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金歲月》:兩個人能不能走到最後,這三點很重要

Home - 偶像劇 - 《流金歲月》:兩個人能不能走到最後,這三點很重要

劉詩詩倪妮主演的《流金歲月》終於開播了,不管是衝著亦舒師太,還是這兩位主演,都是要看一下的。

前面部分的主要看點,都在蔣南孫和章安仁這一對身上,這兩個人不管從身世背景,還是為人處事上,都不是那麼般配,這也是引起人們熱議的原因。

按理說,章安仁這樣一個“鳳凰男”,又努力又上進,靠著自己的本事讀到博士,還在上海買了房子,哪怕是在郊區,算起來這樣的條件也不錯了,可這個人就是不被觀眾喜歡,都覺得他太自私自利了。

尤其和南孫在一起時,我們看到他的表現,就是一個利己主義者,從來不會為南孫考慮,不管是他幫助前任,還是去為難王永正,他的初心都是為了自己,他實在不是一個理想的伴侶。

只不過南孫太愛他了,也願意去體諒他、包容他,直到自己家破產後,才發現章安仁的真面目,兩個人最後分手。

說到底,兩個人能不能走到最後,這三點很重要。

第一:家世背景

其實說家世背景重要,也就是在說門當戶對這件事,可能也有些家世不一樣的人能走到一起,但更多的還是會因為兩家的差距而分道揚鑣。

比如說章安仁和蔣南孫之間,章安仁更多的是看重南孫的家世才和她在一起,雖然有愛,但愛的成分應該相對會少些,這樣的初衷就導致他不能全心全意去愛南孫。

再說兩個人之間的差距,南孫號稱“蔣公主”,雖說家裡重男輕女,但從小也是錦衣玉食長大,從來沒有受過半點苦,但章安仁呢,從小是在村里長大,想來也是受了很多罪考到了外面的大學,之後讀研讀博,他想要保住一份鐵飯碗太難了。

這樣家世的兩個人在一起,只能是一方遷就另一方,雖然說愛了就會遷就,但還是有所不同,章安仁的遷就帶著些討好的意味,甚至他在南孫及她家人面前是有些自卑的,所以才急需那張學校的聘書作為一個跳板,沒想到的是,南孫的家人根本不看在眼裡。

即使他們兩個人真的能走到最後,結婚後也會有種種矛盾出現,到時候章安仁恐怕不會事事再遷就蔣公主,而南孫發現了他的真面目後,又該如何自處呢?

為什麼說門當戶對很重要?那是因為兩個人在同一個階級,更容易理解彼此,而不是一方高高在上,另一方一直遷就,長此以往,矛盾就會越來越明顯。

第二:三觀一致

兩個人在一起,最重要的一點是三觀一致,不然就是你做的事情我不理解,我做的事情你也很難支持。

就像南孫和章安仁之間,南孫是溫柔善良大方的,哪怕她再不喜歡王永正,也不想用去用一些手段讓他不能留校任教,她想的是公平競爭,不管是誰留校,她都覺得是對方的本事。

而章安仁卻是個相對自私的人,可能是從小的生長環境,他不得不為自己留條後路,所以他會利用南孫抓住王永正的小辮子,之後去告密,從而讓自己更順利的留校,他這樣的小算盤是南孫瞧不上的。

從這件事也可以看出,這兩個人三觀是完全不一致的,章安仁是一切事情只為自己,只要對自己有利的事情,他會不惜一切代價去做,而且拒不道歉。

南孫呢,卻是個講究原則的人,她不管那個人自己是喜歡還是討厭,都會選擇光明正大的方式來競爭,哪怕自己輸了也心甘情願。

可以說,這件事也是一個導火索,再加上後面南孫家破產發生的一系列事情,這兩個人越來越難走到最後。

第三:愛的程度

在蔣南孫和章安仁這段感情中,很明顯能看得出來,南孫更愛章安仁一些,章對南孫有愛,但能排在南孫前面的東西太多了,比如前途,名聲,甚至金錢,都比她重要。

雖然說,愛這件事情不能計較那麼多,但從誰愛得多誰愛得少這一點也能看明白一些道理,如果他們之間沒事倒還好,一旦有事,南孫是最先被拋棄的那一個。

就說王永正那件事中,如果是留校和南孫之間選一個,我想他會毫不猶豫地選擇留校,而不是南孫,只能說他愛南孫的程度不過如此。

還有他幫助前任的事情,咱先別說幫前任這件事對不對,可為什麼要瞞著南孫,還要騙她呢?要不是南孫自己查出來,那他可能還在背後得意呢!

不管從哪件事情來看,章安仁這個人的愛實在不值一提,哪怕表面看他是愛南孫的,可一旦南孫遇到困難,或者和他利益相關的事情,他就不會再提愛這個字了,他只會先想到自己。

愛的程度,也能決定兩個人能不能在一起,畢竟愛得少的那一方,是可以隨時放棄這段愛的。

兩個人能不能走到最後,更重要的還是要看這兩個人的家世背景,兩人三觀是否一致,還有對彼此愛的程度。

不要像南孫一樣,覺得我愛他就要和他在一起,甚至為了他和家人反目,而到最後才發現,這個男人是多麼不靠譜。

一位網友說:“要知道,三觀不一樣,不是說你們對於一些事情的看法和觀點不一樣,遠不是開導開導就可以解決的,而是造成你們迥異三觀的是你們迥異的人生,三觀決定了思維的傾向性,遇到事情的思維反射,幾乎不可改,不可逆。”

我想,這就是章安仁和蔣南孫的差距所在,也是他們無法走到最後的原因。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