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定。」

Home - 未分類 - 「選定。」

嗡~

凌淵話音剛落,一顆碩大的龍蛋從地底飛出,周深燃燒起了藍色的火焰。

在瞬間就被染成了黑色。

與此同時,無盡的靈氣從以漩渦的方式朝這邊席來。

「好恐怖的靈氣!是妖魔復甦了嗎?!」

天芒市外圍,聽完王憬講述過程的鄭宇神色陡然一變。

「應該不是,沒有任何血腥氣,應該是有人突破了。」王憬的腦海里第一時間就出現了凌淵。

「不管如何,過去看看吧。」

「好。」

下一刻,眾人起身,朝着天芒市飛去。

但下一秒

一道微風吹過

眾人身影一閃,竟然重新出現在了原來的地方。

連站的位置都一抹一樣!

「這……」鄭宇瞳孔中浮現一抹震撼。

「看來有人不想我們過去。」王憬苦笑一聲。

估計是大姐頭的手比。

「鄭叔,我們就在外面等等吧,反正已經等了那麼久,也不差這麼一點時間。」

「好吧。」鄭宇也是無奈。

這不是明顯著對方不想見他們嘛。

……

「咔嚓~」

碎裂的聲音響起。

懸浮在凌淵面前的龍蛋上出現裂痕。

緊接着就是密密麻麻的破碎聲。

嘭!

在瞬間,原本的龍蛋直接破碎,化作了虛無。

嗡~

一道黑色的光芒直接從坑洞內衝上上天空。

「!」

在外面等候的西琳、夏苒苒兩人看着那直衝雲霄的光柱嚇了一跳。

奧菲斯微微抬起頭。

靜靜的看着面前的光柱。

在高空,漆黑的漩渦在空間形成,扭曲了空間。

「吼——!!」

龍吟聲響徹天際。

一道極為恐怖的壓迫感在頃刻間傳遍了整個世界!

一種名為終焉的法則,悄然無息的匯聚在了那道漆黑的虛影上。

下發,西琳只感覺胸口一痛,單膝跪地,不敢置信的看着天空:「核心?!」

在西琳體內,空律核心、征服和靜謐的寶石都在發出著劇烈的預警。

無不在警告她,天上的那個怪物可以輕易的撕碎她!

「!」

瞬間,在炎國的八個方位,八個不同顏色的瞳孔睜開。

大不列顛、天堂、阿斯加德等,所有的地方的隱藏大佬都睜開了眼睛。

但這道令人極為不詳的壓迫感來的快,去的也快。

剎那間便消失了。

漆黑的羽翼從天空滑落。

一隻百米巨大的終焉之羽緩緩降落。

漆黑的外表,藍色的花紋,一切都那麼不詳。

沒有言語,阿庫諾洛基亞化作一道漆黑的光芒朝着凌淵的左手手臂飛去。

在瞬間,整個手臂就紋上了一層紋身。

凌淵看着左手的黑色紋身面露怪異。

這個時候是該慶幸自己是孤兒呢?還是不該呢?

至少,帶着紋身回去不會被罵。

可是話又說回來了,他有了終焉之羽,又有貝拉。

他到底該騎誰呢。

「算了,還是貝拉吧,誰讓貝貝龍是妹子呢。」

打定主意后,凌淵轉過身

就看到其他人都一臉懵逼的看着他。

「你們這麼看着我幹嘛?」凌淵好奇的問道。

「凌淵哥,你的手……」

夏苒苒一把跑過來,當即握住凌淵的左手,眼淚不爭氣的流了下來。

「凌淵哥你放心,我現在就帶你去梵蒂岡,教皇叔叔一定能幫你解開詛咒!」

凌淵:「???」

詛咒,什麼詛咒?

「別哭了,那不是詛咒,是我新的契約獸而已,你仔細感應一下,是不是契約銘刻。」凌淵輕輕將苒苒的眼淚拭去,將手遞到了夏苒苒前方,笑道。

苒苒小臉一呆:「契約獸?」

那種恐怖的怪物竟然是凌淵哥的契約獸? 劉毅當然能聽明白軍務股股長的話,他差點就直接選了第一條穩妥的出路。

但就在話出口前的一瞬間,他腦中響起了軍務股股長剛剛說的一句話:「甚至,會被特種部隊選中。」

被特種部隊選中!

劉毅的心尖兒,顫了一下。

同時,眼前似乎看到了一隻手,一隻轟隆聲中,緊貼在玻璃上,豎起兩根指頭的手……

兩年之約!

就算年底轉了士官,又能怎麼樣。

一營訓練強度再強,也脫離不了普通部隊的範疇。

別說跟特種部隊比,就連野戰部隊的尖刀連偵察連都比不上。

那樣,就註定無法完成與高梅的約定了……

想著高梅篝火旁說出打賭時,那期待中帶著些許羞澀的眼神……,劉毅下意識的說出一句:「我去參加集訓。」

「啥?」軍務股股長覺得自己好像聽錯了。

「我去參加集訓!」劉毅下定了決心,聲音陡然洪亮了起來。

大老爺們的,總不能失信於女人不是!

「你,你確定!」軍務股股長這回聽清了,不過看劉毅的目光,完全就像是在看傻子。

「我確定,我想去參加集訓!」劉毅語氣堅定的再次重複自己的選擇。

「你想清楚了,做出選擇,就沒法後悔了!」

「不後悔,我要成為一名真正的軍人!」劉毅回答的擲地有聲。

軍中盛傳一種說法,義務兵只是進義務罷了,短暫的服役期,根本學不到多少真正的戰陣知識。

只有轉為士官,才能算作職業軍人。

而特種兵,是軍人中的軍人,真正為戰爭而生的人!

同時劉毅也清楚,自己只有進了特種部隊,接受最全面最嚴苛的訓練,甚至接受實戰的洗禮,才有機會在兩年之內,超過高梅!

「行……行吧。」軍務股股長嘆了口氣,團長交代了,只能適當的引導,不能強迫劉毅做出選擇。

他不知道眼前這個腦袋發軸的新兵,到底是什麼來頭,居然能走進「穆老弗」的法眼。

想留直接說就行嘛,幹嘛還費力扒拉的拐著彎兒。

再說了,集訓隊是一個新兵能混明白的地方,折騰一圈,還不是得繞回來。

剛好還能殺殺身上的傲氣。

人可以自信,但不能好高騖遠!

隱下心中的腹誹,軍務股股長面色平靜的打開身前的抽屜,從裡面拿出張已經蓋好公章的介紹信。

翻到背面,指著上面列印好的一段話說:「在下面照著抄一遍,然後簽上自己的名字,還有日期。」

「是!」劉毅應了一聲,接過軍務股股長遞過來的筆,眼睛看向紙上列印的那段話。

「本人_____,自願進入XX軍特訓營,並了解特訓營之性質。願意承受高強度訓練下,一切可能發生之意外……」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