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不成,我給我妹妹買點東西都不成了嗎?還是說你看不起我,覺得我不配?」

Home - 未分類 - 「難不成,我給我妹妹買點東西都不成了嗎?還是說你看不起我,覺得我不配?」

論拌嘴,就沒有人能比得過元茶。

畢竟就她這張嘴曾經還不小心害的一個玻璃心舔狗忍辱負重跳樓自殺了。

李嬸知道她的好意,可她這收了不是就太虛偽了嗎?別人閑言碎語不就認為她是沖著茶茶這銀子去的。

「茶茶,你的好意,嬸子真的心領了……」

「嬸子,你要是這樣想的話,那我以後可不來你這裡,以後二丫喊我,我也不應了。」

二丫不懂事拽了拽娘親的衣角,單純道:

「娘,二丫喜歡茶茶姐姐,想當茶茶姐姐的妹妹,你答應茶茶姐姐好不好!」

元茶半蹲下來,輕捏了一下小丫頭軟乎乎的小臉,笑道:「茶茶姐姐也很喜歡二丫呢?」

李嬸看著這幕,實在不知道說什麼好,看著這個懂事的孩子,眼眶有些紅,如果是她女兒就好了。

那銀子李嬸最終還是收下了。

顧家,清清冷冷。

灰塵已經積了不少,因為顧家兄妹的這件事給潘金翠帶來幾乎是毀滅似的打擊,一病就起不來了。

女兒整日不敢出門,以淚洗面。

兒子也是關在房間,對於自己的所作所為感覺深深的懊悔自責。

元家夫婦倒是依舊不變,像往常那般往這邊跑的勤,各種好東西往這邊送,在顧長風跟前說盡了好話。

顧長風本來很氣憤的,但是這麼多天的洗腦也讓他漸漸放下了心結。

今天是最後的期限,如果沒有喂他喝下茶,那麼元茶之前所做的一切都將功虧一簣。在晉懷謙的印象中,蘇予衡從不將自己的真情實感展現給他人看,他在乎什麼不在乎什麼,沒人能猜中。

他一向潔身自好,從不和任何女人親近,他一直以為蘇予衡有情感潔癖,這輩子都不會碰女人,直到幾年前的某一天,他破天荒打電話給他,問他女人喜歡收什麼禮物,他才知道他終於有女人了。

在他逼問之下,蘇予衡輕描淡寫的和他解釋了對方的身份,他的心理醫生。

當年,晉懷謙並未多想,因……

《顧念不忘你》第四十六章相互傷害 「接受傳承,引導眾人才是你的使命!」

完全無視薇薇安的話,先知重重地說。

呆在坩堝旁通過水晶球窺視這邊的安格斯終於按耐不住走出屋子。

「那麼,先知的傳承又能教給她什麼呢?」

「安格斯大人。」先知恭敬地行禮,又挺直了腰板:「推演天命,引導未來……」

「這是您的預言嗎?」瓊熒忽然插話。

屋中眾人回神,齊齊看向說話的瓊熒。

「敢問先知,方才所言是您的預言嗎?」

先知定定地看着她:「自然。」

「那我們來賭一場吧。」瓊熒鎮定自若地起身,天水藍的眸子裏平靜淡漠如同天上之月。

「什麼?」

「您預言我將會成為引導眾人之人,對嗎?」

「是,你將成為引導眾人結束末世的光明女神!」先知毫不猶豫地說:「我敢以這雙眼睛做賭!」

「而在我的預言裏,我將永眠於黑暗,屍骨無存!」

瓊熒站直了身子,冷冷冰冰的將這句話砸下,眼中的冷漠逼得先知不得不後退一步。

滿室寂靜,不知過了多久,薇薇安才幹笑着開口:「作為魔法學院的學生來說,有這個覺悟是好的,但是……但是話不能亂說……」

雖然對於魔法學院大多數而言,永眠於黑暗便是他們的結局,可是……

但瓊熒的表情似乎又不像是賭氣說笑。

愛麗絲將頭埋得極低,努力降低着自己的存在感。

索菲亞公主也真是的,這種話怎麼可以亂說呢?

可是……

愛麗絲不受控制地白了臉,可是索菲亞公主的語氣又不像是在開玩笑。

聽她的語氣,倒像是在說自己真正的結局一般。

「我將在瓊花盛開的時候,葬身於黑暗侵蝕之地、拉魯火山之中。」瓊熒盯着先知的眼睛,小臉肅然不像是胡言。

「先知,敢不敢賭一把?兩年為限,若我輸了,便接受先知傳承。」瓊熒轉而又笑的一派溫婉。

先知呵的一聲笑了,因為擔憂而緊繃的身子緩緩放鬆。

「自然可以。」先知慢條斯理地說,覺著自己一定是贏定了!

兩年而已!

就算是學園實習上戰場,那也是三年級的事!

她怎麼可能跑到位於黑暗侵蝕之地中心的拉魯火山?

兩年!她一定不會有事!

「不過為了以後準備」先知不動聲色地提議:「我建議您……回到占星學院?」

「為了以後準備,我建議您……提早做出預言選擇真正的傳承者。」瓊熒好心提醒:「比如您身邊那位。」

被提到的愛麗絲心裏難堪極了。

這是什麼意思?分明是她的光明更純粹吧?為什麼……說的跟她只能成為一個替代品一樣呢?

又看了眼愛麗絲,校長搖了搖頭,輕聲嘆了口氣。

離開的時候,這位校長似乎蒼老了十歲,就連腰背也不如以往筆直。

「無論是出於什麼,我希望你會輸。」白鬍子校長天水色的眼中充滿憂傷。

「我會盡量。」瓊熒粲然一笑。

他們才出屋子,便聽見裏面傳來瓷杯破碎的聲音。

不舍地看了眼破碎的瓷器,瓊熒心中惋惜。

她還是蠻喜歡這一套茶具的……

「你的腦子裏是長了水晶球嗎?什麼都敢亂說!」薇薇安惡狠狠地罵。

死亡預言也是能亂做的嗎!

「說不定用不掉兩年呢?」

處在心疼中的瓊熒隨口說。

薇薇安怒氣更重:「信不信我撕爛你的嘴!」

回神的瓊熒討好地笑了笑:「我是說說不定用不掉兩年,先知就會意識到愛麗絲才是最適合的那個人。」

瓊熒捨去臉皮笑眯眯地說:「我這麼優秀自然只能待在魔法學院啦!」

輕咳一聲,安格斯打斷兩人間的針鋒相對。

「索菲亞如今不過是在覺醒時間上佔了優勢,論起光明的純粹程度,的確是那個女孩佔了上風。」安格斯中肯地說。

「依照先知進了水晶球的腦袋來看,兩年時間足夠他改變主意。」安格斯說:「我想他會認識到先知的傳承配不上索菲亞的。」

薇薇安磨了磨牙:「那要是他意識不到呢?」

「我們可以給他下點葯。」瓊熒很好心地提議。

「你閉嘴!」薇薇安扭臉對着她怒吼。

說完手中荊棘一閃,拉着她就往外拖:「走!去練練!」

「我的葯——」瓊熒悲號。

「永遠不要和一頭暴怒的母老虎討價還價。」安格斯看着被破壞的大門慢悠悠地說。

正在坩堝旁扒著監控看戲的零零爪子一抖差點掉進鍋里。

【大、大人別走!】

【零零……零零害怕咕……】

小糰子急的哇的一聲哭出來。

慢慢悠悠的回到坩堝旁,安格斯順手摸了摸小糰子的絨毛。

「唔,小心掉下去。」

【唔!】零零頓時撲到了安格斯懷裏往他那精緻的法袍上蹭眼淚。

這個小世界好嚇人嗚嗚嗚!

它要它家宿主!

「說來,你長得和蒲絨絨似乎不太像……」安格斯伸出兩隻手指,將小東西提到眼前仔細看了看。

零零激動地渾身絨毛炸起。

【都說了零零才不是蒲絨絨呢!】

「難道是變異種?」安格斯好奇的扒拉開它的揮動的爪子。

【你才變異種!你全家都是變異種!】零零氣呼呼地罵。

瓊熒:( ̄ー ̄)

罵的挺對的?

打發了愛麗絲,白鬍子校長滿腹惆悵。

餘光瞥了眼身邊默不作聲的先知,白鬍子校長又嘆了口氣:「我以為你不喜歡那個孩子。」

「誰?」

「索菲亞……」

先知不咸不淡地說:「任何人在我眼中都不及天上星辰。」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