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內已經有許多精英弟子滲透進去,岐王近來和那位曲風子國師不知在謀划什麼,聽說麾下不少化神老祖,都在天澤河附近,那邊咱們的勢力很少…」那身影搖頭,又道:「護法,咱們既然有心輔佐岐王,何不光明正大…」

Home - 未分類 - 「教內已經有許多精英弟子滲透進去,岐王近來和那位曲風子國師不知在謀划什麼,聽說麾下不少化神老祖,都在天澤河附近,那邊咱們的勢力很少…」那身影搖頭,又道:「護法,咱們既然有心輔佐岐王,何不光明正大…」

「哼,輔佐岐王,是因為這岐王辦事,對我教派傳教頗為有益,夏皇建立夏朝,夏朝就是夏皇獨大,但是我們星神教背後也有大靠山,當初立下規矩,我們可在夏朝中傳道,夏皇不能出手干預,不過朝廷重器,還是讓我等抬不起頭來,這岐王,嘿嘿,卻是一次讓我神教崛起的機會,只要把握住機會,說不準,我星神教能再複數千年前的榮光,還記得血神宗那時崛起,不是也靠了當時那位帝王的便利?比起血神宗,我神教可更擅長玩弄人心。」華縣令冷哼著。

「但是我們神教終歸為夏皇不喜,不可能拋頭露面明目張胆的相助,暗中示好,也就夠了。」

「是,護法英明。」那身影恍然,欣然拱手道。

華縣令微微點頭,想以往他星神教雖然也滲透朝廷,可是那只是和朝廷官員交好,如今他做了一方縣令,這才感覺到當官的好處,若是再做大,做到謀國那一層次,未必不能得到神教背後的那位更多賜予和支持,到時,一些獎勵賜予,他突破化神有望不說,就是大乘都可以衝擊衝擊,說到底,一切還是為了個人修行。

凡俗間講究一將功成萬骨枯,修真界,又何嘗不是如此?

蠢笨如張真人,雲夫人那種,才明目張胆為禍,像他,向來是站在幕後,操控他人為禍,事發了查都查不到他頭上。

忽然……

「師尊,那女童出了些岔子。」一道傳訊響起。

「嗯?」華縣令皺眉。可還是拿出一傳訊符:「鬼冥子,何事?」

鬼冥子聲音急切,將攻打天鳳門的經過一說。

「那女童我等就要擒下,卻突然出現異狀,身周有道道金光庇護,竟然讓弟子一時奈何不得。」

「哦?」華縣令眼中奇異光芒一閃:「好,你稍等片刻,本座馬上便到。」

「好,師尊快些來吧。」鬼冥子連道。

斷絕傳訊。

一旁的身影不由道:「護法,鬼冥子修為可比元嬰,此次更和惡公子同時出手,還拿不下一女童?」

「嘿,那女童,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啊。」華縣令嘿嘿一笑,也不多說,當即化成一縷黑煙消失不見,身旁的身影也飛身而出。

平城縣沒人知道,他們愛戴的縣令大人,乃是星神教萬澤護法!鼎鼎大名的邪道中人!

………

天鳳門,徐川翹著二郎腿,身前懸浮著一根骨笛,彷彿一個山大王一般,面前跪伏著鬼冥子,惡公子,眾多星神教邪修,還有那位陸雪凝陸師妹,陸雪凝滿臉惶恐,花容失色。

她剛剛看的清清楚楚,面前的這青年,實力是何等強大,而先前還肆意妄為的鬼冥子輕易就被徐川折磨的如何生不如死,司明屍君骨笛和屍蠱丹,讓鬼冥子只想一心求死,別說出賣師父,就是承認他老娘偷人,他也毫不猶豫,只想一死了之!

徐川也無奈。

「讓這些天鳳門弟子折磨這鬼冥子,竟然都只是刺上幾劍,玄火焚燒,這手段…」

徐川嘆息,對鬼冥子而言,太溫柔了。

(下一章稍後。) 吳華停頓了一會,想找到一個讓關文山可以放棄林志穎的借口,可是關文山突然站了起來說道,「無論如何我都不會放棄林志穎的,小吳,我知道經費是你拿到的,但是不能因為你拿到了經費,就為所欲為,我們辦這個綜藝的追求是什麼?」

「我是個俗人,我可以直白的告訴你,我追求的就是收視率,林志穎是可以給我們帶來收視率的偶像歌手,那我的首選就是他,至於這個什麼張衛健,他的確演火了《西遊記》,但是他畢竟不過是個沒有固定粉絲的演員罷了,如果你執意要求,我願意請他當流動嘉賓。」

關文山說完這一席話,站起身來,一臉不願再談,不可反駁的樣子。

吳華無奈的笑了笑搖搖頭說道,「關導,你看到的是一時的收視率,我看到的是更長遠的收視率,如果你不想《為你唱情歌》是一個短命的節目的話,你就聽我一句勸吧。」

面對吳華的苦口婆心,關文山非但沒有好好想想,反而更加生氣了,他一拍桌子大聲的說道,「吳華,這是我的節目,你憑什麼對我的節目指指點點,你是不是以為你出了點點子,拿到資金就可以對我的成果為所欲為了?我告訴你,我才是導演,你不過是個只有一首歌的作詞人,你狂什麼狂?」

周杰倫本來還一臉暈頭轉向的看着兩個人你來我去,結果關文山突然的憤怒一下子把他嚇到了,連忙結結巴巴的揮手說道,「吳哥,關導,你們兩個別吵架啊!」

關文山早就罵紅了眼,哪裏聽的進去周杰倫勸架,反倒連他一起罵了去,「這裏有你說話的地方么?好啊,吳哥都叫上了吧,這裏是不是就我一個外人了?我是不是該出去,給你們兩個假師徒一點空間?」

吳華皺起了眉頭,覺得關文山的話說的實在是過分了,於是他站起來拿起了衣服說道,「今天我們暫時不談這個話題了,關導你好好的冷靜冷靜,等你想明白了,我們再說。」

關文山冷笑一聲說道,「你什麼意思?我想明白了?你這還是在逼着我讓步,這個林志穎必須成為常駐嘉賓,我沒得退讓。」

吳華遲疑了一下,搖搖頭無奈的說道,「也好,那這樣吧,我們有五個常駐嘉賓的位置,傑倫和我各佔一個還剩三個,現在我們多了一個爭議的位置,我就不常駐了,我這個位置就讓給張衛健了,你看可行么?」

關文山的臉色一下子難看了起來,說道,「你這是在威脅我?如果我非要讓林志穎上,你就不玩了?」

周杰倫也在旁邊有些焦急的勸阻道,「吳哥,你不要跟關導置氣啊,這個節目怎麼能說不參加就不參加呢?」

吳華搖搖頭,絲毫沒有戾氣的說道,「我不是在這裏威脅誰,我是找到了一個平衡的辦法,我不上林志穎和張衛健就都有位置上了,那就代表着更多的關注量,至於我也可以第一期去當一個臨時嘉賓。畢竟我是一個作詞人,並不能為這個節目,添加太多的流量,相比這些歌手演員,我才是最差的哪一個不是么?」

關文山以為吳華是針對自己粉絲的那句話,臉色陰沉的看了他一眼說道,「小吳,你要想明白了,你可是會借住這個節目大火的,你這是在放棄活生生的機會!」

吳華笑了笑,突然有一種預感,即使在他這麼扭轉歷史的情況之下,《為你唱情歌》這個綜藝節目的結局可能也是不會改變的。歷史畢竟是歷史,一個人的力量是無法扭轉打的方向的,他就像是一個打洞的老鼠,雖然可以磕磕小磚頭,但是大的方向是一個無法翻閱的圍牆。

「我清楚我在做什麼,關導,傑倫,那我們就這麼決定了。關導,你去統治宣傳部門吧,我帶着傑倫去找一個錄音棚,歌曲還要好好的排練一下。」說完,吳華回收讓周杰倫跟出來。

關文山什麼都沒有說,沉默的站在房間中心,知道吳華和周杰倫走了他都沒有動一下。

周杰倫出去,走出了老遠,才小心翼翼的看了吳華一眼問道,「吳哥,關導他這是生氣了么?不會….」

吳華擺擺手說道,「沒事,你不要多想,我之前不是跟你說過么,讓你牢牢的抓住機會不要放棄,今天我再跟你說一句話,有些機會你發現自己並不合適了,就要主動放棄,你現在還小,在娛樂圈還沒有混出名堂,可能不知道,但是記住這一句話,你早晚有一天會自己明白的。」

周杰倫似懂非懂的點點頭,他的心思全然不在這些你來我往的勾心鬥角上,不一會就忘記了有這麼一回事,美滋滋的抱着寫着《東風破》的本子,翻來覆去的研究了起來。

吳華看着周杰倫的樣子,好像看到了幾年之後,他威風的模樣,周杰倫正是靠着自己愛音樂的心,在娛樂圈聞聞的站住了腳跟的,吳華嘆了一口氣看着周杰倫說道,「這個本子,我送給你了。」

周杰倫愣了一下,不敢相信的看着吳華問道,「吳哥,你說什麼?」

吳華笑了笑說道,「我說,這個本子,我送給你了,你拿着吧,做個紀念,這畢竟是你第一首歌。」

周杰倫彷彿被天上掉下來的一個大餡餅砸中了,暈乎乎的看了周杰倫一眼說道,「《東風破》的送給我了?《從頭再來》的手稿也送給我了?」

吳華輕飄飄的一點頭說道,「這也算是激勵你了,希望你在這條路上越走越遠,越走越精彩好么?」

周杰倫整個人都要黏在本子上了,他迷迷糊糊的點點頭,吳華不再看他,前面就是錄音棚了,來之前他就已經聯繫好了人,一進去報上自己的名字,就被工作人員領進了工作室。

這個錄音棚不算是規模最大的,吳華卻打聽了這算是業界裏聲譽比較高的,只有三五個調音師,可是對音樂的態度卻極其認真。

他們簡單的看了看《東風破》,眼裏一下子綻放出了光芒,「這首歌是您做的?不好意思,我能冒昧的問一下,你就是吳老師吧?《從頭再來》的作詞人?」

吳華點點頭,調音師的眼睛都亮起來了,他拍手說道,「不愧是吳老師,我看過你的訪談,你說你要做金牌作詞人,看到《東風破》,我可知道你真的不是吹牛的,而是有這個實力!」

吳華謙虛的笑了笑,「過獎了,這首歌我是專門為他量身定做的,很快就要發行出去了,希望這幾天你們行庫一點,加班加點的幫我把這首歌做出來,事後我請客吃飯。」

幾個工作人員都高聲說道,「哪裏,吳老師,能參與製作你的歌曲才是我們的榮幸呢,你就放心交給我們吧,這幾天不睡覺,我也會把這個歌做出來的。」

接下里吳華直接帶着周杰倫進了錄音棚,當「一盞離愁,孤單佇立在窗口」從周杰倫的口中流淌而出的時候,吳華就相信,沒有人比他更適合這首歌的了。

整個工作室都沉浸在了《東風破》優雅清淡的曲風裏,一曲終了所有人都起立鼓掌,剛剛並沒有注意到周杰倫的幾個人,紛紛交頭接耳的問道,「這個唱歌的人是誰啊,他唱的這首《東風破》跟我想想的完全不一樣。」

「是啊,太獨特了,不過意外的好聽啊,他是什麼出名的歌手么?我好像沒有見過他啊,是新出道的?」

見到開始有人討論自己,周杰倫有些緊張了起來,吳華笑着看着他說道,「你緊張什麼,放輕鬆,等你火了之後,全世界的目光都會放在你身上,到時候你豈不是窒息而死了?記住,你因為優秀而吸引人的目光,是你應該得到的。」

周杰倫點點頭,但是還是有些局促不安,他看了一眼吳華問道,「吳哥,我唱的怎麼樣,沒讓你失望吧,這首歌是應該這麼唱的么?」

看到周杰倫還是小心翼翼的樣子,吳華有些無奈的搖搖頭,站起來說道,「這首歌是我送給你的,你自己的歌你想怎麼唱就怎麼唱,你怎麼唱他就是怎麼一個唱法,你有什麼好擔心的?挺起胸膛來,不要老是輕視自己,讓別人看見了,也會輕視你。」

周杰倫下意識的挺直了腰板,吳華滿意的點點頭說道,「這首歌我沒看錯,沒有人比你更適合了,好好唱吧,我相信你是最好的。」

有了鼓勵,周杰倫似乎更加放心了,又不知道把這首歌唱了多少遍,卻不厭其煩,工作人員最後經過幾次的塞選,挑出了最滿意的一版,拿出來大家都聽了一遍,覺得不錯這才拍板開始調音源。

當一切的工作都結束了,吳華帶着周杰倫走出了錄音棚外面的天,已經完全黑了下來,不知不覺他們已經唱了七八個小時了,不過比他預想的時間還要早一些,他打開了手機剛剛想通知一聲關文山,卻發現關文山給他打了三十多個電話。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江南曦低頭一看,是夜蘭舒打來的電話。

她的心口有些波動,難道是她,而不是夜北梟?

她剛按下接聽鍵,還沒有來得及說話,肩膀冷不丁被拍了一下:「江南曦,你是不是要回市裏?我捎帶你啊!」

軒軒不由分說,就把江南曦拉上了保姆車後面的一輛紅色的超跑。

江南曦來的時候,是打車來的,她也正要回去,有順風車,不坐白不坐,況且這車一定比計程車快。

因此,她也就沒客氣,說道:「謝了。」

軒軒突然湊到她面前,笑道:「怎麼謝?」

江南曦一蹙眉,這些男人們,怎麼都這麼不要臉?

軒軒卻自問自答:「不如回去請我吃晚飯?」

江南曦白了他一眼,推開他:「趕緊開車吧,少爺!」

然而她側頭一看,有些微愣,因為,軒軒卸了妝,露出一張白皙清秀的臉。

他的頭髮剛洗過,還用了香波,散發着陣陣清爽的香氣。而且還吹得蓬鬆飄逸,為他的高顏值又加了幾分。

他已經換了髒兮兮的戲服,穿了一身白色的寬大體恤衫,下面是銀灰色的運動褲,整個就是一個陽光少年的模樣,顯得他的年齡更小,不過二十歲的樣子。

還真是妥妥的一枚小鮮肉!

軒軒伸手在江南曦的下巴上摸了一把,笑道:「妞,是不是被我帥瞎眼了?」

江南曦拍開他不安分的手:「滾!」

軒軒哈哈大笑:「不誠實的女人!」

他說着話,發動了跑車,如一道紅色的閃電,沖了出去。

江南曦忍不住叫了一聲,怒道:「不要命了你?」

軒軒大笑:「這樣才刺激,哥哥現在帶你去風流快活!」

「住嘴吧你!」

這時,江南曦手中的電話里,傳來夜蘭舒憤怒的聲音:「江南曦,你和誰在一起?你剛被我哥甩了,就勾搭了別的男人?你還真是不甘寂寞啊!」

她聽着那個聲音,那麼耳熟,卻不敢相信,也不願相信。

江南曦嚇一大跳,這才想起來,她接通了夜蘭舒的電話,卻一直沒顧上和她說話。

軒軒聽到夜蘭舒的聲音,臉上一僵,立刻閉緊了嘴巴,不說話了!

江南曦冷聲道:「夜蘭舒,你管我和誰在一起?我問你,是不是你向陳院長施壓,讓我哥出院的?」

夜蘭舒坦然承認:「是我!」

「你究竟要幹什麼?夜蘭舒,我哥還昏迷著,你還有沒有點人性?」

夜蘭舒在電話里冷笑一聲:「江南曦,你不要跟我談人性。要說沒人性的,也是你!你勾引我老公,還勾引我哥哥,你的人性都喂狗了嗎?」

江南曦一蹙眉,很不想和夜蘭舒討論這兩個男人:「夜蘭舒,那是你自己以為的,我什麼都沒有做!況且我現在和他們都沒關係了,你不是應該很滿意嗎?」

「滿意?江南曦,是你滿意了吧?把我的家攪得一團糟,就想抽身而退?沒這麼便宜的事!」

夜蘭舒怒不可遏!

高偉庭躲到了他媽那裏,不見她;夜北梟被江南曦傷了,借酒澆愁,連公司都不去了!

她生命中最重要的兩個男人,都因為江南曦,現在生不如死!

她怎麼會放過她?

江南曦不知道她家裏發生了什麼,冷聲問道:「你到底想要怎樣?」

夜蘭舒在電話里惡狠狠地說:「你要麼帶着你哥,滾出安城,要麼就到我面前了,磕頭賠罪,讓世界人們都知道你這個女人,是多麼可惡!」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你當時氣成那樣,不管我說什麼,你都不聽,還說出那樣氣人的話,叫我去搶親……我想讓你冷靜冷靜,才沒有打電話給你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