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也怕蔡建軍到時候分心,忙不過來。

Home - 未分類 - 而且也怕蔡建軍到時候分心,忙不過來。

“你這丫頭,說走就走了,還敢裝病,還不上學!還周遊全國!你咋這麼野呢?!”蔡建軍見到封華第一句就是這句。

他是當初去看他奶奶的時候,聽蔡老太太說的。當時那個心啊,第一次覺得這孩子不靠譜。不過封華走的時候留了一倉庫的米麪油,夠蔡老太太吃10年,又堵的他說不出話來。

也是,有他這個親孫子在旁邊照顧着,封華哪裏去不得?真的被他奶奶綁住腿離不開,那隻能說明他不孝。

他倒是自動給封華找了藉口。

封華把兩袋子大米放到廚房,也沒理他這茬,跟蔡宏毅玩了一會,就跟他說了回老家的事情。

蔡建軍立刻反對:“你的大學不上了?辛辛苦苦考上的大學不上了?你還要帶着你小姑子小叔子也不上了?”說道後面,已經破音了。

實在是太驚訝了,因爲他知道北京大學的學生在此時意味着什麼,就這麼放棄了,簡直神經病。

“誰說的,我們只是請了假,學籍都在的,還是北大的學生。” 神医嫡女 封華道。 “請假?一請請一年?不,你明年還回來上學嗎?”蔡建軍問道。之前出去浪就算了,現在更是直接請假回老家了,哪有這麼上學的?

他是真的痛心,爲封華放棄這麼好的學業,這麼好的前途。

“你們最近沒有開什麼會嗎?”封華沒有回答他的問題,而是反問道。

“我們天天開會!”蔡建軍道。他們會議挺多的,有的時候要開一天會,如果哪天不開會,所有人都會覺得少了點什麼似的。

“你最近去你姥爺家了嗎?有空就去一趟,跟他打聽打聽《五一六》。”封華說道。《五一六》雖然發表了,號召舉行文化大GM,但是目前它還是17級以上級別才能看的機密文件。

蔡建軍級別還差點。

蔡建軍眯了一下眼睛,看着封華沒有吱聲。他也感覺到了最近氣氛不對,但是他沒往深想,更沒把大環境的氣氛跟封華“逃跑”聯繫起來。

不,她不是逃跑,是避難?

“你聽說了什麼?”蔡建軍問道。

“聽說了《五一六》,你去打聽打聽就知道了。”封華說道。

現在已經過了66年5月16號,她的小翅膀並沒有把這個大革命扇沒,一切還是按照前世的歷史發展着。那相信未來也不會有太大的變化。

不,變化還是很大的,起碼未來將會建成30多座博物館…..向世界人民展示着中華文化的歷史悠久、博大精深。

但是光靠她的一雙小翅膀就想逆轉歷史的洪流,讓大革命不會發生,那是不可能的。

封華能做的,只有這些了。

蔡建軍點點頭:“我去打聽打聽。”

“行了,我就是跟你說一聲,奶奶我帶回去了,你不用擔心。”封華說完站了起來,打算告辭。

蔡建軍的千言萬語都堵在嘴裏,他知道勸也沒用了,最關鍵的是,奶奶肯定聽封華的,她說什麼是什麼。

“好吧,奶奶就交給你了。”蔡建軍道。

封華笑了一下:“這個你放心。”蔡奶奶可是比她親奶奶還親的存在。

蔡建軍和姚曉靜抱着蔡宏毅送封華下樓,封華看着小小的蔡宏毅,好想把他一起帶走啊…..省得亂起來波及到他。

不過看看蔡建軍和姚曉靜寶貝的樣子,估計他們就捨不得骨肉分離,再說蔡建軍的職位和爲人,並不危險,他自保之餘,估計也有能力保護妻兒。

“如果將來…有危險,你們來找我!”臨走之前,封華看着蔡建軍鄭重道。

蔡建軍被她一句“危險”嚇住了,封華竟然說什麼事情危險……她這個天不怕地不怕敢一個人闖天下的人會覺得什麼危險?

蔡建軍剛要問,封華就道:“過幾天你就知道了,到時候坐火車來,故家屯保證是個絕對安全的存在,更不會差嫂子和侄子一口飯吃。”

如果有萬一,蔡建軍保護不了姚曉靜和兒子,還有她呢。

醫院將來也是個混亂的地方,姚曉靜這個傻傻的耿直的沒心眼的護士,估計日子也不好過。不被下放到偏遠地區最好,如果被下放,故家屯也挺偏遠的。

蔡建軍一臉慎重地跟着封華來到了她的小院子,蔡老太太正在屋裏收拾行李。

祖孫依依惜別一番,封華看了兩眼就出去了,她還有幾個人要通知呢。

封華把僞造的方全病危的電報拍在方健的面前,看着他變了臉色,皺起眉頭,擡頭看着封華。

“小心臟疼不疼?”封華問道。她就是想試探一下他,看一下他的心臟承受能力。如果他突然一下躺地上,那啥也別說了,正好連他一塊帶走。

方健臉色比較凝重,但還在正常範圍內,而且這表現說實話,非常冷靜,比正常人強多了。正常人接到父親病危的消息都會慌亂,而方健沒慌沒亂,還有功夫懷疑她。

封華這一臉淡定如水的表現是挺讓人懷疑的…..老公公病危了,哪怕是不和的老公公,按方健的理解,封華也得表現出幾分焦急…裝給他們家人看的。

這不是虛僞,這是人情世故…封華這麼通透的人不會連這個都不懂。

方健拎起電報,仔細研究着紙張和字體。

“別看了,比真的還真。”封華道。

方健一下子笑了,舒口氣癱在椅子上:“那就是假的了。”

方全是他親爹,還是對他非常好的親爹,不是渣爹,真病危了他是一定會心痛慌亂的。

“怎麼回事?”方健問道。

“我和方芳方強要回老家避難。”對於方健,她選擇多說一些,讓他有個心理準備,誰讓他的心臟比常人脆弱。

“怎麼了?你們惹麻煩了?”方健挑眉問道,什麼麻煩能讓封華用到“避難”這個詞?

封華跟他密談了10分鐘,扔下一臉震驚迷茫的方健離開了,去往下一家。

親爹親媽。

親媽…..就算了吧,跟她說什麼政治形勢她也聽不懂,讓她放棄村裏的富裕生活回到故家屯,那更是不可能的事情。

她得以爲封華別有居心!大掃帚伺候,把封華打出門外,揚言再也不許登門!

封華覺得她這猜測99%能成真,她連劉小麗到時候罵人的語氣都模擬好了。

至於親爹…變得太多,她得 一點一點重新認識,現在就是個認識機會。

封華找到了封大貴的工廠。

封大貴一聽門衛說他三閨女來找他,一溜小跑就來了!1年了啊1年了!距離他上次讓封華幫他安排工作已經一年了,可下有消息了!

“你怎麼纔來啊?”封大貴見到封華都要哭了。

封華見到他也嚇了一大跳:“你怎麼變成這樣了?”

封大貴現在一副又黑又瘦營養不良的樣子,當初白淨氣派到可以裝領導的架勢全都不見了。

“我媽不給你飯吃啊?”這是封華唯一想到的解釋。

“那倒沒有…”封大貴哽咽道:“但是也吃不飽啊!”

每個人每個月分配多少口糧都是有數的,孩子們正是長身體的時候,那些成人一半的分量都不夠他們自己吃的,都得靠他和劉小麗補貼。

劉小麗是不會吃虧的,那吃虧的只有他自己了。 “下飯店啊。”現在的高價飯店可是隨便吃的,只要鈔票,不要糧票。

封華看着他的慘樣子,倒沒有幸災樂禍了,不過也不心疼就是了…..

這是覺得有些不好形容….他那麼有錢,結果最後把自己餓死了?

她拒絕有這樣的親爹!

封大貴四下看了看,他們現在正在大門外的花壇處說話,四下無人,遠處朝這裏觀望的保安並不能聽見他們說什麼。

“不敢總去啊….被我們廠長碰見過兩回,都找我談話了!問我什麼出身!”什麼出身廠長回去查檔案一看便知,貧下中農,那這錢是怎麼來的?

由於張家人的不待見和特別交代,封大貴並不敢扯着張家大旗行事,同事沒有人知道他老丈人是高幹的。

這也導致他沒有被特殊照顧,乾的活都是最苦最累的,再加上吃不好吃不飽,人就變成這個樣子了,就像回到了60年。

再說封華也特別交代過,不許他給張家惹事!他一個貧下中農有太多的錢,別人準會推到張家人身上。

到時候那個什麼巢什麼卵的他記不住,但是那個意思他是懂的。張家完了,他也沒好。所以他就是餓死,都沒敢再去吃高價飯店。

偶爾去供銷社買個高價糕點,都得偷偷摸摸的。

封華點點頭,行吧,這麼乖,也這麼有剛,她真的有點刮目相看了。

“給爸安排好工作了嗎?”封大貴希冀地問道。

他走了,家裏的孩子老婆一個人就養得起了…..張家是不會看着他們的孫子孫女捱餓的。

“工作沒有。”封華一句話粉碎了封大貴的希望。

沒有你來幹啥啊!來看我受苦受難嗎?封大貴剛要生氣又想起來這個人是封華,升起來的火氣都憋在臉上,紅得像要中暑。

“你要是想離開,只能跟我回村裏。”封華道。

“回村裏?我要是想回村裏我早就回去了!我寧可餓死也不回村裏!”封大貴嚷道。

現在這幅鬼樣子回村裏,他是真真沒法做人了。他們會以爲他被劉小麗甩了2次!

而且他是真的種夠了地了,起早貪黑,沒日沒夜還沒錢的 日子,他過夠了。

“真不回?”封華問道。

“真不回!”封大貴咬牙道。

“不後悔?”

“不後悔!”封大貴答得鏗鏘有力。

“行吧。”封華點點頭,沒有再勸。反正,他早晚是要回的。

不久之後,很多人都會被趕回原籍,很多很多人。像他這種,要麼別人以爲沒靠山的,要麼靠山暴露了,是個靠不住的,是一準要被人攆回鄉下的。

劉小麗她不能確定張家保不保得住,但是封大貴肯定是保不住的。

本來封華想讓他沒有波折地自己回家,結果他非要自己受一波罪纔回去,那她也沒辦法了。

封華轉身要走,封大貴靈光一閃想到之前的問題:“等會!我跟你一起回老家??你要回老家?現在沒到放假時間啊!”

張家不能炫,但是有個北大的女兒卻是可以炫一炫的。

雖然因爲封華一直不出現,從來沒人信。但是封大貴自己知道這是真的,所以對學生的日常生活也瞭解了一下,7月份才放假呢,還差2月呢。

“請個假,回去呆兩天。”跟封大貴,封華也沒有解釋。這是個不靠譜的,她也不知道他嘴緊不緊,所以還是一句話都不要透漏了。

“哦。”請假啊…封大貴應了一聲,至於什麼事,反正都跟他無關,他就不問了。

突然想到什麼,封大貴滿臉激動地對封華道:“來!你來門衛登個記,跟我到廠裏來!咱們中午一起吃個飯!北大的校徽帶着嗎?趕緊戴上!”

封大貴突然想到這個沒人相信他閨女是大學生的事情了,爲此他還得了一個愛吹牛的名聲,他不服,他今天必須爲自己正名!

封華擺擺手,頭也不回地走了。

她怎麼那麼孝順?她腦子又沒被驢踢過……

“哎!你這丫頭!”封大貴看着封華的背影急得咬牙,但是也沒敢攔。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