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烈虎軍團步步緊逼,其他戰線所承受的壓力極大。所以趙信並不能在福州多留,清剿完附近的大股殘兵之後,趙信兵團就打算西返了。

Home - 動漫 - 不過烈虎軍團步步緊逼,其他戰線所承受的壓力極大。所以趙信並不能在福州多留,清剿完附近的大股殘兵之後,趙信兵團就打算西返了。

於是趙信只在福州留下一支重兵,以駐守福州及其周邊州府。

但是趙信兵團還未動身,一個突如其來的變化,就打斷了趙信兵團西返的步伐。

南澤城,李雲看着手裏貓眼送來的急報,臉上不禁一陣精彩。他沒想到紅蓮教居然不聲不響之間,送了這麼大一個禮給他。

根據貓眼的報告,乾元帝國湘南行省爆發了赤月教大暴動,而赤月教便是紅蓮教的一支分支。並且這次赤月教暴動的範圍極大,幾乎波及了湘南和湘北兩大行省。

因為乾元帝國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朱雀軍身上。所以才讓赤月教鑽了一個大空子,一時間兩省駐軍竟被赤月教打的連連敗退,以至於烈虎軍團的攻勢都不得不放緩下來。

放下手裏的報告李雲隨即喊道:「來人!」

「主人,有什麼吩咐嗎?」只見值班秘書蘇雅菲聞言立刻走了進來。

「馬上把赤月教的資料給我拿過來!」

「是,主人!」

蘇雅菲聽聞之後就立刻出去了,不一會她就把赤月教的資料拿了進來。

「主人,有關赤月教的資料都在這裏了。」蘇雅菲放下手裏的資料說道。

「嗯。」

李雲拿起資料就看起來,他現在可是對這個赤月教很有興趣。

原先李雲只知道,赤月教是紅蓮教的分支。但現在他們居然搞出來了這麼大的事,這對於朱雀軍來講十分重要。

於是李雲一邊看着手裏的資料,一邊輕輕拍了拍蘇雅菲的屁股。

而蘇雅菲心領神會,同時臉上泛起了一絲紅暈。隨後她就跪了下來併攏了攏秀髮,接着便埋首下去精心侍奉起來。

「呼……不錯!我的好姑娘!」李雲不禁長出了一口氣贊道。

於是李雲一邊享受着蘇雅菲的侍奉,一邊看着手裏的資料。這些資料都是貓眼與龍組收集整理的,從資料上看赤月教的實力並不弱。

而赤月教雖然源於紅蓮教,不過已經獨立約三百年了。看到這裏,李雲不禁鄙視了一番紅蓮教。紅蓮教專業造反數百年不但一事無成,甚至連組織內部都管理不好。

事實上紅蓮教中,獨立或半獨立的分支教派,並不止赤月教一支。

縱觀紅蓮教的歷史,其建立的時間比乾元帝國還要長。但是數百年來,一直遭到帝國朝廷的大力打壓。

因此為了避免帝國打擊,歷史上紅蓮教曾無數次的改名換姓發展教眾。這樣雖然可以擴張勢力,但也造就了許多半獨立的分支教派。

所以紅蓮教內部的分支派系極其複雜,許多分支根本不聽從紅蓮教教主的命令。

而這次暴動的赤月教,就是這樣的一支分支教派。

但是不管怎麼樣,這次赤月教的暴動對於朱雀軍來說,卻是一件非常好的事。因為終於有一個勢力,跳出來分擔朱雀軍身上的壓力了。

也正是由於赤月教的暴動,烈虎軍團的攻勢才不得已暫停的。

與朱雀軍不同,赤月教底蘊深厚又與紅蓮教關係匪淺。所以其一出手,就引起了帝國朝廷的極大重視,甚至蓋過了了朱雀軍的風頭。

畢竟朱雀軍只是一個新興勢力,雖然發展勢頭猛烈,可是畢竟根基淺薄。因此在很多人心裏,赤月教的威脅要遠大於朱雀軍。 洛天躲開噴火象的攻擊,沒想到噴火象脾氣這麼暴躁,一言不合就開打!

洛天身形暴退撤回到湖泊岸邊,和噴火象拉開距離。

現在的情況可是狠不妙,疾風虎的加入讓戰場變得撲朔迷離了起來。

原本山葵可以保護著羅瑩他們,洛天和智慶軻直接對陣噴火象和雷鳴獅就行了。

但是現在疾風虎的加入,讓山葵不得不抽出身來,對陣疾風虎。

洛天也是沒有辦法,噴火象、雷鳴獅還有疾風虎都是獸靈,可不是那些普普通通的異獸,要解決它們還是需要一點時間的。

屆時無人保護羅瑩她們三個女生,她們會極其容易受到異獸的傷害。

就算孫遜兄弟兩在,他們的實力也無法抵抗太多的異獸。要知道,現在由於疾風虎帶著殘餘異獸的加入,現在還有戰鬥力的異獸足足四百多隻!

所以洛天也沒有其它辦法,拿出召喚指環把原林龜還有雷鳴獅召喚出來,並讓它們去守候羅瑩她們,以便山葵去解決疾風虎!

「保護好羅瑩它們!」洛天對著原林龜還有雷鳴獅吩咐道,洛天還是相信它們兩的,畢竟雷鳴獅是高級的異獸,而原林龜則是更為強大的獸靈!

洛天召喚出兩隻異獸之時,讓其它異獸愣了一下,沒想到洛天還是擁有召喚指環的人!

尤其是雷鳴獅,看到洛天放出他的雷鳴獅之時,突然目露凶光,對著洛天的雷鳴獅吼道:「你我同時異獸,你為何要幫助人類!」

當然,雷鳴獅對於洛天的雷鳴獅身上的異色也是異常驚奇,沒想到這隻雷鳴獅居然是灰色的!

而洛天的雷鳴獅回頭看了一眼雷鳴獅,發出幾聲獅吼,隨後頭也不回的踏著浮木到了羅瑩身邊。

雷鳴獅頓時一愣,喃喃道:「什麼?你說你相信那個人……」

「吼~~~」雷鳴獅頓時感到異常氣憤,對著天空怒吼一聲。它不解,為什麼身為異獸,會如此相信一個人!

「因為它明事理,而你頑固不靈!」智慶軻露出微笑,對著雷鳴獅說道。

「閉嘴!」雷鳴獅目露凶光對著智慶軻大吼道:「用不著你來評論我!」

隨後縱身一躍,朝著智慶軻撲去。

智慶軻手握夜靈劍一揮,把雷鳴獅的利爪擋住,隨後一用力竟然把雷鳴獅格擋開來。而他本人,卻未挪動半步!

智慶軻也拿出召喚指環,把他的習猿放了出來,說道:「習猿,去保護一下小瑩她們。還有,不能把那些異獸殺了,你下手輕點!」

習猿揮舞了幾下手裡的長劍,興奮的點了點頭,隨即跑向羅瑩她們。

「你居然也有!」雷鳴獅惡狠狠的盯著智慶軻,吼道:「你們人類,到底要利用我們異獸到什麼時候,我們不是你們的工具!」

「我們沒有把它們當成工具!」智慶軻正兒八經的回答道:「我們當它們是同伴,是夥伴!」

「因為它們相信我們,所以才會跟著我們!」智慶軻緩緩說道:「因為我們之間有著羈絆,所以它們會幫我們。而我們也會關心它們愛護它們,我們是同伴,我們沒有想過利用它們!」

「你們現在不就是利用它們嗎?」雷鳴獅沒有聽智慶軻的話,反駁道:「你們把它們召喚出來,不就是為了讓它們賣命嗎?它們的死活,你們不會在意,反正死了一隻,再抓一隻就行了,你們從來沒有想過它們的感受!」

隨即雷鳴獅撲向智慶軻,伸出鋒利的爪子,盡全力的揮向智慶軻。可惜被智慶軻完完全全的擋下了,而智慶軻也被這力道給擊退幾步。

「你錯了!」智慶軻穩住了腳步,對著雷鳴獅說道:「正是因為它們把我們當成夥伴,所以才會保護我們,這是他們真真切切的感受,因為它們想要保護我們!」

「人與異獸之間,不只是鬥爭而已,我們也可以當朋友的!」智慶軻繼續說道:「這就是那個男人告訴我的,這就是我們不對你們下死手的原因!」

「鬼話連篇!」可惜了智慶軻的苦口婆心,雷鳴獅根本聽不進去,沉重的爪子還在不斷用力,想要把智慶軻一把壓下。

可惜智慶軻聞絲未動,繼續和雷鳴獅糾纏著。

另一邊,在小島嶼之上,習猿剛剛踏上小島嶼,便與其它異**戰起來。

包括原林龜和雷鳴獅,它們都奮力抵擋著其它異獸,為的只是不讓其它異獸傷害羅瑩她們。

而孫遜兄弟兩也配合著它們,不斷的把那些異獸紛紛擊退。但是他們並沒有殺死那些執迷不悟的異獸們,只是把它們擊退罷了。

而山葵也主動迎擊疾風虎,兩者打得不可開交。

而山葵也在不斷勸說著疾風虎,和智慶軻一樣,希望疾風虎不要和他們作對!

「不可能!那小女孩必須死,不然我們就會覆滅!」疾風虎頑固不化,不斷對著山葵揮動著虎爪。

山葵不斷抵擋著疾風虎的攻擊,勸說道:「你還不明白嗎?罪魁禍首並不是靈兒,而是那群利用靈兒的人,他們才是該死的!我們的戰鬥,毫無意義!」

「你以為我會相信你的鬼話嗎?」疾風虎一爪把山葵擊退,大吼道:「把那小女孩殺死,才是最方便的辦法,才是保存我們異獸的唯一辦法!」

「固執!」山葵佇立空冥杖,對著疾風虎說道:「你以為你們把靈兒殺了,你們就可以獲得自由了嗎?你們就可以救回你們的同伴嗎?你們就可以打敗那幕後黑手嗎?我告訴你,這是妄想!」

「那就無話可說了!」疾風虎二話不說,直接撲向山葵,速度極快,揮出虎爪試圖把山葵一擊致死。

山葵反應極快,用空冥杖格擋住疾風虎的攻勢,嘴裡喃喃道:「那就不要怪我了!」

而洛天那邊,也是正在和噴火象戰鬥中。

他不斷閃躲著噴火象的攻勢,稍顯笨重的噴火象根本無法攻擊到洛天,不管是憑藉身體的衝撞還是用噴火的攻擊,完完全全無法碰到洛天一根毛。

「就不能好好談談嗎?」洛天很是冷靜,對著噴火象說道:「這是無謂的戰鬥,我們不應該如此!」

噴火象沒有回話,只是怒氣沖沖的不斷對洛天發起攻擊,不斷的噴出火焰,把周圍的地方都燒著了!

「唉!」洛天微微嘆氣,說道:「看來得讓你乖一點了!」

隨後原地不動,任憑噴火象衝撞過來。

「碰!」的一聲,洛天伸出雙手,竟然把噴火象的野蠻力氣給擋下,讓它不能進半分……。 此刻。

趙瑞龍面色猙獰,瘋狂…!!

他拿著熱械武器,一步一步逼近,獰笑起來!

「是你逼我的…!!老子,跟你拼了!」

「哈哈哈…!沒搜老子身,現在後悔了吧…!!」

他滿臉興奮瘋狂的神色,瞄準了陳縱橫的腦袋,死死扣在扳機上…!!

隨時,都會壓下扳機!

花木蘭輕輕搖頭,俏臉上,冷漠若霜。

這傢伙,簡直…

就是找死!

在秦先生面前,動用熱械武器?

這,就是個笑話!

唰…!!

看著秦蒼穹,依然沒有半點波動的面色。

趙瑞龍,怒了……!!

這傢伙…

簡直,就是個裝逼犯!

就連這麼近,被槍指著腦袋,都故意裝出這副樣子…

「去你碼的!!」

「老子死了,你也別想活!」

趙瑞龍此刻,胸口劇烈起伏,拚命扣動了扳機…!!

砰砰砰!

子彈,爆射而出!

他神色癲狂,瘋狂扣動扳機!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