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雲霆兩手一攤,表情無辜的不得了:「我只口頭教育了他一下,卻沒想到他的膽子會那麼小。」

Home - 未分類 - 封雲霆兩手一攤,表情無辜的不得了:「我只口頭教育了他一下,卻沒想到他的膽子會那麼小。」

福媽跟陳盼一起將小西紅柿放到了三個孩子身邊,原本是想回來再給他們倒杯水的,不成想竟是把封雲霆跟時繁星的對話聽了個清清楚楚。

「我真是越來越看不懂你們年輕人的世界了,不過熱戀的時候大抵都是一樣的,這種事我是見多了的。」她含笑道,「時小姐,你是有福氣的,能跟一個人談這麼多年的戀愛,好多女孩子都沒有這麼幸運。」

時繁星跟封雲霆是從少年時代相攜著走過來的,如果沒有那些誤會和風雨,本該是能夠順遂平安,相守一生的,可現在卻是連最一地雞毛的時光都經歷過了。

時繁星淡淡的笑了一下,沒肯定,但也沒否認。

福媽見他們兩個之間的氛圍緩和了許多,當即遞了個台階過去:「好了,你們兩個也不要一直在廚房裏站着了,剛剛送水果過去的時候,孩子們都在問爸爸媽媽去哪裏了。」

時繁星聞言,當即不再理會封雲霆,她來到沙發旁邊,見小辰已經將剪紙做好了,正在由圓月往上畫人物的眼睛嘴巴,溫柔的誇獎道:「嗯,還是你們兩個配合的默契,瞧這剪紙做得多好看。」

「是爸爸幫忙畫的。」圓月揚起小臉說了句,「老師說這是個家庭作業,應該由一家人一起完成,媽媽,現在輪到你幫忙了。」

小辰附和道:「是啊,哥哥剛剛幫忙畫了頭髮。」

時繁星萬萬沒想到,自己都跑到這裏來了,還是避不開封雲霆,她想找個理由逃走,但卻一抬眼就對上了他正站在不遠處,對自己微笑的眼睛。

「好吧。」她無可奈何的拿起蠟筆,給剪紙中的小人全都畫上了微笑的嘴巴。

做完這一切,時繁星逃也似的又想去另一邊找陳盼聊天,但這姑娘在察覺到封雲霆的暗示后,便很有眼力見的抓起包說:「那個……繁星姐,我突然想起自己還有事要處理,我先回去了,明天上班公司見啊!白白!」

說完,她便跟一陣風似的消失在了時繁星眼前,讓時繁星想抓人都摸不到衣角,只好怏怏的回身往回走。

「我有件事想跟你說。」封雲霆的聲音忽然在時繁星耳邊響起,險些就把她嚇一跳。

他自打出了廚房,就一直在看着她,是想要找個機會把心裏話說出來,奈何她根本就沒察覺到他已經跟過來,這才只得出聲提醒。

時繁星拍了拍胸口,舒出一口氣,答道:「剛不是都說完了么,還要說什麼?天色不早了,我得回家。」

天色已晚,母親又是一個人在家裏等着她和孩子們,再在外面待着的話就不合適了。

封雲霆神情嚴肅,嗓音低沉,拿出了開會的姿態講解道:「我是想跟你談談威廉的事,我也是男人,所以自然了解男人的想法,雖然沒能看到他是用什麼樣的目光看你的,但他既然邀請你共進晚餐就說明對你有些想法。」 監控錄像的後面就是讓兩人震驚的一幕。

魚貓翻身一躍跳到了黑貓的身上,一頓亂撓。然後就是兩人聽到黑貓的慘叫被吸引過來了。

江白跟呂顧面面相覷,我們好像冤枉狗了。

黑貓露出了欣慰的笑容,你們終於發現了。

咱比竇娥還冤啊!六月飛雪……

魚貓感覺事情的發展不太妙,已經開溜了。

雖然黑貓試圖阻撓,但依然被魚貓溜走了。

貓之靈敏。

呂顧安慰了黑貓一會,就跟江白商量起了配音的相關內容。

黑貓表示很委屈但黑貓不說,我的背要禿了,但我不哭。

江白著手開始做文案,他感覺這個監控錄像單單放出來都能是一期高播放視頻。

但有的肯定只是播放量而不是粉絲,因為視頻裡面根本就沒有UP主。

就像鬼畜區一樣,再火爆的鬼畜也漲不了多少粉。

例如前世破站的一個知名鬼畜區UP主此物天下絕響,擁有兩個鎮站之寶的作品,到現在依然不到百萬粉,就是這個道理。

所以江白想要在視頻裡面加入自己的一些元素,好讓他們明白UP主的配音才是視頻的重點。

江白苦惱這該怎麼配音,著實不好配啊!一貓一狗能有什麼好配音的呢。

常規的吵架又太普遍了……

「對了江白……」呂顧喊了江白一聲。

江白靈光一現!

「對……對!」

「你在幹什麼?」呂顧看著江白的人類迷惑行為。

「對對子!」江白想到了一個好的題材。

用貓與狗的衝突應發對對子的比賽,甚至可以做很多期!

前世有個叫四十八賤笑的UP主,居然還做成了一個對對子宇宙,離譜吧?

「什麼對對子?」呂顧一臉迷惑。

江白趕緊解釋了接下來的操作。

「這能火嗎?」

「我感覺行。」江白也不敢打包票,蝴蝶效應的可怕江白是清楚的。

「這種題材如果要火的話文案很重要吧?」呂顧質疑道,按照江白的說法他的時間不太多了。

而精緻的文案這需要大量的時間來打磨。

這是與質量成正比的。

「文案已經有了。」江白自信的說道。

「已經有了?什麼時候寫的。」

「其實早就有這個想法,不知道如何呈現出來……」江白開始瞎扯。

這也不能怪江白,重生這種事啊,佛曰不可說。

「文案已經有了就開始吧?不是需要我的幫忙?」呂顧說道。

「也行,先把音頻錄完再剪輯視頻也行。」江白說道。

「對了,你剛剛叫我什麼事情?」江白反應過來呂顧剛剛喊了他一聲。

「忘了,還不是你!快把文案發給我!」呂顧惱羞成怒,錘了江白一拳。

江白趕緊把文案碼出來發到了呂顧的手機里。

呂顧看完了江白寫的文案驚為天人,她根本不懷疑這是江白臨時寫出來的文案。

因為僅僅十分鐘能寫出這樣的文案,呂顧根本就不相信這回事。

「這句絕了!」

「此物天下絕響!」

「這文案寫了很長時間吧?」

兩人非專業配音配了一下午,最後視頻呈現出來的節目效果非常好!

雖然江白與呂顧的配音很拉垮,但是奈何剪輯強啊!

「在家裡請勿對對子」發布成功!

雖然不能用引流等的一些手段,但江白覺得吧。

酒香不怕巷子深!

但這個視頻居然一發出去就沉入海底,播放量一百多,撲的不能再撲……

「我知道蝴蝶效應會很厲害,但這一百多的播放量是什麼鬼啊!」江白哀嚎。

前世千萬級別的播放到了這裡居然只有一百的播放。

破站老限流大師了。

「看來這條路是行不通了。」呂顧有點失落。

好歹配音配了一下午,居然才換了一百播放。

「準備別的方法吧,已經快十二小時了,播放量還沒破一千。」呂顧對著江白說道。

「我也想不到播放量居然這麼低,大概率是沒有粉絲基礎,要是用大號發布這期視頻起碼百萬打底。」江白無奈的笑道。

「對啊,你為什麼不用大號發,這期的質量跟節目效果都這麼爆炸。」呂顧問道。

「這個……我想開個新的號來試試別的方向。」江白又開始瞎扯。

「想轉型了?」呂顧猜測道。

「不算,生活區的市場還是大的,只是試試別的方向,要是什麼時候生活區垮了我還能跳到別的分區。」江白想出了一個完美的解釋。

「也對,生活區雖然很火,但最近幾年有點頹勢了,流量是在增長的,但對於別的分區來說增長的有點少了。」呂顧想了想,贊同道。

其實江白並不想跳出生活區,若是生活區垮了他則會想方設法把生活區盤活,而不是逃避似的跳出生活區。

……

「拜。」

兩人聊了很久關於UP主以後發展的方向,都有了一些規劃。

分享之後又被對方完善一些,果然是當局者迷旁觀者清啊!

呂顧直接的指出了江白視頻的單薄性,都是一些簡單的挑戰,讓人一笑而過的那種。

雖然數據好,內容很精彩,但不會讓人很驚艷。

江白也是想了很久,他還是決定安於現狀。

畢竟當UP主不就是要傳遞快樂嗎?想看有內涵的請移步隔壁名著。

想著想著接下來的規劃就睡著了,一覺醒來江白感覺它又行了,開啟別的方向!

「魚貓嘿嘿嘿……」江白洗漱完朝著魚貓伸出了罪惡的雙手。

江白抓著魚貓盯著它的眼睛,大眼瞪小眼。

「靈感啊!快給我靈感。」江白有點魔怔了,一個月十萬粉這種挑戰太闊怕了吧!

他感覺這不是人能完成的事,不過江白決定試一試。

不試試怎麼知道你是不是真的完不成!

江白還沒看手機,若是此刻江白看手機就不會想著再找靈感了。

因為啊,現在江白的後台已經炸了。

他擼完了一臉獃滯的貓,打開手機點進破站後台。

雖然說心裡已經沒什麼期望,對對子能破一千播放也還行,但他還是看了看後台。

萬一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