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散散吧,別在這屋裡擠著了,老聶需要休息現在。」

Home - 未分類 - 「大家都散散吧,別在這屋裡擠著了,老聶需要休息現在。」

狹小的屋子裡,陳設簡單但非常整潔,木質的板床之上,聶良正安靜的躺著,咳嗽已經緩解,但臉色依然不好,雙目緊閉呼吸也有些急促。

原先圍觀的鄰居們見沒什麼事了便各自散去,屋子裡留下了聶小雨,還有趕回來的聶家媳婦,福伯和聶良四人。

「福伯,爹爹得了什麼病,現在是好了嗎?」

見父親不再咳血,單純的小雨自以為父親的病痛已經得到了治癒,心中對福伯感激同時也對這位老人給父親喂服的白色藥丸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福伯,阿良他這是怎麼了?一直好好的身體,怎們一下子就病成這樣?」

一旁的婦人卻是知道自己的丈夫並沒有被治癒,只是通過服藥緩解了癥狀,看著福伯凝重的神情,不由的心中一緊,趕緊抹去臉上的淚痕,向老者詢問到聶良的情況。

「唉,他這是得了肺病,而且已經很久了,現在我估計整個肺都已經壞的差不多了,我暫時用藥緩解了他的癥狀,但是想要治癒,根本不可能啊。」

善良的老頭猶豫了許久,還是將這殘酷的噩耗告訴了面前的母女,床上的漢子命不久矣,他實在不忍心再欺騙這家可憐人。

老者的話讓婦人再也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直接癱坐在地上,她不懂為何自己一家拼了命的生活,卻依然遭此不幸,老天究竟為什麼要這樣懲罰他們。

「福伯,真的沒有辦法救爹爹了嗎?一定有的對不對,小雨不想爹爹走。」

看著拽著自己袖子的小女孩,福伯的內心也是無比難受,這到底是造了什麼孽啊老天要這麼對待這一家子,他們只是想活下去,這有錯嗎?

「也不是沒有,只是……」

聽到福伯的話,小女孩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來,趕緊纏著老者詢問要怎麼樣才能救下自己父親的性命。

「這種程度的肺病,尋常的藥材已經沒有能力挽回了,但是那些真正的丹藥可以,據說有一種叫做玉屏仙靈丹的高級丹藥就專治你父親這種肺病,但是那價格,簡直天文數字,根本不是我們這些平民能想象的,所以我先前也沒有說。」

小女孩眼中的希望剛剛升起,就被福伯的話狠狠地潑了一盆冷水,窮人家的孩子早當家,她非常明白福伯嘴裡的天文數字意味著什麼,意味著就算自己拼了命去努力幾輩子也可能賺不到這些錢。

「福伯,在哪裡可以買到這種丹藥?」

老者此時也是一臉憂愁,仔細的給一旁癱坐的婦人把了把脈,發現只是悲傷過度造成的氣短,這才有些放心下來,冷不丁的背後傳來一聲詢問。

「百草堂應該能買到,不過也不一定,這種程度的丹藥我也從來沒見過,唉,小雨,你去哪?小雨……」

在老者的錯愕中,聶小雨又一次猛的扎進了外面的傾盆大雨之中,此刻的清瀾城,顯得如此清冷,不近煙火…… 所有參賽選手都必須在規定時間提交作品,如果延遲提交作業,會被視為自主放棄總決賽,前面獲取到的名次與榮耀全部作廢。

所以最後一場比賽不僅比的是創作能力,還有效率,只有在限定時間內創作完整而又完美的作品的參賽選手才能獲得較好成績。

而這最後一次比賽選題也是很開放的,談談自己對柴米油鹽姜醋茶的感悟與思考。

就好像每個人心中都有屬於自己的哈姆雷特一樣,每個人對同一個事物的理解都不盡相同,這不僅人生閱歷有關,還跟自己的世界觀有聯繫。

那按照這個思路來說,每個人的作品都是獨特的,那應該通過什麼來評判一個作品的優秀與否呢?又如何評價出冠亞季軍的?

這些問題不難回答的,雖說審美具有差異性,但也有不少符合大眾水平的點,比如說文章的思想深度以及其構造的意境,還有其帶來的現實意義。

當然,還有一個較為普遍的方法就是,文章的語言的運用是否優美,或者具有很強的邏輯性`嚴謹性。

不過,也存在一個特殊的情況,有的作品會具有爭議性,它可能不怎麼符合主流,但具有超現實性,簡單來說就是思維方式具有先見性。

在總決賽創作時間結束時,響起了主持人的提示音,請所有選手立刻提交好作品,切勿再動筆,否則後果自負。

溫軟按照流程操作,提交了自己的作品,然後就依照秩序,呆在了選手固定休息的場所,等待最終的結果。

在這裡還有許多參賽的選手,有的面帶微笑,很是輕鬆的樣子,有的則是緊張地在原地踏步,像極了一隻無措的小螞蟻一樣。

還有的則是在交流這次作文的選題,以及自己的相關理解以及構思

「你寫完了嗎?這次比賽發揮得怎麼樣?」一個女生問她旁邊的女生。

「寫完了,不過感覺這次有點沒有把握,構思有點亂七八糟的,也不知道最後的得分會如何。」被問的女生有些焦灼,看得出來,對於自己的表現不滿意。

「我感覺還好啦,這次的題目不是很難,自由發揮的地方比較多,提筆就能開始寫了。」問問題的女生一副勝券在握的模樣。

「啊?真的有那麼簡單嗎?為什麼我覺得這次題目很難切入,不知道該如何下手。」被問的女生提出了自己的疑問。

她都有些自我懷疑了,為什麼自己感覺挺困難的,別人卻覺得如此的簡單,隨隨便便就能把一篇文章寫下來一樣。

難道是自己太過於差勁了,無法適應這樣的題目難度嗎?還是對方的實力跟自己無法比,遠遠高於自己,所以讓表現一般的自己產生了自卑的情緒。

「我覺得真的還挺簡單的,我一看到題目的時候,還感覺像是日常的練習作文一樣,根本就不用思考,也不用耗費太多時間去構思布局整篇文章。」

女生依舊眉飛色舞,她自我感覺相當良好,自己創作的文章很輕鬆就完成了。

被她這樣一說,本就陷入自我懷疑中的女生,越發沮喪了,知道這次自己估計是不理想的成績了,也不知道回去該怎麼交代。

她這次能參加華帝作文大賽,也是有一定的機遇的成分,當時自己只是作為一個候選人,沒想到卻被因緣巧合下來參加華鼎作文大賽了。

而參加滑冰作文大賽的初賽,半決賽,幾乎都是一好運氣僥倖過了,才最終到達了決賽,與來自華國各地的參賽選手們一同競爭冠亞季軍。

她覺得自己像做夢一般,能參加華鼎作文大賽,對於以前的自己而言,只是一個遙遠的夢,遙不可及的夢,是無法觸摸的。

但誰能想到,就是這麼個不可能的夢,在某一天實現了,她站在了這個光芒四射的比賽現場,和來自全國各地的優秀參賽選手們一起。

在這裡聚集了許多非常非常優秀的人,還有令人心生敬仰的導師群體們,這些都是她心生嚮往的。

在進入最後一場比賽的時候,她其實是很緊張的,因為她不知道自己最後能否取得好的成績,能否面對那些正透過線上直播為自己加油打氣的家人們。

但同時她又是覺得慶幸的,讓她能夠切身的經歷這些,站在這樣的大舞台下,在許多人的關注下,創作自己的作品。

而且還會有導師對自己的作品進行評級打分,如若表現優異的,還可能得到老師的指導,這是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

所以當拿到選題的時候,她腦袋其實有些稀里糊塗的,並沒有保持一種非常冷靜的狀態,直到旁邊的人都紛紛動筆了,她更著急了。

連忙抓起筆,就開始創作自己的作品,只是現在回想起來,她都有些記不清楚自己到底寫了些什麼,寫的又如何?

她只能大概的感受到自己那時候的慌張,以及不知所措,腦袋一片空白,手掌心冒汗。

本來就已經感覺有些不妙了,這時候又有人問她發揮的如何,又說這次選題比較簡單,她更加沮喪了。

雖然知道自己的實力不佳,但能夠走到今天,她也是有過奢望的,希望自己能觸碰到那耀眼的榮耀。

她一直陷入到了自己的世界中,充滿了沮喪的情緒,顯得尤其的頹廢。

直到主持人的聲音響起,一個熟悉的名字被報出來的時候,她才猛地從自己的世界脫離出來。

她抓住了之前和自己談話的女生的手臂,然後急切地問道:「第三名的名字剛剛報的是什麼?叫什麼名字?」

她的動作過於突然,和她談話的女生被嚇了一跳,吐槽道:「叫李微的,又不是你,幹嘛這麼大驚小怪的?嚇死我了,你知不知道?」

李微有些抱歉,但她還是想證實一下自己剛剛聽到的,所以繼續追問道:「道歉,我不是故意的,第三名是李微?微笑的微嗎?」

女生翻了個白眼,然後指了指主持人身後的大屏幕,沒好氣地說道:「你眼瞎嗎?不知道自己看嗎?吶,就是上面的那個名字,有啥好激動的?」

女生還以為自己會是第三名,沒想到第三名竟然是這個叫李什麼微的,她有些討厭這個名字,總覺得是這個李微搶了自己的第三名。

她雖然也是自信的,覺得自己發揮的不錯,大概能拿個季軍的,但是季軍以上她是不敢想的,畢竟有太過優秀的人存在。

可是現如今第三名的獲得者報出來了,卻不是自己,這讓她如何不氣呢?簡直要當場暈厥了。

然後這旁邊的這個死丫頭又晃她胳膊,把她人都要嚇沒了,火氣也跟著上漲了,所以說話都帶著一股嘲諷的味道,好像一隻渾身都是刺的小刺蝟一般。

她自我感覺比旁邊的這個小丫頭要厲害的,她前面還是一幅要死的模樣,發揮的尤其的糟糕,現在又大驚小怪的,真是沒見識!

李微也沒有介意女生的不好言語,她開心地說道:「是我耶,我就是李微,我是第三名,我的媽呀!好像在做夢一般。」

她感覺自己從地獄升到了天堂,內心充滿了喜悅,誰能夠想到最後一刻,自己竟然會被救贖,獲得了季軍,華鼎作文大賽總決賽的季軍。

這樣的含金量是挺不錯的,中考能夠加分,與此同時,也為自己的人生履歷上書寫了濃墨重彩的一筆。

女生滿臉驚愕,她沒有想到旁邊的這個死丫頭,竟然獲得了華鼎作文大賽的第三名,而自己什麼都沒有,一定是她搶走了她的第三名。

「你不是說你發揮的不好嗎?為什麼還獲得了第三名?你是不是買通了評委?這裡面一定有內幕!是你搶了我的第三名。」女生嫉妒地說道。

不可能,這一定不可能的,比自己差勁,那麼多的小丫頭竟然還獲得了第三名!有內幕,絕對有內幕!

李微有些懵了,獲得獎項的喜悅之情也被沖淡了不少,更多的湧上了一股不知所措。

她連忙擺了擺手,然後搖了搖頭,說道:「我也不知道為什麼,但我沒有買通評委。」

她雖然自我感覺自己沒有發揮好,但她對自己的所作所為也是相當清楚的她沒有買通評委,沒有啊!至於為什麼會得獎,她也不清楚。

因為她創作的時候,只是跟隨了自己的本能,然後陷入到了一種難以言喻的境地,就好像筆有自己的思考一樣,咻咻咻地完成了自己的作品。

「你還不知道?你就是作弊,你一定作弊了!你敢作弊還不敢承認!你就是不折不扣的小人!你有什麼資格來參加華鼎作文大賽?你就是華鼎作文大賽的污點。」

女生的言語越發的偏激了,甚至都想動手掐李微的脖子了,整個人陷入到了一種瘋癲的狀態。

李微這個時候也察覺到了不對勁,眼前的女生的眼神太過……瘋,就好像是一個患有神經性疾病的病人一樣。

她急忙躲閃了,不料女生卻還是撲了過來,嘴上嘟嘟囔囔,罵罵咧咧的。

「啊——」李微尖叫了一聲,也引起了所有人的關注,幾乎在同一時刻,無數個攝像頭對緊了這邊,將接下來發生的一幕都拍了下來。

一個女生騎在另一個女生身上,拿著一個小髮夾,瘋狂的戳著身下女生的脖子,血流了一地。

因為事情發生的太過突然,安保隊伍也沒來得及做出必要的反應,女生的尖叫聲持續迴響著。

終於,大家都意識到了,這是出事了。

警衛連忙的趕了過來,制止了這一場慘劇,將行兇的女生制服了,另外受傷的女生,也被送到了醫務室,進行了緊急搶救,以及包紮傷口。

行兇的女生依舊是一幅瘋癲的狀態,嘴裡不斷地喊著:「我才是第三名……我才是,是她搶了我的名次,是她先作弊的。」

女生笑了一下,繼續說:「哈哈哈哈哈,你們都幫她!一定是都被她收買了,我沒有犯錯,我只是為自己主持公道罷了,你們放開我!是她先違反規則在前。」

她的笑聲太過滲人,很多膽小的人都身體顫抖了一下,不由自主地往後退了好多步,甚至想要逃離現場,逃離這場慘劇。

不過發瘋的女生還是被帶了下去,送進了警察局,進行了短暫的扣留,等到李微醒過來之後,才能進行下一步的取證調查。

誰能想到這一屆的華鼎作文大賽,竟然會以慘劇收場,所有的媒體都瘋狂報道了這一事件。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雖然血殺部落被覆滅,但大老闆很清楚,只要自己能夠得到那盒子,有了幕後二爺的支持,再創血殺部落輕而易舉!

甚至,二爺一開心,幫他創建的血殺部落,比之前更強大,更穩固!

二爺的實力,他僅僅見過冰山一角,便覺恐怖如斯!

只要二爺滿意,他無論想要什麼,都能得到!

但前提是,他必須得到這盒子,並且親手交給二爺!

「你先把盒子給我。」

大老闆森冷地道。

陳天龍抓着盒子,沉聲道:「我把盒子給你,你把我妹妹還給我!」

「別討價還價!」

大老闆忽然厲喝一聲,接着將火把向陳穎兒所在的方向揮舞了一下,火星亂飛,陳天龍嚇得心都顫了顫。

「現在是我的主場,我讓你先把盒子給我!」

雖然明知道將盒子給大老闆,大老闆也依舊有出爾反爾的可能性,但誰讓陳天龍投鼠忌器了呢?

他決不允許陳穎兒受到一點傷害,絕不。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