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得出來,因為此事,魏小寶很是生氣。

Home - 未分類 - 看得出來,因為此事,魏小寶很是生氣。

玄武門外。

鐵飛雪剛送走麥克,正準備回去找魏小寶,卻見魏小寶已是從玄武門走了出來。

「督主,太后怎麼說?」鐵飛雪皺眉問道。

魏小寶笑道:「我看她是鐵了心要跟麥克賺黑心錢。」

鐵飛雪也覺得麥克提出的方法極為不妥。

大魏的百姓是人,別國的百姓也是人,要是為了錢他們就昧著良心去禍害別國的無辜百姓,那他們就是這世上最恐怖的魔鬼。

「督主是怎麼想的?」鐵飛雪想知道魏小寶的心思。

魏小寶微笑道:「真要販賣黃泉花的話,我覺得只能賣到日不落帝國去。」

鐵飛雪很想說日不落帝國的百姓,其實也是無辜的。

但她知道魏小寶這話只是句玩笑話。

魏小寶緩緩轉身,冷冽的眸子看著玄武門。

不遠處岳破虜站在那裡,神情很是緊張。

看到魏小寶朝他揮手,他急忙跑了出來,行禮道:「九千歲有何吩咐?」

魏小寶冷聲問道:「麥克是如何將佩劍帶進去的?」

岳破虜就知道魏小寶要問的是此事。

麥克能佩劍進宮,自然是黃芙下的懿旨。

不過黃芙之所以還能坐在太后的位子上,全因魏小寶的垂憐,魏小寶最不想看到的自然是黃芙重新樹立威望。

「太后懿旨,下官不敢不……」岳破虜趕緊跪地解釋,聲音小得幾乎無法聽見。

魏小寶寒聲道:「麥克是從遙遠的日不落帝國來的,他的身份極有可能不是使臣,而是奸商,讓他帶劍進宮,萬一傷到陛下和太后,岳大人可擔待得起?」

「是下官糊塗,請九千歲降罪。」岳破虜滿頭大汗。

魏小寶只是數落幾句,並沒有要責罰岳破虜的意思,擺手道:「以後注意點,如今大魏被更遙遠的國家發現,當他們看上大魏的物產後,或許就會挑起戰爭。」

岳破虜倒是沒想這麼遠,在讓麥克帶劍進入皇宮后,他特意找到展三思,請展三思時刻盯著麥克,只要麥克稍有意圖不軌的跡象,便立即將其斬殺。

回到府上,魏小寶心頭仍然意難平。

除掉麥克一行,應該不難。

但之後肯定還會有更多的麥克出現,當務之急是通過麥克來確定日不落帝國的位置。

同時魏小寶決定讓耶律鍾帶人繼續探索那片荒漠,最好是能夠征服荒漠,直接到荒漠的那邊去。

荒漠那邊的國度,或許就是日不落帝國。

從萬蟲島帶回來的黃泉花果實,魏小寶全都鎖在了府上的密室里。

此刻他再次拿出那本書,繼續研究黃泉花。

在另一側的院子里,鍾夢和楊思夢在過招。

一個手持火麟劍,一個手持玄鐵重劍,身影晃動中,儘是劍芒如日。

令狐嬋和南宮羽裳在一側的涼亭里,烤著火盆,嗑著瓜子,笑著看戲。

鍾夢的實力,終究差楊思夢一點。

楊思夢在出招時,明顯沒有用盡全力。

在跟楊思夢的對決中,鍾夢可謂是獲益匪淺。

如今的鐘夢已經習慣了女裝,成天跟幾個絕色美人混在一起,性子也慢慢地恢復成了女人。

鍾夢不知道這樣的轉變,到底是好是壞。

看書看得久了,難免會覺得無聊。

魏小寶來到窗戶前,能夠清楚地聽到旁側院子里的打鬥聲。

吃過晚飯,他繼續研究黃泉花。

外面偶爾會傳來幾聲爆竹響。

再過兩天,又是大年三十。

卻在此刻,魏小寶猛地聽到屋頂有輕微的響聲。

那響聲儘管很輕,但以魏小寶現在的功力,還是能夠迅疾察覺。

那是有人在屋頂上行走。

魏小寶嘴角露出笑容,搬進這府邸許久,倒是從未有刺客或毛賊闖入。

那聲音到了他頭頂的位置,便消失不見,只能是那刺客站著沒動。

由此可見,這刺客的目標就是他。

魏小寶想著打個哈欠,伸個懶腰,吹滅燭火,脫掉鞋子往床上一躺。

那人很能沉得住氣,一直呆在屋頂沒有動。

魏小寶也很有耐心,甚至等的都有點犯困。

也不知過了多久,那人猛地從屋頂跳落,一個翻身就進入了房間里。

剛才魏小寶故意沒有關上窗,就是為了給這刺客行個方便。

那人黑衣蒙面,身材高大,手持利劍,緩緩靠近床鋪。

近到咫尺時,那刺客遽然出劍。

長劍刺進床幃,直入被窩。

感覺像是刺進了人的身體,這讓那刺客不由發出一聲歡呼。

但當他想將長劍抽回時,卻發現長劍如同長在了床上般,無論他如何用力都是紋絲不動。

怎麼回事?

那刺客再次用力,長劍還是無法抽回,無比的恐懼在瞬間侵襲了他的心。 金髮少女在秦義懷中非常不安分。

在被秦義帶到空中的那一刻,她立刻發出一聲驚呼,看着秦義的臉,她忽然激動了起來。

「Qi

Yi?!」

「A

eyouQi

Yi?」

秦義根本就聽不懂任何英語,哪怕是最簡單的。他只聽到少女口中似乎在喊著自己的名字,但不知道是不是再問自己,也不懂怎麼回答。

緊接着就聽到少女口中喊著一些什麼「飯」啊,什麼「愛老虎油」啊,這他媽到底是什麼意思啊?

還有,為什麼這個金髮少女看着我的眼睛直接就冒小星星了?

到底是怎麼回事,誰能告訴我?

將金髮少女帶離了山谷之後,秦義發現她如同八爪魚一樣直接貼著自己的身子,飛行的事後沒有太注意,此時他才發現,少女的身子好像挺有料的啊?

和唐佳佳不一樣,西放的少女給他帶來的是一種別樣的風情,如同熱火一般,燃燒着自我。

此時已經落到了地面之後,金髮少女才慢吞吞的從秦義身上下來,但似乎不是很情願的樣子。

這是怎麼回事啊喂?

緊接着,秦義又聽見少女拉着自己的手喊自己的名字,口中各種「飯」各種「愛老虎油」,還有許多驚喜的叫聲。

這讓秦義忍不住懷疑,這不會是在大洋彼岸遇到了自己的死忠粉了吧?

但是他不會說英語啊,怎麼交流?

眼看着少女各種巴拉巴拉,但他一句話也聽不懂,秦義的臉都快憋成了豬肝色。

忽然,他似乎想到了什麼,立刻掏出了手機,打開了上面的一款軟件,似乎是叫什麼「無道翻譯」來着,秦義立刻輸入幾個字。

「請、問、你、會、說、中、文、嗎?」

一字一字輸入進去之後,秦義照着上面的發音,開始念了出來。

「砍……砍油……死皮……踹你死?」

金髮少女眨巴著大大的眼睛,小小的臉上是大大的疑惑。

「咳咳……搞錯了,再來!」

秦義再次學者手機上的發音一字一頓的念。

「砍、油、死、皮、踹、你、死?」

金髮少女依然眨巴著碧藍色水靈靈的大眼睛,說了一句:「what?」

「沃特?」秦義有些疑惑,「沃特是什麼意思?」

算了,媽的,老子再說一遍,難道她連英文都聽不懂嗎?她說的不是英文?

「砍……砍油死皮踹你死?」

金髮少女依然沒聽懂,秦義這就納悶了,是我的發音不準確嗎?還是說這人說的不是英語?

秦義沒辦法了,直接將手機屏幕放到了少女的面前,然後指着他翻譯出來的那段話給少女看。

此時少女終於明白了秦義的意思,不過她卻又說了一句秦義聽不懂的畫。

阿比特是什麼意思?到底是懂不懂中文?

見到秦義疑惑的表情,少女這時候終於開口了,這回說的總算是中文了。

「窩、支、回、一、點、點。」

少女似乎對自己的發音不太滿意,於是再說道:「卧、紙、會、一、點、點。」

這時,少女終於露出了滿意的表情,然後開心的笑了起來。

「咯咯咯……」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