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清開口。

Home - 未分類 - 姬清開口。

話剛說完,李敬已帶著姬清來到沙灘上空。

底下沙灘,很平靜。

李敬目光環顧四處。

「給我指個位置,那東西藏在沙子里,我沒找不到。」

「那裡,藏得挺深,大概沙地以下十米。」

姬清抬起一隻毛茸茸爪子指向左前方,道。

「我勸你多找幾個人過來,底下那隻妖被妖瘴嚴重侵蝕,其存在本身已是一種危害。你要不能秒殺它,讓它釋放了妖氣,這片沙灘可就被污……」

還沒來得及把話說完,她便見李敬眉飛色舞著抬起手。

「轟!」

一聲巨響。

在姬清獃滯的目光中。

一道水桶粗的雷霆砸落在沙灘上,瞬間洞穿了沙礫,深入地底。 第360章

放走了趙衛東,林壞也帶著駱飛燕返回到隔壁包廂。

劉耀華暫時沒動唐萱兒,在等趙衛東回來。

但唐玉婷卻是耐不住寂寞,站在鏡頭前,向那些媒體記者哭訴著自己的遭遇,以及痛斥唐萱兒跟林壞對她的『迫害』。

為了把戲演好,她哭得很是逼真,讓見慣了人生百態的記者們都不由得為之動容。

唐萱兒跟林壞這兩個禽獸啊!

簡直是毫無人性!

這世上怎麼會有這麼沒人性的人?

尤其是一個梳著大背頭的男記者,更是當場怒罵起林壞來。

林壞斜了那大背頭一眼。

這人是趙衛東娛樂公司旗下的員工,而趙衛東現在已經把公司轉讓給自己了。

也就是說,這個大背頭現在是他的員工。

員工敢罵老闆,還罵得這麼難聽,這工作干到頭了。

劉耀華見林壞一個人回來,卻是不見趙衛東,頓時疑惑:趙衛東呢?那小子去哪兒了?

那小子果然不靠譜,這個時候還玩消失。

不過他也不再浪費時間了,大手一揮道:「來人!把唐萱兒跟林壞抓起來!」

唐萱兒嚇得躲在林壞身後。

林壞不慌不忙,平靜道:「劉總管,憑什麼抓我們?」

劉耀華:「廢什麼話!憑什麼你不知道嗎?」

「你們聚眾吸食違禁品,現場證據確鑿,別再跟我狡辯了。」

林壞:「你什麼時候看到我們吸了?血液樣本採集完了嗎?」

劉耀華有些不爽,他原本可以直接抓人的,不用跟林壞廢話。

但現場有這麼多媒體記者在,他如果不拿出確鑿證據,還真容易落人口舌。

「哼,你還真是不見棺材不落淚啊。」

劉耀華沖工作人員打了個手勢:「他們的血液樣本都採集完了吧?」

採集的血液樣本,自然是包廂里的三個女人,唐萱兒,唐玉婷,還有馮秋月。

工作人員道:「已經化驗出結果了。」

劉耀華:「好,那就當眾念出來吧,讓這個林壞死心。」

工作人員拿起檢測報告,念了起來:「經檢測,唐萱兒和馮秋月的血液樣本呈陰性,也就是說,他們沒有吸食過違禁品。」

「而唐玉婷的血液樣本呈陽性,證明她在近兩個小時內,吸食過違禁品。」

唐萱兒長長吐出一口氣,頓時輕鬆了。

而馮秋月,從頭到尾連酒都沒沾一滴,她自然不用緊張。

至於唐玉婷,當場暴跳起來,眼珠子瞪得渾圓:「放屁!你們放屁!」

「你們是不是瞎了眼了,這都能檢測失誤!」

「我根本沒有碰過違禁品,我怎麼可能呈陽性!」

工作人員不滿地看了她一眼:「我們是專業人員,不可能犯這種低級錯誤。」

「你要是對檢測結果不滿意,可以進行第二輪複查。」

「不過我可以很嚴肅地告訴你,第二輪複查,你同樣會呈陽性。」

「吸了就吸了吧,像你這種死不承認的人我見多了。」

唐玉婷氣得差點暈過去。

她怎麼可能呈陽性,她根本就沒吸過啊!

劉耀華同樣難以接受這個結果,臉色難看道:「會不會是把樣本搞錯了?」

工作人員無語:「劉總管,我們做這一行十幾年了,怎麼可能會犯這種低級錯誤。」

「如果你對我們的工作能力表示質疑,大可以向上級投訴,我們會對整個檢測過程負全責。」

劉耀華的臉色更加難看了,他知道……工作人員大概率是不會出錯的。

可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趙衛東這狗到底是怎麼安排的!

怎麼辦?現在怎麼辦?

騎虎難下了。

他深吸一口氣,很快有了主意:「哼,你們雖然沒吸過,但和唐玉婷是同行人員,你們縱容她吸食違禁品,也是要承擔法律責任的。」

紫筆文學 「反正,黑羽就沒有把我們的死活當一回事!前往彩虹谷地這麼艱巨的任務,居然就給我們送來一張地圖紙……」一看到這卷只是地圖的牛皮圖紙,冥貓就忍不住抱怨。

灰蛇或許是習慣了他的嘮叨抱怨,沉默著不回應,於是不久,冥貓就止住了嘟噥,眼看著他給了虛默兩千個金幣,讓其前往港口處尋找船隻和水手。

虛默第一次拿到這麼一大筆錢,並被委以了特殊的任務,內心不免有些緊張。然而,到了港口,他隨意問了幾個水手打扮的人就問出了出路,原來,這東凌港不論是租船還是買船都不是什麼大事,只要有錢,任何船主都願意將船隻出租或出售,並會幫忙雇傭或搭配理想的水手人數,並且不會過問太多內容,這讓虛默辦起事來輕鬆簡單了許多。

不到一個時辰,虛默就用一個金幣買下了一艘兩層式樣的中型船,海雀號,此船配有兩個水手,隨時可以起航出發。

交易完成,虛默在船上來回逛了一下,剛想讓水手們待在船上候命,自己去把冥貓和灰蛇找過來,那兩個神出鬼沒的黑衣人已經出現在了船上。

「我們什麼時候出發?」虛默直截了當地問,他自然是著急的,想要找到諾蘭的心情隨著前往彩虹谷地的推進,變得越發迫切。

「放心,一分鐘都不耽誤。」冥貓回答。

「嗯,我們現在出發。」灰蛇接話。

「那太好了,看來你們有過行船的經歷,怪不得奈特要讓你們來陪我,沒有你們真不知該怎麼辦了……」

虛默絮叨還沒有結束,冥貓就出聲打斷:「派我們過來只是怕你死的不明不白,至於開船這事么,我們也沒做過,只能聽天由命了。」

「啊?」虛默眨了眨瞪大的眼睛,以求確認地問,「你們沒有開過船?」

「沒有,不過沒什麼好怕的,你可別忘了,這遊戲可是我們開發製作的——只不過開個船而已,有什麼難的?!」冥貓說著就抄起了袖子,向著船長室走去,灰蛇和虛默緊跟在後。

帶著信心滿滿地話,卻花了足足半個時辰,才將這艘海雀號啟動起航,這,還是在灰蛇的提點下……

灰蛇很快接管了船隻的船長職務,無視於冥貓在一旁上躥下跳地瞎指揮,他將黑羽送來的地圖擺在一邊,迎著火紅的太陽,將船隻向著海的深處駛去。

兩個水手很快得知了前往的方向,在鬼哭狼嚎一陣無用之後,紛紛垂頭喪氣地該幹嘛幹嘛去了。

虛默在船長室內待了一會兒,可是,他既幫不上忙,灰蛇又是一個喜歡做事時候沉默的人,最後還是無聊地離開,跑到甲板上去透氣了。

走上甲板,便看到冥貓叉著腰站直在船頭,虛默小心翼翼地走過去,第一次試圖單獨跟這個性格乖張的黑衣人說說話。

「嗨,謝謝你們救了我。」虛默致謝開場。

「不用客氣,要是你身體里沒有聖石,我也不想救,誰叫你是那被命運選中的人呢。」冥貓頭也不回地回應,口氣懶懶地,似乎還沉浸在海風呼呼吹臉的舒服中。

「被命運選中的人,究竟是什麼意思?」

「這話說起來可是玄妙了啦。」說著冥貓竟然難得地嘆了口氣,終於側過半邊臉來,說道,「這個遊戲在一開始策劃的時候,我們就想做成一個高度自由的沙盒遊戲,想要讓這個世界的生物可以自行創造、進化,相互影響,無數變數交織的蝴蝶效應堆積……哎呀呀,你應該懂得——我們想創造一個真實的新世界。」

「所以……你們想要創造的這個真實世界中,包含了命運之子的設定嗎?」虛默顯然還是不懂。

「不、不,命運是不需要設定的,也無法設定的,因為,命運是隱含在世界中的變數。但,雖然不能被設定,任何一個真實的世界都大同小異,其中亂世之間最是不能少的,便是英雄人物,也就是我們所說的命運之子。」

「英雄人物?……你、你說的是我?」虛默在那一瞬間,是真的懷疑自己是否聽錯了,「其實我之前都沒有什麼玩遊戲的經驗,應該說,這個遊戲算是我第一次正式的進入一個龐大的虛擬世界,還是為了救人才進來的……」

「你的出生不重要,你的出發點也不重要,成為英雄人物沒有那麼多的框框架架,你要相信,命運選中你,自然有它的道理。既來之則安之吧,難得我有空給你講這一通大道理,你可要學著感恩啊。」冥貓說著打了個呵欠,隨後他轉了轉腰,便轉身向著船艙走去,「風太大了,吹得我困,睡覺去咯。」

冥貓說著就不一會兒消失在了甲板,留下一臉糾結的虛默,不斷消化理解著剛剛地那番話。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這一刻,

世界都安靜了下來。

但獨孤博的話語卻依舊一遍又一遍的迴響在眾人的腦海中。

老不死的……不死的……死的……的……

一名主教吞咽了一下口水,有些顫抖著的問著身旁的人。

「喂……你剛才聽見獨孤斗羅說什麼沒?」

「……好像……辱罵了二供奉???」

「我好像……也聽到了……」

頓時,大殿內眾人皆是竊竊私語了起來。

而獨孤博與金鱷斗羅兩人之間的氣氛也是開始變得緊張!

金鱷斗羅在聽完獨孤博的回答后,臉色瞬間沉了下來,但這裡這麼多人,也不好當場發作。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