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孤庭想到如此,便立刻嘗試起來,皓月玉桂氣和極星紫微氣全部被他召喚出丹田,然後分爲兩股,一股向天借力,一股緩緩籠罩在林子裏面的三階幻陣之中!

Home - 未分類 - 荒孤庭想到如此,便立刻嘗試起來,皓月玉桂氣和極星紫微氣全部被他召喚出丹田,然後分爲兩股,一股向天借力,一股緩緩籠罩在林子裏面的三階幻陣之中!

然後荒孤庭連忙探出精神力,緩緩控制這兩分的異種元氣緩緩達到契合,但是這個過程顯然一點都不容易,荒孤庭連試幾次都完全失敗,直到荒孤庭嘗試數十次之後,三階幻陣才和星光有了一絲聯繫!

荒孤庭頓時大喜,又連忙接引星光緩緩的融入三階幻陣之中,好在林子的面積並不是太小,方圓近千米足夠接引許多星光,很快在荒孤庭的緩緩控制之下,星光終於溫順的隨着極星紫微氣融入三階幻陣之上!

荒孤庭頓時大喜過望,看着即便沒有自己元力控制,依舊可以基本保持運轉的大陣,荒孤庭才緩緩鬆了一口氣,雖然月光的接引沒有成功,但只有星光也是勉強可以的!

荒孤庭看了一眼依舊在林子裏按照記號一點一點向林子外圍轉圈的齊弘,淡淡一笑,暗道:“雖然這傢伙想的辦法笨了一點,但是也不失是一個好辦法,只要這樣一直轉,的確總會轉出來,不過可苦了這十萬大軍!”

荒孤庭微微一笑,隨即從大陣之中收回精神力,依現在三階幻陣的能量,已經足夠保持一夜的迷惑讓他們分辨不出來!

困住十萬大軍一天一夜,已經是很不錯了,而且依照現在這十萬大軍的行軍速度,明日便是從陣法之中走出來,恐怕戰鬥力也是大打折扣,只要天秦帝國有一萬援軍來救,再加上數十位真元境高手,明日綺羅鎮之危也就基本上被解決了!

荒孤庭看了看依舊像個無頭蒼蠅一般,帶領着四萬大軍在林子裏亂轉的原澤,微微一笑,不再理會這三階幻陣,隨即邁步離開,回去綺羅鎮做好明日的迎敵準備!

待荒孤庭離開,齊弘再次遇到了一個記號,隨即再次改變方向,此時他正在一股衝勁之上,絲毫不知疲倦,只想立刻從這裏出去。

忽然,林子上空便如同被一頂碩大無朋的帳篷遮蓋,剛纔還是青天白日,瞬間變得漆黑一片,而且無星無月。

“譁………!!!”

十萬大軍頓時驚呼陣陣。陡然停住腳步。

便是齊弘等真元境高手也都微微一怔!天怎麼說黑便黑了!

很快齊弘便意識過來,今天他已經有一些焦頭爛額,所以一直沒有察覺到時間的變化,算算時間,其實已經早到了晚上,但是天卻遲遲沒有黑下!

如今他反應過來,本是絲毫沒有畏懼的心思卻陡然一驚,心中有些不可思議,究竟是什麼人竟然有這種手段!狄生雲等人怎麼可能做到?

但是他很快便打消這種不該產生的念頭,看了看已經被驚嚇到的士兵,隨即命令三十位真元境高手道:“你們三十人都手持夜明珠在前面引路!無論發生什麼事情都不準後退!今夜,本王務必要離開此地!大軍繼續前進!怠慢者斬!”

那三十位真元境高手也被齊弘身上散發出的駭人氣勢所驚訝,隨即不敢違背,便從身上各拿出一顆夜明珠在前面引路!

齊弘大喝道:“快點跟上!攻入綺羅鎮之後,本王重重有賞!”

隨即六萬大軍在這又是軍法,又是重賞的言語激動下,終於還是提起力氣,他們畢竟都是武者,靈元境的修爲雖然不高,但是終究不至於累的走不動路,所以只要心中之火不熄滅,依然可以繼續急行軍!

不過原澤所率領的四萬大軍此刻便舒服多了,他見依然回不到原來的地方,便命令道:“都停下來原地休息吧!既然天已經黑了,便是出去也無法行事!”

雖然剛纔天色的突然變化讓他微微一驚,不過身爲如今的四萬兵馬的最高統帥,身邊還有二十個真元境武者,自然要表現出凜然不懼的氣勢!畢竟有時候,面子可比性命還要重要,尤其是在人多的時候。

其中一個真元境武者便勸道:“原將軍!這不妥吧!我們應該快點找到王爺啊!”

原澤不聽齊弘還算心情不錯,一聽到齊弘,頓時一陣憤怒,今天他可是受了齊弘好多責罵,他心中冷哼,一定是因爲昨日大敗而歸,雖然在原岸的求情下,免除罪責,但是必然也是對自己心中不滿,而故意找茬!

雖然表面上原澤不敢絲毫反駁,但是現在既然見不到他,反而是見不錯的事情,所以聽見那真元境武者又提起齊弘,頓時怒道:“現在一切是本將說了算,本將說休息,豈容你來反駁!……哼!”

那真元境武者頓時嚇了一跳,連忙道:“是是是!”

原澤也反應過來這句話太過囂張,臨了還是補充一句:“哼……即便是王爺在,他現在也一定會同意我的做法的!你們懂個什麼?”

隨即這四萬大軍便席地而坐,開始休息起來,只不過卻沒有吃的東西,因爲,出發的時候,齊弘便已經認定,要兩個時辰解決戰鬥,哪裏需要帶什麼鍋竈?難道我十萬大軍還要在綺羅鎮之外過夜?

沒想到沒有在綺羅鎮過夜,反而在這一個小樹林裏轉圈子! 天秦帝國!

皇宮!

朝天殿!

一個內侍慌慌張張的跑進殿中,把一張泛着幽綠色的符籙悄悄呈在秦升,這位天秦陛下面前。

秦升略微沉眉,着眼一瞧,竟然是萬里傳訊符!連忙接過來,萬里傳訊符可不是一般人一般事可以用的!連忙問道:“這是從哪裏傳來的?”

內侍連忙恭敬道:“啓奏陛下,是汨羅城傳來的!”

“汨羅城?”

秦升微微一驚,隨即打開萬里傳訊符!頓時傳訊符之中的信息便傳入他的腦海。

秦升先是驚訝了一下,隨即勃然大怒,手掌重重拍在桌案上:“天齊帝國欺人太甚!竟然如此放肆!百位真元境,還有一隻四翼獅鷲!”

那內侍連忙嚇得跪伏於地,也不知道是因爲皇帝發怒還是被天齊帝國的陣仗嚇得。

秦升在朝天殿之中緩緩踱步,他本想立即召集百官議政,但是狄生雲傳訊已經十萬火急,速速求援。

秦升龍眉緊皺,思忖,天齊帝國竟然派遣如此強大的軍力,絕不可能只是打一個汨羅城的主意!

那天齊帝國究竟想幹什麼?難道要和天秦帝國徹底翻臉?

秦升不由心中憂慮,不過幸好天齊帝國還顧忌一些,雖然真元境高手不少,但是卻沒有派遣玄元境高手!

說明天齊帝國並不是真正的肆無忌憚!

隨即命令道:“去!立即出宮,把令君王請來!”

內侍連忙道:“陛下!令君王現在正在十三公主的琉璃宮中。”

“琉璃宮?”

“陛下難道忘了?十三公主這一個月來一直在跟王爺學習簫管絲竹!!所以每隔幾天便會請令君王爺進宮!”內侍連忙解釋道。

秦升點點頭,笑道:“月璃這一個多月來的確是乖巧了許多,不再胡鬧,反而知道修煉了!”

隨即秦升笑道:“既然如此,朕就親自去一趟琉璃宮吧!”

內侍連忙快跑幾步,向外喊道:“陛下起駕!”

………………………………………………

琉璃宮!

“哎呀!小皇叔,這也太難了,我都練習了上百次了,竟然連你這碧玉簫一個音調都吹不響,是不是我很沒天賦啊。”

秦月璃身着紫色纖纖衣裙,英姿颯爽的站在假山之上,一腳踏在假山之旁的竹林上,她手中捏着秦彧的碧玉簫,撅着小嘴,不高興的衝對面的男子道。

秦彧哈哈一笑:“小丫頭,這才練了幾百次就受不了了?你若是練習普通的管簫,或許已經有所成,但是我這碧玉簫可不是那麼容易的!”

秦月璃隨即身軀一躍,從假山上輕盈落下,看向秦彧,沒好氣的道:“那算了!我今天不學了,就到這吧!小皇叔,我要去花園裏玩!”

秦彧淡淡一笑,以長輩的語氣叮囑道:“你啊!還真是一點都閒不住,學習樂器可是個耐心活!可不能這麼容易便半途而廢!”

“是誰又要半途而廢啊?”

秦升的聲音忽然傳來,下一刻,秦升的身影纔出現在琉璃宮之中,侍衛在一旁的清雪清雅頓時微微一驚,連忙躬身跪下:“參見陛下!”

並且拉着小浣溪道:“浣溪妹妹,快跪下!”

小浣溪猶豫了一下,還是點點頭,“哦!”

“免禮!”

秦升擺擺手。

秦月璃見秦升竟然來了,頓時連忙歡快的跑過去,歡喜道:“父皇,您今日怎麼來我的琉璃宮?來陪我玩嗎?”

秦升哈哈一笑,故作深沉的,臉色一繃,道:“我可不是來看你這個丫頭,我是來找你的小皇叔的!”

秦月璃頓時氣呼呼的撅起小嘴,哼道:“哼!父皇!你怎麼知道小皇叔在我這裏的?你是不是又派人監視我?”

秦升微微一怔,摸了摸秦月璃的腦袋,笑道:“好了!朕和你小皇叔有正事要處理,你先回宮吧!”

秦彧剛纔見秦升來的時候,臉色便淡淡冷了起來,現在聽說他有事情要和自己商量,心中一動,猜測可能是葉凝霜的事情。

秦月璃頓時柳眉彎彎,顛着小腳,瞪起眼睛,叫嚷道:“不行!不行,父皇你不疼我了,有什麼事情是我不能知道的?你跟小皇叔說的話就是我們秦家的家事,我身爲秦家的公主,可是有知情權的!”

“你啊!”

秦升無可奈何的苦笑道:“這是軍國大事!你一個女兒家在這裏幹什麼?快回去!”

“哼!不聽就不聽!……清雪清雅,小浣溪,我們走!”

秦月璃隨即轉身,一手拉着小浣溪,便要回去。

秦升輕捋頷下幾根飄飄的長鬚,微微一笑,忽然看到小浣溪身上,不由眉目一凝,頓時叫住秦月璃道:“慢!”

秦月璃忽然心中一緊,連忙停住腳步,回身笑道:“父皇,又怎麼了?難道又想讓我知道你和小皇叔商量什麼事情嗎?”

秦升笑了笑,緩緩目光下移,看向小浣溪,浣溪也睜着一雙大眼睛,緊緊盯着秦升,沒有一絲畏懼。

清雪嚇了一跳,見浣溪竟然這般盯着皇帝陛下,連忙小聲叮囑道:“快低頭。”

“月璃!這個小丫頭什麼時候出現在你的琉璃宮了?我怎麼不認得?”秦升緩緩道。

“哦!你說的是小浣溪啊!”秦月璃就知道不可能這麼容易就矇混過關。

其實她一直害怕讓父皇知道浣溪的來歷,那樣豈不是連荒孤庭就給扯了出來,所以她一直很是謹慎的不讓小浣溪離開琉璃宮,一來浣溪的確很聽話很乖巧,不會亂跑,而來琉璃宮也足夠好玩,所以從來沒有人發現小浣溪的出現,但是今日他沒想到秦升竟然突然來了!

他看到秦升的一瞬間,便心中拉緊,爲了不讓秦升注意到小浣溪,所以才顯得這般無理取鬧,吸引秦升的注意力,想要插科打諢,帶着小浣溪快速離開秦升的視野,但是沒想到依然被秦升給注意到了!

“她……她那個,她只有六歲!父皇,一個小妹妹,哪裏值得父皇親自過問,我現在就離開,不打擾你和小皇叔商量正事啊!”

秦月璃說着便再次拉起小浣溪的小手,連忙踮着腳,快速離開,對着清雪清雅使個眼色,清雪清雅也連忙反應過來,四人在秦升的目光中很快離開。

“這個丫頭!”

秦升呵呵一笑,如此明顯的欲蓋彌彰,是真把他這個父皇當成老糊塗了!

不過既然秦月璃不願意告訴他,秦升也不打算再過問,女兒長大了嘛!總要有自己的小祕密,只是不知道從哪裏撿來一個小丫頭在身邊,秦升自不必在意。

秦彧腳下微微一動,便站立在秦升的面前,面色冷峻,語氣不怎麼恭敬:“找我有什麼事?”

秦升瞧了秦彧一眼,笑道:“怎麼?還在生朕的氣?”

秦彧目不側視,淡淡道:“不敢!”

“哈哈!”秦升隨即大笑一聲,向一旁的亭子裏走去,邊走邊笑道:“這天下還有你令君王不敢做的事情?”

“來!我們不必這麼見外,坐下慢慢說!這件事情你肯定很上心!”秦升完全放下皇帝的架子,完全是家中的長兄在勸解生氣的小弟的態度。

秦升輕輕斟下兩杯清茶,示意秦彧與之共飲。

秦彧緩緩坐在了他的面前。拿起被秦升推到面前的茶杯,一飲而盡,隨即看向秦升,道:“有什麼事就說吧!”

秦升微微頷首,隨即道:“汨羅城已經被天齊帝國拿下!”

秦彧微微擡眸,驚訝道:“狄生雲不是已經率領一隻督戰軍去了嗎?以他的實力,在玄元境之下鮮有對手,而且他久歷沙場,怎麼會守不住?”

秦升沒有說話,隨即把萬里傳訊符拿給秦彧,秦彧驚訝的看了秦升遞過來的東西,當看到裏面的訊息之時,不由眉頭緊皺,訝然道:“天齊帝國這究竟意欲何爲?如此大的軍力調動,怎麼可能只是爲了拿下一座蠻荒小城?”

秦升絲毫沒有驚訝於秦彧的表現,他淡淡道:“不錯,天齊帝國這一次的確太過囂張,很像是要跟我們動真格的!”

秦彧思忖了片刻,隨即看向秦升,道:“陛下打算怎麼辦?狄生雲在信上說此時汨羅城已經被攻破,他帶領殘兵敗將駐守於綺羅鎮!不過這是萬里傳訊符……狄生雲從哪裏得來萬里傳訊符?”

秦升看了秦彧一眼,嫌他叫的太生疏,不過也沒有說什麼,只是道:“朕不知!”

秦彧點了點頭道:“陛下打算如何處置?狄生雲在信中已經說的很是清楚明白!天齊帝國這一次已經鐵了心要和天秦帝國硬碰硬!天秦帝國排名多年來一直屈於天齊和天荒之下,這讓整個東域都認爲中等帝國之中,我天秦最爲弱小!……是時候讓天秦帝國擺脫這種名聲了!”

秦彧盯着秦升,目光銳利,渾身散發出駭人的氣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