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氣靈修士極其稀少,一座大世界,也未必能夠誕生出幾個。能夠修鍊成聖的氣靈修士,更是相當罕見。

Home - 未分類 - 當然,氣靈修士極其稀少,一座大世界,也未必能夠誕生出幾個。能夠修鍊成聖的氣靈修士,更是相當罕見。

只有崑崙界的修士才知道,張若塵動用了空間手段,直接挪移到了九九歸一大陣的外面。

脫離陣法的困禁,張若塵立即展開反殺手段。

「噗嗤。」

「不好,快閃避……好快……」

「你……」

張若塵手持沉淵古劍,如同是收割稻草人一般,只是片刻,就將布置九九歸一大陣的羅剎侯爵殺了二十多位。

不過,那些羅剎侯爵的反應速度倒也是極快,知道陣法已經被攻破,於是,連忙圍攻上去。

可惜卻沒有一個是張若塵的一招之敵,短短半刻鐘,又有二十多位羅剎侯爵被殺死,另有三十多位羅剎侯爵被打成重傷。

張若塵簡直就是所向無敵,殺得剩下的羅剎侯爵,全部都在逃遁,不敢再和他交手。

「太強大了,人海戰術根本剋制不住他。」

「他的修為,肯定達到至聖的巔峰,聖王之下無敵。」

……

張若塵爆發出急速,追殺那些羅剎侯爵,又是一連鎮殺七位。其中,有兩位羅剎侯爵,竟然自爆聖源,想要與張若塵同歸於盡。

張若塵則是施展出空間扭曲的手段,將自爆之後的毀滅力量,轉移到了別處。

自爆聖源,根本威脅不到他。

「好強大的力量波動。」

突然,張若塵察覺到危險的氣息,停止殺戮,打開了眉心的天眼,向著東方天空望去,看見,四百裡外,羅剎族的侯爵,竟然又組成一座九九歸一大陣。

並且大陣在八十一位侯爵的全力催動之下,運轉了起來,打出一道雷電攻擊。

那是一根數十丈粗的雷電光柱,很像是一條閃電組成的河流,以百倍音速,攻擊向張若塵。

速度太快,根本來不及調動空間力量。

張若塵長嘯一聲,激發出百聖血鎧,同時雙手分開站成弓步,雙手抓起豐碑盾,調動全身的聖氣,注入進盾牌的內部,激發出豐碑盾的圓滿力量。

盾牌中,釋放出源源不斷的雷火,與雷電光柱碰撞在了一起。

……

(抱歉,今天更新的太遲,不過,總算是補上,明天的兩章不會少。)

特別消息!!宅男福利漫畫(你懂的)盡在公眾號xlmanhua歡迎關注收看!

言情閱讀網址:m. 這些天里,不斷有人從林子里跑了出來,驚擾黑山子頭的安危。

黑山子頭目前已經有38戶人家,人數兒已經到達了400人。

上面已經傳來了命令,讓警惕天花傳染,所以他們只好對來人進行防範,不允許收留任何一個人,以前這些人可能是寶貴的財富,現在卻是禍患。

「瘦猴,你和三兒去背那個黑瞎子,今晚咱們開開葷。」

王淵指揮道。

「好,不過說好了,這次熊鞭讓我吃,上次也不知道哪個小子他媽的把我的那份給吃了,這次誰也不可以給我搶。」

旁邊的人嬉笑起來。

有人還逗趣道:「瞧你的模樣,也沒多少東西啊,整天就你他媽搞得響。」

瘦猴一臉得瑟的模樣,嘲諷道:「瞧瞧你們那點出息,也就一個脫褲子的時間,不是吹牛,剛開始抓到那個婆娘的時候,那是死也不從,還整天想著為他丈夫報仇,你們再看看現在,那是一個服服帖帖,老子指東,她不敢往西,肚子里還懷了老子的孩子。」

其他人笑罵:「瘦猴,還給你臉了,若不是村裡幫助你,你小子連家都養不住。」

瘦猴臉色一囧,硬著脖子說道:「我這是為國效命,這可是朝廷的政策,多生崽子,才能更好的守護咱們村,再說了能者多勞嘛。」

瘦猴可謂是黑山頭子風雲人物,每家每戶都有一些奴僕和女奴,可是誰也比不過瘦猴,每次分戰利品,不要別的,只要女人和事物,平日休息的時候,整天窩在炕頭上,日天日地。

「別鬥嘴了,趕緊幹事。」

王淵假裝踩了一腳瘦猴,瘦猴撓撓頭,嘿嘿陪笑:「馬上干,馬上干。」

處理完事情之後,大家開始返回村裡。

當然他們是不可能進村兒的,他們相當於是「志願者」,來守護村裡的安危,既防止生殷人的侵犯,也要對天花病人進行一些處理。

他們在村外的村口處,簡單修繕了修繕以前留下來的破神廟,就當臨時的駐紮位置。

不愁吃不愁喝,每天都有人去林子里打獵,有魚有野果子,還有一些野獸肉,吃得他們嘴都淡了。

剛坐下,美滋滋的圍著火堆烤肉,噼里啪啦的,王淵咕嘟嘟地喝了一碗美酒。

「哎,別搶,這是咱們村自己釀的酒,就三四罐。」

「你們給我省著點喝。」

王淵抬手勸道,說實話,生活水平也越來越高,周圍的殷人都不敢冒頭兒了,這大片的地全歸黑山頭獨自擁有。

糧食富足,肉也不缺,除了日子有些單調以外,他們已經十分知足了。

所以嘛,自己偷偷用玉米釀了一些酒。

明面兒上還受國家管控,這是以前大明的法律規定,為了減少糧食損耗。

酒鹽之類的,全歸朝廷管著。

這裡天高皇帝遠,也沒多少人管控,漸漸就有人把目光落向了酒。

「唉,這日子剛有些起色,怎麼就突然爆發了瘟疫。」

「嗐,這世道啊,誰也弄不清是咋回事,前些日子,我去追捕那個麋鹿,偶然發現一個林子的村落,也和咱們一樣,他們是剛剛歸順了咱們大明,好不容易安頓了下來,我這一看,村裡到處掛著白布,應該是死了不少人。」

王淵的目光恍惚,眼神搖曳不定,別看自己站了出來,其實對這個天花他也是害怕啊,這可不是鬧著玩兒的事情,稍不慎那就見了閻王啊。

嘴上他還安慰道:「別想那麼多,好好乾自己的事,這些讓那些朝廷的大官們去想吧,操那麼多心幹什麼,咱們呀,就老老實實的守一個月,這個病沒準很快就過去了。」

瘦猴一臉無所謂的模樣,自己在那兒吭哧吭哧的吃著熊鞭,嘴裡咕弄道:「你們呀就是自己嚇自己,該吃吃,該喝喝,反正我這一生知足,我老王家反正有后了。」

嘚,瘦猴是心態最穩的了。

「快點吃,吃完了兩個人去外面守著,等這件事情過去后,我帶你們去城裡見見世面。」

這話一說,人們的眼睛立馬亮了起來。

「哥,聽說城裡的姑娘特別水潤,尤其是那貴族出身的,是不是真的?」

王淵還么有說話,瘦猴就又受到群嘲了。

指的是曾是貴族出身的女眷,後來被判罪,成為了「特殊的女人」

「等你親自嘗試一番不就知道了,別廢話,趕緊守夜,明天還要幹事呢。」

眾人各司其職,火焰燒得噼里啪啦的時大時小,眨眼間呼嚕聲此起彼伏,同時還伴隨著嘎吱嘎吱的磨牙聲。

第二天早晨,王淵是被吵醒得,他迷迷糊糊得睜開了雙眼,三個身穿戰袍的明兵,手持寒光凜凜的寶劍,雙眸鋒利,神情堅毅。

王淵打了個激靈,腦海瞬間清醒,連忙站立起來,其他的人也發現了這一狀況,也緊張兮兮地站起來。

「軍爺,你們這是?」

王淵陪笑道,不過想到自己的身份,腰也挺直立了不少,畢竟咱們也算是真正的大明人了。

「你們是黑山子頭村的?」

「是。」

王淵回過神來,連忙從懷裡掏出一份類似於文書的東西,這類似一份路引,也是一份身份證明。

為首的明兵接了過去,低頭看了幾眼,目光落在那個身份欄,嗯~明人,而且身份不低,是黑山子頭的副屯長。

他的神情變得緩和起來,嘴角含著微笑,溫和道:「我是關內軍曉武衛麾下,奉羅將軍和朝廷之令,特來指導黑山子頭接種事宜。」

關內軍已經實際獨立,從五衛中分離出來自稱一派,直接接受五軍大都督管控,不用再彙報到五衛而在傳遞給大都督。

兵力急速擴招,在編3萬人,實際人數可能會更多,設立了6個衛所,曉武是其中之一。

「接種?」

「沒錯,太醫們已經找到了防止瘟疫的方法,為了避免進一步擴大,分派各個士兵前往各個地方,今後這個半月內,我們要對黑山子頭進行指導。」

「可以防治,那真是太好了。」

王淵驚喜道。

「什麼方法,就是什麼接種嗎,怎麼接種?」

。 被雲裳容噴了,三個女人的臉上一下子變了色,卻忍著沒有說什麼,謝毅強三個男的則是沒有一點不高興的樣子。

謝毅強還笑呵呵地說道:「沒有裳容妹子一起,感覺是一點意思都沒有,我門三就過來找裳容妹子你了。」

蕭毅在看到三人時,就看出三人的身份不簡單三人的二代,那三個搽胭抹脂,將自己打扮的香噴噴的女人,有著後世幾十年社會閱歷的蕭毅一眼就看出,都是那種寧願在寶馬車裡哭,也不願意在自行車上笑的拜金女。

被雲裳容這麼噴三個男人不僅沒有一點生氣,那謝毅強反而還笑呵呵的說著討好雲裳容的話,這讓蕭毅很是驚訝。

這說明雲裳容的身份,肯定比三個男青年更深厚!

蕭毅沒有想到,這個主動找上來,幾分鐘之內就和劉靚穎成為了,親密無間的好閨蜜的雲裳容的背景,居然這麼深厚。

雲裳容一臉嫌棄地說道:「起開,我現在只想和我新認的妹妹聊天,沒心思搭理你們,哪裡涼快你們就趕緊給我去那裡待著,別打擾了我和妹妹聊天的興緻,要不然別怪我不給你們三個傢伙面子。」

習慣了雲裳容的這種說話方式的謝毅強三人,並沒有將雲裳容這話當真,滿面笑容地說道:「裳容妹子,我們也是覺得其他人沒有意思,想過來和裳容妹子你聊聊天而已,你用不著趕我們走吧。對了,你是不是應該給我們介紹介紹,你的這兩位新朋友和我們認識一下啊?」

雲裳蓉呵呵笑道:「呵呵,謝毅強你們三人是什麼德性,你們自己不清楚,我還不清楚嗎?我為什麼要將我的朋友介紹和你們認識?」

雲裳容這話太傷人心,太不給面子了,剛才還笑呵呵的謝毅強聽了這話,臉上終於露出了一絲不高興的神色。

「雲裳容,我們只是想認識一下你的新朋友,然後和他們也成為朋友而已,又沒有什麼惡意,你不想介紹他們給我們認識,可也用不著說抹黑我們的話吧?」

這幾年劉靚穎也跟著蕭毅見識了不少大場面,已經不是以前那個見到大場面就感到心慌的女孩了,她不想讓自己才認識的姐妹為難。

於是主動站起來對謝毅強幾人道:「我是劉靚穎,他是蕭逸。非常感謝你們的賞識,能和謝公子你們成為朋友是我們的榮幸,不過我和裳容姐剛剛認識,我們姐妹倆有很多不能讓你們男生聽的私密話要說,所以還請謝公子你們諒解……」

謝毅強的家世雖比雲裳容家稍弱,但在燕京這地方也屬於最頂級的家族之一。

世界就沒有相同之人,所以紈絝們那喜好也各不相同,謝謝毅強最大的喜好就是女人,白領麗人,藍領佳人,清純學生妹,艷麗女星……

總之謝毅強身邊從來就不缺女人,今天他帶在身邊的這個女人,就是一個很有名氣的香江二線女明、星。

謝毅強閱歷過無數各種各樣的女人,在看到劉靚穎的第一眼時,劉靚穎那比他身邊帶著的二線女星漂亮很多的倍的容貌,以及還顯青澀卻清純的神態給驚訝到了。

謝毅強沒想到今晚這慈善會上,竟然還有如此仿若不沾染塵世煙火氣息,美麗的像從天上下凡的小仙女一般的女孩。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