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隨著他的話落下,打開的別墅大門外,風馳電掣地駛來幾輛汽車。

Home - 未分類 - 然而隨著他的話落下,打開的別墅大門外,風馳電掣地駛來幾輛汽車。

哧哧……

刺耳的剎車聲,衝擊著耳朵。

車門一開,徐卿生帶著十幾個手下,跳下了車。

白心誠看看手錶,撇撇嘴,「徐卿生,你來晚了,現在已經九點過一分了!」

徐卿生看著白心誠,有些急切地說道:「白心誠,我有證據,證明白天並沒有害死你的父母!」

白心誠怒道:「狗屁!離婚證呢?如果你沒有拿離婚證來,就只能給白詩音收屍了!」

徐卿生看看就白心誠一個人,他的手下也不見了,覺得完全勝券在握,就說道:「就憑你一個人?」

白心誠笑道:「我昨天給白詩音注射了毒藥……」 「好冷,好冷啊!」

葉飛蜷縮在地上打著冷顫,周圍的溫度越來越低。

「怎麼回事!」

葉飛皺著眉頭,不知道這是怎麼了,此時地面已經結冰,葉飛和地面的冰晶連在一起,他感覺渾身上下無比難受,也不知道是哪裡出了錯誤。

葉飛連忙身體內視,檢查著自己的身體,發現丹田之處,火鳳在不斷的釋放冰冷之氣,火焰消失。

「怎麼回事?」

葉飛不知道,他嘗試阻止,但是那鳳凰根本不聽葉飛的號令,依然釋放寒冷,但是力度小了一些,葉飛知道要結束了,他內視著五臟六腑,發現自己的心臟不是紅色的,是灰色的,灰色的心臟在緩緩的跳動著。

「這個顏色?」

葉飛內心咯噔一聲,自己很長時間沒有內視了,但是自己的心臟卻是這個顏色的,自己也毫無感覺,他並不知道為什麼會是這個顏色,但是葉飛知道跟火鳳無關。

過了一會,葉飛便是盤坐了起來,冰冷消失,剛才那寒冷之氣,葉飛想清楚了,是火鳳弄得,鳳舞九天應該是每隔一段時間就要發作一次冰冷,保持自己的火焰和純陽,可是自己的心臟是灰色的到底怎麼回事?

葉飛不知道,這謎團讓葉飛難受不已,難道是修鍊極光閃導致的?記得修鍊極光閃之前,葉飛的心臟還是紅色的。

「不知道。」

葉飛搖搖頭,他無法思考明白這到底怎麼回事,等以後就知道了。

「叮叮叮。」

此時葉飛的手機鬧鐘響起,葉飛修鍊了兩天,今天正是和李點蒼決鬥的日子,一到修鍊時間,就很快,就好像一分鐘一樣,但是已經兩天過去了,甚至還有人一修鍊就是百年過去了,這種事情多了去了。

「好,李點蒼,我來了。」

葉飛站起來,穿上一套幹練的衣服,便是走了出去,不多時,葉飛便是來到了龍榜角斗場,此時龍榜決鬥場內,人山人海,天城有威望的人全都來了,獨門葉飛和李點蒼戰鬥,誰也想要看看到底這場是誰贏。

李家家主在場,公孫家主也在場,還有天城頂尖的富豪,長老,都在這裡聚集著。

李點蒼站在角斗場中間,一身白色的牛仔衣服,身為天城第一高手,穿的倒是十分樸素,但是卻絲毫不影響她的顏值,模樣清純可愛,宛如剛從大學走出來的大學生一般,長發飄飄,手持著一桿粉色的長槍。

「嗡吱吱~」

大門被兩個男子拉開,葉飛拿著八荒劍站在門口,此時有兩個女人在地上鋪著紅地毯,葉飛就那樣步伐輕盈的走著,一路走來,無數人都在觀眾席上站了起來。

「獨門葉飛來了。」

「他真的來了,好激動啊,到底是誰能贏呢?」

「我猜是李點蒼,李點蒼霸榜多年了,從小就是天才。」

「我們葉飛也不差啊,短短一年多的時間,在天城建立第五大家族,震古爍今,前無古人後無來者。」

李家家主看到葉飛來了,眼中便是帶著一絲恨意,就是這個傢伙,當初竟然讓自己喝血酒,今天等自己的女兒打敗了葉飛,一定讓他也喝一杯血酒,不,喝一桶!

李點蒼屹立在角斗場中間,身高一米六五,長發飄飄,長相精緻雪白,她那如海的美眸看著葉飛,她內心壓力也很大,昨天,李點蒼翻閱了葉飛來天城之後的事情,一件比一件震撼,都是以一人之力力壓群雄,關鍵是還拿起了八荒劍。

李點蒼從葉飛的事迹之中,並沒有發現葉飛做出什麼邪惡的事情,只不過報復來的太過於洶湧,為人戾氣很重,動不動就要人性命。

葉飛登台,和李點蒼站立在一起,二人的個頭一樣高,站在一起倒也顯得般配,郎才女貌。

一個男子拿著生死狀而來,上面的條條款款寫的清清楚楚,李點蒼拿出金色精緻的鋼筆,在上面龍飛鳳舞的寫下自己的名字,葉飛也走上前去,寫下葉飛的名字。

此時在高樓的一個角落,肖青璇依然在那裡端坐著,她眉宇緊皺,看著台上的李點蒼和葉飛。

「這可怎麼辦?他們不能死啊!」

肖青璇喃喃自語,有些擔心他們兩個之中死了一個,那就影響了肖青璇的計劃了,必要時刻,她要是要出手的。

「廢話少說了,可以開始了。」

李點蒼長槍一橫,對著葉飛便是說著。

「我覺得我們的戰鬥完全沒有意義,你爹當初派人來殺我,我報復是理所應當,你現在又來挑事,那矛盾就會加劇,現在,我和你們李家還沒有鬧得那麼僵!」

葉飛對著李點蒼說著,他不想把戰鬥的時間浪費到李家身上,宋家才是當務之急,幫宋紅顏奪回宋家權利,才是葉飛的目的,至於其他三大家族,葉飛只是報復,並不想覆滅,而如今李點蒼的行為,完全是加劇矛盾。

「你是怕了嗎?」

「怕了的話,給我爹磕個頭,然後喝一杯血酒,這事就算了。」

李點蒼對著葉飛說著,她要為她爹受到的屈辱討回來。

葉飛搖搖頭,這件事談不攏了,只有戰鬥了,要是輸了,就淪為李家的魚肉,要是贏了,成為天城第一,無人敢欺!

「那就來吧!」

葉飛半蹲著,八荒劍一橫,準備戰鬥,李點蒼也是倒退一步,眼神犀利,雙手持著長槍,冷漠的看著葉飛。

「長生劍法第二式,極光閃!」

「槍盪九州!」

葉飛一上來就使用極光閃,而李點蒼也不是吃素的,她也用出自己的必殺技槍盪九州。

葉飛化作一道白色的光芒朝著李點蒼而去,激射之間若有閃電遊動,李點蒼也化身為粉色的光芒朝著葉飛而去,二人的招數都是差不多的,一個性質,必殺技。

「轟!」

粉色和白色的光芒轟然炸裂在一起,二人的身影交錯了一下,一瞬間地面龜裂,大地搖晃,爆裂的交擊聲震耳欲聾,粉色和白色的光芒交織在一起,形成兩個大圓球光芒,籠罩四方。

無數的人都是閉上眼睛,無法直視,不少人內心驚駭,二人交手只是第一招,就引起了這麼大的陣仗,待到光芒消散,二人的身影浮現出來。

無數人睜大了眼睛,努力的朝著那兩道身影看去,他們很想知道,天城第一和獨門葉飛的第一回合到底是誰贏了。 葉雲生看到淺淺抵擋不住,也不伸劍去擋,只將右手從一旁探入網兜,曲起食指運勁一彈,打在了網兜上。

如同一粒石子落入湖面,引起了層層漣漪。這股內力湧入網兜,將整個網面都反卷了回去,引得那滿面麻子的惡漢也失聲驚呼,一邊狼狽後退,一邊卸去網兜上的內力。

他剛退了開去,那藤椅上的人正好趕到葉雲生面前,一對拳頭上下兩路打來,一取面門,一取胸口;葉雲生抬手往下一劈,這人兩隻拳頭俱被打了下去,順勢就地翻滾。

這人在地上滾到半路,上身倒了過來,背對著葉雲生,腿往後蹬,朝天一腳,踢出不甚講究的「馬後蹬」。

葉雲生不理對方蹬向自己下巴的腳跟,也出腿,小腿往前一抬。這人大半個身子伏在地上,眼看要被葉雲生一腳踢在胸口,只見他猛地縮回「馬後蹬」,收腹,雙掌撐地內勁噴發,整個身子平地而起,再一個跟頭,讓過了葉雲生抬起來的腿。

他在空中一個跟頭,身子又翻了過來,面朝葉雲生打出一拳。這是一記直拳,無甚花招,乾脆利落,拳出即有破風的動靜。

「啪!」葉雲生出掌和他拳頭對到一起,兩人內功相抵,這人渾身一挫,吃不住葉雲生的「明光照神守」,不得已接連兩個跟頭翻了出去,化開壓到身上的內勁,等落到地上,正好與那卸掉網兜上內勁的惡漢並肩而立。

兩人不覺間相互對視,均是心神不定,驚懼有加。只見最後闖入進來的這名紅衣男子,仍然將一隻手負於後腰,布頭將兵器包著,不是刀就是劍,兩端從他身子兩邊延伸出來。

方才電光火石間的搏鬥,這紅衣男子竟絲毫不放在眼裡,一直用單掌對敵!

淺淺知道剛才若不是葉雲生出手相救,現在已被那兇惡歹毒的鐵網給罩在了身上,一想到自己若是被數之不盡的鉤刺給扎了,不僅容貌盡毀,能不能活得成還要看對方心情。真是驚魂未定,暗自后怕!

「你是何人,竟用如此怪異狠辣的兵器?」說話間,她連退幾步,來到葉雲生身後,打定主意不再與這名惡漢拚鬥了。

惡漢轉動鐵棒,將掛著鉤刺的網兜重新旋轉收縮,貼合到一端的棒身,使得不影響出棍的速度。

葉雲生淡淡地說道:「這人用的是鬼頭棒,此樣兵器全天下也只有一件,本是上一輩的江湖怪客所創,配合招式,出其不意攻其不備,歹毒萬分。這人與那邊兩個同樣長相不堪所使兵器也怪異無比的傢伙,皆出自檀溪邊上的一處村子,故而江湖中人稱他們三人為檀溪三鬼。」

淺淺捂著嘴驚訝地說道:「原來竟是這三人!上回我被帶來此地,卻是沒有見過他們三個。」

他們這邊正交談著,另一邊崔勝與兩人斗得難解難分,原本他還覺得對方兩人雖然長相醜惡,使用的兵刃也稀奇古怪,從未見過,但武藝並沒有多麼厲害,還存了份趕緊將兩人打殺了事的念頭。

誰知那使鬼頭雙刃鉤的惡漢被淺淺偷襲得手,在肩背上插了一鏢,氣急敗壞之下,兵刃划來,本是一道冷光,忽然在崔勝面前一分為二,他手裡這前後兩隻長鉤原來是一對,平時並在一起,對敵時忽然一分,頓時打了個措手不及,險些將崔勝一隻手鉤了去。

這惡漢雙手鉤或鎖他長刀,或鉤關節,或撩或拖,都是極難防備的招式,一下子就讓崔勝出招間彆扭萬分,難受無比,再無之前對敵時的得心應手。

他耳中聽得一邊葉雲生與淺淺交談,心裡暗自叫苦,埋怨兩人有這工夫閑語,怎不趕緊收拾了那邊兩個傢伙,過來幫手。可他心裡想歸想,但脾氣強硬,明明抵擋不住,還要嘲笑說:「果然名不虛傳,三隻丑鬼,靠著不入流的奇門兵器逞凶,在這鬼地方給別人做看門之用,真箇厲害!」

那使鬼頭爪的正揮爪從頭而下,被他後退避開,聽了這一番言語,眼中凶光暴漲,將鬼爪飛快地轉動起來。

崔勝剛閃過他的一爪,本要揮刀砍回去,忽見他落下去的鐵爪復又抬頭,在爪掌兩邊的刀片隨著爪身轉動而旋轉起來,一片冷光閃爍,直往胸腹上來。他頓時大吃一驚,連忙豎起刀身抵擋,只聽一陣噌噌的兵刃摩擦聲響,若不是他反應及時,只怕此刻已叫人家開膛破腹了。

原來,二十多年前有一名江湖怪客路過一個村子,就在劉備躍馬的那個檀溪邊上。見三個孩子長的怪異,同在村口玩耍,怪客所思所想本就不與常人,竟收了這三個孩子做徒兒,將一身本事分別傳了三人。

他們手裡的這三樣兵器,正是那名怪客所創,並各有一套招式。

三人早年在江湖中行走,對敵之人也都像崔勝這般,被怪異的兵器招式,給弄的不知所措,難以抵擋,由此也闖出了「檀溪三鬼」的名頭。

自三人拜怪客為師,按長幼排了師兄師弟,那怪客本就不是文雅之人,也非正統門派出身,便由著三人胡叫,後來老二,老三;大哥,二哥這樣喊習慣了。

這裡面使鬼頭雙刃鉤的是老大,出自娘胎額頭就有個肉球,叫許大肉。

那在葉雲生這邊使鬼頭棒的是老二,叫霍小黑,自小就是一張黑臉。

最後使鬼爪的便是老三,父親讀過幾年書,給他取了個名字叫張雯竹。原本是文雅的文,可他這位父親給他掐指一算,算出他命中缺水,便給文字加雨,天下之水,皆來自雨,要多不少。等後來某一天,這位愛讀書的父親在重看《周易》的時候發現當時算錯了,自己這兒子五行缺火。

這下好了,都給記上了祖祠宗譜,哪裡還能改得過來?

張雯竹手裡的鬼頭爪真箇使將起來,風風火火,犀利難防,再加上徐大肉的雙鉤一陣招呼,崔勝頓時險象環生,恨不得再生個三頭六臂,手裡的鋼刀也變出個十七、八數,將渾身上下都給擋得嚴嚴實實。

葉雲生看出崔勝的窘況,知道若不能儘快過去幫手,這位朋友怕是要傷在對方的奇門兵器之下。

可他面對兩人,身後還有淺淺,卻不是想走便能走的。

他將負在背後的左手一翻,被長布包裹的奈落垂在了身前,目光落在那尚不知底細的年輕漢子身上,這人赤手空拳,可行止跳脫,招式無有約束,隨機應變之強,十分難得。

「請小兄弟報上名來,好叫葉某知道劍鋒之下可要留人。」視線中。

深淵女王身形忽然來到空中,一襲黑色華麗禮裙散開間充滿了絕代風華與高傲之感。

手中長鞭化為毒蛇,吐著蛇信躍躍欲試。

目光俯視,眼眸中充滿了冰冷。

地毯上,陳裂嘆了口氣,翻身一趟,道:「來吧,我準備好了。」

【記錄:你的記錄信息已經通知了世界與

《我的屬性面板去弒神了》第208章因為得不到而折磨蘇承肆醒來后,有一點點的懵逼。

他看向花亦淼,一個模模糊糊的人影:「我剛剛為什麼睡著了?」

花亦淼自然不可能把蘇拾招出去,只道:「你自己困了,倒頭就睡了。」

「這樣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