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行的,都說你不行的了!」

Home - 未分類 - 「你不行的,都說你不行的了!」

趙海藍搖搖頭,覺得葉飛簡直是在浪費她的時間。

「讓我看看,好不好?」

葉飛見趙海藍如此不相信自己,也是無奈,看來那個滅空大師挺深入人心的。

趙海藍嘆息一聲,便是帶着葉飛朝着她丈夫哪裏走去,結果葉飛看到趙海藍的丈夫渾身發黑,比墨子寒還要嚴重。

「又是稻草人!」

葉飛看着墨子寒父女的病症是一樣的,被施法了稻草人。

「我求求你了,你就跟宋紅顏說說吧。」

此時趙海藍噗通一下就跪在了地上,臉上帶着淚痕哀求着葉飛。

「使不得,使不得!」

葉飛扶著趙海藍,可趙海藍怎麼也不肯站起來。

「我求求你了,我和宋紅顏不熟,你幫我跟宋紅顏說說,讓宋紅顏跟滅空大師上床,然後滅空大師提升了修為,才能救我們全家啊。」

趙海藍對着葉飛哭訴著。

葉飛嘆息一聲。

「簡直荒唐!」

葉飛拿着將軍印,直接把這裏的陰氣掃蕩一空,無數的陰氣全部消失。

趙海藍看着葉飛手裏的將軍印,便是知道是驅邪的聖物。

「看,消失了,陰氣不在了!」

葉飛對着趙海藍說着。

「沒用的,晚上還會再有的!」

趙海藍雙眼空洞的說着。

那一定是滅空又散佈的陰氣,並且是肉眼可見的那種,由此一來,便是混淆了趙海藍的判斷力。

「聽我說,現在你女兒和你丈夫,是被滅空施法了,並且是同一種陰陽術。」

「這麼做的目的,你也很清楚,就是騙色!」

「這裏的陰氣,也是滅空大師佈置的。」

葉飛對着趙海藍說着。

「啪!」

趙海藍一巴掌就打在了葉飛的臉上。

「不許你詆毀滅空大師!」

趙海藍對着葉飛尖叫着,對於趙海藍來說,滅空大師是這個世上唯一的救命恩人,自己對滅空大師也是很信仰的,葉飛對滅空大師的詆毀,讓趙海藍十分氣憤。 豪華的海上遊艇,金色的沙灘,比基尼美女,清爽的海風,冰涼的啤酒~

在邁阿密度假的一周時間轉瞬即逝,凌晨一點鐘,當他們拿着登機牌再次進入飛機場vip候機區時,他們的下一個目的地已經確定了。

紐約。

他們計劃發生了改變,將要提前返回紐約。

羅素將軍的雷霆特工隊會議突然提前,這打了眾人一個措手不及,他們接下來需要趕在24個小時之內見到羅斯將軍,然後和其他雷霆特工隊的成員碰頭。

當飛機降落在紐約的機場時,這裏的天空剛剛蒙蒙亮,而他們約見羅斯將軍的時間是在下午兩點,所以一下飛機眾人便直接搭上了計程車前往伊萬預定的酒店,那裏距離羅斯將軍將要開啟會議的地方最近。

紅坦克坐不上小轎車,於是路上攔了一輛卡車,紅坦克一屁股坐在了卡車的車廂里,接着把要去的地點告訴了駕駛員,駕駛員一看一個將近三米高的肌肉大漢瞪着自己,他立刻照做。

人困馬乏的一行人根本沒有精神去看紐約漂亮的鋼筋混凝土森林,在車上一個兩個便已經扯起了響亮的,此起彼伏的呼嚕聲,抵達酒店時還是靠紅坦克才把裝睡叫不醒的齊跡給拖上樓去。

當中午十二點鐘的鬧鈴響起時,齊跡迷迷糊糊的睜開了眼睛,他在柔軟的床上翻了個身繼續睡,睡到一半突然聽到了金屬摔在地上的響亮聲音,

他猛地坐了起來,強制性讓自己清醒過來:「該死的,看看誰會成為下一個被死侍殺死的混蛋!」

「額……韋德先生,是我,我剛才點了些披薩。」伊萬抱着幾個扁的紙盒走了進來,剛才是他不小心踹了一腳倚靠在牆旁邊的齊跡的武士刀。

齊跡深吸了一口氣:「該死的伊萬·司機!我將要代替上天懲罰你!」

伊萬將幾盒披薩都放在酒店的桌子上,接着拿起一個遞給了齊跡,這一下才安撫住了齊跡。

「其他人呢?還在睡嗎?」齊跡問道。

「除了埃迪醒來在和他的老闆吵架之外,其他人都還在睡。」伊萬說道。

「真是一趟累人的旅行不是嗎?」齊跡打開了披灑盒子,一打開便看到披薩餅上的大塊牛肉,頓時齊跡便感覺自己的小肚子開始咕嚕嚕的叫起來。

與此同時在酒店的樓頂,一個穿着紅色緊身衣,戴着紅頭巾,身姿曼妙的女人悄然出現,

她將脖子上的紅色圍巾拉了上來遮住了自己的口鼻,接着走到樓頂的邊緣向下看了看,同時開始在心裏測算距離。

估算了大概幾秒鐘后女人突然張開雙臂便朝着地面俯衝下去,在她墜落到一半高度時他的右手驟然從身後抽出了一把長刀插入到了酒店的牆壁之中,

她憑藉無與倫比的臂力,插入酒店牆壁之中的長刀在酒店的牆壁上向下拉出了很長一段的划,不過最終也算是停住了繼續下墜、

掛在半空中的她左右看了看,估算了一下位置之後又抽出了一把刀插入牆體之中,她握著那兩把刀開始朝着側面的一扇落地窗靠近。

此時在裏屋的齊跡還在大快朵頤的吃着披薩,伊萬去挨家挨戶的把其他人叫醒,給他們送披薩。

「嘩!」

突然,房間的落地窗全部破碎,接着一個紅色的身影驟然滾入到了卧室之中,驚得齊跡剛吃到嘴裏的披薩給嚇得掉了出來。

「唰!」

女人不由分說的便用雙刀掃向齊跡,齊跡抱進披薩盒倉皇後退,同時又抓起了一塊披薩吃進了嘴裏:「該死的,嗯,味道真香,嘿,你的紅衣服真漂亮。」

紅衣女人看到齊跡這副心不在焉的模樣更能惱火了,她加快了手上的動作,她的每一刀都是沖着齊跡的致命處砍,但是巧的是她的每一招都會被齊跡輕輕鬆鬆避閃開來,那感覺就跟蜻蜓點水一樣輕鬆,這樣紅衣女人惱羞成怒!

避閃的同時齊跡還有空繼續吃披薩。

「太美味了。」齊跡一個側身躲開了紅衣女人的刀后吃掉了最後一片披薩,

在他咀嚼的功夫里一個側翻拿起了倚靠在牆邊的兩把武士刀:「吃飽飯了,就是想要適量的運動一下,對嗎小姐?」

「當!」

齊跡猛揮武士刀將紅衣女人的雙刀擋開,接着一步上前便將鋒利的刀鋒貼在了女人被紅色圍巾圍起來的脖頸上。

「所以,艾麗卡,玩夠了嗎?」

女人露出了的兩隻眼睛展現出了驚詫,但是片刻之後便回歸了平靜。

她拽下了遮住口鼻的圍巾,接着一屁股坐在了齊跡的床上:「你怎麼知道我的?」

「雷霆特工隊的標配成員啊,你也接受了羅斯將軍的邀請對不對?

所以一會兒我們還會遇到惡靈騎士的對嗎?那個腦袋上着火的傢伙,我真想買一個滅火器送給他,頭上着火一定很難受。」

「不愧是韋德·威爾遜,你在加州的殺手圈已經很有名了,真沒想到能和你共事。」艾麗卡把手伸向了齊跡,齊跡伸手剛要和艾麗卡握上,艾麗卡的另一隻手卻從腰間抽出了一把冰冷的手槍懟在了齊跡的臉上。

「我贏了。」艾麗卡輕笑道,「我以前是給金並幹活的,還好我已經離開他了,要不然現在你的腦袋已經要炸開了。」

齊跡挺直了身板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模樣:「我就不信你敢動我的一根頭髮!」

艾麗卡看了看齊跡禿嚕皮的腦瓜子和臉蛋,給了齊跡一個嫌棄的白眼。

這時候伊萬回來了,當他看到破碎的玻璃和艾麗卡時立刻摸向腰間的手槍,這時候齊跡趕緊抬手制止:「伊萬·司機!這位是我們以後的同事,艾麗卡!艾麗卡,這位是我們英俊帥氣的伊萬!不才不管他該死的全名是什麼,太長了。」

「司機?他是我們的司機嗎?」艾麗卡看到伊萬之後嘴角微微上翹,似乎是看到了自己的菜。

「不,艾麗卡,那只是一個該死的中文梗。」齊跡說完之後走向伊萬並拍了拍他的後背,「沒事,伊萬·司機,他叫艾麗卡,我們的兄弟。」

「你好,帥哥。」艾麗卡嫵媚的笑了笑,接着和伊萬握了握手。

伊萬尊敬的朝艾麗卡鞠了一躬,同時心裏在想:「好醜。」

……

十二點半,所有人都被叫醒了,有點起床氣的紅坦克差點把酒店給砸了,

伊萬將玻璃被砸碎的費用賠償了之後眾人便坐上了羅斯將軍派來接他們的車。

羅斯將軍早就知道這群人之中有一個大傢伙,所以這一次派來接齊跡他們的是一輛運兵車。

「你好,艾麗卡,我叫埃迪·布洛克。」在車廂里,眾人輪流在和艾麗卡握手,畢竟是以後的同事嘛,搞好關係沒錯。

但是紅坦克不是很情願,他看都不看艾麗卡,相反一向冷冰冰的懲罰者倒是和艾麗卡還互相簡單介紹了一下自己,

「凱因,我的大傢伙,你今天怎麼了?還在因為起床的事情生氣嗎?」齊跡伸手摸了一下紅坦克的屁股,下一秒他的腦袋便被紅坦克扭轉了一百八十度。

「我沒事……我沒事……」腦袋看着身後的齊跡趕忙抬手說道,「艾麗卡小姐,請你不要誤會,其實平時我們的關係是非常好的……該死,我的頸椎可能出了點問題……」

艾麗卡:……

onclick=”hui” 晚餐之後,大美媛並沒有隨林東峻回到兩人居住的這處別墅,而是和菲姐一起了菲姐的新住宅,說是要多陪陪她的乾兒子。

這兩天來不管是在片場還是其他場所,兩女好像又回到了之前的和諧狀態,林東峻對此很滿意,畢竟某種程度上他一直想要她們維持這種和諧狀態,即使表面上如此。

雖說最近他的許多工作都在片場,不過房寫字檯上,林東峻正在看著一份關於《超體》亞洲票房的表單。

「老闆,你的咖啡!」

「喔,好,謝謝阿玲了!」

林芝玲很貼心地為林東峻奉上咖啡后,靜靜退了出去。

工作比較忙或者有時為了方便,兩位助理偶爾會住在林東峻這處別墅的客房。不過這種時候,林東峻從來不回去她們的客房過夜,畢竟這處住宅的女主人是大美媛……菲姐可以算半個。

雖然林東峻是個貪得無厭的人渣,不過他也知道尊重自己的女人,所以,這所房子一般不會有其他女人到來,即使有他也不會和其他女人在這裡鼓掌。

翻看著手中的文件,林東峻對他的這部科幻大片在亞洲的票房還是很滿意的。

《超體》在國內上映了38天,已經於5天前下映,最後一周票房為400萬,累計票房1.9068億,暫列2002年電影票房排行榜榜首,如果《英雄》下映時的票房沒有超過這個數字的話,《超體》將是名副其實的2002年票房冠軍。

雖然這個年代大家對票房冠軍並不怎麼關注,不過近兩億的國產片票房記錄還是讓大家側目許久,媒體上的喧囂就不用多說了,各種吹捧、讚美。

甚至有人信誓旦旦表示:按照國內市場的發展趨勢,破掉《泰坦尼克號》3.6億元的票房記錄將很快成為現實。

對於這種話題,面對記者的採訪,林東峻也笑著表示國內市場潛力非常大,現在政策也越來越寬鬆,影視行業各個環節的投資都很有潛力……同時我們需要培養更多的類型片導演,以市場為導向,拍一些觀眾喜聞樂見的片子……至於票房記錄相信我們會很快超越的……

林東峻說這些話也有一些潛在的意思,比如他希望能有更多的資本進入影視行業,特別是影院市場、大型規模化的影視基地、影視投資等方面,只有大環境越來越好,作為頭部企業的新世界才能更加做大做強。

畢竟作為業內人,兩世的記憶,他知道今年開始,放映環節也會慢慢放開,在加上港人北上,帶來的人才、技術,國內影視行業將會有巨大的變化。

不過這個進程還是比較慢,比如按照記憶,前世今年新增影院只有二十多家,當然薩爾斯的影響是一個重要原因,畢竟半年時間影院入不敷出就已經處於倒閉狀態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