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牧過來接龍夜擎去機場。

Home - 未分類 - 秦牧過來接龍夜擎去機場。

凌若冰又反客為主的幫他把行李箱放到車上,跟他揮手告別,比喬安夏還熱情,還要戀戀不捨,「還好我為夜擎多收拾了些衣物……」 「每次看到天空中落下雪花的時候,都會覺得莫奈就在身邊呢。」

「我也確實是在你的身邊呀,哥~」

「別靠我這麼近!你已經是個大孩子了,馬上就要14歲的女孩兒了怎麼還沒點兒數?!」

「嗚嗚┭┮﹏┭┮,哥,你是不是嫌棄我了,是不是不愛我了,你當初不是這樣的,我明白了,愛會消失對嗎?」

「對。」

「…嘿嘿,哥身上暖洋洋的嘛,我也是你妹妹呀,你怎麼老偏愛砂糖,討厭!」

「……」

小鎮的某座屋頂上,渾身冒著熱氣的卡贊坐在磚瓦上看著漫天飛舞的雪花,身邊依偎著已是少女的莫奈。

懷裡還躺了個小砂糖,一邊吮吸著自己的大拇指一邊愣愣的看著落下的雪花。

「卡贊!奴家剛才在海邊釣魚的時候看見了之前在海上跟你對峙的那傢伙!」

「哪個?」

「鷹眼!」

「…嘖。」

卡贊抬著頭跟著天空中的飛鳥對話著,馮克雷原本再變成其它的生物之後,就連說話的方式也會隨之改變,所以一直都無法保持著動物的狀態與他們交流。

但是在這四個月勞逸結合的修行之中,馮克雷已經能做到了保持動物狀態時還發出自己的聲音。

卡贊估計,馮克雷現在的模仿果實能力應該已經達到了Lv.5的水平。

因為馮克雷做到的不僅僅是保持其它物種狀態發出自己的聲音這一件事,還有一件非常重要的能力。

那就是可以與自己所變換的相同物種進行簡單的溝通!現在馮克雷已經可以利用這種能力,讓一些鳥類鼠類的小動物進行傳遞消息、情報偵察等行為。

在這片大海上,擁有這種能力的人無論對於那一方都是非常珍貴的人才,不過對於純粹的海賊來說,這種能力的用處較小。

「嘛…算了,那傢伙多半是專門來找我的,我去會會吧。」

卡贊把懷裡的小砂糖抱起來丟給旁邊的莫奈,站直身子伸了個懶腰,一躍跳到地面上,朝著海邊悠然走過去。

走到半路卡贊忽然停下了腳步,然後轉過身把砂糖抗肩膀上,帶著她一起向著海邊走去。

劍術領域這一塊兒卡贊是肯定不及鷹眼的,雖然現在的鷹眼應該距離真正的世界第一大劍豪還有著一段距離,不過估計也差不多了。

畢竟這個時間段距離鷹眼坐上七武海的位置也不遠了,到時候不管鷹眼是否真的已經有了世界第一大劍豪的實力,至少名號上他是,而且就算沒有估計也差不了太多,這個世界上在純粹的劍術領域已經鮮有人能跟他相提並論了。

海邊。

悠悠然飄到岸邊的鷹眼看著上面已經在等著的人,忽然打起了精神,眼中透露著明顯的興趣。

「恭候多時了,鷹眼。」

「你知道我?」

「你這麼有名,我當然聽過啦,而且,如果你最近遇見過香克斯,那應該也聽他說過我吧,我自認為我應該挺令他印象深刻的。」

卡贊的這一句話在米霍克的耳中變成了完全不一樣的心思。

卡贊的意思是他的地獄式鍛煉把香克斯折磨的都變成了虛男,想必香克斯永遠都忘不了這種感覺。

而在米霍克的耳中,香克斯之所以對卡贊印象深刻是因為他有著足夠強勁的實力,所以才會讓香克斯重視。

沒錯!就是這樣!

米霍克的眼神一凌,這樣的話就能與香克斯所說的話對上了!

「來吧,打一架,正好我缺一場具有足夠分量的對決。」

卡贊淡定的站在原地,捏了捏肩膀上砂糖的小屁股。

「門鴨~」

在半空中開啟一道半透明的空氣門后,在米霍克略有些變味的眼神中先走了進去,走進去前還不忘把砂糖丟出來。

「我們的戰鬥大概聲勢不小,進來打吧,現在應該能持續十五分鐘了,這個時間應該足夠我們打了。」

「…好。」

高冷的米霍克沒有任何猶豫跟在卡贊的後面進入了空氣門內,一點都不擔心會被害。

可能是強者的自信,也可能是對香克斯的信任。

門內世界。

卡贊和米霍克相對站立,中間大概間隔了十米的距離。

刀魂之卡贊。

血之狂暴。

暴走。

嗜血。

「先來熱個身吧。」

卡贊喘著大粗氣,壓抑著胸口中幾乎將要爆發出來的殺欲定定的開口。

「行。」

米霍克看著陷入一片猩紅的血氣中,氣勢變得狂暴躁動起來的卡贊,對於『紅狗』這樣稱謂稍微明白了一些。

這股氣息,還不錯,但應該沒有香克斯說的那麼強大。

米霍克通過見聞色霸氣細細感知著卡贊散發出來的氣息,覺得卡贊應該是因為『熱身』的緣故,所以沒有使用全力。

他抽出背後的大黑刀直接一招飛快的劍氣朝著卡贊掠去。

卡贊沒有選擇硬拼,憑藉著自己中級的見聞色與出色的身體素質往旁邊一閃躲了過去。

三段斬。

抬手就是一招三段斬拉進距離,轉瞬就衝到了米霍克面前不遠處。

崩山擊。

在武裝色與鋼鐵化的加持下,勢大力沉的一招狠狠的劈向了面前的米霍克。

米霍克稍微抬了抬眼,雙手撐起武裝硬化了的黑刀擋下了這一擊。

在諸多buff和技能威力的加成下,這一招竟然只是稍微讓米霍克所舉著的黑刀夜下沉了一點點的距離,幾乎微不可查。

米霍克眼神一凌,嘴角一抹,往後一跳,然後向著下墜的卡贊挑了過來。

十字斬。

哐!

三把刀再次撞擊在了一起,那一瞬卡贊略有被壓後退的趨勢,但是十字斬後續斬出的血色劍氣讓鷹眼放棄了硬剛,猛地向後閃去。

「能力?」

「不,劍技。」

「有意思!」

地裂·波動斬。

在這一次的劍氣比拼中,卡贊明顯的落入了下風,還有兩招殺傷技。

嗜魂之手,怒氣爆發與嗜魂封魔斬。

前兩招不是劍技不適合在這種對決中釋放,後面那招卡贊還從沒用過,摸不清威力,反正根據遊戲裡面那種強硬的控制性來看,如果鷹眼沒有辦法掙脫那種蠻不講理的控制,恐怕會留下一道凄慘的傷疤。

所以這一招,卡贊不想對非敵對目標使用。

技能都已經試驗過了,卡贊對鷹眼的能力有了個大概的猜測,直接衝上去進行瘋狂的超速平A。

看得出來,雖然力道不強,但是這種速度還是讓鷹眼比較驚訝的,甚至一開始時因為沒有適應這種攻速而被砍了兩刀,不過有武裝色所以問題不大。

但是這兩刀卻讓鷹眼陷入了某種興奮的狀態,整個人顯然認真了,開始發揮自己全力的劍術。

按理說卡贊應該是直接敗退,難以招架的。

但是…

在這種高強度的對砍的中。

他終於突破了。 閱書閣『』,全文免費閱讀.秦蒼穹叼著煙,緩緩走出了西湖區實驗小學。

警衛員花木蘭美眸恭敬,上前替他拉開車門。

跨步,上車。

坐在車內,秦蒼穹緩緩吐出一口煙圈。

「去一趟濱海新城。」他語氣平靜,淡然吩咐道。

當聽到這句話,警衛員花木蘭的美眸…微微一愣?

她帶著疑惑,複雜問道,「先生……您……真的打算去那兒?可您的身份……如今是微服私訪……如果拋頭露面,怕是會被認出來……」

畢竟,秦帥的身份,如今是微服私訪。整個江南,除了那些被殺的世家成員們……其他人等,幾乎無人知曉他回來了。

七年了。

整片江南,幾乎早就將他『秦蒼穹』的這個名字給遺忘了。

所有人都以為,秦蒼穹死了。

死在了海外。

可。

今日,他的身份,若突然出現在濱海新城?

如果一旦,被人認出他是秦蒼穹!

那……恐怕,會掀起一場風浪。

因為濱海新城,是江南最重要的商業新城,cbd中心。

江南紅盟商會總部……就坐落在那。

還有江南各大超級集團財閥的巨頭總部……阿狸爸爸集團、網抑雲集團……精工集團……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