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研需要時間,等待中國企業交出「滿意答卷」的這段時間,顧千瞳帶著一百三十多個單板滑雪運動員就在融創雪世界里奮戰。

Home - 未分類 - 科研需要時間,等待中國企業交出「滿意答卷」的這段時間,顧千瞳帶著一百三十多個單板滑雪運動員就在融創雪世界里奮戰。

值得一提的是,之前誓師大會之後,高熵沒有跟著唐槐一起回來哈爾濱。

作為優秀運動員,他獲得了更好的訓練待遇,那就是與劉佳宇、蔡雪桐等世界冠軍一起前往上海的UFC精英訓練中心,進行深度加強的體能訓練。

這種特殊待遇,又刺激了李長逸的好勝心…… 一晃三日光景彈指而過,葉瀟陷入了枯坐狀態,他的腦海之中,明月上的黑白枷鎖依舊存在,將明月壓得近乎要陷入心識之海中。

而荀默,在吸收了奪靈玉瞳中充沛的靈魂力量后,終於開始蘇醒過來了。

「這小子,從哪裏得來如此精純的靈魂力量!竟然還有着靈魂印記的存在!」

黑簡之中,荀默漸漸蘇醒,從靈神狀態轉變為正常的形態。

他此時虛幻的身影比起往日更加凝實,在將奪靈玉瞳中的靈魂之力吸收了大半后,他不禁恢復了前些日子的消耗,靈魂強度比起最開始只強不弱。

他手裏掂量著奪靈玉瞳,瞳孔中幽光閃爍,奪靈玉瞳中尚還剩餘部分靈魂力量以及那枚靈魂印記,暫先不急着吸收。

「小子,醒醒,我有話問你!」

荀默傳出一道念頭進入葉瀟心中,然而葉瀟緊閉雙眼,恍若未聞。

「這傢伙,進入的修鍊狀態如此之深么?」

荀默愣了一下,隨後眉頭一皺,他隱隱感覺到了些許不對勁。

「他陷入修鍊狀態不假,可應當並非自願,而是在不知不覺中進入了這個狀態!」

荀默目光微凝,他不知葉瀟此刻到底發生了什麼狀況,任憑他怎麼呼喚也不醒,為了保險起見,他還是化作一抹流光沒入葉瀟眉心,想要一探究竟。

「他的心識之海中,有些太過死寂了……」

望着葉瀟不起一絲波瀾的心識之海,荀默皺起了眉,他在此刻,竟然沒有受到任何的排斥。

「這月……又是怎麼回事?」

荀默一眼便注意到了明月上的黑白枷鎖,他知道這輪月是葉瀟修心力量的化身,可顯然套在上面的黑白枷鎖乃是外來之物,明顯就是讓葉瀟陷入此刻狀態的原因。

「好奇怪的東西!」

荀默沉吟起來,以他的見識,一時竟然也看不出這東西的來歷。

「這小子很明顯是被這東西束縛住了,而且是靈魂層次的禁錮,倘若不及時將他喚醒,或許一直都會陷入這種半死不活的半昏迷狀態!」

荀默漸漸也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可麻煩的是,他一時半會還找不出解開這黑白枷鎖的方法。

「這月乃是他修心的力量所化,這麼看來的話,這詭異的黑白枷鎖或許是讓他陷入了一個修心的困境之中,讓他在修心途中遇到的困惑中迷失或者是被囚禁住了。」

荀默注視着月上的黑白枷鎖,望着那黑白二色的微光與明月皎潔的光相互碰撞交融,更加讓他堅信了自己的這個猜測。

「黑白枷鎖引導着他陷入了修心的困惑,令其慢慢地作繭自縛,無法回到現實之中!」

荀默的目光漸漸冷厲下來,這樣一來的話葉瀟的狀況也就愈加危急了。

而實際情況也正如荀默猜測的那樣,此刻葉瀟的心識正遊盪於一個荒涼死寂的陌生環境中。

這是一片茫茫無際,風雪呼嘯的荒原,風雪好似刀鋒劍刃一般朝着他刮來,葉瀟瘦削的身影在風雪中步履蹣跚,臉色青白一片,頭髮與眉頭都掛滿了冰屑。

「這到底是哪裏……」

葉瀟在心中默默念叨著,眼中有着深深的迷茫,他完全不知到底發生了什麼,自己突然憑空出現在此地,連之前的記憶都已遺失,茫然不知自己到底走了多久,走了多遠,不知因何而來,不知去向何方。

「到底是什麼鬼地方……」

葉瀟長長地嘆了一句,身軀在寒風中瑟瑟發抖。

「我該去往哪裏,何處才是離開這鬼地方的出口……」

葉瀟眼中的茫然漸漸化為了猙獰與怨氣,這四周的景象毫無半分差異,讓他甚至都分不清自己到底是在前行還是在原地踏步,耳邊迴響的只有呼嘯的風聲以及自己冰冷緩慢的心跳,再無半點多餘的聲音。

「我要出去……我想要離開這裏!」

葉瀟顫抖著嗓音低吼起來,他扭頭看着四周,忽而狀若癲狂般地朝前跑去,

他並非忍受不了這種孤寂,而是在畏懼著毫無方向,毫無目的的枯燥徘徊,在這裏,他看不見方向,看不清自己,甚至連前行的目的都在風雪中被一點點地消磨。

「月……月在哪裏……」

葉瀟拚命地想要抓住月的光,想要讓自己的內心不再空洞,眼神不再迷茫,然而他抓住的只有掌心的雪以及穿過指縫的風。

「心的力量……原來失去了心的力量的我只是一具冰冷的軀殼……」

「我在迷茫着什麼……因為我在這裏看不見月,觸碰不到心的力量……」

「在這冰天雪地中我拚命地想要抓住月的光,可抓住的永遠都是冰冷的風和雪……」

「是心困惑住了我么?是我心中的某種信念將我囚禁在了這裏……」

「你愈是在乎某樣東西,它愈是容易成為肩上的負擔,心中的累贅……」

「誓死去追尋的東西,免不了會成為自己的禁臠,遲早可能演變為作繭自縛的囚籠……」

「我對月的執著難道說某一天也會成為令我陷入無盡深淵的緣由么……」

「這是我修心的道路中遲早會遇上的一個劫……」

「一個躲不掉、逃不開的一個劫……」

「它是會成就我,還是毀滅我……」

葉瀟忽而停下了毫無目的的奔行,當他自以為牢牢抓住心的力量時,卻發現新的困惑不可避免地讓自己的心再次產生了動搖。

「難道說我一直以來追尋的一切都是錯誤的么……」

葉瀟低頭看向了自己變得蒼白的雙手,已經變得僵硬,冰冷。

他的雙腳陷入了雪地中,想要抬起卻仿若深陷泥沼,似乎只能眼睜睜地看着在這皚皚白雪掩蓋下的空洞將自己一點點地拉扯,囚禁。

「是我的心誤入了歧途,還是我一開始所追求的便是錯誤的信仰……」

葉瀟雙目空洞無神,開裂的嘴唇毫無血色,全身的力氣都在一點點地流失,雪在他的身上積得愈來愈深,將他一點點地壓入冰雪墳塋之中。

「這雪……」

他的嘴唇微微動了一下,這熟悉的雪,這熟悉的風此刻彷彿竟要將他埋進墳墓,一個讓他想逃卻又不知如何去逃,想跑卻又不知為何而跑的墳墓。因為這墳墓中,有着他所眷戀的過往,融入了他曾深深痴迷過的月光。

「風起……雪落……」

「原來,我一直無法構建起完美的意境之術的原因在於這裏……」

葉瀟仰面倒在了雪堆中,任憑風雪將他一點點地掩埋,他望着天際在風中飄揚迴旋的片片雪花,望着蒼茫的天空久久不曾出現的月亮,他忽然明白了些什麼。

「風起,雪落,月相隨……」

「有月相隨於你,也唯有你,有着月的指引,將你帶回現實之中……」

「原來我的月還遠遠沒能達到始終相隨於我的境地,我太過執著於月的本身,而忽視了讓月與天空的相融。在這風,雪,明月背後的,是蒼茫的天際啊,若沒有了天空為背景,再美的景色也失去了寄託。」

「我心中的困惑就好似那天上的雲,空中的霧,時而讓月顯露,又時而將月遮蔽……」

「我執著於讓月光芒不滅,卻沒能注意到這突如其來的雲讓月暫時失去了光。這天上的雲,空中的霧在風與雪中孕育而生,漸漸將月遮蔽,這不也就意味着,我修心途中一直都存在的,被我忽視的缺陷么……」

「在我陷入困境之時,雲霧不可避免地出現,遮蔽了月,阻礙了心的力量,彷彿成為了一個囚籠,一個枷鎖禁錮住了自己……」

「雲與霧的枷鎖……彷彿就像是那黑白的鎖鏈!」

葉瀟在此刻終於回憶起了過往的記憶,自己是在凝神內觀,望着心識之海上空的月,在月光與那黑白二色的交融中漸漸陷入了迷茫,從而來到了此處……

「林野,我不知該恨你還是該感激你……」

葉瀟輕嘆一聲,林野讓他陷入了如此程度的困惑迷茫中,而他卻幸運地在此看到了自己修心路上存在的弊端和隱患,讓他有了不一樣的感悟。

他感覺自己的身體漸漸回暖,肆虐的風雪忽而停止了呼嘯,他感覺掩埋住自己的雪彷彿在自己的體溫下悄然融化,蒼茫的天空亮起了一束微弱的光,皎潔,輕柔。

「我……這是回來了么……」

當那纏繞着黑白鎖鏈的月出現在自己眼中,葉瀟的目光恍惚了一瞬。

他發現自己虛幻的身影漂浮在了心識之海中,在輕柔的波浪中緩緩浮動。原來自己是在仰望月的時候,意識混沌中墜入了心識之海,頓時被無盡的波濤吞噬,讓他頃刻陷入了幻境之中。

「心識之海……裏面融入了我所有的心神記憶,當洶湧的浪花襲來,原來我也會被吞噬其中,怪不得會帶我進入到剛剛那樣的場景……」

葉瀟輕笑了起來,當他最終意識到了問題所在,心情不由放輕鬆了許多。

「好小子!竟然自己走出來了!」

荀默一眼便看到了被浪花捲起的葉瀟的身影,眼前頓時一亮,皺起的面容舒展開,大喜道。

「你也來了?」

葉瀟從海水中飛出,飄在了荀默身邊。

「到底發生了什麼?你剛剛到底……經歷了什麼?」

荀默驚疑不定地問道。

「我也說不清楚……」

葉瀟無奈地搖搖頭,轉而看向依舊被黑白枷鎖套住的月,雖然他從那幻象中走了出來,但這黑白枷鎖依舊還在,只是並未能夠束縛住月亮,而是隨着月漸漸地升起,掛在了虛空中。

「它剛剛帶着我進入到了一個奇妙的地方,將我困在了那裏,可最終我僥倖地走了出來……」

葉瀟嘆了一口氣,「你知道……這到底是什麼東西么?」

荀默尷尬地搖了搖頭,輕咳一聲說道:「我從未見過這東西,這……是從哪兒來的?」

於是,葉瀟便將自己與林野決鬥的過程簡單說了一遍。

「你是說奪靈玉瞳中的靈魂之力也是從那傢伙身上得來的?」

荀默眉頭緊鎖,手中一閃,奪靈玉瞳懸浮在了兩人眼前。

「奪靈玉瞳中有着一枚殘破的靈魂印記,那傢伙正是因為強行融合這個才爆發出了強悍的靈魂之力。」

荀默說道,隨後屈指彈在了奪靈玉瞳上,頓時裏面那枚晦暗的光點飛出,咋半空中竟然緩緩化形為了一頭不足巴掌大的近乎透明的黑狼虛影。

「這東西是……」

葉瀟目光一滯,他瞬間便意識到狼印山的存在定是與這枚靈魂印記的主人有關。一頭神秘的黑狼。

「按照你的描述,我應當可以做出一些猜測,這個狼印山或許就是傳承了一頭神秘黑狼的力量……」

荀默在沉吟中緩緩說出了自己的猜測……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而此時Z國境內,神鈺帶著小分隊,已經進入了密林中。

「神鈺少爺,你這麼做,是很危險的,我們要不要先問一問老爺子?然後再來做決定?」

出發前,沈副官終於醒了。

他聽到了他竟然想要去劫人後,頓時又是擔心又是著急,希望這位少主可以再重新考慮考慮一下這個問題。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