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夢妍和橙子身上的力氣都彷彿被抽空,此刻看着猥瑣男靠近,心中除了厭惡之外,還有些不安。

Home - 未分類 - 方夢妍和橙子身上的力氣都彷彿被抽空,此刻看着猥瑣男靠近,心中除了厭惡之外,還有些不安。

這是末世,沒有法律沒有規則,如果猥瑣男強行跟她們發生關係,她們也沒有任何辦法。

兩個弱女子根本沒辦法跟一個男人斗。

方夢妍和橙子的目光不由得落在了蘇昊的背影上,帶着乞求的神色。

「滾!」

冰冷的聲音從蘇昊的口中傳來。

猥瑣男腳步一滯,微微皺眉。

「兄弟不能這樣啊,要不你給我一個?特么的,我還沒玩過這麼好看的妞兒,今天一定要試試!」

猥瑣男繼續走過來,來到蘇昊身邊,拍了拍蘇昊的肩膀,「兄弟,都末世了,活不了幾天了,你就當滿足我這個願望,死前讓我快活快活。」

蘇昊抖了抖肩膀,一臉嫌棄的瞥了猥瑣男一眼,「她們是我朋友,你敢動她們一下試試!」

「艹!威脅老子?老子今天不但要玩兒,還要當着你的面玩兒!」猥瑣男直接略過蘇昊,朝着方夢妍和橙子走去。

兩女已經抱在了一起,心中非常的害怕。

蘇昊皺了皺眉,一把抓住了猥瑣男的衣服,讓猥瑣男的腳步停了下來。

「艹!你特么找死嗎?!現在可是末世,老子殺了你都沒人管知道嗎?趕緊給老子撒手!」猥瑣男氣急敗壞的怒罵道。

末世前,猥瑣男絕對不敢這麼做。

但現在進入了末世,沒有了法律和規則的約束,讓人的陰暗面無限放大,人性泯滅。

以前不敢幹的事情,現在都敢毫無顧忌的干出來。

蘇昊手中用力,往回狠狠一甩,把那個足有一百八十多斤的猥瑣男給摔在了地上。

此舉也徹底激怒了猥瑣男。

「媽的!老子先弄死你!」

猥瑣男從褲子口袋裏摸出了一把幾寸長的匕首,一臉凶神惡煞的盯着蘇昊。

看到猥瑣男拿出匕首,方夢妍和橙子臉色都是一陣蒼白,不禁擔心起蘇昊來。

猥瑣男出手迅速,匕首狠狠的朝着蘇昊的腹部刺去。

蘇昊皺了皺眉,這傢伙的速度不一般,難道也覺醒了異能?

猥瑣男的攻擊速度極快,瞬間那把匕首就刺在了蘇昊的肚子上。

蘇昊已經儘力的躲避了,但還是被刺破了點皮。

好在並無大礙。

蘇昊在躲閃的同時,也揮舞著拳頭朝着猥瑣男的臉上砸去。

砰!

一拳下去,猥瑣男的腦袋直接爆了!

身體直挺挺的倒在地上,鮮血噴涌如泉。

鐺!

那把匕首也掉落在了地上。

蘇昊有些驚訝,看來這傢伙的異能可能只是攻擊速度變快了,反應速度卻沒有變。

一拳爆頭實屬正常,畢竟蘇昊打喪屍也基本能一拳爆頭,喪屍的頭骨可比人的堅硬太多了。

「蘇昊!你沒事吧!」

方夢妍和橙子拖着乏力的身體跑了過來,滿臉關心的看着蘇昊。

「我沒事,一點小傷。」蘇昊微微笑了笑道。

「讓我們看看!」

方夢妍直接掀開蘇昊的衣服,看到肚子上的傷口時,眼眶立刻紅了。

橙子的眼眶也瞬間紅了起來,眼眶淚珠打轉。

「夢妍,你扶著蘇昊坐下,我去拿藥箱!」橙子交代了一聲,立刻朝樓下跑去。

此刻,她似乎忘記了恐懼,小小的身體似乎迸發出了巨大的能量。

方夢妍扶著蘇昊找了一塊乾淨的地面坐下,一臉心疼的看着蘇昊。

蘇昊是為了救她們才受傷的。

在這件事之前,兩女對蘇昊還有些戒心,但是現在,經歷了這件事後,兩女對蘇昊的態度都有了新的轉變。

「一點小傷而已,沒什麼。」蘇昊笑了笑道。

他並不是在故意安慰,對他來說,這道傷口的確不算什麼,只不過是被劃破點皮而已。

以他的恢復速度,可能幾分鐘就能恢復。

「不行!一定要消毒,上藥!」方夢妍一臉嚴肅的說道。

蘇昊苦笑一聲。

不過看到兩女為他擔心的樣子,心中也挺溫暖。

不再多說,等著橙子過來。

等了幾分鐘后,橙子氣喘吁吁的跑了過來,手裏提着藥箱。

臉色白的嚇人,一副虛脫的樣子。

來到蘇昊跟前,橙子跪在地上,打開藥箱,動作熟練的為蘇昊消炎,清理傷口。

傷口處理完畢,兩女這才鬆了口氣。

「今天不要再劇烈運動了,好好調養一下。」方夢妍對着蘇昊說道。

「是啊,昊哥,好好休息一下吧。」橙子也跟着說道。

「汪!」

沒等蘇昊開口呢,突如其來的一聲狗叫聲傳來。

這不是普通的狗,而是一隻喪屍狗。

此刻就站在走廊的一頭,身上血淋淋的,呲牙咧嘴的朝着蘇昊走過來。 虎爺勉強爬起來,跪在江楓身邊,低聲道:「江先生,請恕在下有眼無珠。」

「得罪之處,還請……還請江先生見諒……」

江楓沒理會他,看了看四周,沒有發現自己想要找的人,問道:「對了,你有個手下,是個光頭,他人呢?」

虎爺面色一變,他想起來了,光頭今天在醫院裏,可是羞辱過佟琦然。

不僅如此,光頭回來之後,還肆無忌憚地對外面發話,要把佟琦然抓回來當小老婆。

之前他根本不當回事,現在才知道,江楓真的不好惹啊,那個傻逼光頭,真會給自己惹麻煩!

「他……他在樓下,我這就讓他上來……」虎爺顫顫巍巍地拿出手機,打了電話。

沒多久,樓梯上傳來腳步聲,還有光頭興奮的聲音:「虎爺,佟琦然那個賤貨來了沒?」

「哎喲,你今天是沒看到啊,那賤貨,長得真沒話說。」

「身材長相皮膚,都是一等一的,比那些一線明星都漂亮得多!」

「據說還是個雛兒呢……」

說到這裏,他的聲音戛然而止,因為他看到了屋裏的情況。

看着江楓坐在桌邊,虎爺跪在地上,他整個人都懵了。

「這……這什麼情況?虎爺,這是怎麼了?」

光頭聲音都在哆嗦,他從來沒有見到過,有人竟然能讓虎爺下跪!

虎爺聽到光頭如此囂張的聲音,面色登時慘白,他知道,光頭死定了!

當然,死一個手下,對於虎爺來說,倒是算不了什麼,可關鍵是,光頭會惹怒這個狠人,然後牽連到自己啊!

「跪下!」虎爺低喝一聲,此時恨不得直接將光頭生吞活剝了!

要不是這個傻逼,自己這個時候還不知道在哪裏逍遙快活呢!

光頭一句話都不敢多說,立馬跪在江楓面前。

虎爺就是他的天,連虎爺都跪在這裏,他敢說啥?

江楓看着跪在地上的光頭,也不說話,就是端著茶杯,慢慢品茶。

光頭跪在地上,渾身哆嗦,滿身冷汗,忍不住低聲詢問:「虎爺,這……這哪位大佬啊……」

虎爺看了一眼江楓,帶着恐懼,緩緩說道:「他就是佟琦然的丈夫,江楓!」

光頭目瞪口呆:「啊?」

江楓?這什麼情況?虎爺怎麼跪在那個窩囊廢的腳下?

此時,江楓才放下杯子,掃了光頭一眼。

常年征戰,身上染下的煞氣瞬間發散開來,朝着光頭壓了過去!

光頭渾身一哆嗦,褲襠里一片溫熱,一股騷味迅速傳開,只是一眼,這傢伙就嚇尿了。

「大哥,我……我知道錯了,您饒了我吧……」光頭連忙哀求。

這傢伙也夠機靈的,他不需要知道虎爺為什麼在跪着。

他只知道,能讓虎爺下跪的人,想弄死他,絕對易如反掌!

江楓隨手將杯子敲碎,拿起那碎片,走到光頭面前,緩緩開口。

「就是你,今天在醫院羞辱我妻子?」

「就是你,口口聲聲,辱罵我妻子是賤貨?」

「就是你,要讓我妻子來陪你?」

每問一句,江楓就會把一個杯子碎片,刺進光頭的腦袋。

然後,用力一拍,這碎片,完全拍進了光頭的腦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