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初要不是橫生枝節,被封印在青鱗上,僅僅逃出一道靈體,林虞已經是他最新的身體了。無慘眼露貪慾,現在奪舍也不算晚。

Home - 未分類 - 當初要不是橫生枝節,被封印在青鱗上,僅僅逃出一道靈體,林虞已經是他最新的身體了。無慘眼露貪慾,現在奪舍也不算晚。

林笑笑沒有讓開,執意說道:「之前說好的,你幫我殺了楊詩詩,而他只是附加品而已。所有的一切都是首先你先要幫我殺了楊詩詩。」

無慘沉默,沒有看向林笑笑,反而是直勾勾地盯著林虞。

那天夜裡,從林虞靈台逃出后,無慘脆弱的靈體找到了散發怨念和恨意的林笑笑。當時憑藉他的力量已經不足以侵入任何人的軀體,即便是沒有修鍊的凡人也不行,只要意志堅定些,他便是功敗垂成。

因此,他答應了林笑笑,而林笑笑也答應了讓無慘入主她的軀體。

「現在還是我的身體,只有楊詩詩死後,它才是你的!」

林虞不明白,林笑笑這是在保護自己嗎?還只是在延緩自己死亡的期限?

下一秒,林笑笑的話就給出了答案。

「不要誤會,我不是在保護你。相比於楊詩詩,我也同樣恨你。我只是擔心無慘吞食了你之後,直接掌控了我的身體,到時候楊詩詩不死,我又怎麼能夠心安?」

林笑笑像是預見了無慘背離諾言的一幕,已經做好了防範。

面對著林笑笑的笑容,林虞也笑了一聲,沒有俎上肉的覺悟,他知道林笑笑是因為什麼恨他。

「我不認同楊詩詩的做法,對於一個女孩子來說,這的確太丟顏面了。」

「你這是求饒?剛才你已經是過一次了,求饒並不管用。」

「不,你誤會了。有一句話楊詩詩倒是說對了,你囂張跋扈慣了,到底還是會為你們林家惹出更大的麻煩來。」

啪!

林虞口中噴出一口鮮血,臉上清晰無比地印上了幾根血色手指印。

這一巴掌,林笑笑運足了力道,林虞也受足了力道。

「你們今晚都得死。」

林笑笑說完這句話之後,轉身想要離去,外邊還有她最大的仇人楊詩詩在等著她。

唉!

林虞嘆息,他也不再多說。接觸鬼族,林家從今以後終究難以在九城山立足,恐怕就是族滅的下場。

但是林虞猜想林笑笑或許已經不會在乎這些。

……

湖岸上,幾人都沒有離去。

那些紅芒已經許久都沒有出現,也沒有其他的攻勢出現。

這是趙予安最擔心的情況,他仍舊沒有找到此刻的蹤跡,而刺客越平靜,他越是焦急。或許那刺客想要逐個擊破,現在正在對林虞下手。

「師兄的氣息還在,我們首先要找到那個刺客才能夠破解他的術法。」趙予安說道。

而這是汪皇像是有了一些頭緒,說道:「剛才接連兩次,我都找到對方的位置,而且位置也沒有出現差錯。只是他到底是用什麼辦法掩蓋了氣息?」

幾人沉思,沒有紅芒襲擾的時候正是他們想通這件事的機會。

片刻之後,紅芒再度出現,水面倒映著三四道紅芒齊齊向湖岸上的眾人飛射過來。

因為他們站在一起,目光也更加集中一些。

「小心!」

趙予安一步踏出,劍勢如長風擊浪,一往無前,顯然他也是動了怒火。 自打益春堂在此建堂以來,五花八門三教九流的各色人等俱都有過,可唯獨像蘇小木這般的女子卻是第一個,只見她說完話之後,竟然回頭抱住身後的圓柱,一邊抱着嘴裏面還一邊喊著,「來人啊,救命吶,官府迫害百姓了!」

自古以來就有看熱鬧不怕事大之人,耳聽到這種呼喊,原本空蕩蕩的街道上,呼啦啦的全是人,一個個伸著腦袋四處觀望,更有甚者,出言詢問道「哪裏呢?哪有寡婦要嫁人呢!」

與之一起跑出來的同伴,伸手推搡了一下他,罵道「你那耳朵是擺設嗎?人家明明喊得是官府要逼良為娼了,你生生聽成寡婦嫁人!我看就你這耳朵,給你給媳婦你都找不到在哪裏!」

「放屁,媳婦是用眼睛看得,哪有用耳朵找的」說着用手輕拍了一下身邊的人肩膀,開口詢問道「老哥,你比我來的早,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黃捕頭轉頭瞥了一眼兩人,沒好氣地說道「一個聾子一個瞎子也跟着人家湊熱鬧,我是老哥嗎?」

問話之人一聽這語氣好像不對,便扭轉頭看去,只見眼前之人正等著一雙眼睛面露怒色的看着他。

「哎吆,黃捕頭您也來湊熱鬧!」問話之人連忙點頭哈腰地說道,生怕禮數不周招來麻煩。

似乎對於這種舉動早已司空見慣,黃捕頭不耐煩地揮了揮手,冷冷的回了一句,「湊個屁熱鬧,趕緊滾蛋!」

這一聲猶如響雷一般,附近之人俱都聽得一清二楚,問話之人更是一怔,隨即淺笑一聲道「小的這就走,不和你老人家爭!」說着搖頭嘆息的從人群中灰溜溜的離開。

或許是因為黃捕頭的一聲叱喝,圍觀的人三三兩兩地俱都選擇了離開。原本圍得一圈的人,眨眼間又好似洪水退去一般盡數散了開來。

溫子琦正在苦惱引來這麼大的騷動,不知該如何是好,此刻見人俱都散去,便如釋重負地嘆了一口氣,昂起來頭朝着抱着柱子的蘇小木說道「蘇師妹,你瞧瞧你這是做什麼呢?」

說着將凌浩然拉在身邊,抬手一直凌浩然道「你若調查過,當知此人身份,你覺得他會行這等齷齪之事嗎?」

聽聞此言的蘇小木怔了一怔,將視線落在凌浩然身上,緩緩說道「我自然是調查過,知道他是何人,可如此之人捏死我豈不是比一直螞蟻還要簡單!」說着竟又委屈地抽泣了起來。

本來想不同溫子琦為何要將他拽過來,此時一聽蘇小木之話,登時明白這溫子琦並沒有打算放棄盤問,只不過是換了一種方式而已。

「蘇師妹,」溫子琦抬手拍了拍凌浩然地肩膀,笑容滿面地說道「這你可錯了,雖然我們凌公子,家世顯赫,但是為人處事向來是低調不張揚。你若不信,你可以打聽打聽,我這話有一句虛言沒?」

他這話確實一點沒錯,明面上知道凌浩然是威遠將軍公子之事就他與老裴,所以這低調二字說的一點沒錯。

或許是因為剛才所說之話確實起到了一點作用,只見蘇小木神色有點和緩,緩緩放開圓柱,沖着凌浩然問道「凌師兄,你真的不會將我抹殺?」

抹殺?凌浩然怔在原地,嘴角微微抽搐了幾許,笑着回道「我為什麼要將你抹殺,你我無冤無仇,再說朗朗乾坤,殺人豈是兒戲?」

「你不恨我?」蘇小木歪著頭,一臉難以置信地問道「我都那樣對你了,你一點也不記恨?」說着話時,似乎意識到自己如今的處境完全是咎由自取,便越說越小,以至到最後眾人都聽不到她在說些什麼。

聞聽這般詢問,凌浩然楞了些許,說是沒有一點想法,那是聖人才能做的到的,將他玩弄於鼓掌之中,絲毫沒有顧及其顏面,這是豈能久這般輕易言過,只不過此時尚不是說着些的最好時機。

心中雖然不悅,但是恐影響擴大,便雲淡風輕地擺了擺手說道「蘇師妹,你這話就嚴重了,同門較技,豈可放在心悸呢?再說了我又並沒有受到傷害,只不過說了一覺而已!」

這話雖然說的客客氣氣,但是近在咫尺的溫子琦發現,凌浩然說着話之時,眼瞼不由自主的微微一動。

雖然可以掩飾,但還是暴露了其心中所想並不是如嘴上所說一般。

念及至此,便連忙打了一個哈哈應和道「蘇師妹,現在你相信了吧,凌師兄與你所調查的信息是不是如初一轍?」

這話本來是他試圖幫忙遮掩,分散蘇小木注意力的是一說,可讓他想不到的是,蘇小木竟然緩緩地搖了搖頭,否認道「不不不,完全不一樣,我手裏面所知道的信息,凌師兄乃是一位殺伐決斷異常無情之人,因其背後的勢力,最終得到的結論只有四個字,切勿招惹!」

此言一出,原本笑眯眯的凌浩然登時怔在原地,幾欲張嘴辯駁,卻實在不知道該如何說,正在想着這種斷言究竟是何人所說之時,耳邊響起了一聲爽朗的笑聲

「你這打探消息之人,是不是隨口編的啊!這不是危言聳聽嗎?」溫子琦止住笑聲,一臉狡黠地問道「將他說成這樣的人,我看此人應該是喝醉了!」說着看似不經意的回眼瞟了一下凌浩然。

正茫然不知所措的凌浩然,見有眼神掃來,便抱着一笑,以示回應。甚至微微豎起拇指表示稱讚。二人短暫的眼神交流之後,便各自輕搖了下頭。

這一舉動在外人看來是沒有什麼,極其平常的一次接觸,可是在溫凌二人心裏卻各自留下了深深的烙印。

凌浩然一直無法想通溫子琦為何會一直追問蘇小木調查結果,此時心裏好似明鏡一般知道了原因。

雖是同門,但葯尊之位只有一人。千軍萬馬只留一人,在如此的情況下,即使是同門兄弟,也是對手。平日裏雖然大家看似坦誠相待,但彼此之間或多或少會有一絲的保留。

所以聞聽蘇小木來自黔州,便一個勁的逼問調查結果,既為了查清信息泄露到何種地步,也是趁機想核實一下真相。

「豈止是喝醉,」蘇小木搖了搖頭,一臉無奈地笑着打趣道「我看是醉的不省人事才對!」說着從台階上邁步下來,走至凌浩然身邊盈盈一拜。

「凌師兄,之前的事是小妹不對,在這裏向你陪個不是!」

咦?轉眼間便如換了一個人,凌浩然沒有拒絕,也沒有客套。只是那雙深邃如潭的眼眸中閃過一絲難以察覺的精光。

剛欲開口說話,就聽到身後傳來一聲異響,便連忙將已到嘴邊之話咽了下去循聲望去。

原本空蕩蕩的身後,不知何時竟然站了一位管家模樣的人,此人五十多歲,鬚髮皆白,本應該受歲月侵蝕的臉龐,竟然被滿臉的假笑給掩蓋了下去。

「余老闆?」凌浩然眉睫一挑,開口問道「你怎麼會在這裏?」說罷看了看余老闆空無一人的身後,繼續說道「就你一人?」

聽聞此言,被喚做是余老闆的男子神色一僵,隨即雙手一抱拳,畢恭畢敬地回到「回凌公子的話,老朽確實是一人前來!」

話雖然沒什麼,但是其舉止神態,讓人總感覺好像太過於隆重了,但若細糾又好像沒什麼毛病,只不過是禮數大了一些而已。

驚訝之餘眾人更是佩服,一個已是如此年歲的人竟然這般謙恭,難怪人家能稱之為老闆。

或許是因為其職業習慣,黃捕頭見此人面生,便邁步來到裴淵庭的身邊,壓低了聲音在其耳朵邊小聲地問道「老裴,這人是誰啊,你認識嗎?」

二人此舉親昵,竟讓蘇小木一怔,剛才她開是親眼目睹裴淵庭是如何說的,可此時這位捕頭大人,非但沒有絲毫的怒容,更是一臉的諂媚。

「你這不是明知故問嗎?」裴淵庭回頭瞟了一眼他,神情頗為自傲地說道「我不知道!」這話聲音雖然不大,但是配合上其神態,登時讓人忍俊不禁。

可黃捕頭竟然絲毫沒有覺得滑稽,甚至伸手稱讚道「這麼多年,我是頭一回見有人能把這話說的這麼強硬,不愧是你。」

這話初一聽好似是在稱讚,可是若仔細揣摩,其中之意就有點差強人意了。裴淵庭自然也聽出其中的譏諷之意,但苦於沒有好契機回懟他,便淡然一笑,不做搭理。

眼見從裴淵庭這裏得不到想要的答案,黃捕頭用手彈了彈身上的灰塵,沖着凌浩然一抱拳,柔聲細語地問道「凌公子,這一位看着好生面熟,好像並不是本地人士,不知此人可是你的?」

這話說到這裏便沒有在繼續說下去,明白的人一聽自然知道,這位捕頭大人這是想要盤問一二。

可讓人意想不到的是,凌浩然只是隨意的看了一眼他,絲毫沒有準備回答的意思便將頭轉向溫子琦一邊,「子琦,你和老裴帶着蘇姑娘先行一步,我有要事要處理!」

。 聽到徐賢俊的問話,孫藝珍還沒有從燥熱中走出來,沒有注意到他聲音的異樣,慌亂的答道:「我也不知道,應該是受電影的影響吧。」

「是啊,雖然咱們後來玩了一段『冷靜期』的把戲,但是心中早就有了定案,這隻不過是流程罷了。

別說當時的我了,就說現在小有名氣的我,依然配不上怒那你的。」徐賢俊抿了一口酒,聲音更加低沉,像是解釋,又像是給自己定義。

孫藝珍這下反應過來了,這人怎麼了?

「你把咱們的關係告訴別人,別人說你配不上我了?」

聲音中既有疑惑,又有凌厲。當然,凌厲的對象不是徐賢俊,她現在巴不得全天下都知道才好,這樣才能讓他離不開自己。

「沒有,是我自己覺得。」徐賢俊搖搖頭,又道:「怒那剛剛不是問我和Jessica前輩為什麼不可能嗎,這就是我想要說的。」

「Jessica前輩把事業和感情連接在了一起,如果她想獨立出感情的話,她的事業可就沒了。」

孫藝珍當然也聽說過Jessica離隊事件,更何況,作為敵人,她又怎麼會不去了解呢?而且,她把Jessica當成磨礪時也考慮到了這一層關係,她就賭……也不是賭,而是有99%的把握,Jessica不會為了徐賢俊放棄自己的事業。

可是雖然有把握,但是事到臨頭,越在意的心越急,她現在也沒有這樣的把握了,所以心態有點失衡。

聽到徐賢俊提起Jessica的感情和事業的關聯,心態又平靜了下來,是啊,以Jessica在小男人心中的地位,他肯定不會為了一己之私去糾纏Jessica的。哎西,該死的,有一天自己竟然還會慶幸Jessica在小男人心中的地位。

「其實我當初和你談戀愛,是看上了你的未來。

我就賭,你的未來至少和我齊平。因為性別的關係,你有很大的可能會超過我。

我又不想把自己嫁入豪門,嫁給普通人又沒有共同語言,看你還不錯,怒那就準備玩養成遊戲嘍。」

孫藝珍聽出了徐賢俊語氣中帶着的頹廢,便打算從側面鼓勵他。

男人都有軟弱的時候,當他在你面前顯現這一面的時候,證明你在他心裏是有位置的。

「是嗎,怒那你確定我未來能大滿貫?」徐賢俊雖然在心裏自信滿滿拿影帝,但是要說大滿貫,還是不容易的,這麼多男明星,他現在還只是個三線呢,哪裏有機會。

「我確定。」孫藝珍肯定的點點頭。

徐賢俊無奈一笑,又飲盡杯中酒。他感覺再不說出來,他就說不出口了,溫柔體貼,真的很好,越這樣越不能耽誤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