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著急!我也會送你一塊下去的!」

Home - 未分類 - 「不用著急!我也會送你一塊下去的!」

「出來吧,人偶!將他斬殺!」

房屋之中。

一個普通的制式人偶出現。

這就是身為B級御者季賢的人偶。

隨著季賢將自身的契約之力。

灌注到人偶的身體之中時。

人偶的身體變得更加的堅硬。

在季賢的掌控之下。

只見人偶一步踏出。

狠狠的砸在了椅子之上。

嘭!

椅子破碎。

化為一寸寸斷裂的木塊。

掉落在房間的水泥地上。

而趁著這個機會。

壯漢猛地朝著季賢撲去。

身體的力量盡數集中在自己的拳頭之上。

他要季賢——

死!!!

「普通的人類,怎麼可能和我等偉大的御者相提並論呢?!」

隨著季賢話音落下。

只見他的人偶化拳為掌、以掌為刀!

猛地刺向壯漢的心臟之處。

噗嗤一聲。

一朵血花在壯漢的胸口處綻放。

強烈的疼痛讓壯漢幾於昏厥!

但一想到自己的兒子!

因為眼前之人而死!

他的心中只覺得有一股怒火在燃燒。

「給我死啊!」

那是近乎撕裂般的聲音。

只見那緊握的拳頭,重重的砸在了季賢的臉上。

嘭!

壯漢那滿是怒火的力量。

讓季賢朝著旁邊仰去。

直接撞向了旁邊的牆壁之上。

而看到這一幕的壯漢,卻只覺得自己的雙眸滿是昏暗。

漸漸的。

黑暗將他的視野剝奪。

失去支撐的身體,整個掛在了人偶的身上。

那垂下的頭顱剛好注視著下方的孩子。

已經無神的眸子緩緩的留下了一滴淚水。

此刻。

外面的天氣愈加的暗淡。

淅淅瀝瀝的雨水從天空中飄落。

好似天地也在為此哭鳴。

「媽的!該死的傢伙!早知道就不讓你這麼簡單的死了!」

季賢捂著自己的頭,在房屋之中罵罵咧咧的說道。

他的頭不斷的往下流著鮮血。

牙齒都被打掉了幾顆。

整張臉就像是一張豬頭一般,高高的腫脹了起來。

讓原本就難看的臉,變得更加令人感到作嘔。

只見季賢用力的,狠狠的踢了幾腳壯漢之後。

才施展血之符文,將壯漢的血液收集了起來。

隨後。

他看向房間中的時鐘。

用那已經化作「豬頭」的臉陰森笑道:「嘛!殺戮盛宴!正式開始!」

「就讓你們用鮮血,來祭奠關虎即將到來的死亡吧!」

伴隨著季賢的話語落下。

外面的雨下的更大了。

嘩啦啦…

暴雨幾乎連成了細線。

壓抑的氛圍將整座洛城籠罩。

只是這般暴雨根本無法吸引冷月兮的注意力。

此刻的她來到了校長室的門口。

輕輕扣了下門扉。

在聽到裡面傳來老校長的聲音之後。

冷月兮才進入到校長室之中。

「校長,您找我?」

現在正在上課時間。

但是冷月兮卻被校長給直接叫到了辦公室之中。

看著站在自己眼前的冷月兮。

老校長很是和藹的點了點頭。

「是啊,你進步的太快了,就目前教學的內容,對你已經沒有絲毫提升了,與其在課堂上面浪費時間,還不如來我這裡好好訓練。」

「好!」

冷月兮很是乾脆利落的答應了下來。

不管是上課,還是訓練。

變強才是最為重要的。

她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錯覺。

在這短短的今天之中。

她只覺得自己的身體素質。

好似有了一段非常巨大的提升。

而這種巨幅提升,是之前冷月兮完全不敢想象的。

難不成真的是因為葯浴的關係嗎?

好似是察覺到了冷月兮的疑惑。

混沌空間中的羅亞,漂浮在空中,嘴角微微上揚。

他看了一眼已經重新晉陞到B級的塞羅斯蝙蝠。

在混沌空間中低聲說道:「進步怎麼可能不快呢?要知道這可是我之前用A級魔物作為材料,親手為月兮製作的葯浴啊!」

「畢竟月兮可是我認定之人啊!」

而就在這時。

校長帶著冷月兮來到了一座訓練室之中。

這座訓練室很大。

別說現在只有冷月兮和老校長兩人。

就算是再來兩個班級,也不會顯得擁擠。

【叮,簽到特殊訓練室,獲得獎勵:混沌之種。】

【混沌之種:傳聞混沌之樹以漫天神靈為養料,成長在虛無之間中,待成熟之時,便可承托萬千宇宙,覺醒至尊神格!】

【叮,混沌之種正在與宿主發生融合,請宿主做好準備!】

做好準備?

還沒等羅亞回過神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