我的那套貴妃梳洗四件套的話,您幫我安排兩個人,我得帶着它們去別的地方,我有個老熟人,她也有點興趣,就在山莊附近,這沒問題吧?”

這是要去會見顧女士麼?

葉天縱頓時心神一動。

當初,將這套梳洗用具贈送給張春琴,就是希望她能利用這一點,去找到顧女士的真實意圖。

現在,她主動提出這個要求來,肯定是爲了去和顧女士匯合,所以,在眉姐有些迷惑的時候,葉天縱上前,低聲的說道:“眉姐,按照我丈母孃的意思來。另外,你挑兩個聰明點兒的人,在把東西給送到位之後,找個地方躲藏下來,聽聽她和對方說什麼,然後您再把信息告訴我,沒問題吧?”

“天縱,你這是……”

“你不用管,我有我的安排。”

眉姐不是多事兒的人,畢竟,今天如果不是葉天縱的話,她恐怕不會這麼舒心。

眉姐不置可否,點頭的說道:“行,你放心吧,交給姐來處理,肯定讓你滿意。”

“只不過,咱們倆從認識到現在,都是利益交換的,你看我又幫了你的忙,你是不是……”

“眉姐,你有權有勢,現在老公的不舉也好了,也不再孤單寂寞冷了,還有什麼煩惱嗎?”

“那倒不是。”

眉姐輕笑,不得不說,看起來就很嫵媚動人。尤其是那雙眼睛,攝人心魄,若不是定力很強的男人,恐怕真會輕易的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你別緊張,多少男人想和我親密接觸還沒機會呢,你倒好,生怕我吃了你似的。不是我,是我老公。今天的事情,多虧了你,所以,他想要好好的感謝下你,你別拒絕,這是他給我下的死命令,任何人都不得更改。也不是太大的事情,主要是爲了表達感激,他希望,在過幾天,舉辦一個大佬宴會,盡他所能的給你介紹一些資源人脈,能讓你在臨城市生活得更好。”

原來如此。

自己的縱橫集團,除了神祕之外,貌似沒有別的資源。

而梅清揚的這個提議,倒是彌補了自己的短板。

尤其是,剛剛碰見王鬆瑞,他的擔憂,自己雖然滿口答應,但是未來的變數如何,他也不知道。

多個朋友,多條路。

“也行。”

“那你看,什麼時候方便,我來參加下。”

“這就對了嘛。”

眉姐嬌笑的點了點頭之後,擡起頭來,對着張春琴說道:“張夫人,您稍後,我一會兒就讓我的人把東西給您搬過來,並且按照您的指示,一路送達您希望到的目的地。”

“還有,任先生,剛聽見您的話,我很感動。同時,爲了表達我們的誠意,從此以後,我們聚賢山莊,對你們一家三口,終身開放,什麼時候想來玩兒,都可以,而且全部免費,享受到的,都是至尊VIP尊貴服務。當然了,僅限於你們一家人,這任家人嘛……不僅不在考慮範圍之內,甚至不允許被踏入半步,你們看,這樣行嗎?”

眉姐的話。

讓得幾人都很驚愕。

果然是女強人,將事情考慮得面面俱到。

直到葉天縱四人和任家關係不好。

既給足了張春琴的面子,又打壓了任鳳萍等人,可以說是,一舉兩得。

本來葉天縱想的是,今天的事情過後,不再往來。

可是,根據她的言行舉止來看,貌似以後能夠爲自己帶來不錯的便利條件。

當然,兩人之間,僅限於朋友,至於其他的關係,不合適,也不可能。

…… 眉姐的辦事效率很高。

很快,在他的安排之下,兩個經過她精挑細選的安保,擡着貴妃梳洗四件套走來。

而見到他們,張春琴嘴都合不攏,他們的出現,就意味着價值好幾個億的投資資金進來。

雖然說,這是拍賣得來,總價值一個億,但是誰都知道,價格有些虛誇,而且要變賣出去,那絕對不是簡單的事情。如果直接有人投資,那無異於是最好的結果!

“那,就多謝夫人了。”

張春琴笑着點點頭,轉過身來,說道:“東國,雨柔,你們先回去,我得去和我的投資人,仔細的聊聊接下來的投資方案。不出意外的話,你老媽我,很快就會建立公司,發展集團,以後,咱家人的生活就由我來撐着也沒問題。”

“不過,雨柔你要是樂意的話,那海龍灣項目結束之後,你也積累了一定的管理經驗,到時候,你就直接來公司當總經理,我是總裁,你爸就負責後勤,當個什麼後勤主管……”

“那天縱呢?”

任東國欣喜的點頭,只要老婆高興,他就高興。

也是打趣兒,一句話說出來,任雨柔和葉天縱都同時尷尬了起來。

張春琴則是冷哼一聲,不屑的說道:“他?一個傻子,幹啥啥不行,吃啥啥都行。”

“就這樣堪比窩囊廢的男人,在公司難道還能提高效益麼?”

“要我看,直接扔去伙食團,當個伙伕算了!”

……

張春琴去匯合顧女士,有眉姐安排的安保負責打聽消息,葉天縱並不擔心,直接坐享其成便好。

而任東國則是因爲今天勞累過度,雖然也享受了不少有趣放鬆的項目,可是身心疲憊,由眉姐叫人開車,送他回家。

至於任雨柔。

今天週日,是休息日,加上海龍灣項目已經竣工,明天,開始開盤儀式。

經歷了一天的各種事情之後,她現在對葉天縱的心思,既細膩又複雜。

她遵從內心一開始的決定,說什麼也要再次帶葉天縱去找吳醫生。

而且,相比起之前的粗略檢查,她希望能夠再更加具體以及形象生動一些。

畢竟,她現在對於葉天縱的病情,其實是模棱兩可的狀態。

到底病情到了什麼程度?

怎麼樣才能夠好?

有沒有時間限定,等等。

這些,她都需要得到明確的答覆。

車上。

“老婆,我感覺我現在的情況還好,應該要不了多久,就能康復了吧。”

他知道任雨柔的心思,既然她想測試,那就測試。只是,他忽然有些焦慮,自己前後一系列的作爲,會不會給她造成什麼錯覺。

看來,以後還要低調一些。

“我說了不算,得吳醫生經過詳細的檢查和測試之後才知道。”

任雨柔開着車,直視前方,相比起之前在山莊門口的輕鬆,現在表情又略有所凝重。

葉天縱很擅長察言觀色,忍不住問道:“老婆,你好像有心事,是擔心明天的開盤儀式麼?”

“嗯。”

任雨柔不置可否。

若是以前,她沒想法和葉天縱討論什麼。

但是,在他正常時的表現,很能給人驚喜。

自己憋在心裏,很難受。

有個人聊聊天,也好。

雖然,她並沒有指望葉天縱能解決什麼實質性的困難。

“我媽她,那邊所謂的投資者,其實我並不抱任何希望,甚至有些擔心,會不會是騙子。”

“所以,一會兒在她回家之後,我還得仔細的詢問詢問,我怕她被現在的情況給衝昏腦袋。”

歸去來兮,尊後來襲 “因此,指望她維持這個家,肯定不現實,我爸的身體情況並不好,那鍾西樑的分紅,更是無從談起。所以,我這邊還是主力軍,海龍灣項目完成,只是我事業騰飛的第一步,明天的開盤儀式,就關乎我的前途,可是我心裏一點底都沒有,不知道爲何,我總會很擔心。”

聽聞。

果然和葉天縱的猜測相同。

他肯定是老婆的後方穩固保證,只是,對於明天的開盤儀式,相關流程和措施,完全不知。

正好,利用這個機會,瞭解清楚,自己也好因地制宜,防止出現任何紕漏。

葉天縱深吸了口氣,平靜的問道:“老婆,你仔細說下,明天的流程,我幫你參謀參謀。”

“你?”

任雨柔輕笑,自嘲的說道:“你要能解決,我還煩惱什麼?你展現出來的,打架有點厲害,而且還會一點醫術,但是商業運作,講究的是資源人脈,以及很強的個人公關能力,這些,你都沒有,說了雖然沒有用,但是告訴你,也讓我舒心點。”

聽到任雨柔的話,葉天縱安心。

只要她這樣認爲,那自己就能更好的隱藏下去。

他一直以來的思路,就是想要和任雨柔像夫妻一樣的生活下去,不過,在這之前,他得先完成復仇,如今,五大財閥,已經在逐步瓦解中,等到和葉中天的對決之後,葉天縱,會攤牌。

而那時候,她是否願意跟自己白頭偕老,由她決定。

“明天的開盤儀式,我邀請的那些人,都會到來。舞臺上,我會宣讀一些事情,然後舉辦一些活動,最後再進行一系列的樓盤介紹,想要說服他們購買,完成相應的業績,其中最大的難點,就是,他們是否會如約而至?

而我們所舉辦的活動,能否成功的吸引到他們?尤其是最後的樓盤介紹,如果他們只看不買,或者是被對面的樓盤吸引過去的話,那我們前後所作出的努力,都將前功盡棄。”

前面還好。

聽到後面,葉天縱頓時眉頭緊皺了起來。

側過頭來,看着她,問道:“老婆,你說,明天還有其他的樓盤要開盤,這是什麼意思?”

“我之前也去過海龍灣,似乎沒有瞧見,你這……”

“是之前就修好了的,一直都沒有啓用,我當時也沒當回事。可是,在我們離開聚賢山莊之後,我接到了項目經理打來的電話,告訴我,他們樓盤也是明天開業。而且,實力很強,我們邀請的許多社會名流之中,他們也都邀請了,所以我很擔心,明天的開盤儀式,事關我個人和任氏集團的生死存亡,不容有失。”

“這個新開盤的樓盤,是誰?”

不知爲何,聽到這裏,葉天縱隱隱有些不好的感覺。

“黃家旗下的建築公司,黃天建築。”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