崑曲博物館啊。

Home - 未分類 - 崑曲博物館啊。

這個他知道,這是S級別的打卡地點,可以算得上是蘇江市的一個小地標了。

去參觀耦園的時候,正巧路過那裡。

如果去打卡的話,想想還稍微有點緊張。

這可是S級別的,整個蘇江市都沒有幾處的地方。

儘管蘇江市這裡有著歷代文人都駐足的地方,但能夠評分達到S級別以上的,也是寥寥。

能夠評級為S的,無一不是聞名天下的地點。

姜然很清楚的知道,上次的那間寺廟,為什麼能夠評級為S,是因為那首留在古寺的詩太經典了,收錄進了教科書中,培育了一代人的成長,驚艷了幾千年。

再者,寺院本身,也是有著上千年的歷史,可謂是千年古剎。

崑曲博物館評級為S,這個更是正常。

因為崑曲的發源地,就在蘇省!

並且就在蘇江市中。

自從崑曲被評級為世界級別的文化遺產之後,有太多的人不遠萬里的過來聽最正宗的崑腔。

崑腔,又叫做昆/山腔。

崑腔的歷史,可以追溯到盛唐時期的梨園。

經過了漫長時間的成型,宋詞元曲,明清文人大家的過度,最後,經過曲聖魏良輔的革新和融合,才到了呈現在世人眼中的成熟崑曲。

可以說,崑曲博物館的存在,是僅次於蘇省博物館的。

水墨江南,至少,水磨調一般的崑腔可以算得上是這煙雨朦朧之中,濃墨重彩的一筆了。 ,

第41章

「賭吧,賭死你!」

顧芸夢一邊磨著咖啡豆,一邊又對趙良友道:「趙哥,賭了賭了,贏死他!」

趙良友一臉孤傲,「說吧,咋賭?」

宋三喜這就來勁了似的。

「這麼的吧!九玄科技,如果觸底反彈,連三日漲停。我賺多少,你輸多少,你想翻倍,也行。」

「哈哈哈」

趙良友一陣狂笑,眼淚都要出來了。

一拍宋三喜的肩膀,「成!你要賭這個,我特么不是賭不起!但要是沒連三日漲停呢?你輸了,怎麼著?」

宋三喜拂了拂肩膀,回了一個彷彿趙良友的手很臟。

「我要是輸了,給你當一輩子的咖啡師,你可以把我當狗使喚。你讓我舔鞋,我二話沒有,每天給你舔個乾乾淨淨出門。」

莫名的,趙良友感覺很刺激,「行,就這樣。夢夢,起賭約!他宋三喜要是能贏,我翻倍他的利潤輸給他!中人,還是錢總吧!」

顧芸夢搖搖頭,「我真是見識了,什麼叫做賭得喪心病狂了。宋三喜,你真是無可救藥!可趙哥,別這麼耿直好不好,憑什麼要翻倍給?」

「哼!我趙良友的家業,怕是還輸得起!況且,他怎麼可能贏?」

沒一會兒,賭約寫好了。

兩人簽字,按手印。

顧芸夢送老總辦公室,找錢永宏去了。

可不巧的是,一推門,錢永宏跟女秘書在裡面摟摟抱抱的。

這,搞得挺不開心的。

只不過,女秘書紅著臉跑出去了,錢永宏故作正經,「那啥,夢夢,什麼事啊?」

顧芸夢把事情道了出來,加了句:「宋三喜真他媽是個喪心病狂的賭徒啊!」

錢永宏聽得一張圓肥肥的臉,都大大的驚愕了。

下巴差點掉在地上。

半天,回過神來,乾笑幾聲。

「嘿!嘿!這狗東西,現在不打牌,變著法兒的賭了?瞅著趙良友錢多,想翻本兒?」

「誰知道呢?錢總,這中人,您?」

「我做,我怎麼不做?曾經的牌友,賭出新高度、新花樣,我怎麼不支持呢?」

錢永宏一臉損笑,愉快的簽字、蓋印,一切算數。

有人的地方,有江湖。

有江湖的地方,就有賭約。

一切,按規矩來就是了。

當這個中人,錢永宏是不怕雙方不認帳的,他有這個底氣。

搞定之後,他還撥打了宋三喜的手機。

打通了,便是哈哈笑,「我說喜少啊,怎麼現在這麼會玩呢?瞧不起哥哥公司的股票推薦了,還是咋的?鐵了心要救市啊?」

宋三喜淡道:「為國護盤,俠之大者嘛!要不,老錢,咱倆也來開一局?」

「開什麼?」

「就照著我和趙先生的賭約來?」

錢永宏心裡一思索,「得了,你到我辦公室來一趟,細談?」

「成。」

宋三喜掛了電話。

顧芸夢回來,他拿到了賭約,一揚,「趙先生,老同學,我走了。跟錢永宏去開一局。」

趙良友搖搖頭,「小子,你這是賭癮成魔了,早晚毀了。我呢,反正等著收個奴隸好了。」夕顏覺得自己像這樣也算完成了任務。

這是蘇念語第一次在天上飛,剛想說話,就聽墨塵惡狠狠地說道:「你要是說話,我就把你扔下去。」

不管是真是假,反正蘇念語被墨塵嚇著了,她不敢開口。

平日里他們一個傳送通道就到達了目的地,這次居然在天上飛。

蘇念語低頭看著下面,她覺得自己有些恐高,可是又不該說話,只能牢牢抓住白逸辰的衣袖。

從最開始的稀奇,蘇念語已經欲哭無淚,她的髮型在空……

《妖妃傾城:王妃今天要休夫》第一卷重新開始第七十六章:欺騙 輪椅上坐著的年輕女子,裹著紅色斗篷,在火光的映襯下,肌膚如雪,看起來矜貴嬌美如幽蘭。

聞人宗看見她,原本冷漠的神情,有些許動容。

林紫紫回頭看見她,忙道:「寧寧,你怎麼來了?趕緊回去!娘沒什麼事。」

「娘,您不能跟他們走。」姜寧來到她身邊,拉住她的手,看向聞人宗,「聞人大人,我想問問,我姜家是犯了什麼事,您要帶禁衛軍圍住姜家大門,抓我娘?您是奉誰的命令來這裡抓人?」

聞人宗道:「本官奉旨抓人。」

「奉旨?陛下的旨?敢問聖旨在哪裡?」

「奉陛下口諭。」

「口諭?就是拿不出證明嘍?」姜寧冷笑,「那我是不是可以說,聞人大人有造反的嫌疑?」

聞人宗後面的禁衛軍們臉色微變,有上前動手的意思。

聞人宗抬了抬手,禁止他們上前。

他自己走到姜寧面前,彎下腰,聲音低了些:「寧寧,很抱歉,我只能奉旨行事。」

姜寧說:「你跟我來。」

聞人宗皺了皺眉,直起身體,冷聲說:「本官奉旨拿人,你個小女子竟敢阻攔。再不讓開,別怪本官手下不留情!」

林紫紫怒道:「聞人宗你要幹什麼?你敢碰我女兒一根頭髮,我要你好看!」

「夫人自身難保,還是別操心這麼多了。」

聞人宗說著就推開小蠻,動作略粗暴的推著姜寧的輪椅,把她朝後頭推去。

林紫紫正要瘋,忽然就注意到姜寧朝自己使眼色。

她愣了下,停下腳步,但還是喊了兩聲。

聞人宗推著姜寧走到遠處,確認說話不會被聽見,才停下來。

「抱歉,寧寧。」聞人宗的聲音溫柔下來,彎腰蹲到她面前,「剛才沒嚇著你吧?」

姜寧搖頭:「到底是怎麼回事?我爹和三哥他們呢?你真的是奉旨來的?」

聞人宗搖頭:「不是,是陳王。」

「陳王要造反?」

「也不算。今天陛下忽然病倒了,病發的很急,陳王以維護宮闈朝廷的名義,迅速控制了內外朝廷。今天進宮的大人們,全都被關起來了。」

姜寧皺眉:「陳王這不是下毒逼宮?陛下已經駕崩了嗎?十三,你為何要助紂為虐?」

聞人宗道:「陛下還活著,只是昏迷不醒。寧寧,我只是個臣子,只能按聖旨行事。如果我不聽陳王命令,今天來這裡的便是旁人,你認為他們會對你們手下留情嗎?」

「難道你真要帶我娘走?」

「陳王不會對夫人如何。」

「我不信!」姜寧冷下臉,「你不許帶走這裡任何人。」

聞人宗輕聲說:「寧寧,你放心,我會護著夫人。」

「聞人宗,你這是謀反,等陛下醒了,你就完了!」姜寧情緒有些激動,猛地站起身,卻因為腿腳不便,沒站穩摔了下去。

「寧寧!」

聞人宗吃了一驚,下意識就去扶住她。

姜寧靠在他懷裡,抬起手——

從她袖中傳來一陣幽香,傳入鼻息。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