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蘇夢潔這種神祕氣質的絕頂大美女,任何人都要動心!即使是齊勁也不得不感嘆一句,蘇夢潔極美!

Home - 未分類 - 對於蘇夢潔這種神祕氣質的絕頂大美女,任何人都要動心!即使是齊勁也不得不感嘆一句,蘇夢潔極美!

“好啊!”

蘇夢潔再次一個踏步!

“我蘇夢潔就站在這裏,今天哪個要是敢動我一根手指頭,就等着接受我父親,接受全體戰宗的怒火吧!”

蘇夢潔語出驚人,一言震懾當場!邙山道人本想要笑,一個戰師級別的弟子,正道巨頭能爲你掀起大戰?

不待他說話,馮毅卻是一個縱身來到蘇夢潔的身邊!

“邙山老賊,你有種就試一試我們宗主大人的怒火!我戰宗公主你也敢動?難道你想要天下大戰?”

戰宗公主?天下大戰!

這一句話更是一石激起千層浪,就連鄭河,齊勁,符乘一干人等都完全沒有料想到,蘇夢潔竟然來頭如此大!

天下間修煉界誰不知道戰宗?

戰宗的大小姐,即使是魔門中人也不敢妄動,如若不然,戰宗的怒火誰能夠承受?正邪若是再一次掀起大戰,這個責任誰來負?

戰宗的實力在天下宗派至少前三的存在,除了天下巨頭劍閣能壓一頭,天下間又有誰能夠輕易去撩撥戰宗?

蘇夢潔此番出來,本身就是歷練而來,馮毅並不是派來解決天風戰場事件的人,本身就是保護蘇夢潔而來,到天風戰場也不過是順道而來。

蘇夢潔不顯身份則已,一現身,衆人皆是大驚!

即使齊勁這等魔門公子,地位顯赫,也不敢輕易動手,且不論蘇夢潔和舒炎有何等關係,想要動手都要考慮一點點後果。

正邪好不容易平靜下來,若是輕易動蘇夢潔一根汗毛,說不定還真掀起正邪大戰!

一旁最爲冷靜的莫過於紫荊,自從看到蘇夢潔說話開始,紫荊臉色之上便出現疑惑。

她是爲數不多的幾個知道剛剛那就是舒炎的人之一,她只是好奇,爲何一個無間煉獄戰師級別的普通弟子能夠得到齊勁的認可,能和一向獨行的齊勁成爲好朋友,更能夠和蘇夢潔這種天之驕女拉上關係!

這究竟是怎樣一個男人?

••••••

“老鬼!剛剛那是不是夢潔?”

舒炎甩一甩沉重的腦袋,舒炎從來沒有經歷過傳送陣,傳送陣之中那巨大失重感,更是讓舒炎整個精神處於崩潰的邊緣。此刻,他心中卻根本沒有探祕的心思!

“是那小丫頭!”

“你爲什麼不提前告訴我?”舒炎臉色出現狠厲之色!他忘不了最後一眼看到蘇夢潔時候,蘇夢潔那絕望痛苦的眼神。那眼神就如同刺刀一般,一遍遍的刺傷他心中那一塊柔軟!

“我告訴你,你要怎麼樣?夜探正道大營?還是憑藉你戰師級別的修爲帶着她又私奔?”

天龍王語氣之中嘲諷之意十足。

“你自己清醒清醒!分清楚什麼是前提來!”

他是發現了蘇夢潔,當初才說有好戲看。不過,現在定然不是考慮這個的時候。

舒炎頹然坐在地上,心中自然傷悲,不過,天龍王的話並沒有道理,舒炎也不是木訥之人,只不過心中不好受,片刻之後便是重整旗鼓,雖然心中依舊難受!

這就是實力低下,這就是他應該承受的悲痛!

只有強大的實力才能夠擺脫這一切!

天龍王見舒炎醒悟過來,用精神力探查一番,發現四周皆是一片黑暗,根本不能辨別方位!

“這應該是一個地下空間,只怕距離地表極遠!我精神力在這裏受到極大的壓制,裏面有神奇的陣法,而且,剛剛那斗轉星移陣終於不堪重負已經崩潰,你必須在這裏面尋找出路了!”

天龍**音中有些許的無奈和凝重,雖然他已經重傷,只是殘魂的實力,但還是第一次收到精神力上面的壓制!

這個空間,果然古怪異常!

舒炎心中也是一片無奈,看來冒險也不是那麼容易的。若是進入這個神祕空間,沒有收穫不說,要是找不到出路的話,難道要枯死其中?難道那就是見蘇夢潔的最後一面?

不,當然不!舒炎定然不能這樣輕易認輸!

活動活動身體,還好的是,在這個空間之內,舒炎的身體戰氣 並沒有受到壓制!

調息一番,將自己的身體狀態保持到最好,這才站起身來,戰氣加持全身,準備探祕!

四周黑暗一片,舒炎眼睛並不能達到黑暗之中看清楚東西的程度。還好周身有金色的戰氣,能夠看清楚周圍一下團的地方,摸索一陣,能夠模糊看到自己似乎在一個狹小的甬道之中。

莽莽撞撞在黑暗之中摸索一番,確定一個方向,向前不斷的行走着。並沒有什麼特殊的事情發生。

就在舒炎都近乎放棄的認爲這就是一個普通的地底洞穴之時,身體之上傳來一陣特殊的觸感。就如同穿過一層特殊的水膜一般,眼前突然一亮!

眼睛經過短暫的不適應,終於睜開雙眼看清楚眼前的情況!

這是一個龐大的空間,浩浩蕩蕩,似乎根本看不到邊際一般!空間之上是一片黑暗,根本看不見土地的存在!也不知道空間之中的光芒是何處散發出來的!

高低起伏的大地上,白骨森森,無數巨獸和人類屍骸臥在地上,一株株荒草從他們的骸骨下生長出來。

而舒炎正是站在這片空間的邊緣地帶,回頭一看,灰濛濛一片,根本沒有任何的山洞甬道。如同他自己就是憑空出現的一般。

這浩大的場景不由得讓舒炎一陣失神!天龍王也經過短暫的沉默,才沉沉的吐出幾個字。

“上古戰場!” “上古戰場?”

舒炎眉頭一皺,又是一個從未聽說的詞語!但,顧名思義,自然是上古時期交戰的場所。

入眼所見那無邊無際的人獸屍體,舒炎感覺自身在這神祕空間之內,說不出的渺小!

“上古戰場是指上古時期遺留下來的戰場遺址!”

“傳說在上古時代末期,天下間修煉宗派林立,高手無數,漫天神魔。撼天動地,翻江倒海之人處處可見!在那個末世年代動盪不斷,出現不少強橫宗門。更有不少強橫皇朝,自稱天子!”

“就拿下現在的天下魁首劍閣來說,在上古那個時代最多不過一個三流門派。”

這麼厲害?舒炎聽天龍王緩緩道來,心中震動異常。

若是能生在那個時代,與世間高手戰鬥,同天地神魔鬥法,那是何等輝煌場景?

“那個時代我妖族一脈也強大異常,妖獸數量無窮無盡,陸地有四方神獸,海有十大獸王,統一歸屬萬壽之王祥瑞麒麟神獸大人統領!那個時代的妖族,當真是兵鋒所指,天下避易!”

“但最後一次人妖大戰之後,不知何種原因,人類高手紛紛隕落,妖族也損失慘重,祥瑞麒麟神獸滅絕,浴火鳳凰神獸滅絕,十大獸王也滅絕幾類!”

“至此!天下修煉界開始隕落,強橫的上古時代結束,進入中興的中古時代!”

天龍王一番話語下來,舒炎聽得唏噓不已,想來這些都是天龍王妖族之中記載下來的上古事件。只是,舒炎心中略微遺憾,如此強橫的年代,若是能生在那個年代,是何等熱血和榮耀!

舒炎是個好戰之人,更是個極度好戰之人!心中對於那個年代無比嚮往!

感嘆一番,纔想到當前正事。

“老鬼,你是如何確定,這就是上古時期戰場遺蹟?”

天龍王靈魂身軀在舒炎靈魂空間之中不斷盤桓,“原因有三!”

“其一,外面傳送所用法陣是斗轉星移大陣,這是妖族聖典之中所記載的上古大陣之一,到現在,早已經失傳,若不是我深諳陣法之道,定然也認不出此等大陣!加之星宿石也只出現在上古,中古近古加上現在這個時代,我從未聽說星宿石的存在!”

“其二,除了上古,我還從未在任何一本書籍之上看見過有如此大型戰場的記載,你看這戰場之上的威勢,只怕不下百里的戰場!浩浩蕩蕩無邊無際的屍體,這種威勢,除了上古那盛世年代,還有其他?”

“其三,也是最重要的一點,你看這些骸骨,無數骸骨已經出現風化的情況,許多骸骨早已泯滅與自然之間,這需要多長的時間?即使這樣,遺留下來還有一些骸骨,足見這些骸骨主人活着時候有多麼強大!而且,你看你左前方那個方向!”

舒炎循聲望去,一具巨大骸骨立於天地間。

類似於人類的生理結構,身高十餘丈,關節寬大無比,重重疊疊的骸骨,即使歷經千秋萬代也全然不化!即使只是觀看死後的骸骨,舒炎也能夠感受到骸骨之上散發的濃烈威勢!

“看見沒有,那就是最重要的證據!”

“什麼?”

天龍王語氣中難得充滿崇敬,“那也是我從妖族聖典之中看來的,這具骸骨是上古獸王深海泰坦留下來的!深海泰坦形似人類,但身軀卻比人類大上許多,經脈也是妖族經脈,屬於妖族一員。年幼深海泰坦一族身高是三丈到八丈不等,成年深海泰坦軀體可以達到十五丈到二十五丈不等,天生巨力,成年深海泰坦劈山斷河根本就是輕而易舉之事。是海中妖族十獸王之首,同我龍族一樣,同樣是霸主地位。當初這個族,正是祥瑞麒麟大人的左膀右臂!只是在人妖大戰之後,深海泰坦一族便早已滅絕!”

舒炎聽得心中震動,再看這具骸骨,高達十多丈的骸骨,若是有血有肉,那也是十幾丈好遠的身軀,定然是成年深海泰坦!

看來,此地,真的是上古戰場無疑!

“既然是上古戰場,那也就是沒有活着的東西了,你四處遊蕩一番,看看有沒有什麼異常,這個地方,定然有出去的方法!”

天龍王畢竟還是見過大世面的,不似舒炎一般還沉浸在震驚之中。

舒炎聞言,收起心中諸多想法,也明白現在不是沉浸其中的時候。

緩步走向看向四周,不斷打量,找準一個方向,快速前進起來。

這個空間之中雖然是上古戰場,但除去舒炎竟然沒有一個活口,要是舒炎不能夠找到出路的話,不消多久,舒炎自身的補給品消耗完畢,餓也要餓死在其中!

舒炎一路行來,快速前進只怕都有一個時辰,入眼所見,深坑巨痕不知見過多少,人類妖獸骸骨無邊無盡,走到任何地方入眼都能夠看到重重疊疊的骸骨。可以想象,當年這場戰鬥不知道是何等的浩大!只怕人獸數量加起來不低於數百萬。

果然是上古盛世!果真是混戰上古!

“停下!”前行一個時辰,天龍王突然說話。

“可有發現?”舒炎一路行來,根本沒有絲毫頭緒,這種感覺就如同無邊狂野之中只有你一個人,又如同茫茫天地間只有自己一個人在奔跑一般,渺小無力,這就是舒炎現在最真實的感受。如同每次夜半夢境之中,一個人茫然奔跑一樣!

“你現在前進的方向是錯誤的!”

“我一路行來不斷記錄四周地勢,發現我們來的地方是在現在的東方,也就是說,我們實際上是在東西方向行走!但是,我一路注意,你行走之時,左手邊地理位置明顯要低一些,而你右手邊明顯要高上一截!”

“你認真回憶戰場之上,駐紮之地定然不會選地勢低沉的一方。所以,你現在改變方向,往你右手邊地勢高的地方前進,定然會有發現!”

天龍王一絲一毫的分析,舒炎心中暗暗驚訝。果然是高手。

什麼是高手?細節之處,舒炎就能夠看出天龍王成爲大高手不是沒有原因的!

遂舒炎不再言語,時間緊迫,也容不得他隨意耽擱,若不能找到出路,身死道消是必然的結局!

改變方向依舊不斷的快速前進。越是前進,舒炎也發現些許的不同!

整個戰場都是平原地帶,同天風戰場的天風平原地帶不謀而合,只是,這個戰場的面積就是天風平原的放大版,比天風平原寬廣不知幾何!

漸漸的,舒炎也發現周圍的情況,原本人獸夾雜的骸骨,漸漸變成人族骸骨居多。

越是往後面走,舒炎越是肯定自己心中的想法,人族骸骨漸漸居多,而且許多骸骨變得強大起來,舒炎再次從骸骨之上不斷的感受到其中的威勢!

肯定是當年人族的高手!

繼續往這個方向走下去,前面肯定是人族當年的駐紮之地,不知道能不能有什麼發現!舒炎心中激盪,在這個混沌的上古戰場空間之中晃盪大約幾個時辰,終於有了一些線索!

加快速度,再次前進!

又是一個時辰之後,舒炎入眼所見的屍骨終於慢慢減少,到現在,幾百丈範圍之中,平均下來還不到一具屍骸。

幾個時辰的急速趕路,舒炎至少行進三百公里。

如此算來,整個戰場,至少是六七百公里。如此密集的戰場屍骸,舒炎想一想當初那個盛況,心中都發顫!

“東北方,快看!”

天龍王一聲提醒,舒炎軀體一震,連忙將目光投過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