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人族與無盡荒山之間,有着這樣的一座城。

Home - 未分類 - 在人族與無盡荒山之間,有着這樣的一座城。

它安寧的駐紮在山中,甚至在人族腹地,都不知道有這樣的一座城市存在。

這不是一座戰爭城堡,也不曾遭受什麼戰爭迫害。

只是在某一瞬間,這座城市,憑空消失了。

就好像從來不曾出現過。

但是後來發生的事情,就非常恐怖了。

那時候,人族才意識到這座城市的重要性。

這座城市叫做守零城!

※※※

“汪,源塵的氣息在前面的那個存在消失了。”

一隻大黑狗在天空飛過,黑壓壓,像是個烏鴉。

就在某一瞬間,它所在的天空碎裂塌陷,不過它很機警,一個靈活的翻滾,它就擺脫了。

“還想要偷襲本尊。”大黑狗叫囂着,自由落體般躲過了危機。

虛空中有一道聲音響起:“原來是一隻笨狗,我還以爲撞到人了呢。”

黑尊聞言直接爆發了,它豎着耳朵,連尾巴都豎了起來,至今除了他主人還不曾有人敢罵它笨。

“咦,這狗不一般啊,難道是……不好,是傳說中那隻狗,趕緊跑。”

黑尊沒有猶豫的衝入了破碎虛空中,隨着狗吠聲破碎的虛空還是自我修復。

“你這隻死狗,趕緊鬆口,痛痛痛……”

看到此等場景的盼塵村衆人,都仰頭無語。

零零壹自己有些不敢置信,如果剛纔他沒有聽錯的話,那個被狗咬的人應該就是先前哪位叫做葉楓的人。

那時候的葉楓一看就很強大,甚至他坐下的那本石書也讓人看不透。

可是現在呢,如此強者竟然被一隻狗給咬了。

而且還被這隻大黑狗追着跑,這狗究竟是什麼鬼啊。

葉楓心裏苦啊,大黑狗雖然強大,但是卻也沒強過他。

一再忍讓只是因爲他心裏苦啊,大黑狗惹不起,一旦惹了,迴歸他那個時間節點後估計會被戳脊梁骨。

“臭小子,竟然敢罵我,看我不咬死你!”

“鬆口,鬆口,在不鬆口的話,我可要出手了!”

“汪,你出手試試,我就站在這裏,你可以打死我啊。”

大黑狗很聰明,他早就發現葉楓這個小子不一般,通過試探,他知道葉楓根本不敢傷害他。

只要知道這一點,很多事情就好辦了。

遇到大黑狗,註定是葉楓跑不了的命運。

※※※

世界樹之中,有無數小世界。

這些小世界有些是因爲本身並不未成熟,無法分離到外界,還有一些是因爲世界樹本體需要,所以才留了下來。

這些小世界中,都發生着各種事情。

有萬物起源時期的原始,也有科技文明的高科技時代。

這些世界中,各種發展時期都有。

隨着一道金光閃過,文跡進入到世界樹中最大的世界之中。

此界名爲精靈界。

文跡一來到這個世界,便是掉入到一片生命湖泊之中。

生命湖泊並不是很深,所以他也沒有遇到什麼危險。

但是令他眼前一亮的是,這湖泊中有好多精靈正在洗澡。

精靈族的精靈與人族差別不大,就是耳朵長長的、尖尖的,頭髮是綠色的。

本來他是打算偷偷離開的,畢竟這種場所他還是不適合多待。

只是當他想起,姓聖的傢伙說他不行,就氣不打一處來。

他不行,怎麼可能!

說着他就朝着那羣精靈族人遊了過去,這種時候,絕不能退縮,誰知道塔靈那傢伙有沒有在窺屏。

“有人!”這些精靈族女性都非常的警覺,感受到危機後,立刻就進入到了戰鬥準備。

根本沒有在意自己現在還在洗澡,文跡不小心看到一點,頓時那鼻血就開始嘩嘩的流。

那些精靈族女性也看到了文跡,一時間她們都呆住了。

精靈族是一個對美有極致追求的族羣,所以當源塵這樣的美少年出現時,她們的態度頓時變得不一樣了。

爲首的精靈女性游到了文跡面前,開始介紹自己,以及這個世界。

文跡嘴角微不可查的撇了撇,這還真是一個看臉的族羣。

文跡是有強迫症的,他看到這位精靈族女子綠色髮絲粘在了臉上,頓時就有些蠢蠢欲動。

他是想要將對方臉上的髮絲拿下來,可就在這時,一道劍光橫劈下來。

這道劍光實在是太快了,文跡臉色瞬間蒼白,差一點源塵的手就沒了。

他下意識擡頭看,正好看到一個男孩氣沖沖的飛了下來,男孩渾身邪氣很重,自始至終,男孩的眼睛都在盯着文跡。 在男孩身後,有一道黑色的裂縫,其中有狂躁的劍氣翻騰。

文跡發現男孩的時候,男孩也正在注視着文跡。

不過很快文跡就發現了不對,男孩好像看的並不是自己,而是源塵貼在精靈族人臉上的手。

文跡顫抖的將手收了回來,剛纔那一劍,差點就把源塵的手給砍掉了。

此時的文跡,已經將源塵罵了一遍了,表面看源塵不近女色,但沒想到其內心藏得那麼深!

竟然有孩子了!

而是孩子還這麼強大!

不過文跡也找到了合適的理由,不是他不行啊,是被阻止了呢,而且還是被源塵兒子阻止的。

文跡還在暗自竊喜呢,突然感覺渾身如針扎一般的疼痛。

朝源頭一看,原來是那個男孩已經走了過來。

不過隨即,文跡便冷靜了下來,他注視着從岸邊緩緩走來的男孩,突然有些心慌了。

對方很顯然是認識源塵的,而源塵看到後應該說些什麼。

這個男孩文跡並不瞭解,塔靈可能會認識,但是他卻不認識啊。

男孩很顯然沒有要先開口的意思,這時候文跡必須先開口,不然就會被對方察覺不對。

然後文跡假裝眼前一亮,尷尬中又夾雜着笑意,道:“兒子,你怎麼來了?”

男孩身體一震,停下了腳步,手中的誅心劍都差點掉在地上。

文跡看到男孩如此激動的樣子,頓時心裏便樂開了花,看來他是猜對了,沒想到他文跡猜測能力這麼強,沒看男孩的手都在顫抖嗎?

文跡覺得,就算這個男孩是源塵的兒子,也不是親生的,既然如此,他給面前這個精靈族女子攏一攏秀髮,總該沒問題吧。

文跡有着強迫症,因爲強迫症的原因,他希望自己的造化星球是圓的,那就必須是圓的,任何坑坑窪窪都不能存在,他希望光是均勻分散的,那就不能東一塊西一塊。

也因爲強迫症的原因,他和溯仙塔塔靈的對抗從未改變。

他眼中的源塵必須要對稱一致,衣服也要乾淨整潔,甚至拿武器,也要雙手各一個,還必須對稱統一。

但是塔靈畢竟先接觸了源塵,所以他認爲源塵的喜歡什麼是源塵的自由,你仔細看着就好,實在是十死無生再去相救,不然他絕不允許文跡貿然救助源塵。

契約寵婚:前妻過時不候 所以這兩位一直就不對付,一開始塔靈是同意造化星球進入仙靈空間這一藍圖的。

只是偏偏這個時候,文跡的強迫症犯了,他非要再尋找一個跟造化星球一摸一樣的星球,這樣就能讓仙靈空間對稱了。

不過,塔靈堅決不同意,仙靈空間僅僅接受一顆造化星球的就已經承受莫大壓力,如果在承受一顆,仙靈空間接受不了。

然而文跡卻認爲是塔靈小氣,他佔領地面那麼大的位置,而他僅僅佔據了很小的一部分,還是在天上。

後來,塔靈爲了妥協,特意讓溯仙塔升入空中。

一直以來,塔靈與文跡始終有溝通,畢竟在很多時候,他還是很謝謝文跡的。

若非實在是文跡脾氣古怪,他也不會一把劍送他離開到千里之外。

文跡突然渾身打了個寒戰,感覺脖子涼颼颼的。他再看向男孩的時候,竟然發現一把劍已經如有若無的對準了他的脖子。

“兒……不,這位朋友,你跟我認識嗎?”文跡這一次再也不敢瞎猜了,如果對方真的是源塵的乾兒子,根本不可能會朝他出手的,現在就只有一種可能了,那就是這個人認識源塵,而是很熟悉源塵,但是他也知道源塵是有道侶的,所以纔會這般惱怒。

文跡假裝努力思索了一下,然後抱着頭皺眉痛哼,怕對方不知道,他還說道:“我忘記了很多事情,看到你的時候我感覺很熟悉,下意識的就開了口。”

男孩雙眼瞪大,似乎不敢置信,就像是剛剛見到了一隻鬼。

良久,男孩平靜了下來,道:“你不是源塵。”

如果說世界上誰最瞭解源塵,那就莫過於這個男孩了。

是他親手將源塵送到了這個世界,自從他接收到了誅心劍前世記憶與修爲,他便開始了一場未完成的計劃。

那個計劃貫穿前世今生!

文跡傻笑道:“什麼源塵,我怎麼不知道?”

他上了岸,準備先跑路。本來他是打算用美男計,混入精靈族之中,可惜現在出來了一個看不透的男孩,讓他心發慌。

這完全是本能反應。

“我還有事,先走一步。”

文跡化作光點,消失在森林中。

男孩掃了眼那個精靈族女子,然後轉身走入森林之中。

過去一個小時後,那名精靈族女子才從震撼中清醒了過來,即便是在水中跑着,她依然是冷汗直冒。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