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很想抓他,我倒是可以幫你把他引出來。」

Home - 未分類 - 「如果你很想抓他,我倒是可以幫你把他引出來。」

秦雲口吐芬芳:「放屁!」

「朕的女人,豈能做誘餌,別人多看一眼朕就覺得虧的慌。此事不要你操心,朕自有辦法。」

聞言,慕容舜華俏臉掛着微微笑意,心中跟摸了蜜糖似的。

打開秦雲的手;「誰是你女人了,不嫌害臊!」

她站起來,瞥眼輕哼道:「你確定不要我幫忙,這個僧人不好對付的!」

秦雲伸手攬住她的腿,笑道:「一個小小僧人而已,朕乃九五至尊,還收拾不了他?」

被他摟着,慕容舜華臉蛋微紅,但只要不太過分,她是很享受這種甜蜜親近的。

抿了抿紅唇:「那好吧,你自己小心點,派人去抓就行,你不要逞能,你這三腳貓的功夫都沒有,小心傷著。」

「否則,你那後宮的嬪妃不得哭斷腸啊?」

秦雲苦笑,這妮子關心人都這麼帶刺,有性格。

「你確定你不是那個哭斷腸的女人?」他故意調笑。

「切,你死大街上跟我都沒關係!」慕容舜華別開他的手,蓮步微踏,淡淡道:「我走了,錦衣衛我得看着。」

「下次來,不許動我的東西,尤其是衣服!」

慕容舜華回頭瞪了一眼,仍可見眼中羞憤。

「哈哈哈,那你的意思是說,朕今後可以直接來你房間?」

「喂?喂?」

「卧槽,說走就走,回來,話還沒說完!」

秦雲無語,追出去,卻連人影子都沒有看見。

來去如風,太附和這妮子的性格了,他不禁暗自誹謗,不讓慕容舜華生個娃娃,恐怕是沒辦法讓她安定下來了。

收拾一下,他也走出小樓。

臉色略微冷酷的高聲道。

「陶陽,立刻傳朕指令!」

「讓常鴻從禁軍中抽調最好的斥候,在最快的時間內秘密搜查帝都各酒館,客棧!」

「但凡有形跡可疑的僧人,上報回來!」

「是!」陶陽高聲回應,聽陛下這聲音,怕是又要殺人了。

他不敢遲疑,立刻去辦。

離開籬笆院。

秦雲在保護下,驅車進入帝都。

原本他想直接回宮,但途經李府,他忽然想起了李慕!

一是出於對她女兒身的好奇。

二是出於對上次帶她去青樓的歉意。

秦雲還是想約見一下她,又不想引起不必要的麻煩,便讓陶陽進去報信了。

李家後院。

馥郁芬芳的梨花飄落,只見那樹下石桌坐着一個腹有詩書氣自華的女子,正捧著一本書目不轉睛的看着。

青絲如瀑,身段修長,長著一張大家閨秀的臉,怎麼看就覺得怎麼乖巧,大方。

跟李知妙有幾分相似,但很明顯的區別就是,李慕看着更加外向,更加活潑。

而且一個已是婦人,一個仍舊黃花閨女。

「小姐,小姐!」

「門口有人找您,還說是秦小布的下人,請您出去見一面。」

啪!

李慕手中的書籍掉落,美眸浮現一絲慌亂,秦小布別人不知道是誰,她可是知道的真真切切!

上次怡紅院一事,她擔驚受怕了好久,每次一想到他,就能想到他那猙獰的東西。

「小梨,你確定來人是秦小布的下人?」她站起來,忐忑問道。

婢女連連點頭:「對,就是秦小布。」

「好像還有轎子在外面等著。」

李慕臉上浮現尷尬,惶恐,緊張,柳眉微蹙,安慰自己:「姐姐是婕妤,想必陛下看着這個面子上,不會怪我的。」

「欸,小姐,你不換衣服嗎?」婢女在後面追着。

「……」

兩柱香之後。

西湖畔。

秦雲佔據了一個很好的位置,坐着太師椅,正在專心致志的釣魚。

身後喬裝禁軍嚴陣以待的警惕四周。

「陛下,李慕小姐來了。」

秦雲回頭,頓時眼前一亮,一襲煙花羅裙,粉面丹唇,臉龐嬌美,好一個大家閨秀!

自己當初竟然沒有認出來!

「參……參加陛下!」她彎腰施禮,不敢抬頭。

「別怕,你的事你姐已經跟朕說過了,朕不怪你,抬起頭說話吧。」秦雲笑呵呵道。

李慕緩緩抬頭,露出白皙臉頰,眼神中帶着一絲怯色。

眼前的男人,可是當今天子啊!她以女兒身面對時,比男兒身還要緊張,特別是秦雲似乎一直盯着她看,看的她心跳加速。

「有沒有興趣一起劃劃船?」秦雲笑眯眯道。

李慕臉蛋一紅,有些羞澀,本想拒絕,但鬼使神差卻點了點頭:「小女子遵旨。」

秦雲一行人,立刻上了船。

船夫划槳,迅速暢遊在了景色極為優美的西湖上。

秦雲站在船頭,吹着風,看向一旁的李慕:「知道英雄閣的事么?」

李慕點點頭:「學生知道,不久前顧春棠來信了,說是邀請我去留名。」

「女子,也可以留嗎?」李慕抿唇,試探的問道。

「當然可以!」秦雲負手而立,風吹髮絲,一身黑龍袍修身,很帥。

「英雄不問出處,更不問男女,或許以後的大夏,朕等到時機成熟,會開設女官!」

聞言,李慕美眸睜大,微微吃驚,眼神繼而變得崇拜。

「陛下,真是敢行他人不敢行之事,學生佩服。」

「呵呵,這不算什麼,女人中本就有很多大才之人,甚至不比男人弱。」秦雲笑道。

這句話,讓李慕再次側目。

能這樣說話的男人,恐怕大夏也就陛下一個人吧?

不覺間,短短兩句話,讓她很好奇秦雲。

面前這大夏皇帝,究竟是個什麼樣的人呢?!

她張了張紅唇,正準備說什麼的時候,大眼忽而一閃,看向了水面。

「啊!」

她一聲尖叫劃破長空,帶着強烈的驚懼!

下意識抓住了秦雲的手,迅速躲在他的背後。

這一突變,嚇壞了禁軍以及影衛。

還以為是有刺客,紛紛抽刀,在剎那像一個鐵通似的護住了秦雲,包裹的嚴嚴實實。

秦雲摟住她的香肩,看見她俏臉蒼白,雙眼恐懼,眉頭一皺:「怎麼了?」

李慕依舊驚恐,花顏失色,手指下面:「水裏……水裏……」

「水裏有東西!」

說完,她害怕的縮進了秦雲懷中,不顧一切,是真嚇到了。 雲都大學是平城的驕傲。

這是華夏的雙一流大學之一,有着悠久的歷史,曾經有過無數的名人從這個大學走出去。平城原本只是一個默默無聞的小城,全因為這個大學,不但名氣有了,經濟也在這些年蒸蒸日上,直接進入了發展的快車道。

如今大學已經放假,還留在這裏的人並不多,整體顯得有些空曠。秦義隱去了身形,緩緩漫步在道路上,忽然感慨:這就是大學的模樣嗎?

秦義並沒有上過學,在福利院裏沒有機會,離開了福利院之後為了養活小念就更沒有機會了。

如今走在大學校園之後,他的內心有一種莫名的情緒,說不出來,無法描述。

輕輕嘆了一口氣,秦義將這種情緒給清空,而後身形微動,整個人以一種不可思議地速度在大學校園裏行進著。

他來這裏主要還是觀察各種道路建築,為生擒雷雲封做準備。根據情報描述,儘管已經放假了,可是雷雲封依然常常在雲都大學出入。一般來說,大一大二的學生沒有特殊情況在假期當中不得留校,但是雷雲封顯然沒有這個限制。

不過雷雲封並不住本科生宿舍,他是單獨一個人住的,在雲都大學有自己的房子。看到這個情報的時候,秦義的內心有些欣喜,因為這樣對他來說更好下手。

雷家將神風局視為敵人,但神風局根本不敢在平城動雷雲封,因此雷家很放心雷雲封獨自出入。他們做夢也不會想到,在神風局之外竟然有一個瘋狂的人在打他們雷家天才的主意。

秦義的速度很快,摸清了雷雲封的房子所在之地以後,又記下了周圍的道路,便離開了。今天雷雲封並沒有出現,他離開雲都大學之後接着到雷雲封經常出入的幾個地方調查,境所有的情況全都爛熟於心。

原本秦義是想對雷家大開殺戒讓他們膽寒的,但是如今打定主意要生擒雷雲封之後,為了不打草驚蛇,秦義反而要小心的壓住自己的存在感,雷家的人一個也不能動了。

相比於那些不痛不癢的小嘍啰,如果真的生擒了雷雲封,比殺了一萬個那些小嘍啰還要讓雷家難受。

到時候,他才有真正的話語權。

摸清楚了一切之後,天色早已經暗了。他隱匿著身形,回到了原來的陽台上,直接推開窗進了房間。

如今太陽已經完全下山,點點繁星在天空中閃爍著,在一眨一眨着眼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