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小寶出現在她們面前時,她們依然坐著,沒有一人起身。

Home - 未分類 - 魏小寶出現在她們面前時,她們依然坐著,沒有一人起身。

魏小寶在她們面前坐下,道:「說說具體情況。」

令狐嬋扭頭去看鐵飛雪,發現所有人全都看著她。

她別無選擇,低聲說道:「這次是我們太過大意了,本以為蓮蓬山中沒有敵人,想不到敵人會突然出現,而且人數眾多,實力強大,我們拚死抵抗,仍然有……」

魏小寶抬手打斷令狐嬋的話,問道:「是什麼樣的敵人?」

「從他們的服飾來看,應該是靠山門弟子。」楊思夢低聲答道。

靠山門?

先前靠山門的那些弟子被白虎所殺,只有領隊的中年男人成功逃生。

如果真是靠山門,只能是那中年男人又帶人殺了回來。

他們蟄伏在暗中,一直觀察著眾人,直到眾人慢慢放鬆警惕,他們才選擇迅疾出擊。

這一次,東廠的損失可謂非常慘重。

魏小寶看到幾人的身上,全都掛了彩,雖然傷得不重,想也能知道戰鬥有多慘烈。

靠山門弟子發現蓮蓬山上的八色佛蓮后,定會想盡一切辦法霸佔蓮蓬山,直到八色佛蓮完全綻開,他們才可能會離去。

「這算是一次慘痛的教訓,以後行事,更得謹慎,不可大意。」魏小寶看著眾人說道。

令狐嬋握拳道:「明天我就去跟他們拚命。」

鐵飛雪等人也有相同的想法。

這一戰,她們輸得很窩囊,迫切想要找回場子。

「從他們的服飾來看,應該是靠山門弟子。」楊思夢低聲答道。

靠山門?

先前靠山門的那些弟子被白虎所殺,只有領隊的中年男人成功逃生。

如果真是靠山門,只能是那中年男人又帶人殺了回來。

他們蟄伏在暗中,一直觀察著眾人,直到眾人慢慢放鬆警惕,他們才選擇迅疾出擊。

這一次,東廠的損失可謂非常慘重。

魏小寶看到幾人的身上,全都掛了彩,雖然傷得不重,想也能知道戰鬥有多慘烈。

靠山門弟子發現蓮蓬山上的八色佛蓮后,定會想盡一切辦法霸佔蓮蓬山,直到八色佛蓮完全綻開,他們才可能會離去。

「這算是一次慘痛的教訓,以後行事,更得謹慎,不可大意。」魏小寶看著眾人說道。

令狐嬋握拳道:「明天我就去跟他們拚命。」

鐵飛雪等人也有相同的想法。

這一戰,她們輸得很窩囊,迫切想要找回場子。這一戰,她們輸得很窩囊,迫切想要找回場子。 這一次的事情,很顯然是仇家所為。至於目的,估計也是為了讓他的公司陷入癱瘓。

李泉也想不到是誰幹的,李泉嘀咕著起身,來到了公司總部。

現在雖然已經是晚上七點了,但是按照以往,公司仍然是一片燈火通明。

可是現在,黑燈瞎火,漆黑一片。

走進去。「咳咳!」一股灰塵,撲鼻而來,嗆得他眼淚都快要流下來了。

他打開燈,眼前的一幕,讓他又心疼,又憤怒啊。

什麼桌子椅子,電腦空調,早已經破爛不堪,整個公司完全可以用一片廢墟來形容了。

「哼,我一定要逮住是誰砸了我公司,我一定要讓他好看!」李泉冷冷地說道。

說出這話的時候,李泉都沒有發現自己渾身散發着一種凌厲的氣息,似乎想要把人冰凍在這裏一樣。

就在這時,裏面一個房間里傳來了響聲。

李泉在聽到聲響的時候,整個神經立馬提了起來。

他知道現在公司的情況是什麼樣的,現在在公司里的人,要麼就是想要在這裏對自己造成不利,要麼就是想要竊取公司的機密文件。

畢竟現在是最雜亂的時候,來這裏找東西也是最不會讓人起疑的時候。

李泉一步一步的向那個房間挪去。

其實李泉在聽到那個聲音的時候並不是自己聽見的,而是得到了系統的提示,那麼細微的聲音,再加上距離自己的距離,有些遙遠李泉根本就聽不清楚,還好有系統。

等李泉走到那個房間,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

「誰!」李泉立刻朝着那個房間跑去。到裏面,直接打開燈。

「給我出來!」

他見到一個人,正鬼鬼祟祟地躲在廢棄的辦公桌下面。

李泉上前去,一把將這個人揪出來。

這個人看起來瘦瘦弱弱的,頭髮有些凌亂,但是卻染著一種社會青年才會染的發色。

還不等李泉尋問他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裏時,卻聽那人便開口求饒。

「我錯了,我錯了,我以後再也不敢了!」是一個小混混模樣的小青年。

見到李泉,立刻求饒,這求饒的速度,讓李泉察覺到一絲不對勁。

馮海還想說什麼,但是看了看李泉,到嘴邊的話又憋了回去。「好吧,總裁,那我先告退了!」說完,她離開了房間。

而李泉坐在椅子上,想着剛才馮海的話。

「到底是誰針對我的公司呢?」他臉上露出了一絲狐疑。

卻不曾想,李泉突然停下腳步,害得站在李泉身後的馮梅差點兒徑直的撞在李泉身上,還好她及時剎住了腳步。

李泉有過頭來並沒有發現馮梅的異樣,而是說道:「你先下去吧!記住了,這件事情不要告訴任何人,將消息封鎖住!」

李泉淡淡的說道,風月在聽到李泉說這話的時候,有些二丈和尚摸不著頭腦。

因為這裏是監控室,而辦公桌上面,儼然是今天公司被砸的時候的監控。

看來這個小屁孩兒來這裏是有事情要做,李泉第一時間就想到了,他到底來這裏是做什麼的?

這個小青年,剛才就是在處理這些監控。

李泉立刻查看監控,果不其然,在上面找到了這個小青年的身影。

「哼,說吧,是誰指使你們乾的?」

把自己的公司砸了也就算了,居然還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來自己的公司刪監控記錄,這也太不把自己放在眼裏了。

李泉那一雙鷹眼,死死地盯着小青年。

本來小青年的膽子就小,再加上李泉那邊冷的眼神,嚇得他一時之間都不知道該怎麼樣說話了。

「我我我……我不知道,我也是奉命行事!」

「你饒了我吧,大哥,我知道錯了!」

他今天來這裏只是奉命刪個監控記錄而已,之前他早就已經聽說李泉這個人功夫不俗,如果今天要是被他打死在這兒,那他多冤呀。

看着小青年害怕成現在這個樣子,可李泉也不打算放過他。

這個人明顯知道事情的經過,就這樣把他放走了,豈不是自己太冤了。

而且他明顯就在砸自己公司的那群人中,他可是把自己的公司給砸了,放了他……那自己得有多善良呀。

李泉一把伸手拽住了小青年的脖子,把他滴流在自己的眼前,讓她直視着自己的眼睛。

「哼,你不說也可以!但是你要知道,如果我把這個監控拿給警方,然後我再用點手段,下半輩子你就準備再鐵籠里度過吧!」

此話一出,小青年心頭猶如晴天霹靂一般,天都快要塌了。

本來讓他去砸李泉的公司,就不是自己能夠左右的事情。

更何況在這裏刪監控也是被逼無奈,如果真的要因為這件事情讓自己的後半生都在監獄里度過,那他這輩子也就毀了。

「我說我說!請你不要報警!」

他只不過是個小混混,也只是跟在他大哥後面當個混口飯吃罷了。真的遇到這種情況,自然認慫了。

小青年我們在心裏默默的祈禱:大哥這件事情真的不怪我都怪李泉這個人太損了,如果上頭怪罪下來了,我也沒辦法……

看着那個小青年在自己面前一句話都不說,還有一些微微愣神兒,李泉有些不耐煩了。

「還不快說?」

「是錢偉業,錢總!」「是他找到我們,讓我們砸了您的公司,然後給了我們一筆錢!」

在聽到錢偉業的名字是李泉的眼神,瞬間變得有些凌厲。

又是他,他上午才派了黑哥把自己的倉庫給砸了,下午居然又找了一群社會上的小混混把自己的公司給砸了!

是不是自己不對錢偉業做些什麼,他就覺得自己一直就是這樣被人拿捏的。

李泉現在手上還攥著小青年的衣領,由於過於氣憤,手上的力度不由得加大,瞬間勒的小青年面紅耳赤。

就在他馬上呼吸不上來,雙手開始掙扎的時候,李泉才微微的鬆了鬆手。

因為他感覺到下邊那個小青年的面色,這個一看就是個小孩,估計做這件事情也不是出於他本心,李泉還不是那種憎惡不分明的人。

。 「同學們,距離開學已經過去三天了。」班主任李藝真佔着下課時間,語重心長道,「我相信大家已經很好地熟悉了你們的高中生活……」

司枍百無聊賴地聽着她官方的發言,簡而言之一句話:四個禮拜后迎來第一次月考,大家要用功學習。

窗外的海棠花開得正好,一簇一簇灼灼似火,如詩如畫。

「司枍!」

直到有人喚她,她才回過神來,把視線從海棠花上移開。

依稀那年,小巷長街,顧洺離開的背影就模糊在這樣一片海棠花中。

那一別,便是六年。

「你看什麼呢?我叫你半天都不理我。」筱小委屈道。

司枍倏地有些悲傷,卻不知悲傷因何而起,只是搖搖頭:「沒什麼。」

筱小一眼便看出了她的不對勁,卻也沒說什麼寬慰的話,而是笑着將她從椅子上拉起來。

「快走啦,快走啦,下節可是游泳課,咱們可別遲到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