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身武器獲得:蕾絲裝飾的生鏽斧子】

Home - 未分類 - 【防身武器獲得:蕾絲裝飾的生鏽斧子】

收好斧子,一扇破舊的木門吸引了安娜的注意,它不算顯眼,隱藏在靠牆堆積的木頭中間,前面堆了很多木桶,但不影響門正常打開,木桶上還有一把看起來髒兮兮的梯子。

‘或許多特先生就是從這扇門裏出來的,’安娜試着轉動門把手,沒能打開,看來是被鎖上了,而且是從裏面鎖上的,因為外邊連鎖孔都沒有。

用剛得到的斧子能夠勉強破開,但不知道裏面是什麼的情況下這麼做稍微有些莽撞,不符合自己小仙女的形象。

安娜轉過身,突然注意到了院子角落裏的奇怪物件——一口井,一口被木板蓋住的井,安娜將木板打開,能夠發現這口井並不算深,井壁上的污漬有很多劃痕,仔細看了看,發現這些污漬和門邊木桶的梯子上粘的污漬是一樣的——有人曾經使用梯子下過井。

有趣,井裏可能有什麼東西,安娜有些激動,但她並不想下去,因為裏邊實在是太髒了。

「這邊!快!海爾!那個人應該往這邊跑了!」哈維警官的呼喊聲從旅館一側傳來,安娜正打算離開,突然靈光一閃,將木桶上的梯子丟進了井裏,蓋上木板,再在井邊弄倒幾個小桶,偽造出一副慌亂景象然後藏了起來。

「他跑到井裏去了!」海爾跟在哈維身後跑出來,累得氣喘吁吁,他一眼就注意到了院子裏的亂像,準確地將焦點聚集在了那口詭異的井。

「該死的!」哈維將木板挪開,看到了裏面的木梯子,「他應該還在裏邊,海爾,你在外面守着,我下去逮住他!」哈維將小手槍拿在手中,一腳跨進井裏。

「是…」海爾緊張兮兮地看着四周,「哈維警官…我是不是該去找找支援…」

「先守住井口!別隨便走動,我們還不知道他有沒有同夥…」哈維皺着眉頭,他的雨衣被污漬弄髒,但也順利來到了井底。

這口井已經廢棄很久了,散發着難聞的潮濕的氣味,底下空間狹小,大概也就比公共衛生間隔間大上一點,沒有任何能夠藏人的地方,哈維將手電筒含在嘴裏,一手拿槍,一手在井壁上摸索,希望能夠找到機關什麼的。

但是並沒有,似乎這就是一個普通枯井哈維取下嘴裏的手電筒,嘆了口氣,「海爾!」他朝着井上大喊,「這裏什麼也沒有!我們被耍了!」

海爾並沒有回話,井上什麼聲音也沒有,「海爾?」哈維看着頭頂圓形的天空,一時間感覺自己就像一隻憤怒無助的小青蛙。

「**,」哈維罵了一句,意識到事情不對,他趕緊用木梯向上爬去。

馬上要到出口的時候,眼前的光亮消失了,有人用木板把井蓋了起來,「咚咚!」哈維用力地敲擊著木板,但是並沒有作用,木板上被人用東西抵住了。

「海爾?海爾你在嗎?!**!」哈維大聲罵了幾句,然後冷靜下來,因為外面暫時聽不到任何聲音,他必須得保持體力等待救援。

他重新回到井底,腦袋裏有了個模糊的設想,能夠搬起這麼重的東西堵住出口,還控制住了海爾…這個人應該是個強壯的肌肉男…

哈維拿出對講機呼叫了幾聲,等待着另一方的回應,他不耐煩地敲擊著井壁,突然聽到有塊石頭後邊好像發出了不一樣的聲音。

哈維皺起眉頭,又敲了敲,確定那塊石頭後邊有東西,真是意外的驚喜。

他將石頭抽出,拿到了一個用膠袋子包裹的本子,深棕色,封面髒兮兮的,或許是經常被翻閱,本子看起來有些皺巴巴的。

‘秘密’,本子封面被用黑色的墨水寫上了這樣一個詞,這個本子是屬於死者多特先生的,哈維用手電筒的光艱難地閱讀,本子第一頁就寫着’…我從父親的手裏繼承了這座酒館,他躺在病床上告訴我,給我取名為多特,是因為我的祖父也叫多特,一個厲害的生意人,我的父親希望我同樣厲害…’

‘…但實際上,從六歲開始就一直跟着祖母居住的父親並不了解真正的祖父,祖父脾氣暴躁,是個人渣,這是我對他的認識,但我這個多特,確實跟着老多特學到了不少東西…’

‘…比如通過秘密掌控一個人——那如何了解別人的秘密呢?老多特用玻璃碎片在我身上刻了下來,酒,以及一種從火焰中誕生的東西,他叫它魔蛋…’

‘…魔蛋的粉末配酒,喝下去的人只會說真話,老多特說,那是魔鬼賜下的的珍貴寶藏,弔死鬼酒館之所以叫弔死鬼酒館,是因為這裏曾經有很多人上吊自殺,因為祖父抓住了他們的不可告人的小秘密…’

多特的字並不好看,哈維警官要很努力才能夠看清楚,他覺得多特和他的祖父都瘋了,怎麼可能會有這麼一種東西吃下去只會讓人說真話?

‘…秘密,我喜歡秘密,而鎮子上大多數人都有秘密,那讓我無比激動,格雷鎮長有秘密,潘妮有秘密,弗蘭克.布萊斯有秘密,還有醫生,他也有秘密,我不能說我知道這些秘密…’

‘…因為秘密得藏起來,那才叫秘密…」

哈維嘆了口氣,又吸了一大口井底的濕霉氣到肺里,他咳嗽起來,這下好了,所有被多特知道秘密的人都成了嫌疑人,哈維皺着眉頭看着手裏的’秘密之書’,他一點也不想知道這些秘密。

因為電視劇里的反派總是會在殺人前來上一句,「你知道得太多了。」

「井裏有人嗎?」哈維咳嗽著,突然聽到井外出現了小女孩的聲音,她的聲音有些顫抖,「請問是住在井裏的仙女嗎?」

仙女為什麼會住在井裏?哈維高聲呼喊,心裏滿是慶幸,「我是哈維警官!孩子!快去找人來放我出去!」 上書房。

此時十二名學員還有先生孔安已經到齊。

「同學們。」孔安看着鬧哄哄的學生們示意安靜。

學員聽到后連忙保持安靜,在他們的記憶里,孔安手中的戒尺連大帝都打過。

孔安滿意的點點頭,道:「從現在開始,你們將塔人生中最重要的一步:歷練,在歷練中你們會體驗到人生百態,世事無常的紅塵生活,斷開長輩的幫助,憑藉自己的力量去從基層開始,結束時會有導師帶你們回來,到時候導師會打評分,分數合格的人順利畢業,不合格的人大家都知道什麼結果。」

「好了,有沒有想退出的?」孔安問道,「一炷香時間考慮,同時組立小隊,現在開始。」孔安轉身離開,給學員們自己打算。

「嬋兒,你父親准你參加了?」姑蘇明問道。

「哼,某人說好的事,結果居然放我鴿子。」李善嬋憤然的看着姑蘇明,很明顯說的就是他了。

姑蘇明燦燦一笑,道:「昨天某人不是讓我離開的嗎?」姑蘇明似笑非笑的看着李善嬋。

「我,我說服了我的父親,所以我參加了。當然還有爺爺哥哥們的幫忙。」李善嬋答非所問道,「我們兩個組隊吧。」

「沒問題,我們兩個人一隊。」姑蘇明沒有拒絕。

「兩位有沒有興趣多加一位?」一名男孩走了過來,開口道。

姑蘇明看着此人感覺十分的熟悉可就是想不起他是誰,道:「可以,沒有問題。」

李善嬋剛準備拒絕,便聽到姑蘇明居然同意了,於是,將姑蘇明拉到角落道:「姑蘇明,你想什麼呢?你要他幹什麼?會不會拖後腿?」

「多一個人多一份力量嘛。別擔心,這不還是有我嗎?」姑蘇明開口道。

「算了,算了,下次必須要我同意才准進人知道嗎?姑蘇明聽到沒?」李善嬋拎着姑蘇明的耳朵喊道。

「知道了,知道了。」姑蘇明答應道。

「行,走吧。」李善嬋彷彿勝利一般點了點頭,差點就說小明子,不錯不錯。

「你好,我叫姑蘇明。」

「你好,我叫李善嬋。」

「你們好,我叫劍塵。」

三人相互介紹道。

一炷香時間已到,眾人紛紛組好隊伍,但也有例外。

孔安目光一掃,發現還有一個面容清秀的女生孤獨的站在角落,再看看其他人,於是道:「步悠然,你的小隊呢?」

被點到名字的女孩步悠然,惶恐道:「先生,我。」

「嬋兒,要不我們把她拉到我們隊伍吧。」姑蘇明看着孤單的步悠然,彷彿見到孤獨的月,不忍道。

「沒問題。」李善嬋點了點頭。

「先生,步悠然,是我們隊的。」姑蘇明開口道,隨後轉身,看向步悠然,「快歸隊。」

步悠然驚訝的看着姑蘇明,十分的好奇,沒想到居然有人能夠接納自己,姑蘇明看着呆在原地的步悠然,道:「來呀。」步悠然點了點頭。

孔安點了點頭,面向姑蘇明露出一絲善意,「既然都組好隊伍,那麼便開始報上小隊稱號,隨後在我這裏領取徽章便可以出去歷練了。」

「是。」眾人開口道。

「從現在開始,我們小隊我便是隊長,因此小隊名字由我來取。」李善嬋霸氣外露道,看向姑蘇明,姑蘇明還期望着有人當隊長呢,因此點了點頭,劍塵和步悠然見到姑蘇明同意紛紛表示同意。

「你好,既然沒有人拒絕,那麼我們的小隊名字就叫聖仙小隊。」李善嬋開心道。

其他三人紛紛點頭。

······

天雍帝國,某一村莊,某一庭院內。

「這裏就是你們的歷練起點。」書院導師將四人送到這裏,並告訴他們,從家族的帶來物品如果使用將會影響最後的評分,眾人聽到後點了點頭,導師滿意的點了點頭隨後便御空飛行,看着離開的導師,姑蘇明開口道:「今晚怎麼辦?我們晚飯還沒吃吧。」

「這不簡單?去餐館吃。」李善嬋道。

「可是我們沒錢。」劍塵目視李善嬋道。

步悠然靜靜的看着他們,道:「如果找來食材,我可以幫忙下廚。

姑蘇明看着毫無主意的眾人,道:「這個村莊靠近一片森林,我們可以去獵殺野獸。」

「對。」李善嬋眼睛一亮,「悠然,你會做那些嗎?」

「沒問題,我可以試試。」步悠然點點頭道。

「那我們走吧。」李善嬋開口道。

盤古大陸充滿著能夠修鍊的能量,被稱為真氣,而並不是所有生靈都可以修鍊,例如野獸,就是屬於無智慧,無修為的只有本能的生物。

「姑蘇明,這裏是哪?」李善嬋問道。

「巨獸森林,屬於天雍帝國的領地,森林分為核心區域,內區還有外圍,外圍大都是野獸的領地,偶爾可以遇到一階魔獸。」姑蘇明解釋道,「這些剛剛導師在路上已經講過了,你沒聽嗎?」

「啊,我就是想看看你有沒有聽導師講話而已,別多想。」李善嬋紅著臉道。

「是嗎?」姑蘇明淡淡道。

「有動靜。」站在隊伍後面的劍塵凝重道。

魔獸也就是可以修鍊的生靈,但卻只遵從本能的生靈。

姑蘇明也凝重的看着周圍,四人紛紛進入警戒狀態,此時他們進入巨獸森林外圍完全就是靠運氣,運氣好弄到今天晚餐,運氣不好只能依靠家族帶來的物品。

「使用偵查術。」姑蘇明開口道,此時還冷靜的只有他了,至於李善嬋害怕的躲在自己身後,而劍塵和步悠然兩人小臉慘白,一看就是到是怕,現在能擔起指揮任務的只有自己。

「偵查術。」姑蘇明率先開始,偵查術是常見的手段,依靠真氣,感知周圍情況,只要真氣足夠便可以一直探索。

其他三人看到姑蘇明這樣做,紛紛模仿,看着周圍,姑蘇明看小隊情況不對,一邊偵查一邊開口安慰道:「你們放心,巨獸森林外圍出現魔獸的幾率小的可憐,更不要說高階魔獸了,我們作為煉體境的修仙者,完全可以在外圍橫掃。」

「小心。」姑蘇明轉身抱起李善嬋離開原地。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此時,

位於中州靠近西北部的一處昏暗森林中。

一隻從天而降的紫金色的葫蘆,突然自動分開了兩半。

從裡面走出來一位渾身衣著青褐色衣服的少女,隨後不久,葫蘆自動閉合,慢慢地縮小,不一會兒成了女子腰間上掛著的配飾。

「聖女,您回來了?」

「嗯!」

她淡淡地點了點頭,舒展了些許腰身,走進了森林深處。

來到了一座古老的山洞門口。

「光明堂聖女柳如煙請求面見教主大人!」

「准!」

「砰!」

霎時間,山洞化為虛無,黑色的紫氣瀰漫在了整個天空之下。

周圍無數褐色的藤蔓滋生,不斷地搖曳著。

似乎是在渴望著什麼。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