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是柳家醫館,柳開宏說了算。

Home - 未分類 - 這裡是柳家醫館,柳開宏說了算。

「蔓蔓說,她要當你的助手。」

再兇猛的男人都抵不過女兒的小撒嬌。

楚塵並沒有什麼異議。

甚至對他來說,柳蔓蔓當助手比柳開宏好,畢竟,以柳蔓蔓的身材顏值,坐在身邊也是一道亮麗的風景線,而柳開宏……古藤老樹昏鴉。

桌面上還擺放著一疊厚厚的物品,柳開宏試探問一句,楚塵回答,是給柳芊芊帶來的禮物。

給芊芊的禮物。

柳開宏憂心忡忡地看著楚塵提著禮物走出茶間……

幸好楚塵的實力強大。

不然的話,柳開宏都不知道楚塵能不能活著離開柳家莊園,這份禮物,太沉重了。

涼亭內,楚塵剛剛出現在柳芊芊的視線範圍,柳芊芊就一下子跳了起來,「楚塵來了。」

「矜持。」柳蔓蔓提醒。

柳芊芊將內心的興奮按捺下去,重新坐了下來。

柳如雁似乎算到了楚塵的到來,房門打開,從裡面走出。

看一眼楚塵,下意識觸摸一下自己的腰帶。

今天束得很緊。

古典服飾,秀髮柔和,神態恬靜,迷人萬分,腰帶一束,凹凸有致的身材盡顯無遺。

看見楚塵的第一時間,柳如雁的神色詫異,「你……是武道宗師了?」

話語一落,柳家姐妹同時驚呼。

武道宗師?

兩道目光集中在楚塵的身上。

她們都是出生武者世家,明白武道宗師意味著什麼。

成為武道宗師,那意味著有資格開山立派,成為一代宗師。

可楚塵……居然也是武道宗師了?

我連先天都還沒到……柳芊芊突然間有點自卑。

人與人的差距,怎麼可以這麼大。

幸好,今晚還有禮物可以療傷。

柳芊芊已經注意到楚塵手中提著的袋子了,雖然袋子是普通的袋子,但是絲毫不影響柳芊芊對楚塵手中這份禮物的期待。

「這幾天辛苦芊芊了。」楚塵走進了涼亭,有些慚愧,「為了貼身保護宋顏,荒廢了自己的學業,影響了對毒術的探究。」

「沒關係,習題以後可以慢慢做。」柳芊芊當即客氣地說道,「最主要是顏姐姐的安全。」

二女的關係倒還挺融洽。

在幾道目光的注視下,楚塵伸手進袋子裡面,拿出了一份厚厚的習題。

幾個大字,格外耀眼。

五年高考,三年模擬。

化學卷。

涼亭內,一陣死寂。

柳芊芊發出了尖叫聲音,張牙舞爪,朝著楚塵撲出去,「老娘跟你拼了!」

楚塵連忙躲開,「這可是我的一番心意。」

「我呸!」柳芊芊要跟楚塵不死不休的姿態。

這就是她期盼已久的大禮啊!

一旁,柳蔓蔓看著兩人,忍俊不禁。

最終還是柳如雁開口阻止了暴走的柳芊芊。

「這份習題挺好的,芊芊,我給你一個月時間,將這份習題做好。」柳如雁開口。

柳芊芊氣得渾身哆嗦。

要不是姑姑在,她早就拒收楚塵的這份禮物。

可楚塵偏偏當著姑姑的面送了。

他肯定是故意的!

柳芊芊在這一刻立下了自己這輩子最宏大的目標……毒倒楚塵!

「回我房間,我有話跟你說。」柳如雁朝著楚塵開口,率先轉身。

楚塵朝著柳芊芊比劃一個手勢,「加油!好好做題,下次……」

「沒有下次!」柳芊芊黑著臉,「我就算將這份試卷生吞活啃,也不會再接受你的禮物。」

看著楚塵離開涼亭后,柳芊芊氣呼呼地坐下去。

「試卷還挺新的。」柳蔓蔓坐下來,拆開了試卷包裝。

柳芊芊感覺頭大,「姐姐,這麼厚的一份試卷,一個月怎麼寫得完……我這次被楚塵坑死了。」

柳蔓蔓隨手一翻,「題目倒是挺多,各種題材齊全,不愧是赫赫有名的高考模擬題……咦。」

柳蔓蔓發現試卷里居然還夾著幾張紙。

「這是什麼?」柳蔓蔓好奇地將紙張拿起來,「毒王心經上部。」

柳芊芊一下子跳起來,「毒王心經?」

柳芊芊如獲至寶,從柳蔓蔓的手中接過了這幾張紙。

紙張很新,上面的內容應該是剛寫上去沒多久。

可柳芊芊仔細地觀察一會,眸子熾熱發光。

已經失傳了的毒王心經,居然在這份化學高考模擬試卷上出現了。

雖然僅僅是上部!

對於每一個用毒的人,毒王心經,價值連城,千金不換。

「看來,你又被楚塵戲弄了一次。」柳蔓蔓笑著說道,「這才是楚塵真正給你的禮物,剛才是逗你呢。」

柳芊芊哼哼了一聲。

「等我將毒王心經融會貫通,他就知道錯了。」

柳芊芊頓了一下,突然間滿懷期待,「姐姐。你說楚塵會不會還有毒王心經的下部?」

柳蔓蔓看了她一眼,「你想將這份試卷生吞活啃嗎?」

我沒有說過……柳芊芊打死也不承認。

「不就是一份模擬試卷,還要一個星期嗎?十天我就解決它!」柳芊芊滿懷鬥志,她要將更多的時間放在毒王心經上。

柳芊芊甚至覺得涼亭的環境太好了,影響她認真做題,趕緊帶上試卷就走回了自己的房間。

聖女的房間內。

楚塵剛一進來,就看見了柔軟的床榻上,整齊有致地擺放著,一張紫色面具,一套黑色夜行衣,一條黑色腰帶,一把匕首,一對蠟燭……

最後那件物品是楚塵自行腦補的。

雖然沒有蠟燭,可眼前這幅畫面,確實給楚塵一種面對女王的既視感。

柳姐姐攤牌了。

她將這些擺出來,就是告訴楚塵,她,就是大盜火燕。

這就突然了。

楚塵雖然早就知道柳如雁的這重身份,可雙方都心照不宣,從來不提。

「柳姐姐……」半晌,楚塵喉結輕蠕,看著柳如雁,「你要換上這身衣服嗎?」

柳如雁反問,眯笑看著楚塵,「你想不想看?」

啊這……

楚塵對比一下,搖搖頭,「那倒不必,柳姐姐穿什麼衣服都是那麼的好看。」 回到沈瑜屋內,許願又將他放在床上,把衣裳扯下時,看到了上面的傷口。

被那紫電劈一下,恐怕半條命都快沒了,沈瑜還能堅持走回來。

不過說來也奇怪,沈瑜如今三天兩頭便被江熠責罰,而且都是一點小事,便受這麼重的傷,上次被靈鞭打傷的地方好不容易癒合,這才沒多久,又是紫電。

若是江熠真的下狠手,將沈瑜抽一頓,他恐怕下半輩子,都要丟半條命。

「沈瑜,你這是得罪師尊了嗎?」

許願在替沈瑜上藥時,也忍不住詢問一句。

畢竟江熠對其他的弟子,還算和藹,只有沈瑜是例外。

許願雖說也被江熠責罰過,卻從來沒有沈瑜這般嚴重。

「我不知道。」沈瑜強忍著痛意,讓許願替自己上藥。

其實沈瑜自己都想不明白,到底什麼地方得罪江熠。

他也有處處小心,盡量不要惹怒江熠,可江熠會挑錯,而且不會給沈瑜辯解的機會,莫不是他跟江熠是仇家?

「你在雲遊派受罪,不如離開,這樣下去,你都要搭在師尊身上了。」

許願這麼說,其實心中也是有私心。

他就是認為江熠對沈瑜太過關注,反而會嫉妒。

若是沈瑜走了,指不定江熠的心思,就落在他身上。

「不,我不會離開雲遊派。」

雖說江熠時不時對他動手,可是在沈瑜修鍊時,卻從未打擾。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