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是換成正統修真者的話,自己現在已經能釋放一些低階法術了,但自己的八九玄功是體修,根本沒有什麼法術可言。

Home - 未分類 - 要是換成正統修真者的話,自己現在已經能釋放一些低階法術了,但自己的八九玄功是體修,根本沒有什麼法術可言。

走法術、符文、煉器、占卜等等手段的這些修真者,在他的認知中,全部屬於悟者道修真者。

而自己體修,則屬於行者道!

行者道,靠的是以自身身體對抗任何來犯之敵人!

他估計,在集訓後期,王戰應該會講解關於超凡者的事情。

緊張的訓練經過十天時間后,比賽開始了!

每個人都摩拳擦掌準備一鳴驚人!誰都不想成為被拋棄的那個人。

武道室內,比賽擂台上!

「轟!」

杜飛猙獰一笑,砂鍋大的拳頭直接轟飛了比賽對手,這一幕讓所有人目瞪口呆!

「超凡者!他肯定是超凡者!」

「只有超凡者才能發揮出異於常人的力量!」

「天哪,我們之中竟然隱藏着超凡者!」

所有人都在震驚中,羅華趁機看了看王戰的反應,卻發現對方已經神色冷峻,毫無波動。

似乎對於剛剛發生的一切,他早已知曉。

「本次比賽,杜飛勝!」

裁判高聲喊道。

杜飛扭動着脖頸走下擂台,坐在凳子上閉目養神。

「下一場比賽,高月對戰韓飛!」

兩個年輕人走上高台,互相忌憚地盯着對方,誰都不敢先出手,生怕對方也是一個超凡者!

「十秒內不動手,全部淘汰!」

王戰在最高處冷冷地說道。

隨後名叫韓飛的年輕人咬牙之下沖了過去,對手也是把心一橫,瘋狂地攻了上去。

砰砰砰!

下一刻,拳拳到肉的比賽開始了,二人體格差不多,又是師出同門,隨意比賽看起來異常激烈。

剛猛的拳頭揮舞,成片的汗水揮灑,屬於男人之間的戰鬥頃刻間爆發!

所有人都目不轉睛地盯着比賽,這,才是比賽!

二人纏鬥許久,最後還是韓飛略勝一籌,艱難地拿下比賽!

隨後接連十場比賽,都挺正常的,沒有遇到超凡者。

台下的人鬆了口氣,超凡者不多見,或許沒了四十人裏面沒有了。

「下一場比賽,羅華對戰銀狐!」

羅華睜開雙眼,一股凌厲透視而出,他走到擂台上,望着對面的銀髮年輕人。

對方跟李朝華那個少女一樣,都有着一頭銀色長發。

「比賽開始!」

下一刻,二人同時猶如獵豹一般撲向對方!

「砰!」

二人的身體在衝鋒的過程中高速相撞,發出巨大的震動聲!一圈塵土的波動從二人身邊擴散出來!

這一刻所有人都面色一變,包括羅華和銀狐!

「二人,竟然都是超凡者!」

「天哪,幸好他們兩個遇上了!」

「嗎的,還能不能玩了,到底誰都是超凡者,自己站出來,我們自動認輸行不行?」

「想不到,你也是超凡者!」銀河咧嘴一笑,隨後他腳下一踏,整個人在半空中輪了一圈,最後小腿接着加速力猶如鋼鞭一般朝着羅華抽來。

羅華面色平靜,剛剛他根本沒動用真氣,對方的力量跟自己算是旗鼓相當。

自己要是動用真氣的話,那對方根本不是自己的對手!

但他此時不想贏得那麼快,這次第一次遇到旗鼓相當的超凡者,他想試試對方又什麼古怪!

他不相信,超凡者的本事,只有增強的身體素質!

羅華雙臂交叉護住自己的頭,同時腳下一扭,腳上猶如離地炮彈一般驟然而起,朝着對方腹部斜著踹去。

銀狐雙眼中閃過一道狠辣,竟然不退,朝着羅華手臂抽去。

要知道,就算這次雙方的攻擊落實,吃虧的是他!

他抽在羅華胳膊上,而羅華踹的可是他的腹部!

砰砰!

二人一觸即發,羅華感覺自己的雙倍被震地微碼,不過真氣運轉之下不適的感覺瞬間消失。

而對面的銀狐則眉頭緊皺,微微彎腰,但很快他也調整了過來!

「爽!再來!」

銀狐宛如瘋子一般哈哈一笑,腳下用力一踏,再次沖了過來。

羅華雙臂形成交叉,緊緊護住自己的頭顱,仔細觀察這對方。

對方的攻擊強度,相對於普通人來說是夠了,但對於有着真氣的自己來說,完全不夠看。

只要不是一擊之下把自己打的不能動,那自己的真氣自動修復下,都能復原!

砰砰砰砰砰!

擂台上,在別人看來,完全是銀狐在壓着羅華打,那狂風驟雨般的拳頭瘋狂落在羅華身上,看的人頭皮發麻!

「羅華大哥!」朱明擔憂了起來。

「不用緊張,你看羅華雖然在挨打,但身形基本沒動,他還穩得住。」

「他在等待機會,一擊必殺的機會!」

旁邊的杜飛笑着安慰道。

五分鐘后,就連銀狐自己都懵逼了,打了這麼長時間,對方咋還能扛着?

「我說,你再不用你的底牌,你就要輸了!」

忽然,羅華的聲音淡淡地傳來,帶着一股極端的自信!

銀狐楞了,幾個意思?

底牌?自己還有什麼自己不知道的底牌么?

「好吧,既然如此,那我就逼你用!」

下一刻,正在他拳頭要落在羅華身上的時候,卻發現自己的手,被猛然抓住了!

那隻手上的力量極大,還帶着一股滾燙,猶如巨大的老虎鉗一般,死死地咬住自己的手,動彈不得!

「你!」銀狐大驚,不可思議地望着羅華,對方怎麼一下子,力量變得這麼大了!

「用出你的底牌吧!超凡者!」

羅華露出一口白牙,體內真氣瘋狂運轉,全部朝着腿部灌注而去!

下一刻,他的腿彷彿流星追月一般拔地而起!帶着獵獵風聲轟然砸在銀狐的側腰上!

「轟!」

銀河整個人騰空而起,但隨後羅華手上用力一拉,已經在半空中的銀狐被拉了回來。

接着,羅華的拳頭奔雷而至,轟擊在銀狐的胸口。

這次他鬆開了手,想給對方使用底牌的機會。

但望着銀狐的身體彷彿炮彈一般直愣愣地飛出,砸在了牆壁上,停頓了一兩秒才跌落在地上。

打人如掛畫!

全場寂靜。

羅華自己都懵逼了,對方咋還不用底牌?

「你他媽,有病,第一第二序列超凡者,有個毛線底牌啊!」

「噗!」

銀狐怒吼一聲,噴出一口鮮血,直接昏迷了過去。

所有人都望着羅華,不知道剛剛發生了什麼事情,明明銀狐在壓着羅華打啊,為什麼忽然之間,銀狐就飛起來了那?

王戰面色依舊平靜,似乎下面比賽的,哪怕都是超凡者比賽,對於他來說也是小孩子過家家一般。

「本次比賽,羅華勝!」

7017k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戰博慕若晴》第532章孫海青是若惜的棋子 馬加和沿岸,延綿十幾里的蒙古帳篷,數不清的牛羊懶洋洋的趴在地上曬著冬日溫暖的陽光。

裊裊升起的煙火夾雜著羊肉的香味瀰漫整個部落的上空,濃烈的膻味要是讓不習慣的人聞了,恐怕會忍不住作嘔。

當然這對於蒙古人來說是不存在的,牛羊就是他們的主糧,從小吃到大吃到死都不會覺得膩味。

部族內的中心位置是一座碩大的帳篷,自然便是達延汗的主帳,此刻主帳內載歌載舞,溫暖如春。

達延汗巴圖蒙克粗壯的手臂摟住一名俏麗的漢人姑娘,醉眼朦朧的盯著正在舞蹈的女人們,似乎在考慮是不是開上一場無遮大會。

七歲繼承達延汗汗位的巴圖蒙克絕對算得上是草原上的一代雄主,儘管沒能恢復祖上的無上榮光,但是這些年在草原上東征西討,征服瓦剌,超過七成的部落選擇了歸附。

身為草原之主,巴圖蒙克和他的祖先沒有什麼兩樣,這輩子或者說刻在骨子裡面的念想就是南侵中原,讓中原的花花江山成為自家的牧場,讓萬萬漢民在他的淫威之下瑟瑟發抖。

然而巴圖蒙克也知道,以如今他的力量根本不可能入侵中原,能在邊境打打草谷,劫掠到足夠多的漢民供他奴役就已經很不錯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