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李二還是把書平攤在桌子上了,魏徵那一雙眼睛死死的盯著桌子的那本書。

Home - 未分類 - 不過李二還是把書平攤在桌子上了,魏徵那一雙眼睛死死的盯著桌子的那本書。

「妙啊,這劇情不錯。」

瞧著魏徵一邊看著書,一邊搖頭晃腦的稱讚著,頓時把所有人的好奇心勾引了起來,幾個人心裡如同被貓撓了一般。

「魏老頭,到底寫的什麼啊?」

魏徵和李二兩人的反應,著實是吧所有人的胃口給吊足了,紛紛開口問道。

「寫的好像是豪傑的事情。」

「這劇情絕了!」

魏徵不由的豎起大拇指稱讚起來。

房玄齡幾個人互相對視一眼,再也控制不住心裡的好奇,一下子圍攏了上去。

程咬金瞪著大眼睛,反覆研究來研究去。

最後也沒來興趣,憨笑道:「不就是一本書么,至於這麼激動?」

「你懂什麼?」長孫無忌聽到程咬金在自己耳邊低語,抬起頭狠狠瞪了程咬金一眼,隨後再次沉浸了下去。

李二彷彿把一切都忘了,埋著頭一心翻看起來那本書。

一群人也紛紛站在李二旁邊看了起來,一時之間眾人看的是如醉如痴。

許久,李二翻到了最後一頁,先是一怔,隨後把目光投向了韓元。

「元兒,這書還有後續嗎?」

韓元看著李二一副如痴如醉的樣子,有些感嘆,沒想到這些古人還這麼喜歡。

「沒了,小李這貨更新的太慢了,我都把大綱給他了,哎…….」

說完,韓元有些無奈的搖搖頭。

李二整個人都愣住了,臉上浮現出一絲的難受。

「哎,朕看的如痴如醉,可…….」

他說到一半,長嘆一聲。

韓元擺擺手,輕笑一聲說道:「其實岳父這東西在日報上連載的有。」說到這裡,韓元一臉狐疑的看向李二。

「岳父…您不會…….」

這下李二尷尬了起來,掩著嘴輕咳一聲,解釋道:「朕…只關注那些百姓,沒注意這些東西。」

呸!

求求你要點臉吧!

沒看就沒看,還非要打腫臉充胖子,怪不得這段時間魏徵這個狂,瘋狂的在日報上刊登李二的一言一行。

原來問題出在這裡啊!

「行,朕今日找你來時有其他的事情。」李二撇過臉有些心虛的說道:「你對佛道兩家如何看的?」

「佛道?」韓元先是一怔,隨後一臉迷茫的望向了韓元。

「對,你怎麼看待這兩家?」李二微微頷首,裝作漫不經心的喝著茶,等待著韓元的回答。

「這個么,佛門和道門其實沒有太大的差別,各有千秋吧!」

「你要是說道門好的話,煉丹這沒得洗,即便是他們分為外丹和內丹,但他們都稱為道門。」

「你要是說佛門好的話,佛門藏污納垢的地方很多,例如房貸,還有侵佔百姓的良田之類的。」

韓元思索了一下,沒摸清楚李二的意思,只能先給出一個中規中矩的答案,畢竟自己不知道自己這岳父葫蘆里賣的什麼葯。

「那你是什麼派系的?」李二忽然冷不丁的問了一句。

韓元想都沒想,直接開口道:「科學派系!」

「科學派系?」

眾人雖然已經聽過了,可是還是不由的一愣。

雖然韓元已經跟他們解釋過多少次了,他是一個普普通通的人,可是它們還是不相信。

逆天改命之術,運籌千里,高產的稻種,還有那堪稱神技的印刷術。

眾人心裡原本已經熄滅掉的那個不可思議的念頭,再次冒了出來,這一次從心頭升起,就再也壓制不住了。

李二望著韓元的眼神越來越火熱,越來越激動!

怪不得韓元以區區弱冠之齡吊打了所有的人,想必他肯定出身仙家子弟!

嘶!

這麼說的話一下就解釋通了!

怪不得,怪不得…

怪不得這孩子總喜歡折騰,只是為了享受人間生活!

詩詞,謀略,商道,醫術等等。

若是尋常人的話,窮盡一生能鑽研好一件就已經很不容易了,這小子竟然會無數種。

對了,還有自己之前從韓元嘴裡套出的那些話。

這狗東西還能預測以後的事情!

而且這些都得了驗證,這難道還不能證明嗎?

「元兒啊——」

李二一時之間雙眼火熱的站了起來,雙手抓住了韓元的肩膀。

那火熱的目光差點讓韓元瘋掉。

韓元:「……」

韓元連忙扒開李二的手,一臉警惕的往後退了幾步,小心謹慎的問道:「岳父,咱們能不能好好說話?」

「您儘管開口,我能辦到的絕對幫你辦!」

韓元一邊說著,一邊回憶著自己腦海之中的歷史資料,這李二好像沒有斷袖之癖吧?

李二對韓元一臉警惕的樣子完全是視而不見,反而是一臉激動的說道。

「元兒啊,岳父待你不錯吧?」

韓元有些發懵,這咋回事啊?

這也沒喝醉啊,怎麼舊事重提了?

難不成自己這個岳父又在憋什麼壞水?

韓元有些茫然的點了點頭。

魏徵見到李二這幅模樣好像明白了什麼,臉上不由的露出一絲的苦笑,他伸手扯了一下身邊的房玄齡、杜如晦,給兩人使了一個眼神。

房玄齡轉過頭,嘴角苦笑著搖了搖頭。

杜如晦也是看著魏徵長嘆一口氣,微微的搖搖頭。

「那你告訴我,你師傅是不是神仙?」

李二深吸一口氣,終於問出了這個困擾他許久的問題。

這——

韓元有些不知所措了。

自己老師到底是不是神仙啊?

很快韓元便回過神,翻了翻白眼。

「岳父,您這腦袋裡到底裝的什麼啊?」

「我師傅還神仙呢?他就是一個在普通不過的人,若是說他特殊的話,的確,他知識淵博而已!」

「那有沒有長生之法?」

李二聽到這話,沒有任何的停頓,直接追問道。

「沒有,有作死之法您要不要?」

韓元沒好氣的擺擺手,無語的看著李二。

怪不得李二後期整年在修仙煉丹,原來是對長生這麼執著?

貌似前世還有學者說過,要是李二不亂吃一些丹藥的話可能活得時間會更久一些。

「那為何可以逆轉春夏秋冬?難道就不能長生么?」李二指著桌面上的圖紙再次開口問道。

「啥?逆轉春夏秋冬?我要是有著能力的話,您感覺我還會在這跟你吹牛逼嗎?」

李二:「……」

呸!

粗俗!

會不會好好說話,什麼吹牛逼,那叫做聊天!

韓元瞥了一眼李二,剛想繼續嘲諷幾句,可看著李二那一臉認真的樣子,心裡有幾分慌張,自己這要是把李二帶的整天修仙去了,那豈不是自己的罪過?

那貞觀之治豈不是就沒有了?

韓元深吸一口氣,無奈的搖搖頭,他把目光掃視了一下屋內的所有人,一群人都是一臉期待的看著韓元。

日了狗。

感情我剛才給你們講的原理都等於對牛彈琴?

你們一個個想什麼呢?

還長生不老呢?

我還有唐僧肉呢!

吃一口唐僧肉長生不老,罵一句……

咳咳,跑題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