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柳姓族人有種秘法,可以引蠱蟲出體內,但一百年多前,因為戰亂,柳姓族人散落各地,秘法已經失傳。

Home - 未分類 - ——苗疆柳姓族人有種秘法,可以引蠱蟲出體內,但一百年多前,因為戰亂,柳姓族人散落各地,秘法已經失傳。

「失傳了?」半夏喃喃。

怎麼會失傳呢?

陸細辛也望著這行字,有些失神,默了片刻才開口:「不管如何,這都是條線索,你們先利用古家的人脈尋找,我這邊再另外想辦法找人。」

她可以通過天網系統查詢,天網系統查找要更快,但是天網是最近幾年才建立起來的,並沒有之前的資料,搜尋起來有諸多障礙。

當天,陸細辛沒有在臨江市停留,直接轉回海城。

回去的路上一直打電話,吩咐崔秘書,讓他聯繫天網系統那邊的人,查一下苗疆的柳姓族人。

這個範圍太大了,崔秘書覺得不好查,但院長吩咐下來,他不敢耽擱,趕緊去天網系統那邊。

祝笑笑在前邊開車,聽陸細辛要找姓柳的人,很好奇:「陸老師,您找這個姓的人做什麼?」

陸細辛把事情簡單說了一遍。

祝笑笑沉默片刻,突然道:「陸老師,我知道一個人。」

陸細辛驟然抬眸。

祝笑笑低聲解釋:「我一個朋友的表姨,跟您說的很像,她就姓柳,而且精通蠱毒。不過,她已經很多年不跟我那個朋友聯繫了。」

說到這,祝笑笑語氣有些艱難:「事關古老的身體,我聯繫一下那個朋友,問問他。」

陸細辛抬了下眸,望著祝笑笑,目光溫和:「謝謝你。」

祝笑笑抿著唇笑,神態活潑起來,但是眼神中卻無一絲笑意,跟她往日的歡快模樣全不相同。

將耳機塞在耳邊,祝笑笑撥通了一個號碼,她沒有存這個號碼,但是撥號時卻諳熟於心,似乎不需要思考,這個號碼就自然而然的出現了。

按下通話鍵,祝笑笑握著方向盤的手緊了緊。

許久,那邊接通,是一個女人的聲音,溫柔清淺:「喂?你好,哪位?」

祝笑笑怔了一下,然後臉上下意識揚起一抹笑意,聲音爽朗:「冰夏姐,我是笑笑。」

「是笑笑啊。」顏冰夏語氣抱歉:「對不起,季延手機里沒存你的電話,我沒認出來。」

說到這,顏冰夏話語中帶了一抹試探:「笑笑,你找阿延有事嗎?急不急?阿延正在廚房給我熬湯,你知道的,我腿不好,經常要喝一些葯膳湯,自己又不會弄,阿延心疼我,每每親自下廚房給我熬湯。

我說過他幾次不讓他弄,家裡有保姆呢,他每天工作很辛苦,還有給我熬湯,太累了,但是他又不聽,唉!」

「冰夏姐。」祝笑笑開口,「你別誤會,我找他是想問他些事情,我幫我老闆問的,是工作上的事,你放心。」

「笑笑,你別誤會,我不是懷疑你。」說到這顏冰夏話音一轉,又好奇問起祝笑笑工作上的事:「對了,笑笑你工作了?你不是在搞科研么?怎麼又工作了?什麼工作啊,累不累?你老闆是誰?對你好么?」

「……」祝笑笑深吸一口氣,眼中閃過一抹無奈:「冰夏姐,能把電話給季延么?我真的有事。」

顏冰夏沉默,過了會:「好。」

不知過了多久,那邊那邊傳來一陣急促的呼吸聲,似乎似跑了很遠了的路,很著急。

「笑笑。」季延穩住心底的慌亂,「你找我?」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解決掉了朱大常,肖灑整個人都神清氣爽了。

再加上接下來幾天店內的活動,到時候,等到活動結束了。

莫煥英估計,公司內的賬戶上,至少能夠再多30萬的資金!

別忘了,那些發朋友圈的顧客們,廣告正在發酵呢!

有了這三十萬,肖灑完全可以再開一家分店。

只是到時候,就不是肖灑管理了。

看莫煥英這邊幹得不錯,肖灑就沒了接手的意思。

專業的事情自然是要交給專業的人來辦,他作為老闆,每個月安安心心等莫煥英打錢就成了。

所以除了開業的那天肖灑去了一趟福祿小鍋菜外,剩下的日子裏他就再也沒有去過。

倒是陳標彪那兒,肖灑去的時間也是愈發的頻繁起來。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

原本看他笑話的幾個機構的小姐姐們,這幾天看他的眼神似乎不對。

總感覺……他們看他的眼神中,似乎帶有一絲絲的同情?

喂喂喂,不會真的以為他是弱智吧?

他可是真的學會了量子波動速記法啊!

就這樣,肖灑連續在陳標彪這兒待滿了一周的時間。

最後,也就是陳標彪幫肖灑按摩……呸,打通任督二脈的最後一天。

又是一頓操作猛如虎的按摩,肖灑和陳標彪兩人,也都是累得夠嗆。

抱着那杯似乎時刻都加滿著的枸杞茶,陳標彪不由擦了擦汗。

看肖灑一臉舒適的模樣,他心中暗嘆。

「小子,你叔我給你連續做了一個星期的大保健,也算是對得起你了,今後出事了,可千萬別找我!」

接着,陳標彪再次露出了那副雲淡風輕的模樣,抿了一口枸杞茶……

「小肖啊,為師考察一下你,最近量子波動速記法練得怎麼樣了?」

聽到陳標彪的問話,肖灑不由一愣,但還是老實道。

「陳大師,我學得都差不多了,基本上都背上了。」

「哦,背不上沒關係,你……嗯?嗯嗯?」

原本就沒指望肖灑能夠背上的陳標彪,準備安慰肖灑幾句再讓他回家自己「領悟」量子波動速記法來着。

結果話到一半,他這才反應過來,肖灑剛剛似乎是說……他學會了?

不由的,陳標彪心中暗笑。

這孩子,怕不是自尊心作祟,明明不會還硬裝,他這個創始人騙……講了這麼多幾年了,你看他會嗎?

怎麼可能會!

不由的,陳標彪微微搖頭,不過也正好借坡下驢。

笑眯眯地點了點頭,忍不住道。

「好!很好!那麼以後著量子波動速記法你一定要勤加練習,好好領悟,為師等著有一天能夠與你共同俯瞰那高峰的風景!」

「額……謝大師。」

撓了撓頭,不知道為什麼,肖灑總感覺陳標彪似乎沒有信他說的話。

不過今天就是他待這兒的最後一天了,肖灑也就不強求了。

就在他準備離開陳標彪機構的時候。

突然。

隔壁辦公室的陳小米,突然衝進了他和陳標彪所在的辦公室,忍不住驚呼道。

「二叔不好了!一大群人帶着警察來我們這兒查水表了!」 《小小》已經殺瘋了,實在沒有對手,最後只能自己跟自己打了起來。

「購買了整張專輯,但有億說億,《小情歌》比《小小》好聽。」

「明明《小幸運》第一。」

「更喜歡《小小》,但為了沾沾喜氣,把《小幸運》設成鈴聲了。」

「沒點閱歷的人聽不懂《小小》。」

「又來了,我聽首歌之前還要先綠過幾個男人才有資格是吧?」

「個人認為《小情歌》和《小幸運》比較驚艷,但《小小》比較耐聽。」

「那《小小》第一你怎麼解釋?」

「沾了和專輯同名的光唄。」

歌曲的優秀掩蓋了楚靈的唱功,一直到熱度稍降后才開始有人分析起

《小小》超過丁曉的新歌登頂月銷售榜第一之後,楚玉也來到了《精武英雄》劇組。

葉蘭喜滋滋地把自己和楚陽的房間退了,重新開了一個總統套房。

「哈哈哈,沾了姐姐的光,要跟陽哥同居了。」

楚玉捏了捏她兩邊還帶着點嬰兒肥的小臉蛋,「跟組那麼多天,累不累?」

「不累啊,看他們拍戲還挺好玩的,姐姐你不知道,陽哥好能打哦,簡直帥炸了。」

楚玉現場看過一陣楚陽橫掃黑龍會,葉蘭又天天給她們發現場視頻,當然知道楚陽能打,也沒往心裏去,只以為是楚陽姿勢擺的漂亮,套路耍的好看,但沒想到當天收工后,楚陽在健身房裏竟然戴起了拳套……

「這是幹什麼?」楚玉嚇了一跳,「你們要打架?」

「什麼打架?跟人家學一下散打而已。」

「你不是忙了一天嗎?不累啊?」

「今天拍的都是文戲,不累。」

方啟拍了拍手上的兩個拳靶,道:「放心吧,隨便練練。」

楚玉這才放下心來。

劇組很多人也都知道楚陽飯後有健身的習慣,一開始還有人過來混個眼熟,但畢竟不是每個人都是楚陽和方啟那樣的小超人,幾天過後也沒人來湊熱鬧了,只有何夕勉強跟上了兩個猛人的步伐,一有空就來健身房報道。

楚陽的揮拳技巧只是一般,跟職業還有差距,但是這拳頭上的力道,這揮拳的速度,這擊打的準確性和對距離的把握卻在方啟心裏掀起了不小的波瀾。

這傢伙天賦也太好了。

力量、體力、靈活性、反應能力和領悟能力等等,幾乎都是一等一的,進步速度飛快。

直拳,勾拳,擺拳……

楚陽一拳快過一拳,一拳重過一拳。

身體里彷彿充滿了無窮無盡的力量,每塊肌肉,每個細胞都在瘋狂吶喊,眼裏只剩下了兩個拳靶,不停地打!打!打!

方啟緩緩後退,精神高度集中,手上傳來的力道越來越重,不知道打了多久之後才叫了一聲,「停!」

楚陽聽到后也沒再上前,應聲停了下來。

看着他那氣定神閑,呼吸一點沒亂的樣子,方啟暗暗「嚯」了一聲,道:「我換個腿靶,試試你腿勁。」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