領域蔓延,直至攀上那名恆星級九階腳下,感受着領域帶來的束縛,臉色突變。

Home - 未分類 - 領域蔓延,直至攀上那名恆星級九階腳下,感受着領域帶來的束縛,臉色突變。

「現在才反應過來?」

石樵呵呵一笑,羅華能用純粹的肉身力量掙脫他的領域是不錯,但這並不代表他領域弱。

要知道,羅華的肉身何等強悍,其修行的功法乃是洪荒世界中,數一數二的練體之法:八九玄功,修至深處,即可肉身成聖。

這等修鍊出來的肉身,豈是尋常恆星級九階能與之相提並論?

「晚了!」

由於領域的束縛,使那名恆星級九階無法逃離,只能眼睜睜看着石樵的石棍砸向自己的天靈蓋。

「救我!」

在其滿臉猙獰,眼中流露着不甘神情下,石棍轟然砸碎頭顱,白色的不知名液體濺出。

而羅華那邊,依靠強悍的肉身,再加上三尖兩刃刀的鋒利,灌輸靈力后,閃爍著紅色的刀芒劃過一道弧線,朝着數名恆星級九階襲去。

赤紅色刀芒輕易掠過周圍數名恆星級九階,在速度極快且鋒利無比的刀芒下,身穿一襲黑衣,表情嚴肅但又滿是自信的武者、精神念師們,個個頭顱被削飛,腦殼炸裂腦漿蹦飛。

他們一個個在死之前,護目鏡下的雙眸中都滿是驚恐。

「這怎麼可能!」

自信在不遠處觀望的青年、少女都震驚瞪大眼睛。

那可是恆星級九階!

對面也只是恆星級九階,同一等級的強者。

怎麼會如此不堪一擊?

他們不知道,羅華修行的八九玄功,搭配上手中的三尖兩刃刀,戰力的恐怖。

也想不出來,這名臉上帶着絨毛的青年,領域居然領悟到三重。

要知道,尋常宇宙級的強者,才有可能產生自己的領域,宇宙級強者,尚且不能保證百分百擁有的東西,但這個石樵,卻是三重領域。

十二名恆星級九階,排開呈現包圍姿態的時候,看起來倒是不少。但在羅華與石樵兩人的全力攻勢下,在不到一分鐘的時間內,全部喪命。

「走!」

青年有些膽顫,連傳音下令給旁邊的手下,那名保護他們的恆星級九階精神念師。

手下連帶着青年,同時又要帶着那少女。

「不用管她,快走!」

青年沒有猶豫,直接說道。

「是。」

論地位,那少女比青年更低一些。而且這位保鏢也不清楚,對面那兩個變態速度能有多快,他如果帶着兩個人恐怕一個都逃不了。

想到這,保鏢直接帶着青年,腳踏念力兵器,迅速化作一道流光,朝着遠處逃逸。 陳明收住了拳頭,臉色詫異,沒想到是給葉玉做手術的醫術關曲。

按道理他早就應該下班了,現在回到了家中,但是現在看來,好像是在等著自己。

關曲渾身顫抖不已,額頭上面汗如雨下,齊刷刷的朝着地面滴落,心中慌的不行。

嘴唇想說什麼,又止住了,眼中都是驚恐之色,喃喃的說了一聲,「大師,我好想遇到鬼了,真的。」

「啊……」葉青剛剛才恢復了精神,此時見到關曲這樣子又說自己見到鬼了,立刻就嚇得驚叫了一聲。

陳明連忙將龍可雨放到了平治車後座上,護住了葉青,*了一下她的後背,示意其不要驚慌。

之前因為龍可雨的事情,他是遇見過鬼的,而且連傳說中的黑白無常都出現在了自己的面前。

若是關曲因為被鬼纏住的話,他倒是可以幫忙。

「你確定是遇到鬼了?他長什麼樣子?」陳明從平治車後備箱裏面拿出來了一塊毛巾,這是拿來擦車的,現在管不了那麼多了。

關曲渾身都是汗,連地面都浸濕了,一股奇怪的汗臭味瀰漫出來,很是難聞。

遞給關曲,讓他擦汗。

關曲接過毛巾隨意的擦拭了一下,臉部四周的汗水都擦掉,之前嚇得實在是太厲害了。

在徐濤離開之後,他家業不敢回,生怕牽扯到自己的家人。

逃也似的奔向了醫院裏面,不過他此時已經知道醫院裏面到處都是記者的狗腿子,搞不好還有其他的狗腿子,可能會威脅到自己。

看見醫院地下葉玉的平治車還在,猜測陳明也沒有離開,不知道為什麼他對陳明有一種特殊的好感,覺得他可以幫到自己。

而且之前那個「老大爺」問的也是葉玉陳明的事情,現在自己自然要找到當事人幫忙。

關曲擦完汗感覺心裏舒服了許多,之前那種恐懼感,消失了大部分。

不過眼中還是有些萎靡,這是被嚇的。

「好像,也不是鬼,就是……真的不符合科學常識。」關曲癱坐在地上,嘴唇顫抖的說着,說着說着,他腿腳也在微弱的顫抖,嚇得卓識不輕。

陳明有些尷尬,和葉青面面相覷,若不是鬼,那是什麼?

而且關曲還嚇成了這個樣子。

一個急診科醫生,什麼大場面沒見過,此時就算是一具被分屍的屍體擺在他面前,他都不帶喘氣的,絲毫不慌。

「等一下,現在我們找個安全的地方,此地不宜久留,你先跟我們走。」陳明感覺事情有些嚴重,看了看四周,發現時而有些人走來走去。

還是離開此地比較好。

三人上了平治車,直奔青禾大廈馳驅。

此時青禾商場人跡漸漸的減少,只見人們從裏面有些掃興的出來,沒有進去的。

在永城這樣的超大城市,自然有許多徹夜不息的店鋪,但是青禾商場為了管理,還是要在凌晨兩點的時候關閉,然後早上十點的時候才開門。

三人直奔青禾大廈頂樓,此地是整個商場的管理中心所在。

陳明帶頭,保安見到了也沒有一個敢上前問話的,之前陳明的那麼威風,還撤銷新增了一個總經理。

此時青禾大廈的各級員工,沒有一個不認識他的。

「陳總好,現在許同總經理就在總經理辦公室查賬,還有財務部法務部市場營銷部等等商場各級員工都在,沒有一個離開的。」保安隊長屁顛屁顛的跟在了陳明的身旁,給他帶路。

陳明笑了笑,沒說什麼,他對此也不奇怪,自己都指明了一個新的總經理了,保安要是都不認識自己,那才奇了怪了。

四人走進了電梯裏面,直奔頂層的總經理辦公室。

此時整個商場的管理人員都在那裏,甚至還有幾個店主代表,也跟在了許同的身邊。

此時許同威武不已,坐在老闆椅上,好像是個皇帝一般,盯着那些戰戰兢兢的管理人員。

幾個店主代表圍在了他的身邊,輕聲說道:『許總,之前李總的收了我們錢,這在各大商場基本都是行規,若是你一筆勾銷的話,我們日後給您的錢照舊,甚至還可以增加一部分,這樣我們店租抽成都少交一些,你也可以多拿一些錢,雙贏啊。』

「對啊許總,出來工作不就是為了錢嗎?只要有錢拿,不拿白不拿。」

「葉氏集團那麼大的集團,一個公司價值好幾千個億,青禾商場不過是幾億的市值,他們根本不會太在意的。」

……

許同心中此起彼伏,之前這些店主,可是說了,每年上繳給李周的錢,起碼超過了五百萬,有些年頭,商場生意好,給李周的錢甚至超過了千萬。

自己身為副總經理,這些錢一分都沒有拿到,每年拿着那乾巴巴的幾十萬薪水,雖然還算可以,可是二者比較起來,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但是表面上還是裝作一副波瀾不驚的樣子,甚至還冷哼了幾聲。

「你們夠了沒有?陳總安排我做新任總經理,那是看得起我,我怎麼能做這種缺德的事情,做人,要講究良心!」

許同講的頭頭是道,一副浩然正氣的樣子,讓人只以為是仁君降世。

「是是是,許總說的是。」

地下的各大經理戰戰兢兢的回答著,此時他們都站的腿腳發麻麻,但是許同一直不準下班。

他們這些管理人員,其實在晚上十點的時候就可以下班了,十點到凌晨兩點這段時間,其實只有少數幾個人值班而已。

但是今天整個商場,所有人都在這裏,簡直是破天荒。

陳明走到了頂層,看着指示牌,直接朝着總經理辦公室那邊走去。

保安隊長一副狗腿子一般,上前準備敲門,但是卻被陳明拉開了。

陳明直接打開門就走了進去。

這個總經理辦公室居然超過了兩百個平方米,寬大無比,他看了看四周,此時有着不少人聚集在這裏,但是也沒有顯得擁擠。

許同以為是秘書問出了一些什麼事情,之前他安排秘書去審問李周的,轉身問道:「秘書你……陳總,您來了。」

許同態度大變,馬上由之前一副掌控著模樣,變得好像是小弟遇到了自己的老大一般。

陳明淡淡的點了點頭,掃視了一下周圍,淡淡的說道:「李周呢?走了?」

許同馬上否定說道:「沒有,這小子怎麼可能讓他走,現在正在雜物室,秘書在審問他呢,不過這小子死活不說,好像還變得有些木訥,精神大變的樣子。」

陳明沒說什麼,這也是在他意料之中把,現在李周肯定是知道他逃不了法律的懲罰,閉嘴不說,等待援助律師來和自己商量怎麼讓自己的懲罰變得最低。

「去看看李周,這些人是……」陳明說道。

許同說道:「不用管他們,都是商場的員工。」

陳明看了這些人一眼,發現都要睡覺一般,困的不行。

「點點什麼東西給他們做夜宵吧,今晚上大家都辛苦了,每人……兩千塊加班費。」

陳明這話,好像是仙音一般,這些管理人聽見了立刻就來了精神,好像就是睡了幾十個小時那般,精神極好。

「多謝陳總,我們作為打工者應該的,公司出了問題,我們應該一起處理。」

陳明淡淡一笑,接着就出了總經理辦公室。

背後的管理人員立刻就嘰嘰喳喳的商量了起來。

「天哪,這個陳總好帥了,出手還闊綽,不知道有沒有女朋友,我要給他生猴子,愛死他了。」

「省省吧,沒有也看不上你,魚尾紋都出來了,不過真的大方,兩千塊啊,一周的工資了,沒想到一個晚上都來了。」

「嘿嘿,要是你今晚上跟我走,你可以再多一周工資。」

「滾,你什麼德行……」

來到了雜物間,這裏平時都是清潔阿姨放置打掃辦公室用具的地方,偶爾她也在這裏休息。

所以簡易的在此鋪了一個床鋪。

此時李周被困着蹲坐在地上,床鋪上有一個二十來歲的年輕男子,正在那裏打着呼嚕。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