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許這一切還要從任意門靈能沒法使用開始說起…

Home - 未分類 - 或許這一切還要從任意門靈能沒法使用開始說起…

心中自責著為什麼那麼着急進入驚龍山脈,金焱真的恨不得抽自己兩個大耳光,而蔣勁則是有理有據地說道:

「烏爾國通緝令上記錄的你擁有任意門靈能,這麼看來你似乎還有其他的靈能,或者你的任意門靈能已經被千顏靈能所頂替。」

接着蔣勁顯得頗為自信的繼續分析道:「觀你幻化成一個女孩潛入進言靈外院又表現的沒有太大破綻來看,你應該是個比較謹慎的人。」

「所以你不會在任意門靈能沒法使用之前潛入驚龍山脈,如此推斷的話,你應該只有一個千顏靈能可以使用,我說的對么?」

金焱眉梢一挑故意做出一副被蔣勁看透了的驚詫模樣,旋即他「拙劣的掩飾」自己吃驚的樣子,故意岔開話題問道:「你究竟想說什麼?」

「我只是想道破你的處境來讓我更具優勢罷了,至於我想做的卻很簡單。」蔣勁臉上滿是自信的笑容從輪椅上站起身向金焱走去的同時繼續道:「我要你繼續扮演顧天瑜,配合我殺了戴俊楚。」

這下金焱心中是真的感到詫異了,他怎麼都沒有想到二人的關係竟惡劣到蔣勁想要宰了戴俊楚的地步。

哪怕是蕭碭曾經都說過戴俊楚一方的勢力關係如一塊鐵板很難破壞,現在看來,只不過是蔣勁演技好罷了。

故意顯得沒有什麼城府將疑惑之情掛在臉上,金焱出聲問道:「我甚至都沒到塑靈境,怎麼配合你殺了戴俊楚?」

「你不是和鄭曉樊關係很好么?童千柔也好像加入了你們,再加上王苑傑還喜歡你幻化出的顧天瑜,這個戰力足夠了。」

蔣勁侃侃而談道:「按照以往內院選拔賽的套路,今年不出意外是在驚龍山脈進行選拔賽,那時就是我們的機會,具體你要做的事情就是在我和鄭曉樊中間當溝通的橋樑。」

「她雖然很反感戴俊楚,可戴俊楚畢竟是烏爾國的皇子,她未必會出手和你一起對付戴俊楚。」

聽得金焱這麼說,蔣勁只是笑了笑道:「你絕對讓鄭曉樊對付戴俊楚的,對吧?」

金焱面色逐漸變冷沉默下來,他已經猜到了接下來會發生什麼。

蔣勁肯定會用一些手段控制住自己,讓自己對他言聽計從。

而在解決完戴俊楚后,沒有任何用處的他也會被蔣勁賣給烏爾國。

看蔣勁這樣子也不知道靈能殿正發了瘋一樣想要擊殺自己,但蔣勁不知道不代表呂逸也不知道。

眼下除了答應蔣勁的要求外沒有其他的選項,蔣勁為了殺死戴俊楚暫時也應該不會對第三個人說出自己的真實身份。

「好,我答應你。」金焱故意裝作為難的樣子咬牙答應下來。

「看來你也不算太蠢,雖然我很好奇你是怎麼混進言靈院的,又經歷過什麼身體會變得這麼小,但這些並不重要。」

話罷蔣勁取出一顆渾圓的黑色藥丸扔給金焱繼續道:「吃下這個,你的一舉一動一言一行我都能了如指掌,至於解藥會在戴俊楚死後給你。」

金焱沒有多猶豫直接吃下藥丸詢問道:「這東西能讓你安心么?」

「當然,這顆丹藥不僅能讓我掌握你所有的動作,而且如果我發現你背叛了我,只要我心念一動你就會爆體而亡。」

感受到體內多了一股沒法調用的靈力氣團,金焱沒有去問除了解藥以外還能有什麼方法去消滅體內的靈氣團。

按照常理,這種毒藥應該並非是只有解藥可解的,要不然蔣勁還給戴俊楚當什麼小弟?

只不過在蔣勁看來,這顆潛藏在金焱體內的定時炸彈金焱自己是沒有辦法去解決的。

而金焱要的就是讓對方小看自己,蔣勁越覺得拿捏住了他,那他翻身的機會就越多。

至於如何解決掉這個定時炸彈金焱一時間還沒有頭緒,但他明白這次恐怕很難再依靠安明清,除非這老傢伙自己出現幫他解決麻煩。算了……還是寫回素娜篇吧……感覺這文越寫越亂,所以說聲抱歉。

。這次參與行動的,都是和陸征密切相關的人,忠心耿耿。

對於組織的現狀,以及所面臨的局面,都十分的了解,所以誓師大會上,根本無需多做動員,每個人都摩拳擦掌,鬥志昂揚。

這也算是小組織為數不多的好處之一,大家既是同事,又是朋友,辦起事來齊心合力,沒有大組織的派系,權利之爭。

陸征首先交代了一下,定組織名號為塵的事,至於之後人數增加,需要開設堂口的話,再由堂主自行取名。

對於陸征的提議,眾人自然是一致認同,沒有……

《平妖辦》第一百三十三章私人醫院 季宛宛踩着紅木樓梯上去,扭開房門先是去衣帽間換了套衣服。

才慢吞吞的趴在床邊看他,此時睡着的顧欒清冷的臉上多了幾分柔和,和平日裏的他有了些差別。

季宛宛心頭一動,伸出手捏着他高挺的鼻樑,他的鼻子很挺,越發襯出下面的薄唇。此刻他唇一抿,眉頭微微的蹙起,最後眼瞼才慢慢掀開。

沒睡好的顧欒有些懵懵的,季宛宛心頭怪癢的,立馬蹭在他耳邊小聲「顧先生,大家都在等你起床吃早飯,再不起來你的小宛宛和小凡凡都要餓死。」看他僵硬的身體,忍不住升出舌尖舔了下他的耳垂。

顧欒完全愣住了,隨後緊繃的身體反客為主把人往身下一帶,雙手撐在她腰的兩側。

緩緩有了意識的鳳眸清冷中帶着幾絲溫柔,就這麼盯着她看一會才吐出「以後不可以隨便到別人家過夜。」

昨天他一個人回來不知道有多麼擔心她,還派了些人在這附近逛逛。

季宛宛在他身下沒反抗,雙手搭在他的胸前,完全以放鬆姿態,眼睛惺忪的眨巴「好吧,我答應你。」

他繼續道「還有不能隨便生氣。」她的脾氣有些來的快去的也快,雖然古怪可也很好消散。

季宛宛也答應了。

顧欒臉色更溫和了些,很少見到她這麼聽話的時候,他忍不住低頭親了親她的唇「今天怎麼這麼乖。」

乖的想讓他狠狠疼愛。

她怒「我什麼時候不乖了,顧欒,你說這話可得負責任。」她好不容易這麼乖一次還和她提以前。

顧欒輕笑,低頭和她鼻尖對着鼻尖「沒,你一直都很乖,對不起是我說錯了。」一雙鳳眸里滿滿的笑意。

季宛宛勉強點頭大手一揮「行吧,你趕緊洗漱去。」

顧欒應了一聲,從床上起來,在浴室里呆了十幾分鐘後去衣帽間換了套休閑裝。

季宛宛躺在他剛睡過的地,一隻手撐頭「你今天上班穿這?」

顧欒搖頭,鳳眸里多了幾分異樣「今天我帶你出去。」

季宛宛坐起來,好奇道「去哪?」

顧欒坐她旁邊將她從床上抱起來,替她整理好紐扣,唇微微向上揚著「等會才能知道。」

季宛宛不滿的看他,立馬將雙手蹭他脖子上,顧欒立馬配合的往下抱住她的腰問「怎麼了?」

她癟著唇問「顧欒,你喜歡我不?」

顧欒有些哭笑不得,他怎麼可能不喜歡。

她不依不饒地追問「那家裏誰聽誰的。」

顧欒毫不猶豫「聽你的。」

季宛宛滿意了又重新問「那我們今天去哪?」

顧欒:……

顧欒親密的拉着人下樓時,付夏就已經麻木了,可當人還一起吃飯膩歪時她就忍不了了。

她起身憋半天說不出一句話。

顧欒還沒完,直接和照顧凡凡的月嫂說「今天不用做我們的飯,我們晚點才回來。」

付夏要暈了,她一定必須把溫行之的事告訴他,讓他嘗嘗這滋味好受不,隔應他。

可顧欒沒給機會,直接帶着人走出別墅。

這次兩人都是在後座,有司機開車。

季宛宛昏昏欲睡,昨晚她睡得也不怎樣,再加上剛剛才吃飽了早飯,瞌睡瞬間上來了。

一直等到季宛宛醒來,她摸了摸眼睛有些累,「到了沒,顧欒?」

季宛宛枕着他的大腿,腦袋靠着他裏面,鼻息里的氣息全都噴灑在了他的熾熱上。

顧欒綳直著身體,也不知道這是在懲罰誰。 「今日本君恰巧有空,二伯也剛好無事,本君便和二伯多聊幾句,恐怕這樣的機會日後不多了。」走着便到小涼亭了,珺瑤徑直之了進去。

珺瑤身邊的丫鬟們看到珺瑤想要在小涼亭歇腳,便立馬先進涼亭準備了一番,熏香的熏香,上茶水的上茶水,還有人連忙給珺瑤用帕子擦凳子,一切準備就緒之後,便都退下了。

珺瑤坐下之後,就見自己的二伯還很拘謹的站在幾步之外:「二伯也坐吧。」

南宮鑫檢自然不敢也不能和珺瑤坐同一個桌子上,便向不遠處的隨從招了招手,讓他另外在去搬一個凳子。

珺瑤見狀本想制止的,可誰料那個隨從速度還挺快的,沒想到不一會兒便搬著一個小凳子到跟前了。

「二伯身邊的隨從倒是手腳挺麻利的。」珺瑤一眼就認出了那個隨從原是祖父身邊一個隨從的兒子,沒想到當年祖父給了二伯。

「讓君上見笑了。」

珺瑤朝不遠處的冬雪點了點頭。

冬雪便很機靈的給南宮鑫檢端上了茶水。

「二伯嘗嘗,這是雨前龍井,陛下前些天剛賜下來的,祖父、怎祖母都不怎麼喜歡喝,要是二伯喜歡,本君讓人給二伯送一些。」珺瑤每次出行,身邊人的總會準備的很充分。

這下南宮鑫檢很是受寵若驚的嘗了嘗,雖然平時他也能喝到雨前龍井,但一般市面上能買到了雨前龍井大多不是很正宗,因為雨前龍井中最頂尖的幾個茶樹產的都送進宮了,市面上連面都見不到,更別說可以買到了,一般也只有皇帝的心腹,皇帝才會賞東西給他們:「微臣多謝君上。」南宮鑫檢倒是沒有拒絕。

「二伯客氣了,府里陛下也賜了御前龍井和御前大紅袍下來,可惜二伯回來的晚了,沒有遇上,不過祖母倒是讓人給二伯母送去了一些,二伯今年倒是沒有口福沒有趕上,不過明年應該能趕得上。」倒也不是護國府連這些好茶都喝不上,只是御賜的終究還是不一樣的。

南宮鑫檢笑着點了點頭:「母親一向慈愛,平時有什麼好東西也總是記着微臣。」老太君這個做嫡母對庶子的好,在京中也可謂是頭一份了。

珺瑤見對方說到這兒,便不由的想起來了對方的一些言論,不由的便想給對方提個醒:「二伯原來都還記着祖母對二伯的好,本君還以為二伯忘了呢?

既然說到這兒了,本君這裏也聽到了不少二伯私下的一些抱怨,就不得不給二伯提個醒了,二伯總以為自己是庶出就受到了不公平的待遇,以為你庶出的身份讓人受到了多大的委屈一樣,二伯有沒有好好想想,二伯從小錦衣玉食,祖母除了對二伯比較冷淡一些之外,又有哪裏苛待過二伯。

娶妻給二伯娶的是大家閨秀也是官宦之家的嫡女,二伯當年娶妻的所有大小事情都是祖母操持的,甚至為了二伯和二伯母成婚體面風光,還特意進宮求了賜婚的聖旨,還向太后求了一把玉如意作為聘禮,二伯成婚時的場面雖然稍稍遜色與大伯和我父親,但也是風風光光的。

就連後來三哥承林也是和府中其他的幾位哥哥一樣,接受一樣的教育,一樣的由大伯親自教育,一樣的參與家族的管理,二伯的嫡女也是和我們姐妹們一樣,享受着嫡女的待遇,二伯你不妨出去打聽打聽,看看那個世家大族的庶子的兒女和嫡子的兒女是一樣的待遇了。

本君知道知道二伯一直心裏覺得府里待你不公平,一直覺得明明是一個父親生的,我大伯是國公,父親是異姓王,只有二伯你身上沒有任何爵位,大伯的國公爵位是世襲罔替的,向來由嫡長子繼承的,我父親的王位也是他多少次出入生死換來的,我父親當年十六歲便跟着還是太子的陛下去了邊關一待就是五年,多少次用命護著當今的陛下,後來邊疆一戰中差點便回不來了,這些二伯都是知道的。

二伯科考下場,考的名次不是很好,當年只能外放,也是祖母向太上皇求了恩賜,讓二伯留在了京中。

這是嫡母嗎?多少人家的親生母親也不過如此了吧!可為什麼二伯還是看不到祖母的好,看不到大伯、我父親的好,二伯這些年只顧著記得自己這麼多年受到的不公了吧?可為什麼沒有好好想想,以祖母的身份,當年她要真的容不下你,有的是辦法處置你,說句不好聽的話,祖母當年要是真的將你悄無聲息的處置了,護國府不會為了一個庶子去開罪於皇室的公主,包括祖父他也只會將你好生葬了,然後將此事就這樣揭過去。

祖母待二伯在本君看來已經仁至義盡了,所以二伯不必覺得你吃了多大的苦,受了多大的委屈,這些年二伯一路走來順風順水的,到今天官位已經到了正三品,多少人窮極一生都到不了位置,可這順風順水的背後,大伯和父親替二伯收拾了多少爛攤子,就只有二伯你心裏最清楚了。

所以今日本君看在你是祖父親生的份上,奉勸二伯一句有些事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為,大伯和我父親會看在你叔他們同父異母的兄弟份上忍不住會護下你。

可本君說句實話和二伯委實沒有多大的情分,本君這麼多年經歷的多了,所以早就變成鐵血心腸了,這眼裏也揉不下半點沙子,二伯若是這府里的眾人過的不安穩了,我也不會讓二伯過的安穩。

所以二伯日後就老老實實的過日子,別在惦記着自己不該惦記的,也別在想着要如何掙得一個從龍之功,護國府向來只忠君,不站隊,二伯別覺得自己在外地天高皇帝遠,做了什麼沒人知道,所以二伯別把大家都當傻子,竟然如今回來了,就應該洗心革面踏踏實實的做自己的事,只要護國府還在一日,二伯便能高枕無憂,可若護國府不在了,二伯也就什麼都不是了。

以前二伯做過的事情本君便既往不咎,二伯留下的爛攤子本君也讓人替二伯收拾了,可若從今以後二伯還沒事找事,放着好日子不過,非要這山望着那山高,做着牆頭草風吹兩邊倒的事情,本君也不介意提前送二伯去先祖面前盡孝道了。本君想先祖們應該也會很樂意本君對做法。」珺瑤雖然嘴上說着不會顧念著親情,可心裏到底還是放不下骨肉至親這四個字,不然她也就不會給對方說這麼多了。

今日給對方說這麼多,無非就是不想看到對方把自己送上絕路罷了。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二丫去了楊氏那裡,楊氏見她來了就沒有好臉色

「你怎麼想起我這裡了?」

一聽婆婆這話,二丫心裡就咯噔一聲,且不說她之前在縣裡開綉坊,就說她如今嫁人了在府城也有綉坊。

雖不能時常出去打理,卻也聽到不少,後來有收到老七給她寫的信,就是上次李家柒要給五丫和六丫講的那些宮斗宅

《彪悍農女路子野》第二百二十八章最講規矩 下一次見面或許就是在海域了,那裏有着無法意料的兇險。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