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艹!空投閃電矩陣!!” 第一場,何乃軒1:0完勝!

Home - 未分類 - “我艹!空投閃電矩陣!!” 第一場,何乃軒1:0完勝!

第二場是第一場的翻版。

第三場同上!

第四場,打了個旗鼓相當,何乃軒以一絲優勢勉強勝利!

第五場,何乃軒大殺特殺…一個人出盡風頭,以5:0的殺入總決賽!

以一己之力帶領隊伍殺盡總決賽,封了對方一個零蛋!

那一聲聲飛龍必勝早已經沒有了聲音,留下的只有一片詭異的安靜,六千人的體育館裏面沒有了一絲聲音。

飛龍科技戰隊的隊員驚呆了,他們絲毫不敢相信自己輸了,還被對方打了這麼一個丟盡一切臉面的成績,人家一個人幹掉了他們整整一支隊伍。

孫翰興奮無比,他萬萬沒想到何乃軒今天的狀態好到了極點,發揮超常,幹掉了所有人,不僅讓他們得到了休息,還用氣勢嚇住了總決賽之中的大華東戰隊。

短暫的沉默之後,便是無盡的咆哮聲,支持戰將戰隊的學生們狂熱的大喊起來,他們也是驚呆了,居然沒想到會看到如此精彩的一面。

平時經歷許多大場面的主持人也才慢慢反應過來,急忙宣佈了戰將戰隊的勝利。太來之不易了,居然了打敗了老派強者。

這就是實力!

整個體育館迴盪都是何乃軒的ID!

“lupine!”

“lupine!”

“今天,我彷彿又看到了中國電競之路上一顆巨星冉冉升起!”

……

體育館裏主持人,講解再說什麼,何乃軒他已經不知道了,他只知道自己給了那些人一個響亮的耳光。孫翰也不知道,他只知道自己贏了,贏得一塌糊塗,太興奮了。

何乃軒臉色有些蒼白,連續五局的戰鬥他消耗的體力與精神要比想象的多,他的潛能已經完全透支,下場比賽他根本上不了。這場比賽,何乃軒拼盡了這輩子自己的遊戲天賦與潛能。

孫翰可以看的出何乃軒的虛弱,他小心的扶着何乃軒提前退場,讓他趕快回去休息。

何乃軒很開心,發自內心心底的開心,因爲他終於完全更改了曾經,他的這個朋友不再會因爲自己變得頹廢了。

可是,當何乃軒走出通道的時候,他停住不走了,低頭扶着他的孫翰愣了一下擡頭一看,臉色變得有些說不出的意味,似乎有些羞愧。

“爸!媽!”

通道口是爸爸媽媽,何乃軒看着一臉疲倦着急的爸媽,心裏很是心痛,也很是羞愧。

沒有想象的大吵大鬧,風塵僕僕額何爸面無表情的說道:“去你住的地方。”

孫翰想說什麼卻張不開嘴,何乃軒知道父母的脾氣,他對着孫翰點了點頭,孫翰小心的扶着何乃軒朝着賓館走去。

很快就到達了賓館,進了房間,何媽坐在牀邊一句話也不說一個勁的小聲哭,何爸手揹着手站在那裏背對着何乃軒孫翰他們兩個人。

孫翰似乎想要說什麼,何乃軒拉了他一下,不讓他說話。

“你說你到底想幹什麼!你……”

何爸毫無預兆的扭過身體,指着何乃軒破口大罵起來,孫翰着實嚇了一跳。

可是,還不等何爸說完,“噗通”一聲何乃軒跪下了,他臉色蒼白的跪在那裏顯得有些淒涼。

“爸,媽,你們從小教育我做人要對得起自己,對得起良心。”

“小時候,你們讓我練毛筆字就是爲了讓我陶冶心,不讓我做那些背叛友情,背叛自己的事情。”

“孫翰他是我的哥們,我是他唯一的哥們,他也是我爲數不多的真朋友,我不想失去他。”

“電競並不是想象的那麼可怕,它也是一種運動,孫翰喜歡他,拿到世界冠軍是他的目標,您說過人不能沒有理想!我不想讓孫翰失去他追求理想的道路,如果我不來幫他,他就會再也不能打電競,再也不能完成這個夢!”

“我不想做一個對不起自己,對不起朋友的人,您們也不希望我內疚活一輩子吧!我,想擁有這份友情到老!”

“噗通”!當何乃軒一番話剛剛說完,一旁的孫翰隨着何乃軒一起跪下,他的眼中早已經泛起了淚光,他知道自己這個唯一的朋友交對了。

孫翰沒有說話,何乃軒已經把話說完了,他對着沉默的何爸還有已經停止了哭泣的何媽重重的磕了三個頭,何乃軒並沒有阻攔。

沉默,可怕的寂靜。

足足過了三四分鐘,一直沉默看着何乃軒的何爸才嘆了一口氣,小心的扶着何媽從何乃軒身旁走過,朝着門外走去。

“爸!媽!”

“叔叔,阿姨!”

何乃軒和孫翰急忙跪着挪動了幾步,對着何爸何媽叫道。

“三天後滾回學校,要是高考考不好,拿你餵你媽養的小非!”

一向溫和的何爸居然爆粗口了,不過當何乃軒和孫翰聽到這話時,卻是立刻笑了起來。

何爸和何媽走出樓道,何爸看着人來人往的街道突然冒出一句:“兔崽子,居然和我講起大道理了。”

“兒子長大了!剛剛他比賽得時候,你不都看了?好了,我們回去吧。”

“不回去。”

“怎麼了?”

“好不容易來一次西安,都是爲了這兔崽子,這麼多年老婆委屈你嫁給我了,老婆,老公帶你去逛逛西安。”

“老不要臉的!害臊不害臊!”

……

其實何乃軒之所以如此輕易地說服爸媽,也是因爲何爸何媽看了他的比賽,而且在火車上何爸何媽想了很多,何爸何媽並不是古板思想陳舊的人,他們很通情達理,最重要的是他們知道兒子需要什麼?要做什麼?還有他們相信兒子!

剛開始之所以不同意,那都是正常心態,哪一位父母聽到兒子爲了其他事情把人生中最重要的高考放在一旁,都是這樣的心態。

何乃軒笑的很甜,他知道自己心中的坎過了,他的高考必將比上一世的順利無比。

說到底,一切都是爲了高考!

如果這輩子不解決這件事情,有可能他連曾經的二本都達不到,所以說他也是爲了自己。

最後一場比賽結束之後,他便要爲了高考而努力了。 “《星際爭霸》wcg中國預選賽北方賽區冠軍得主—黑馬之資的戰將戰隊!”  主持人那歇斯底里的快速語氣怒吼道!

《星際爭霸》wcg中國預選賽西安賽正式結束了,將在一個月後在上海進行國際賽事,接下來便是其他一系列賽事。

戰將戰隊得到了冠軍!

何乃軒沒有參與最後一場比賽,其實他之所以拼盡全力打那場比賽是有目的的。一個是震懾了全場,另一個則是戰術問題。

那場比賽,何乃軒成了大華東戰隊研究的關鍵人物,他們認爲何乃軒一定會再次首發,所以花了所有的時間研究透徹何乃軒戰鬥的視頻。可是最後呢?最後一場比賽,何乃軒排在最後,根本沒打。關於孫翰他們的特點,大華東戰隊根本沒有時間來研究,只顧得研究何乃軒的事情。

所以,兵法三十計還是很管用的,順利的打敗了大華東戰隊,成爲了冠軍得主!

何乃軒的神經反應速度比別人快二秒秒鐘,這是上一世他一次偶然測試得來的。所以他的手速,反應速度無論是打籃球,還是打遊戲都是很流弊的。一個編輯的沉穩,加上先天的優勢,自身的天賦,你說能不厲害嗎?

怎麼說呢?其實孫翰他們幾個的實力的確很強,擁有極強的天賦,無論是手速,還是意識都是一流的。只是唯一的缺點就是缺乏系統性的訓練,這次冠軍也可以說是一個僥倖!

民間戰隊逆襲職業戰隊的經典之戰,至於接下來的路怎麼走?那要看他們的命了!

……

沒有華麗的慶功,沒有明星現身般的圍堵,何乃軒在比賽剛結束的時候,就偷偷坐上了車返回了山西。

完成了這件事情,接下來便要一心一意的備戰高考,總之不能讓父母傷心。

何乃軒回到學校的時候已經是下午時候了,父母已經和班主任打過招呼了,但是班主任還是從門房那裏得知他到來之後,找他談了半個小時的話。

最後終於在何乃軒一而再再而三的保證努力學習的情況下,纔沒有到了腿發軟的時候才走出班主任辦公室。

也許是覺得何乃軒平時還很守規律,學校只是簡單的通報批評了一下,並沒有其他的懲罰。

下午課間活動的時候有很多學弟在打籃球,高三的則尋找寂靜的角落學習,何乃軒感覺心情很放鬆,他雙手插兜的一個人悠閒的朝着教室而去。

剛剛拐到樓梯角的時候,一個長髮女生迎面而來,兩個人互相看清楚對方的時候,都有些發愣。

面前的女生,擁有一頭烏黑靚麗的頭髮,標誌的臉蛋,一雙牛仔褲緊緊包裹的大長腿,雖然上圍並不傲人,卻仍能吸引人的注意力。

夏格格!

高中時期何乃軒是一個乖孩子,卻並不是一個守規矩的孩子,比如說他早戀過。

有人說:早戀就是沒長牙的兔子想啃窩邊草了,長尾巴的蛤蟆想唱歌了,A罩杯的娃娃想懷孕了,不健全的小弟弟想要擡頭了。

其實何乃軒想說:早戀其實就是孤獨了!

夏格格比何乃軒低一屆,是他的學妹,兩個人認識是在籃球場上,何乃軒喜歡打籃球,夏格格喜歡看他打籃球。

俗話說的好,運動的男孩都是帥的,當然也得有不錯的顏值,要不然什麼都是白搭。

夏格格應該是對何乃軒日久生情吧,小女生都喜歡這種酷酷的男生,一來二去兩個人在一起了,只不過只在一起了一年。當何乃軒升入高三的時候,夏格格主動提出分手,說不想耽誤他學習。

對於自己的第一份早戀,何乃軒還比較記得清晰,他記得自己當時沉悶了一陣子,一模的時候差點考砸了。不過,後來想開了也好了,畢竟大學裏邊有很多合適的不是?

“高考準備的怎麼樣了?”

夏格格輕扶了一下秀髮,主動開口,兩個人也算和平分手,並不是說鬧的太僵似的,何乃軒是重生過來的人,他早就不計較這些了,何況他知道他的真命天女不是她,而是米可。

“還好,你怎麼樣了?分班分的是文科理科?”

何乃軒微笑了一下,笑着回答道。

“我準備藝考。”

夏格格沒想到何乃軒如此心平氣和的和他說話,她愣了一下才回答道。

藝考?

何乃軒有些迷糊,上輩子他從分手之後再也沒有關注過這個女孩,所以並不知道她選擇了什麼,現在什麼也想不起來。

“嗯,加油,我先回教室了,複習去了。”

何乃軒並不想和夏格格再有什麼糾纏,他微笑着分別,從夏格格身邊擦肩而過。

夏格格嚥下還想說的話,扭過頭看着離開的何乃軒背影,突然如同有一種錯覺一樣,這個自己曾經喜歡的男孩似乎比以前多了許多成熟,她似乎感受到了滄桑孤獨的味道。

不同於夏格格對何乃軒的新的看法,何乃軒對她一點想法也沒有了,馬上就要高考了,再次戀愛,只是浪費時間。

何乃軒曾經看到過一段話:高中最後的時光,在一些孩子眼裏,像是一段漫長的沙漠旅行,單一、焦躁而絕望;在一些孩子眼裏,是生命中第一場嚴格意義上的階層劃分,有些人註定了自此之後跟不上其他人的步伐。

何乃軒卻知道自己的時間並不多,本來似乎夠用的時間,卻像加了速的沙漏,越進入角色,越發覺所欠甚多,甚至讓他產生了一絲慌亂。十年,他只有十年創業奮鬥的時間,十年之後他是龍?還是蟲?就看他的每一步棋!

雖然說何乃軒也很煩,但是這種只有幾分鐘的黃昏戀他不想要。

回到教室的何乃軒再也安靜不下來,他一個人站在教學樓的樓梯上靜靜的看着黃昏。

米可,米可是他上輩子在大學交的女朋友,也是最後一個女朋友。米可是比他大一屆的學姐,兩個人認識的是在大二的一次圖書館的邂逅。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