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天藥房與千葯集團,說得好聽是合作關係。

Home - 未分類 - 尹天藥房與千葯集團,說得好聽是合作關係。

但是實際尹天藥房是等著千葯集團賞飯吃的公司而已。

李雨不慌不忙的拿出自己的手機,給王天德打了個電話:「老王,尹天藥房知道嗎?」

王天德點頭:「知道!」

李雨直接開口:「讓公司終止和對方的一切合作,拉入黑名單。告訴尹天,他兒子惹到我了。」

說完之後,李雨見手機放在兜里,眼神平靜的看著尹安慶。

李雨說完這句話的時候,周圍的人一臉不可思議的眼神看著他。

片刻后,整個房間爆發出一陣陣笑聲。

「哈哈哈!真是笑死我了。」

「哈哈,我真的沒有見過這個狂的人,李雨啊李雨,你真是讓我長見識了。」

「我看你別在這裡了,精神病院更適合你。這裡不適合,我們這裡都是正常人。」

「老尹啊,你剛才聽說了沒有,這傢伙要幹什麼來者,好像是要終止你們尹家的一切資源,還把你們拉入黑名單!」

尹安慶一臉冷笑的看著李雨:「呵呵,聽到了,我這輩子沒有聽過這麼好笑的笑話。

李雨啊李雨,沒想到這些年不見,你什麼時候得了妄想症了,你怕不是腦子有病吧?」

顧遠此時也是忍不住笑著:「哈哈哈,李雨,我昨天去看蘇晴的時候,你還好好的呢。

怎麼現在忽然有病了,聽哥一句勸,有病就要趕緊治,這事情可脫不了啊。這樣,我這人資助你兩百塊錢,趕緊去醫院看看!」

說著,顧遠真的從錢包裡面掏出了兩百塊錢拍在了李雨的桌子上。

李雨面色平靜的看著前面幾人:「看來,你們是不相信啊。」

顧遠哈哈笑著:「相信,相信,李雨說的話我們怎麼不相信呢是不是,那麼你要不要將我也拉入黑名單啊。」

李雨聽著顧遠的話,眼神寒冷的說:「不,我要好好跟你玩玩!」

顧遠看著李雨冰冷的眼神,覺得十分的不爽!

接著,顧遠憤怒一聲:「草!你特么,算個屁!有什麼資格跟我玩!信不信老子一句話就能夠讓你滾出天陽市!」

那邊,尹安慶笑著說:「顧遠,別這麼大火氣啊。李少好不容易給咱們帶來這麼好看的節目,不能掃了大家的性啊。」

「對啊,顧遠,坐下,我今天要看看這個傻子還能夠說出來什麼話。」

「哎對了,我爸也在千葯集團工作,要不要把他開除啊。」

「我們家跟千葯集團有著合作,要不要把我們也拉入黑名單啊!」

「哈哈哈!李雨啊李雨,我忽然現在有些喜歡你了,畢竟這個時代傻子都沒有那麼多了。」

曹德聽著面前這幾人的話,嘴角不禁冷笑。

別人不知道,他可知道。

剛才馮益可是千葯集團的股東,面對著李雨的時候還不是慫了!

聽他說,好像一個大佬好像將手中的股份給了李雨。

所以李雨現在是千葯集團最大的股東!

也就是老闆!

想到這裡,曹德一陣激動,眼神冷笑的看著那些人。

李雨眼神微咪,緩緩掏出電話。

「既然你們這樣求我,那我怎麼能夠不滿足你們的心愿。」

說著,李雨再次給王天德打過去電話。

「老王,將苟家的人,侯家的人……」

李雨一一的說出了面前這些人的名字,包括他們跟千葯集團的關聯。

畢竟現在身為千葯集團的股東,自然要對公司有些了解,不然有些說不過去了。

隨著李雨報出名字,王天德一一記下,說:「好的師父。」

這些都是集團一些無足輕重的人,有的可能是經理或者是部門負責人位置,但是這樣的人集團多得是。

此時,千葯集團,王天德手下文件一一批下,一個個人被通知開除,終止合作。

給出的一句話就是:「你兒子的得罪人了。」

此時,尹安慶等人憋著笑看著李雨打完電話,當李雨電話掛斷的時候,這些人再也忍不住了。

「哈哈哈!笑死我了,我真沒有見過演技這麼好的人,下次奧斯卡影帝我親自給你頒獎。」

「開除,真是沒有見過這麼狂妄的人。」

幾人正在嘲笑著,尹安慶的電話忽然響起來了。

尹安慶拿起電話,竟然是他父親打來的。

他想都沒想就接聽了。

結果電話裡面傳來的聲音等他如遭雷擊。

「你個混蛋!你要把我們一家都害死是不是,你得罪誰了,千葯集團終止了咱們家所有的合作!」

尹安慶驚呼一聲:「什麼!」 「說,我說!」他躲著刀尖,顫著聲兒,「我對我那兄弟,最是明白不過,他如今必然在襄陽城中。」

「什麼?他在城裡?」寧后郎叫了起來,心想我得馬上派人四處查找,只要何碎在襄陽,不出一個時辰,就能抓著他!

寧家二房在襄陽經營多年,連水意軒這種上流的門派,都為其馬首是瞻。

寧后郎自然有這個信心!

穆芳青卻不是他,沒有寧家二房的勢力可以去運用,她只有手中的鋼刀!

「在襄陽何處?說……不說我就殺了你!」

「說與你等知曉又有何妨,你們想找他?他其實就在得意坊附近。說不準什麼時候就會走進來。」

寧后郎冷笑著說道:「他還敢到此?只要他一現身,我便要他死無葬身之地!」

何田田也笑了起來,嗅著空氣中熟悉的氣味,不咸不淡地說道:「怕是等他走進來的時候,你連這座閣樓都不敢出去!」

穆芳青抖動刀尖,叱道:「費什麼話!快說何碎到底在哪裡!」

葉雲生蹲坐在地上,頭也不抬地說道:「若是按照計劃,淺淺毒死了我和寧二叔,何碎到這得意坊里來,想帶走寧家積存在此地的錢物?」

「按照計劃我逃出得意坊,放出暗號,他就會來。」

「這裡還有寧家二房的諸多人士,憑他和那幾個哥兒,怕是對付不過去吧?」

「所以,等了這半天,我都沒有出去,他也不急著進來。」

這話有些難以理解,但穆芳青很快就聽明白了,並追問道:「那他現在還在等什麼?」

何田田稍稍地湊到閣樓的窗檯邊,向外張望了一陣,縮回身子,忍不住喜笑顏開道:「他在等雨來。」

他在等雨來。

這話讓穆芳青愣了一愣,認她如何都決計想不到會是這樣一個答案!

可同在閣樓中的寧后郎,檀溪三鬼,崔子龍均都變了臉色。

去歲何碎曾使出過一手江湖中失傳已久的絕學。到這一年秋天,消息靈通者不難知曉。宇文清河從北邊老山趕來中原,屬外來者。穆芳青嫁人歸隱世俗之中,對江湖中事不再關心,她們兩人不知這事,倒並不奇怪。

葉雲生側過身子,看了眼天上的陰雲,說道:「這雨,或許不會小。」

何田田直接否認了他的話,「不不,他說過,今天會有一陣雨,小小的,剛剛好……」

「那就等他來。」

「是等雨來。」何田田小心翼翼地糾正。

「他的性子,如何會在雨後過來?」葉雲生轉身拿了酒壺,對著嘴傾倒。

天上的陰雲,不濃,但積聚起來絲毫沒有要散去的兆象。

又過了一炷香多的時間,寧后郎與穆芳青一起來到閣樓窗檯邊上,看著花海中的小徑,那兒有個背著一把黑色大傘的年輕男子,牽著一名女子緩步而行。

這男子高高瘦瘦的,穿一身各色布塊拼湊起來的花衣裳,衣稍顯寬大,在他身上晃蕩著,顯得滑稽而可笑。

被他牽著的女子一身絳紫色的貞觀服,下擺百褶流蘇,靠近一邊的位置斜斜的大開叉,裡面卻沒有穿褲子,光溜溜的腿便在搖曳的流蘇中時而明艷張揚、時而掩落誘惑。

「這就是何碎?那女子是何人?」

見穆芳青問起,寧后郎說道:「他從來都穿一身花花綠綠的衣服,江湖人稱『花衣裳何碎』。後面跟著的女子是他去歲收入賬下的女魔頭,曾在江湖中收錢殺人,干一些見不得人的買賣,又號『千幻電梭』,使起飛梭來兇狠歹毒。」

「怎麼看她這般模樣,卻像條搖尾乞憐的狗?」

「叫何家的人給擒住了,如何還做得了人?」

何碎牽著夏芸仙的手,走出了花海,另一隻手不知何時竟在花海中摘下了許多花瓣,並編成了一串花環,戴在了夏芸仙的頭上。可她太過妖艷,這花太素,倒叫她顯得不倫不類,破有些怪異。

何碎歪著頭打量了片刻,十分滿意地點了點頭,湊過去親吻。

夏芸仙嘴裡並不香,開始會有一種酒味,親久了就淡了。她最近長喝酒。不知道別的女子是不是也如此,有時候他也會好奇,也想去找幾個嘗試一下。

可江湖中那麼多的事情,又哪裡能夠分心去做這些?

不提何家那麼多親人深埋地底,隔著厚厚的黃土,依舊像是隨時隨地都能看著他。就連他自己都害怕,若是出一點紕漏,他那不負責的死鬼老頭子,會不會爬出來再狠狠地抽他一頓。

對許多人來說,江湖上的事情又新鮮又好玩,充滿了稀奇古怪的遭遇,偶然能夠碰撞出奇迹,獲得天大的際遇。

可對他來說,這江湖像一條布滿荊棘的荒山野路,稍不留心就要被刺的遍體鱗傷。而更恐怖的是,這條路他還退不回去,不僅退不回去,連停下都做不到……只因在他的身後,有一團深邃陰寒的黑暗,只要他稍有退縮、停歇、猶豫,就要將他吞噬進去。

記得小時候,他喜歡看詩書,喜歡看人跳舞,後來何家敗了,他帶著幾個兄弟,東躲西藏,惶惶不安,再沒有時間和心情去看詩書,去看人跳舞了。

過了幾年,他居然也沒有什麼不習慣的,除了變得時不時吟詩作賦,時不時蹦跳幾下,踩著記憶中那些舞女的腳步。

就像現在,他摟著夏芸仙,明明是想等頭頂的陰雲更濃厚一些,但既不跟葉雲生敘舊,也沒有與閣樓中的其他人打招呼。

反而,吟了一首詩。

空山新雨後,天氣晚來秋。

明月松間照,清泉石上流。

竹喧歸浣女,蓮動下漁舟。

隨意春芳歇,王孫自可留。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