幕僚點着頭:「前些天下了一場雨,卑職也注意了一下,用那叫水泥修的路,一點都沒泥濘,西涼官道要都修成這樣,不僅能提高行軍速度,還能方便百姓通行。」

Home - 未分類 - 幕僚點着頭:「前些天下了一場雨,卑職也注意了一下,用那叫水泥修的路,一點都沒泥濘,西涼官道要都修成這樣,不僅能提高行軍速度,還能方便百姓通行。」

一想到每次下雨過後,路面都會變得泥濘,不僅行走艱難,還廢鞋子得很。

洪鐘嘆了口氣,哪怕他心向著魏大人,也不得不承認,蕭燁陽的到來改善了西涼好些問題。

……

對於邊軍的掌控,蕭燁陽下了很大的功夫,為了探查邊軍將領背後的勢力和忠誠度,他手中大部分錦翎衛和暗衛都被用到這上頭。

建州衛的將領,在沈京兵的帶領下,好逸惡勞,貪污享受,帶領的將士毫無軍紀軍容可言,廢了蕭燁陽很大的力氣,才將這不良風氣給改了過來。

新屯衛這邊的情況要好一些,但也僅僅是好上一點罷了。

看着瘦弱不堪的將士,蕭燁陽讓得福去將洪鐘找了過來。

「蕭大人,你找我有何事?」

蕭燁陽看着神色恭敬的洪鐘:「你比沈京兵聰明!」

洪鐘被這突如其來的誇獎弄得有些莫名。

蕭燁陽翻看着邊軍軍糧領取記錄,慢悠悠的繼續道:「就算投靠了他人,命也是自己的,為了別人把命丟了,這種人死有餘辜。」

洪鐘心裏發緊,蕭燁陽這是在敲打自己?

「蕭大人,你有何事儘管吩咐?」

只求別再說這種似似而非的話嚇他了。

看到洪鐘眼中的懼色,蕭燁陽皺眉搖了搖頭,這樣的人竟管理著一個衛所,若西遼人真的打進來,他能帶領將士禦敵?

「我看了一下這幾年新屯衛給邊軍的糧食記錄,你是沒一年給夠了的啊!」

洪鐘張嘴就想說新屯衛收成不行,可惜蕭燁陽沒給他這個機會。

「別和我說收成不行,新屯衛地理環境比甘州衛、金威衛好多了,有草原、有平原,土地資源在西涼九衛中算是好的了,這樣你都交不夠軍糧,你這指揮使乾脆也別當了。」

洪鐘並不是有大本事的人,他能坐到指揮使的位置,主要是因為聽魏鴻才的話,為人還有點膽小,聽蕭燁陽這麼一說,急得額頭都冒汗了。

新屯衛的糧食收成是不少,可除去他扣下的一小部分,其他絕大部分都被送去魏家了。

蕭燁陽冷臉看着洪鐘:「馬上就要秋收,今年你要再給不夠邊軍糧食,我會親自給皇上上摺子的。」

看着洪鐘神色恍惚、臉色發白的離開,站一旁當衛兵的稻花走到了蕭燁陽身邊,搖頭道:「這樣的人竟是正三品官員,西涼都指揮使司怎麼選人的呀?」

蕭燁陽嘆道:「魏鴻才任人唯親,洪鐘雖沒什麼能力,但甚至聽話。」說着,拉着稻花坐下。

「王師爺聯繫了幾個新屯衛的官員,等會兒我要去露個面,不好帶着你,你就呆在帳篷里別亂跑。」

稻花知道蕭燁陽應該是去拉攏新屯衛官員,她是不好一起:「嗯,我知道。」

蕭燁陽:「對了,京城來信了,大哥,還有二妹夫、三妹夫都願意來西涼。等將新屯衛這邊的事安排好了,我們就回甘州衛。」

顏文修會來稻花不意外,她有些詫異顏怡歡、顏怡雙的丈夫也來了:「你打算怎麼安排他們?」

蕭燁陽沉默了一下:「金威衛、建州衛、新屯衛接壤西遼,衛所關乎著邊軍的糧餉供應,這三個衛所是必須在我掌控之中的。」

「建州衛有元軒了,二妹夫、三妹夫,我打算安排到金威衛和蘭武衛去,至於大哥,我想讓他留在新屯衛這邊。」

稻花有些遲疑,新屯衛的指揮使可是魏鴻才的人,大哥留在這裏,她有些擔心他的安危。

沒有隱瞞,稻花直接想心裏的想法說了出來。

蕭燁陽也說了自己的想法:「就是因為新屯衛還不在我掌控中,我才想讓大哥呆在這邊的。危險是有,不過功勞也大。」

「這事我會和大哥商量的,他要是願意留下來,我會留些暗衛保護他的。」

稻花點了點頭:「那等大哥來了,你和他好好說說。」

……

蕭燁陽將新屯衛這邊的事務那邊,時間已進入了八月。

中秋前一天,蕭燁陽和稻花才回到了甘州城。

中秋節,稻花請了董家、蘇家、李家人來蕭府賞月,等將人送走後,就一臉疲憊的躺在了船上。

蕭燁陽見她沒精神,心疼道:「可是累著了?」

稻花搖頭:「也不知怎麼回事,最近老是睏乏得很。」

蕭燁陽面露自責:「肯定是前段時間跟着我東奔西跑累到了。」

稻花覺得也是這個原因,洗漱完后就很快睡著了。

原以為休息幾天,就會緩和過來了,可一直到九月,稻花還是神色懨懨的,白天也沒什麼精神。

古堅注意到徒弟的情況,將蕭燁陽拉到一旁好一通罵。

蕭燁陽有些委屈,這段時間看到稻花沒精神,他也心疼,晚上都安安分分的在睡覺,一點沒折騰。

「丫頭,你別只顧着我們,也好好給自己補補,我瞧着你都瘦了。」

見稻花端著剛熬好的牛乳奶茶過來,古堅就忍不住說了一句。

稻花一愣,摸了摸臉頰:「我瘦了?」她這段時間食量明顯比以前大了很多好不好。

蕭燁陽聽着舅老爺瞎胡扯,嘴角抽了抽,稻花哪裏瘦了,明明胖了好不,晚上他給她按摩的時候,都感覺她腰上長了一圈的軟肉,手感好極了。

這時,穀雨走了進來:「姑娘,董少夫人來了。」

話落,劉曉曼就走了進來,身後的丫鬟提着兩個竹籃。

稻花笑着相迎:「嫂子來了。」

劉曉曼笑道:「我爹又給我送果子來了,之前我瞧着你愛吃,就想着給你送一些。」

稻花看着籃子裏的水果,道了謝,就拿起一個聞了聞:「這是綠橘,感覺好好吃的樣子。」說着,就剝了皮吃了起來。

劉曉曼見丫鬟竟將酸橘拿了過來,連忙想要阻止,可卻驚訝的發現,稻花一瓣一瓣吃的正香:「弟妹,不酸嗎?」

稻花搖頭:「不酸呀。」說着,還餵了蕭燁陽一瓣。

蕭燁陽含在嘴裏后,頓時酸得眼睛都眯了起來。

劉曉曼見了,打量了一下稻花,試探著問道:「弟妹,你懷孕了?」

這話一出,稻花、蕭燁陽、古堅紛紛瞪眼看向了劉曉曼。

推薦:

.reendafont-size:15px;color:#396dd4;padding:010px 抵達傅園。

傅南璟牽着雲舒下車,一路直達客廳。

客廳里,一個穿着黑色西裝的男人坐在那裏,聽到聲音,緩緩轉頭。

「二爺。」

愛侯森轉頭,看到兩人,笑了笑。

「好久不見了。」

傅南璟伸手,「好久不見。」

愛侯森是典型的英國人,金髮碧眼,眉目深邃。

雖然上了年紀,但氣質很好,透著一股子英倫紳士的風範。

「小乖,這是愛侯森,著名的婚紗設計師。」

傅南璟攬著雲舒的腰,介紹道。

愛侯森看向雲舒,「傅太太,久仰大名。」

雲舒笑了笑:「讓您久等了。」

愛侯森不在意:「先說正事吧。」

三人走到客廳里坐下,傅叔泡了一壺茶,又給雲舒端來了果汁,這才退開。

雲舒對婚紗的要求很高,好在愛侯森是專業的。

三言兩語說中了雲舒想要的款式,拿了尺寸,這才離開。

他一走,雲舒就坐不住了。

「傅叔,我的酸辣粉!」

「來了。」

傅叔知道雲舒最近愛吃這些東西,早早就準備好了。

雲舒起身,走到餐桌邊,熱騰騰的酸辣粉算上來,雲舒嘗了一口,覺得不夠。

「醋。」

傅叔將醋遞了過去。

雲舒在眾人詫異的目光中倒完了一整瓶醋,這才嘗了一口,味道不錯。

她呼啦啦的開始嗦粉,傅南璟越看,眉頭擰得越緊。

「不酸?」

加了那麼多醋,還不如直接喝醋。

雲舒搖頭:「不酸,好吃。」

她沖着傅南璟點頭:「你要不要嘗嘗?」

傅南璟搖頭:「算了,我不喜歡。」

他看着雲舒吃完了粉,意猶未盡的喝了湯,這才滿意的擦擦嘴角:「傅叔,晚上的糖醋排骨,多加醋。」

「哎,好好好,少夫人您說什麼都行。」

傅叔笑眯眯的。

這俗話說得好,酸兒辣女。

少夫人這麼愛吃酸,這肚子裏懷着的可能是小少爺。

那感情好,家裏正好缺個小少爺。

只不過,他還是更喜歡小小姐,要是和少夫人一樣,長得可可愛愛,粉粉嫩嫩的,那才是最好的。

他回廚房,吩咐廚師開始做晚餐。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