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曼茹聽了瞟了一眼牛亮又道「好!……剩下的幾百等我們回來又給你們吧!牛亮!現在我們可以放心的走了吧!」。

Home - 未分類 - 張曼茹聽了瞟了一眼牛亮又道「好!……剩下的幾百等我們回來又給你們吧!牛亮!現在我們可以放心的走了吧!」。

牛亮一邊聽著張曼茹的話,一邊無奈的點了點頭,張曼茹花那麼大心思,用錢請人來看貴賓間門,只為了要和自己一起出去,不會吧!有錢這麼任性嗎?

「牛亮!你愣著幹嘛!我們走啊!」張曼茹看著傻楞著的牛亮道。

「走!……走去那裡啊?」牛亮反問牛亮道。

張曼茹一聽牛亮的話,瞪著牛亮道「牛亮,你……呵呵!你剛才想去那裡就去那裡吧!我和你一起去,你一個人去,我不放心啊!」。

張曼茹本來是想發脾氣,但隨即改變了語氣呵呵笑道。

遇到這種女孩子,真不知道是幸運,還是不幸運,只要是她想做到的事,她會不顧一切的去做,這一點牛亮早是知道。

牛亮見曼茹改變語氣,摸了摸肚子道「美女啊!到達我們要去的目的地還要多久呢?」。

張曼茹聽了呵呵笑道「早呢?現在我們做了兩天兩夜,在坐兩天兩夜就差不多到了唄!」。

「啊!還要兩天兩夜啊!哎!……我認命了!」牛亮說完話,跨步走去。

我靠!前路茫茫啊?

還不知道要發生多少事啊?

什麼事都不怕,就怕沒有飯吃啊?

張曼茹一見牛亮走了,腳步緊跟著牛亮,也不知道牛亮這傢伙想幹嘛?見牛亮神色猶豫,好像在想什麼心事,也不敢多問!

張曼茹見剛才牛亮摸肚子那一瞬間,明白牛亮肯定是餓壞了,一個大男人,兩天沒有吃飯,只吃水果,是不習慣吧!

曼茹尋思著,這傢伙拿了錢,看來是想去買吃的去,可是吃的東西不敢買呀!怕雌雄雙煞下毒啊?

就不知道這傢伙會用什麼辦法,反正自己一下是想不出什麼辦法來著。

牛亮穿過幾節車間,都在吃東西,什麼快餐呀!米線啊?雞腿啊!鴨頭啊!什麼……什麼水果,零食的,吃得香噴噴的,口水忍不住下咽!頓感飢腸轆轆!

牛亮走著走著,恨死自己了,一個大活人,怎麼能讓尿閉死呢?

是自己太笨,還是自己智慧有限啊!

別人可以弄到東西吃,自己卻不能!

牛亮恨自己啊!

。 一夜忽如春風來,千樹萬樹梨花開。

截止當夜五點鐘,《一路向北》已經是以著絕對的優勢佔領了首座。

鄧君華都驚呆了,並不是因為陌生於「江睿」這個名字,而是感慨於一個新人竟然能作出如此悲傷的曲子。

早在《一路向北》超過他的第一時間他就聽了這首歌了,簡直要被裡面的聲色與悲傷給折服。

「長江後浪推前浪,這個江睿真的很厲害,這首歌是屬於會留下來的那一種聲音。」

「其實他早在發第一首歌的時候我就有注意到他的,他的音域很廣,是個好苗子,後面一首《煙花易冷》也是特別好……難怪,難怪他這麼久沒發歌了,原來是在精心準備這一首,是個前途無量的年輕人。」

鄧君華坐在自己的卧室里儘力維繫著自己的笑容,雖然在這個浮躁的年代還能夠看到這般用心做音樂的年輕人還是挺開心的。

但人不為己,天誅地滅。

他還是有點小難過的——他才第一了不到一個半小時。

可稍微一想想自己這歌才準備了不過一個月,江睿這個少年已經沉寂半年,只為磨這一首,心情也不由得平復了不少……

然而這個時候身兼助理的親妹妹鄧穎卻是猛的來了一句刺心窩的話,

「哥,江睿最近在忙著拍戲的。」

噗嗤——

恍然間聽到插刀的聲音,鄧穎表情一震,神色緊張道,

「哥,你怎麼了?」

「我沒事。」

鄧君華滿頭的大汗,最後抹了一把臉,想罵人但又罵不出口,只能溫柔的點醒妹妹

——你這麼說很不給我面子的!

「小穎,不會說話你就少說點,這歌你細品,它像是粗糙之作嘛,哪怕就是在拍戲,這肯定也是通宵達旦的嘔心瀝血之作。」

但鄧穎壓根沒意識到說話的哲學,反而是堅定的搖搖頭,據理力爭道,「我真沒騙你啊,哥,江睿不但在拍戲,他還是導演呢,可忙了呢,這首歌估計也就是抽空寫寫的而已。」

「你怎麼知道的?」鄧君華黑著臉問。

「我是他官方粉絲群的頭號管理員啊,哥,我好喜歡他的,嘻嘻,他好好看,而且超級有才華的。」

噗嗤噗嗤——

心頭像是在流血,鄧君華閉眼深吸一口氣,對著妹妹抬手又放,放了又抬,最後語重心長的幽幽說,

「小穎啊,你不是一直想出去旅遊嗎?」

「對啊對啊。」

「好,哥答應你,明天送你去非洲。」

「太棒了,哥哥~」

「……」

……

……

實際《一路向北》這首歌雖不至於震動整個華語圈,但也足以成為短期內音樂天空的絢爛煙花了。

這煙花越來越烈,越來越香,就像是一朵含苞待放的曇花,一經盛開,花香滿堂。

各大視頻平台半夜陡然劇增出好多路人翻唱的版本,有抒情版的,有歡慶般的,有逗比般的,比比皆是。

而更讓人震驚的是,音樂盛典裡頭的評論區幾乎都快被《一路向北》這首歌給刷爆了。

「太好聽了,我先哭為敬。」

「聽了這個,沒有駕照的我表示想開車……」

「別啊兄弟,交警就在前面轉角等著你。」

「原來深夜聽歌是真的會哭的。」

「看了MV,那個是《頭文字D》的預告片嘛?江睿也太不走心了!」

「支持,不說別的,就沖這首歌我肯定去電影院看電影,江睿您滿意了嗎?」

「女朋友剛和我分手,我很愛她,剛好江睿出了這首歌,我去租了一輛車,讓女朋友聽著歌看著我看車,兄弟們你們猜猜結局怎麼樣?」

「別想了,你沒有女朋友。」

「盲猜是個同性戀。」

「人估計現在雙雙落網在警察局寫保證書吧?」

「哈哈哈哈哈,本來想哭的,看評論看得我笑了~」

「兄弟們,把悲傷打在公屏上!」

「悲傷!」

「悲傷!」

「悲傷!」

……

然而就在網路塵埃四起之際,作為發源人的江睿卻是在呼呼大睡。

今夜,無案牘之勞形,無秋萌之亂心,睡得可香了。

江睿本來是打算一覺睡到開工的時候,但這番美夢總不能得逞,才八點多,門鈴就開始響個不停了。

「要不是鍾秋萌,我一定拿刀砍死這個人。」

迷迷糊糊的罵了一句,江睿起來開門。

結果打開門一看,趙賀這傢伙竟然是西裝筆挺的站在門外了,關鍵房間外面還有一大堆記者媒體和扛著火箭筒似的攝像機一骨碌的杵在門外。

這他么什麼架勢?

江睿猛然一愕,最後還是趙賀為了顧及江睿體面,趕緊勸一眾媒體先別拍,給江睿一些準備時間,這才把門先關上,熱情的摟住江睿道,

「江睿啊,你小子的確是有出息,音樂盛典他娘的竟然都能拿第一,我了解你,我知道你是為了宣傳,所以我昨兒就以我的名義發了微博,說『我與江睿的電影《頭文字D》會在年末與觀眾見面,感謝大家支持』,別人罵我蹭熱度我都不鳥他,咱們都是為了電影的,所以哥哥今兒把媒體都找來了,你趕緊收拾收拾,等會咱們兩個接受採訪一下,趁機大肆宣傳一下,就這樣,趕緊的。」

說著,

趙賀還gay里gay氣的捏了捏江睿的胸,然後便打開門應付媒體去了。

他是真的高興,雖說音樂界和電影界大概率是掛不上勾的,但江睿這麼一波驚人耳目,可別說音樂界了,幾乎全國人民都知道《一路向北》就是《頭文字D》的宣傳曲了,這還何愁宣傳吶?

反而江睿這裡是一頭霧水……

他是真沒想到傑倫的《一路向北》竟然會直接大刀闊斧的拿第一,而且本來也就是沖著拿個前十湊湊曝光度去的……

但拿了第一也是好事,是值得開心的事,這麼想著,江睿就去整理衣服去了,等會媒體大概率是要在房間里採訪的。

如果沒看錯的話,裡頭好幾家都是當今華夏主流的媒體記者。

什麼叫做主流呢,其意味的就不再是小打小鬧得那種專登八卦的媒體或者周刊了,反而是那些流量基本上億的大平台,這些平台對於宣傳大有益處,所以江睿也會認真對待。

不過江睿還是細心的,在開門之前,還是細心的把秋萌的小內褲和大內衣給疊了個整整齊齊,免得一會兒被拍到了那就尷尬了……

採訪是從八點一直持續到十點左右,足足兩個鐘頭,江睿幾乎都把《頭文字D》的提及次數提到滿格了,主流的媒體也比較客氣,並沒有問及太多江睿隱私方面的問題,頂多就是問問江睿拿了音樂盛典第一有什麼感想啊,對鄧華君的態度如何啊這一類比較正經的問題。

而很快,有關於江睿的這些採訪就被放到了優酷,騰訊,愛奇藝這些流量超高,堪稱「華夏王牌」的視頻平台上。

陳曉東最近一直都在全神貫注著自己的作品,他很清楚自己的這一仗有多重要,不僅僅為了打響自己自立門戶的這一炮,更多的還是要為自己的新公司立下一個標杆——你們的大哥很牛逼!

畢竟新立公司嘛總是需要有一個領導人大刀闊斧的砍下一刀方便後人乘涼的。

不過萌影那頭的動作他也是略有耳聞的,聽聞助理說江睿這小子竟然在音樂盛典上拿了第一,而且在採訪期間賣力宣傳電影,他頓時就笑了,

「這小子有點東西的,唱歌了得,你和他說一下,電影要是垃圾了,萌影不要他了,歡迎來我們這裡,我這裡片尾曲片頭曲還差人呢,讓他來我這裡唱唱,要是唱得好聽了,我沒準還能拉他一把。」

助理當即笑了笑,把原話稍微美化了一下發給江睿,原本陳曉東的輕蔑之意就被中文的博大精深給徹底美化了,變成了「東哥很看重你的音樂天賦,希望能與你合作。」

江睿收到信息的時候,剛好正是劇組下班的時候。

鍾秋萌這個渣女出去嗨皮了一夜,終於捨得回來收衣服回盛海了,於是江睿樂呵呵的坐在沙發上笑說了一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