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行,三喜,走,我陪你。」崔永年站了起來。 到了十月,星火二代的出貨量達到了680萬。

Home - 未分類 - 「哎,行,三喜,走,我陪你。」崔永年站了起來。 到了十月,星火二代的出貨量達到了680萬。

這原本是上一代需要大半年才能完成的。

現在僅僅用了三個月。

由此可見,這款產品實在是太成功了,比起國際大廠四星和蘋果,基本不差分毫。

而且,沈益這款手機在國外賣的是格外的貴,摺合人民幣4500左右。

比國內幾乎貴了一半。

這沒辦法,誰讓歐盟標準那麼高,變着法子的想限制他們呢。

反正北歐都比較富有,不在這裏多撈點錢,那還是人嗎?

想要在這裏撈錢還是需要自身有實力的,而星火二代的產品力很足,甚至比剛剛發佈的iPhone5和四星note2還要吸引人。

所以沈益在國外的版本,也需要提早的備下來了。

星火一代在這個月停產,最終銷量是一千二百八十萬,包含國內外的所有的版本。

這一款產品給沈益帶來了一百二十多億的毛利潤。

除去技術研發、員工工資以及佈局線下、開闢業務等等雜項,凈利潤僅僅四十億。

沈益錢花的很多,在線下自家開的店鋪,足足有2000多家。

而且他還在建康的郊區建了一個大型的手機代工廠。

預計月產量可以達到80萬台,而且建立了比較嚴格的質量標準,這就意味着星火手機的品控和質量將會更上一層樓。

所以以後他就不用再去和別的廠商一起擠訂單了,情況能夠有所緩和。

星火2青春版已經做了出來,再三取捨之後,成本價大概在600元左右,採用上一代旗艦處理器,1+8的內存足夠使用,其他配置比較拉,但依舊吊打同價位所有手機。

包括上一代的小米旗艦。

最終定價,定在1499,在這之前,國產手機的價格一般都是700元左右,都是電子垃圾的代名詞。

不過現在時代變了。

星火、魅族、小米等國產手機崛起,這個局面已經改變。

屬於國產手機的時代即將到來。

星火二代青春版,賣出去利潤雖少,但蚊子再小也是肉啊。

上一款手機是公模,所以不存在浪不浪費,星火二代是獨自開模,所以多弄一個外觀類似的,也不算損失。

不過要開售還是需要等兩個月,還在測試屏幕有沒有問題,幾百個員工都是人手一台的。

如果屏幕出現了大規模的問題,那這款手機也沒有必要上市了,影響聲譽還浪費資源。

幸運的是,經過測試,這款手機還真的沒有啥問題。

那麼多員工使用的場景,還是非常多的,他們也能夠判斷出來是否有問題,所以就可以放心生產了。

星火的實體店,基本上都可以現貨,這就讓很多消費者喜歡。

不過仔細看一下,星火的實體店裏面能夠賣的東西還是太少了,除了兩台手機就是天目的行車記錄儀、充電寶、路由器以及官方的數據線。

作為一家賣手機的線下店,這些是遠遠不夠的。

所以這個店需要一些新東西了。

多幾台手機或者平板沒有什麼問題。

目前沈益的精品戰略很成功,但是他逐漸發現這個戰略並不能完全包攬這個時代。

像蘋果,它雖然單機銷量很高,但。他忽視了很多買不起的人。

蘋果公司的宗旨就是多賺錢,這一點從哪裏都能看得出來,一個手機殼他們能夠賣200。

而且一個Airpods耳機的利潤,居然能夠抵得上一個小米公司了。

這可真是夠嚇人的。

沈益可沒有他們那麼好的命,他的利潤比蘋果公司低的多。

所以低端機型他也不會放過。

這樣有成功的先例。

四星和夏為,基本上都是玩機海戰術的,也就是出很多手機,甩給經銷商的手機也非常多。

這就造成了出貨量非常多,但積壓在線下實體店的現象。

而且他們受眾非常廣,從幾百塊錢到5,000塊錢,總有一款用戶適合的。

沈益也沒有現金流夠他們這樣玩的,所以半精品半機海的戰略。

也就是在每一個價位的手機,都是精品。

今年的計劃要做的就只有二代的青春版,其他的需要明年才能再開始佈局。

不過眼下還可以做一樣東西——平板電腦。

平板這種東西做起來是比較容易的,尤其是只能連接wifi的版本,到哪裏都可以使用。

而且沒有3G的版本,成本能夠大大的縮減。

儘管大多數人都只用平板當做看電視、聽音樂玩遊戲的,但不可否認,這依然是一項比較賺錢的電子產品。

平板,提上日程!

平板使用的系統也要開發出來,說起來是開發,但Myos就能直接改一下屏幕比例,然後直接用。

因為關窈前不久已經懷孕,工作的時間不宜過多,所以空下來的職位,已經被張順替代。

張順資歷是比較老的,從他開發諸神之戰這款遊戲的時候,張順就已經在這裏做技術了。

這麼長時間下來,他的位置說高也不高,說低也不低。

沈益早就把他當做Myos部門的二把手培養了。

現在他接了關窈的這個工作崗位,能夠立刻上手。

如果沒有什麼意外的話,關窈到時候回來之後,會被沈益任命到財務部當老大。

現在的她,無論到哪個公司卻都能當上高管。

畢竟當過Myos的總負責人,擁有帶領團隊開發、優化一個手機操作系統的經驗。

雖然學歷低了點,但是工作經驗擺在那兒呢。

不過她可不會去其他的公司。

對於馬克湯姆,沈益也有了安排,他直接花了80億,收購了遠在美利堅的「星火」。

這兩年遊戲空間發展的不錯,能掙的錢是越來越多了,市場份額已經佔據了35%以上。

這只是在美利堅。

在其他的國家,這個遊戲平台佔據的份額更加的多。

所以年利潤提升的非常快。

沈益花了80億,根本就是在套娃。

因為這個公司除了沈益和馬克湯姆,就沒有其他的股東了。

馬克湯姆是自己人,所以相當於是沈益把這筆錢直接給了他。

然後他再投入用來研究其他的高新產業。 林淑梅想到一頭野牛可以換好多錢,立刻扯開笑臉看向端著一碗白米飯從廚房走出來的婆婆:

「媽,山豬野牛你放哪裏了?交給我你大可放心,我一定幫你賣個好價錢!」

沈玲玉看都懶得看她一眼,面無表情地從她身旁走過,坐到了小孫女身旁的空位上。

天都黑了,林淑梅在娘家連晚飯都沒有吃就趕回來了,看到婆婆動筷吃飯,忍不住咽了咽口水,一扭身就跑進了二房家的廚房。

盛好一大碗米飯出來,她又笑嘻嘻地坐到了婆婆身旁的椅子上,一邊大口吃肉,一邊笑着詢問依舊冷著臉的婆婆:

「媽山豬野牛呢?清明過後,天氣一天比一天熱,這肉留不了!」

沈玲玉充耳不聞,哼都懶得跟她哼一聲。

對面的程大爺看到這林淑梅,睜著醉醺醺的老眼睛看了她兩秒鐘,指着她含糊不清地罵了幾句。

林淑梅沒聽清他罵什麼。

不過,按照這老東西平日對自己的態度,不用聽她也能猜到,肯定不是什麼好話!

她憤憤地回瞪了他一眼,邊夾菜,邊笑嘻嘻地看着一旁的婆婆,正想繼續詢問山豬野牛的下落,坐在大爺爺身旁的二兒子搶先開口了。

他疑惑地看着自己的母親,「媽,大爺爺問你,那天你為什麼不去找人救小八?」

「快吃飯!吃飯都堵不住你的嘴巴!」林淑梅臉皮不是一般的厚,聽到兒子的質問,夾菜的動作頓都不頓一下,迅速夾起一塊牛肉塞進嘴裏。

程嘉沁心裏藏不住事,有什麼說什麼,看到母親不但不回答問題,還夾牛肉吃,又小聲的說道:「大爺爺說了,野牛是小八的哥哥妹妹打的,媽不救小八,不準吃肉……」

聞言,林淑梅險些噎住。

下一秒,就聽到廖春蘭這女人「撲哧」一聲笑出聲來,林淑梅氣得肝臟都疼,還沒來得及瞪這女人,這女人的窩囊男人就開口了。

「大嫂,山豬野牛陳三他們拉去鎮上賣了,大嫂想要用山豬野牛換錢,只能自己上山打了。」程建國也喝了點酒,笑呵呵地笑道。

聽到山豬野牛都被外人拉走了,林淑梅瞬間炸了,「媽你怎麼胳膊往外拐啊,陳三是誰啊,這百花村誰不知到他賣豬肉缺斤少兩……」

「缺斤少兩總比打水漂強。」廖春蘭隔三差五就有牛肉豬肉進肚,吃了一碗米飯就飽了,看到小木床上的小兒子醒了,便停下筷子,抱起小兒子,一邊給小兒子母乳,一邊懟這林淑梅。

陳三的老婆不是別人,正是這廖春蘭的二姐。

自家姐夫被人污衊,廖春蘭自然是要護著的。

只可惜,她碰到的是林淑梅這樣的對手。

她一吭聲,林淑梅一雙三角眼立刻瞪了過去:「騷貨,我們家的事情,什麼時候輪到你吭聲了?」

被這女人罵,也不是一兩回了。

換做平日,她罵她騷,她索性騷給她看。

今日,她男人不在,估計騷了也沒有什麼效果。

廖春蘭抬眼瞥了她一眼,直接背過身,繼續給小兒子母乳。

哪料,這林淑梅卻不肯罷休。。 梵天城很大,因著修仙者的到來,凡人也開始用靈石結算。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